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小猫
程小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183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程小猫
双子座
 
双子座的人因为不安定
所以不快乐
 
写字的女人因为太疲倦
所以不快乐
 
只吃米饭的人因为太单调
所以不快乐
 
……
 
程小猫不快乐
……
猫的宝贝

花啦啦啦

我至亲至爱的四个女人

猫西西

我和西西的图文故事

猫的同族

咚咚

我那不靠谱还花枝招展的弟弟

刘磊哥哥

艾橘上啊艾橘上

徐徐

徐小帅这个男人除了不太帅之外其余一切OK

小七

那是一个怎样忧郁的少年呢

小花

土皮少年的青春

飞雪

雪哥哥在干嘛

美狄亚

这个大胸女人啊

安柯

柯少的生态复兴

容儿

菊花霜后 一切都不再重要

小鱼

美好像花儿一样

薏米

太阳很大我很疼

高杰哥哥

我小的时候成天听他的广播睡觉呢

王太

金子般的小男人

亡蛹

变革青年

罗开元

星爷的眼镜 开元的T恤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1-11 13:28)
标签:

杂谈

还是篇杂志的约稿。这个约稿让我回忆了我在西安超过十年的日子,每一条小街小巷的岁月。很多地方已经拆迁没有了,但那些美好而青涩的岁月却始终都在。正如莲志后村的26号。

 

一个人的北城

文/程小猫

 

我从未想过离开,我需要它,需要它的温度,需要它的言语,需要它的力量。我从未想过离开,只是恰巧在离开时,我才发现,这片方寸,竟然剥夺了我最好的青春,它为我献来了归属,我为它献走了时光。

 

1998年,我15岁。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坐火车了,这是从9岁开始的寒暑假必修课,从西安去天津,从天津回西安,在火车上睡觉、吃饭、看风景。15岁那年的寒假,我知道我将告别这样漫长而哀伤的旅程,我要回到西安上学了,终于不再颠沛流离。

这一年我彻底拥有了自主权,父母远在延安,这个城市里没我认识的人,一个人的生活,这才像样。

忘记是谁相中了北城那栋城中村的小二楼,父亲问我,喜欢吗?我确实欢喜,但主要原因在于接下来独自的翻天,住哪根本不重要。

莲志后村26号,这个村名和号码都让我满意。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1 13:23)
标签:

杂谈

给《最地产》的专栏约稿,已经见刊了,所以贴出来。有了微博后,博客就不太常来了,今天过来又看到了神秘人的留言,觉得这个地方还是温暖的,以后还是要常来的。微博百来十个字实在不符合我的写字习惯,平日里繁复惯了,精简实在是让人不痛快。那个神秘人呦,既然你不想说自己是谁,我就不问了,哪日你想露面咱们再好好回忆。最后谢谢你给我的鼓励,愿你一切都好。

 

向阳花

文/程小猫

 

我没有见过大片的向阳花,所以一直期待能真正见一次像浪花般潮涌的向阳花,满目的金黄闪烁出迷人的色彩,嗅觉里填满了阳光的味道。

除了向阳花,我还想看看大海,看看草原。

第一次看见大海,没我想象中的那样蔚蓝,它只是深邃地看不到边际,我开始害怕,仿佛再往前一步,它就会轻易吞噬掉我的生命。如此微不足道,所让人悲哀。

第一次看见草原和满山坡的羊群,天空蓝的刺眼,草地绿的诱人,羊群白的干净。那一刻,我没了杂念。

我经常会怀疑发生过的事,我怀疑我的生活被盗梦者操控,他们让我虚伪,让我犹豫。我总是轻易就改变轨迹,在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5 14:25)
标签:

杂谈

总有亲爱的人在身边

那些不曾说出口的关怀

那些无法言表的初衷

还有那些埋在心底的思念

 

我无比怀念她们

在新的城市里

我开始每日像个老人般絮叨

翻看相片

拾起回忆

轻声念叨

亲爱的

你有没有很想我

 

总有亲爱的人在身边

旧的城市才没有一刻闲赋

街角的咖啡店

还有街尾的冰激凌屋

再狭小都装得下盛大的喜悦

 

我们相互拥抱

在温暖的春天

在明媚的夏天

在湛蓝的秋天

在冰洁的冬天

以此取暖

来化了心里的悲伤

 

北京太大了

大得让我找不出一个可以好好说话的人

于是越发想念你们

我亲爱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9 00:01)
标签:

杂谈

 七弦给我发来一封不长的信,我认真看完,认真思考,今天,认真回信。

 

七弦是一个有着忧郁气质并且内心充满不安的家伙,一个教书先生,一个有着良善妻子和宝贝儿子的男人。他先成为了我的读者,然后,成为了我的朋友。他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小镇上,那是我长大的地方。

 

七弦说他喜欢我的字,其实,我更喜欢他那种可以将每一个字都堆砌出温暖的能力。他怀疑一切幸福,期待远离悲伤和绝望,他为自己编织出一个像极了童话的世界,在这个故事中,他是一只不起眼的毛毛虫,仰望日光,崇拜露水。

他遇到了生活的难处,他此时充满哀伤。他将不如意写成了字,他将不理解变成了心情,他抱怨现在的生活,他抱怨他为什么无法跨越。

 

