加载中…
博文

按:刚刚从朋友圈里看到雷达先生去世的消息,感到难以相信。雷达是评论界的前辈,当年做文学批评时读过他的许多文字,颇为受益。就在2016年,我受丁帆老师和马永强兄之命,为新版《中国西部新文学史》撰写新世纪西部散文的相关章节,其中涉及到雷达散文。那年的国庆节期间,我收到了雷达寄来的《皋兰夜语》,与他有一番简短的交流。我谈了对他散文的几点感受,他说我的散文该怎么评就怎么评。说起我的笔名,他说林舟我当然知道,看过不少,文笔思路都好。 关于雷达散文的评介写好后,我就发给了负责统稿的永强兄,心想,等书出来雷达看过再与他交流吧,没想到这已经不可能。现在,我就将那文字贴在这里,以表达我的敬意和哀悼,愿他的在天之灵安息。

 

       雷达一直在文学评论之余,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散文的写作,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0 21:47)

韩东即将出版他的中短篇小说集(共七卷),其中第五卷是《双拐记》,嘱我为之作序。

这个集子中的小说写于19941996年间,那时候韩东开始在诗人的身份之外,以小说家的身份崭露头角。因此,这里有转化的明显痕迹。这些小说中,不仅有很多的诗歌嵌入,而且那些诗句在特定的时刻就是故事的依据,甚至有时候故事不过是诗歌的注脚,诗歌的节奏引领者叙事。在某种意义上,韩东几乎是在用小说的方式讲述诗歌背后的故事,还原诗歌创作和诗歌阅读的秘密。

韩东的这些小说当年我全部读过;现在重新读来,仿佛与故人重逢,倍感亲切。相对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过去的一位学生,现在也已经做了大学老师,前些天给我微信,请我解答一个同学的困惑。打开链接我看到这个问题:“越来越讨厌表达自己观点了怎么办?或者说越来越没有自己观点了怎么办?面对很多事情有人会有明显的立场,可是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只要跟自己无关就觉得无所谓,但是感觉一个人有明显的观点和立场才是重要的吧。当大家讨论到某件事情抒发自己的评论的时候我都会避而不谈,很怕自己的发言会让别人对我产生看法,可是这种沉默和不思考让我感觉自己逐渐麻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没有整理电脑,今天整理一下,发现了这篇笔记。几年前,这本《叛逆国度》刚出来,鲍鲳博士和顾亦周博士就与我谈论过,当时看了随手写了一点,就放在那儿了。今天再读,添加了一点吉特林关于60年代的观点。这本书作者是
约瑟夫·希斯和安德鲁·波特,张世耘 王建东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8月出版,英文原名The Rebel Sell——How the Counterculture Became Consumer Culture,应该说意图很清楚,中译本主标题更耸人一些,只是副标题Why The Culture Can’t Be Jammed 用的大概是原书另一个版本的表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述“越界”书写,更为突出的体现是对小说文体之界的穿越。至此为止,我一直没有提及“小说”一词,我宁愿说《朝霞》是一部书,而不想将一种带有强烈规定性和暗示性的文体,与它挂起钩来。

显而易见的是,《朝霞》在很多时候堪称小说叙事的典范。像第64部分最后一节,纤纤与阿诺的对话,很得海明威《白象似的群山》之神韵;4951部分中,写阿诺的第一次性爱经历,则可以说是不断被打断的普鲁斯特似的意识流。故事也是说得扣人心弦,不必说阿诺、马立克、邦斯舅舅、尤璧君等人的情欲爱恋了,人鼠大战,雪夜饮酒,旅行奇遇,等等,无不曲折生动。福克纳似的视角转换,巴尔扎克式的场景描述,罗布-格里耶似的客观冷静,“马原的叙事圈套”,古典小说传统中的白描……对话、场景、细节、情节、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作离不开引用,引用应该包括了挪借、征用、引述、仿写等,作为一种消极修辞,是写作乃至其他艺术的构成机制中一个暗藏玄机却往往习焉不察的部分。假如我们在一幅书法作品里看到一处对米芾的笔触的“引用”,在一座雕塑的褶皱里看到一处对贾科梅蒂的“引用”,我们还可以继续问,米芾和贾科梅蒂有没有对在他们之前的作品的“引用”?这样追问下去,关于引用的追溯便成了对某个创始点,某个启动装置,某个归零的所在的无限趋近。这当然是一种推向极端的假设,它也许只有练习抽象思维的意义。但是,基于这种假设的推论过程,通过对引用的追溯,我们可以触摸到某种传统。

《朝霞》在开始也写道:“我们每个人的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由文字连缀而成的一部书来说,数字的标识当然只是勾勒出外部的轮廓,而无法形成自足的游戏,关于数字的联想和对轮廓的打量,在根本上来自文本构成的特性所提供的暗示。

正如前面已经约略谈到的,进入《朝霞》的文本空间,一开始我们就能直观到它的片段化——意义并不相关联的片段,连缀成文本的绵延状态。对这种方式的最直接的解释,便是它的写作现场——在网上写作。它最初是在一家叫“弄堂网”的网站上用“隆巴耶”这个笔名写出来的。这个带有法国色彩的名字,或许能够解释,法国的哲学和文学在这本书里随处投下的身影。据吴亮自己介绍说,他每天写几段,短则一两百字,长则五六百字,花了五个月写成。这些大大小小的段落,生成着这部最终题名为《朝霞》的书。所谓“生成性”直接地体现为,随着手指按动键盘,一个字,一个词,一个句子,一个段落,逐渐地浮现在屏幕上,随后进入更大的虚拟空间,书写者的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语】吴亮的《朝霞》最初是去年5月份在《收获》长篇专号(春夏卷)上读到的,由于字小,读着吃力,读了几页就等着单行本出来再读了。单行本开头不同于杂志,前者从-1开始,后者从0开始。当然不只是标号,实际上单行本-1部分的文字,在杂志上全部没有。这很有意思。单行本是一气看完,当然中间免不了打岔,还是大约花了三个晚上。伴随着久违了的阅读快感,读的时候就有强烈的冲动想写点什么。但是,被其他事情一挤,这冲动慢慢地减弱,变成了时不时在心里拱一下的骚动。骚动一起,我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文艺理论家、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就“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这一问题发表过看法,认为以西方史诗源于神话来看,中国由于过于早慧,早早脱离神话时代,过上成人生活,孔子所说的“不语怪力乱神”是普遍社会心理,所以史诗不发达就不难理解了。朱光潜先生的看法在很长时间里具有代表性,体现了以西方史诗为标准来做裁量的特点,而就其关注的主要为汉民族文化而言,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从民族的角度着眼,中国是以主体民族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组成的国家整体,而很多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十余年来,青年亚文化逐渐成为人文社科领域关注的热点,学界越来越不满足于以翻译域外相关理论并加以研究的“纯学术”的话语方式,而更为自觉地将国外的理论运用于对本国青年亚文化现象的观察、研究和批评之中。作为较早系统介绍和研究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的学者,胡疆锋一直对中国当代青年文化和青年亚文化进行着敏锐、细致、跟踪式的观察,并致力于以清晰而又贴近的青年亚文化理论视角,对所观察的现象进行分析、阐释和批判。这本《中国当代青年亚文化:表征与透视》(中国电影出版社201612月版,以下简称“表征与透视”)便是其多年努力的结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