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文艺理论家、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就“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这一问题发表过看法,认为以西方史诗源于神话来看,中国由于过于早慧,早早脱离神话时代,过上成人生活,孔子所说的“不语怪力乱神”是普遍社会心理,所以史诗不发达就不难理解了。朱光潜先生的看法在很长时间里具有代表性,体现了以西方史诗为标准来做裁量的特点,而就其关注的主要为汉民族文化而言,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从民族的角度着眼,中国是以主体民族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组成的国家整体,而很多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十余年来,青年亚文化逐渐成为人文社科领域关注的热点,学界越来越不满足于以翻译域外相关理论并加以研究的“纯学术”的话语方式,而更为自觉地将国外的理论运用于对本国青年亚文化现象的观察、研究和批评之中。作为较早系统介绍和研究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的学者,胡疆锋一直对中国当代青年文化和青年亚文化进行着敏锐、细致、跟踪式的观察,并致力于以清晰而又贴近的青年亚文化理论视角,对所观察的现象进行分析、阐释和批判。这本《中国当代青年亚文化:表征与透视》(中国电影出版社201612月版,以下简称“表征与透视”)便是其多年努力的结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7 20:52)

【按语】两次去甘肃,缘由各异,情义一也。在丁帆师和永强兄的策励之下,集中读了一些西部文学作品,也算是对西部的文学地理有了一点点感受。恰逢习习女士通过永强约我为兰州的《金城》杂志写一篇关于甘肃散文专号的稿子,就欣然接受。写这篇稿子的时候,确实被阅读中的一些感觉刺激着,并想着以后再多读一些。习习也鼓励我多多关注散文,我慨然允诺。很遗憾,我既没按计划读书,也没兑现向习习许下的诺言。现在将那次的习作贴上,以做纪念。

八位甘肃作家的十八篇散文,绝大多数都已经在全国各地具有影响力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转载过,所以我以为,这个专号在意的已经不是发表,而是一种荟聚的仪式,仿佛远走他乡的故人,约定回到故乡的时间和场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7 23:59)

    今天是胡适诞辰125周年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上午我去本部图书馆,从校园走过,看见阳光灿烂地穿过银杏树道,银杏叶子正值最美的时刻,留在树上的和落在地面的,都是鲜亮的色块,将校园那一块涂抹得恍若仙境,于是拍照的女人们便都成了仙女,喧闹和欢笑让不那么清澈的空气也显得是在沉醉。

    待我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手机上腾讯新闻推送来新华社的消息——最高人民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小编是如此急切,在标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枕河人家》这部六十多万字的小说,留给我们最后的画面是“外婆不经意地翘起了一个兰花指”。跨越世纪的歌哭,凝结为一个传奇般的女人传递出的令人震颤的优雅,充满血泪情仇与爱恨悲欢的家族史,以如此轻柔曼妙的手势画上了句号。这一富于包孕的瞬间的定格,不啻为苏州故事的一座雕像。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唐代诗歌里的苏州,千百年来保留着其地理面貌的特征。更重要的是,姑苏人家在时间的长河中展开的文化传承,与世推移而又亘久弥新。《枕河人家》讲述的故事,让人们感受到的正是这种传承的力量。当我读到这部小说的时候,恰逢以“多重时间:苏州与另一种世界史”为主题的“苏州文献展”拉开序幕。在此之前,《典范苏州》系列丛书已经陆续面世,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说,夏商的《东岸纪事》着意于以最普通市井生活来构筑一个大都市的景观,辨识历史变迁的至深动力,一眼望去,满是斑驳复杂的人情世故,宏阔而不乏沉重的社会图景,那么,他的最新作品《标本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此前出版的小海的诗集相比,这部《男孩与女孩》具有非常突出的总结性。小海在自序中对诗集取名的解释便表明了这种总结性:“诗集之所以取名《男孩和女孩》,因为男女是构成人类文明的最基本的一对关系,也是最富有张力,生发与蕴含着极大想象力与创造力的一组关系,这也是早期的诗歌中让我迷惑或者说反复琢磨的主题之一,甚至在以后的创作中还衍生出爱与死、生命与影子等等一些有趣的关联性思考。”与此相应的是,诗集选取了小海三十多年来近134篇诗歌作品以及两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1:42)
    上午自考生答辩,下午刷了一阵子微信,我决定丢开纠缠了我好几天的中文和英文文献,翻看几本跟我目前要完成的写作任务没有任何关系的书。这几本书伴随我已经有些日子了,今天在世界读书日里捧读它们,也算是对它们的礼遇吧。
    一本是我家小朋友向我推荐的《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有一次饭桌上说到个性特点之类的话题,他举的一个例子是一种叫“拟南芥”的植物。我对此完全无知,好奇心被激发出来,就问他从哪看到的。于是,他把这本书翻出来给我看,让我大开眼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