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文字可以让彼此沟通,但更多的时候,文字却带来我们内心的慰藉和关切。我们习惯用文字表达,却忘了用内心去感受,我们习惯用话语去宣泄,却忘了用时间去证明。

 

成长多残忍,这并不是刚刚知道的事情。我无限怀念青春,渴望自由,因为那时的叛逆可以毫无理由,那时的错误可以不用负责,即使成为混蛋,也无需向谁道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2 13:31)
标签:

杂谈

 

2010年

7月

第二天

 

无法辨知的炎热

从树荫下洒落至细碎的阳光

一点点消退

却从未消失

 

树叶有胭脂般红润的情绪

那是不曾背弃的愿望

 

光线从百叶窗的左边移到右边

就这样看见了时间的移动

从上午到下午

光阴真正转瞬即逝

 

漫长的等待

迎来了北京属于我的第一个夏日

满心的欢喜

即使全然无防备

 

尽管我还是无尽思念西安的夏天

所幸我开始全盘接受这里善变的温度

 

美好如初夏

爱让一切炙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写完一篇废话博客,鸟就打来电话大喊大叫,某某阿姨家的某某怀孕了,明年三月份就生了,人家可注意了,怀孕之前做了好多准备工作,打个喷嚏都不敢随便怀,为这事人家准备了好长时间呢,再看看你们,一天忙个屁啊,连个孕都怀不上,你今年要是不怀你等着,什么时候怀什么时候回家。完事还补了句,听见没啊?你表个态!我连忙说,听见了听见了,我们不能再只放屁了,还要生娃。鸟才高兴地转移了话题,基本上还是张瑶种种。

完事我跟一好友说这事,好友立马跳出来反驳,哪能说怀就怀啊,这事可得上心,人家现在为了怀孕可积极呢,先得培训自我素质,提高认识,才能确保生出个优良宝宝,我一同事人家为这事准备了两年,现在还准备呢,说是还没去国外,准备去完欧洲再正式怀,这样小孩一生出来就比别人高一档次。

看看,现在竞争太激烈了,孩子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6 15:33)
标签:

杂谈

现在很少写博客了,远离了在报社日夜写稿子的年月,突然觉得轻松,也突然觉得失落。
在过去的五年里,我每天都要写大量的字,然后开始埋怨开始郁闷开始纠结开始无谓,身在其中时分秒都想着离开,真到一天彻底远离后,我又开始无尽的思念。
但我必须承认,不用日夜赶稿的日子里我的颈椎得到了恢复,至少不会在坐在电脑前半小时后就开始疼痛,以前我经常因为剧烈的痛感无法坚持。我也承认,字写得少了,人便有了淡然之心,不再纠结不再埋怨,脾气变得温和,性格也谦逊了不少。
这都是好处,唯一的坏处是我又多了份思念。
前几日端午回到西安,妖妖特意拿了份现在的报纸让我看看,我很认真的翻阅完毕,妖妖问,怎么样?我直言不讳,差劲。
报纸没有问题,它一直在以最积极最认真的态度存在着,只是人变了,事物自然要变。报纸已经失去了最先战斗的力量,和团结谐和的氛围,勾心斗角,权欲熏心,单纯的文字工作演变为无聊的争权夺势,怎么能期待它还有最初的好。
妖妖说现在不错哦,广告稳定,我们受到了很多大牌和商家的认定。这点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早都忘记六一这个可爱的日子了,即使我们现在不管不顾地也加入到过节当中。我们并不是为了儿童节,而是缺少被记起,所以任何一个节日对成年人来说,更像是欢愉的借口。
刚才看湖南卫视,为了孩子他们做了一期晚会,叫和未来有约。晚会的所有观众都是孩子,他们端正地坐在席上,不停鼓掌,然后微笑。让他们写下自己的理想,18岁想做什么,当了校长想怎么样,当了市长又想怎么样,有什么梦想,孩子们多认真,认真回答问题,认真到以为这一切就要马上实现。
我竟然看哭了,在看到一群孩子边跳边舞,在看到这个世界上不同角落的孩子露出迷人笑容的时候。
孩子们用心准备节目,十几个6岁的孩子用了四年编了一个舞,在台上了不起的翻转,然后大声喊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一个九岁的小女孩一边捡破烂一边养活患尿毒症的妈妈和爷爷奶奶,她在本子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9 23:57)
标签:

杂谈





刘大宝是我的干儿子,从他还未出生只是粒小卵子时就和我确定了关系。
在他蜷缩在羊水里时,我就总和他说话。我说,刘大宝,我是干妈,你怎么还不出来啊?我们都等急了。他用力踹着肚皮,我用手按都按不住,我说,好样的,霸道。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清晰地迎接一个生命的诞生,之前模糊的那次是5岁时迎接弟弟的出生。我只记得我穿了件小红裙,一大早赶去医院,看见弟弟顶着大鼻子躺在妈妈身边,我嫌弃地说了句,弟弟怎么这么难看啊。
刘大宝出生的那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8 14:53)
标签:

杂谈



海的那一边
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城市
那里住着良善又温吞的人

海的那一边
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夜幕
从地上升起 然后坠落

海的那一边
是不是有不一样的爱情
一点点相嵌 然后融化

海的那一边
是不是有另一只我
蜷缩在屋檐的角落 等待苏醒

海的那一边
遥远而冰冷
我用手指的方向
是不是你曾经出发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