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上述“越界”书写,更为突出的体现是对小说文体之界的穿越。至此为止,我一直没有提及“小说”一词,我宁愿说《朝霞》是一部书,而不想将一种带有强烈规定性和暗示性的文体,与它挂起钩来。

显而易见的是,《朝霞》在很多时候堪称小说叙事的典范。像第64部分最后一节,纤纤与阿诺的对话,很得海明威《白象似的群山》之神韵;4951部分中,写阿诺的第一次性爱经历,则可以说是不断被打断的普鲁斯特似的意识流。故事也是说得扣人心弦,不必说阿诺、马立克、邦斯舅舅、尤璧君等人的情欲爱恋了,人鼠大战,雪夜饮酒,旅行奇遇,等等,无不曲折生动。福克纳似的视角转换,巴尔扎克式的场景描述,罗布-格里耶似的客观冷静,“马原的叙事圈套”,古典小说传统中的白描……对话、场景、细节、情节、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作离不开引用,引用应该包括了挪借、征用、引述、仿写等,作为一种消极修辞,是写作乃至其他艺术的构成机制中一个暗藏玄机却往往习焉不察的部分。假如我们在一幅书法作品里看到一处对米芾的笔触的“引用”,在一座雕塑的褶皱里看到一处对贾科梅蒂的“引用”,我们还可以继续问,米芾和贾科梅蒂有没有对在他们之前的作品的“引用”?这样追问下去,关于引用的追溯便成了对某个创始点,某个启动装置,某个归零的所在的无限趋近。这当然是一种推向极端的假设,它也许只有练习抽象思维的意义。但是,基于这种假设的推论过程,通过对引用的追溯,我们可以触摸到某种传统。

《朝霞》在开始也写道:“我们每个人的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由文字连缀而成的一部书来说,数字的标识当然只是勾勒出外部的轮廓,而无法形成自足的游戏,关于数字的联想和对轮廓的打量,在根本上来自文本构成的特性所提供的暗示。

正如前面已经约略谈到的,进入《朝霞》的文本空间,一开始我们就能直观到它的片段化——意义并不相关联的片段,连缀成文本的绵延状态。对这种方式的最直接的解释,便是它的写作现场——在网上写作。它最初是在一家叫“弄堂网”的网站上用“隆巴耶”这个笔名写出来的。这个带有法国色彩的名字,或许能够解释,法国的哲学和文学在这本书里随处投下的身影。据吴亮自己介绍说,他每天写几段,短则一两百字,长则五六百字,花了五个月写成。这些大大小小的段落,生成着这部最终题名为《朝霞》的书。所谓“生成性”直接地体现为,随着手指按动键盘,一个字,一个词,一个句子,一个段落,逐渐地浮现在屏幕上,随后进入更大的虚拟空间,书写者的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语】吴亮的《朝霞》最初是去年5月份在《收获》长篇专号(春夏卷)上读到的,由于字小,读着吃力,读了几页就等着单行本出来再读了。单行本开头不同于杂志,前者从-1开始,后者从0开始。当然不只是标号,实际上单行本-1部分的文字,在杂志上全部没有。这很有意思。单行本是一气看完,当然中间免不了打岔,还是大约花了三个晚上。伴随着久违了的阅读快感,读的时候就有强烈的冲动想写点什么。但是,被其他事情一挤,这冲动慢慢地减弱,变成了时不时在心里拱一下的骚动。骚动一起,我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文艺理论家、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就“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这一问题发表过看法,认为以西方史诗源于神话来看,中国由于过于早慧,早早脱离神话时代,过上成人生活,孔子所说的“不语怪力乱神”是普遍社会心理,所以史诗不发达就不难理解了。朱光潜先生的看法在很长时间里具有代表性,体现了以西方史诗为标准来做裁量的特点,而就其关注的主要为汉民族文化而言,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从民族的角度着眼,中国是以主体民族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组成的国家整体,而很多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十余年来,青年亚文化逐渐成为人文社科领域关注的热点,学界越来越不满足于以翻译域外相关理论并加以研究的“纯学术”的话语方式,而更为自觉地将国外的理论运用于对本国青年亚文化现象的观察、研究和批评之中。作为较早系统介绍和研究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的学者,胡疆锋一直对中国当代青年文化和青年亚文化进行着敏锐、细致、跟踪式的观察,并致力于以清晰而又贴近的青年亚文化理论视角,对所观察的现象进行分析、阐释和批判。这本《中国当代青年亚文化:表征与透视》(中国电影出版社201612月版,以下简称“表征与透视”)便是其多年努力的结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7 20:52)

【按语】两次去甘肃,缘由各异,情义一也。在丁帆师和永强兄的策励之下,集中读了一些西部文学作品,也算是对西部的文学地理有了一点点感受。恰逢习习女士通过永强约我为兰州的《金城》杂志写一篇关于甘肃散文专号的稿子,就欣然接受。写这篇稿子的时候,确实被阅读中的一些感觉刺激着,并想着以后再多读一些。习习也鼓励我多多关注散文,我慨然允诺。很遗憾,我既没按计划读书,也没兑现向习习许下的诺言。现在将那次的习作贴上,以做纪念。

八位甘肃作家的十八篇散文,绝大多数都已经在全国各地具有影响力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转载过,所以我以为,这个专号在意的已经不是发表,而是一种荟聚的仪式,仿佛远走他乡的故人,约定回到故乡的时间和场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7 23:59)

    今天是胡适诞辰125周年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上午我去本部图书馆,从校园走过,看见阳光灿烂地穿过银杏树道,银杏叶子正值最美的时刻,留在树上的和落在地面的,都是鲜亮的色块,将校园那一块涂抹得恍若仙境,于是拍照的女人们便都成了仙女,喧闹和欢笑让不那么清澈的空气也显得是在沉醉。

    待我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手机上腾讯新闻推送来新华社的消息——最高人民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小编是如此急切,在标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枕河人家》这部六十多万字的小说,留给我们最后的画面是“外婆不经意地翘起了一个兰花指”。跨越世纪的歌哭,凝结为一个传奇般的女人传递出的令人震颤的优雅,充满血泪情仇与爱恨悲欢的家族史,以如此轻柔曼妙的手势画上了句号。这一富于包孕的瞬间的定格,不啻为苏州故事的一座雕像。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唐代诗歌里的苏州,千百年来保留着其地理面貌的特征。更重要的是,姑苏人家在时间的长河中展开的文化传承,与世推移而又亘久弥新。《枕河人家》讲述的故事,让人们感受到的正是这种传承的力量。当我读到这部小说的时候,恰逢以“多重时间:苏州与另一种世界史”为主题的“苏州文献展”拉开序幕。在此之前,《典范苏州》系列丛书已经陆续面世,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