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敬亭山下人家
敬亭山下人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49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9-26 07:08)
祖国65周年“国庆节”前夕,央视走基层栏目搞了个“我的名字叫国庆”。25日上午,中央电视台驻南京记者站的记者采访了我,晚上的新闻联播就播出来了,真快!以下是地址:

http://xinwenlianbo.cc/zhibo/20140925/19107.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14:41)

男人不能喝酒,就像女人不能生养一样,不说被外人看不起,自己也觉得少点什么。因而一谈到说酒的话题,俺就气短,原因就在于没酒量——一口酒下去脸就红得关公似的,按老蟀的话说,他嘴巴角子漏一点酒就能把我喝醉了。看别人喝酒,一抬手,一仰脖,一个“雷子”便炸下去了,羡慕极了。可羡慕归羡慕,并不眼馋。但见遗风中朋友们写了许多喝酒的文章,就心痒,手痒,也想弄它一篇。没酒量,相当于没娃,怎么办?只能抱一个——从旧文翻检出关于说酒的文字,摘缀成篇,凑在一起热闹。

  这几天老家的梅花应是初孕了,就等一场雪来提提精神,尽情绽放。听人说梅根泡酒能祛风寒,但我又不善饮酒。某年腊月,家乡坛主大马在“敬亭第一楼”围炉夜谈,商议论坛发展大计。一两酒还没有下肚,我就难敌酒力,感觉烧心燥脾,头晕脑胀,脸红脖子粗,可惜了五星级的“宣酒特贡”。后坛友老油灯、二农、北窗、古草等友人请吃酒,我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踟蹰半天,最终还是去了。不能喝酒的人真是可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8 10:08)
值守高铁中继站的日子”,发11月19日《人民铁道》报“汽笛”版,这是今年在该报发的第5篇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4 09:28)

一颗从火车上逃走的玉米粒,发724日《人民铁道》报,终于上了个头条。这是今年在该报发的第四篇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13:13)
7月4日《人民铁道》报发“当年明月在”,这是今年在《人民铁道》发的第三篇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1 10:01)
标签:

情感

我需要读书

——兼评董桥

 

古人云: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精爽。这段时间,忙于杂务,甭说书,就连杂志也不曾翻看,顿觉言语贫乏无味,面目可憎。

吃完午饭,百无聊赖,坐立不安,总觉得像有什么事没做一般。漫无目的在街上乱走,见公园花卉苗木皆不成风景,迎面美女轻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8 08:57)
标签:

杂谈

最早对门感兴趣,是缘于两句唐诗:“鸟归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贾岛这个小和尚是个呆子,竟为诗中一个字发愁,不知用“推”好,还是用“敲”好。时而并掌作推门状,时而屈指作敲门状,魔怔了半天,还是不能定笃。在路上不停地手之舞之,恰遇韩退之(此人也是个呆子)经过,回其原由,也跟着发神经,一会儿“推”,一会儿“敲”的。日头渐西,焦黄的胡须捻断了好几根,最后终于一拍大腿说:“敲好!”这便是人们常说的“推敲”的由来。我读到此,并不对“推敲”十分在意,却由此引发了我对门的记忆。我也开始魔怔了:假如没有门,还推敲个什么?没有“门”,一切的“推敲”都变成了“虚无”。

一座城邑,一个房子,一户人家,没有门,不能称之为城池、房子和家的。最起码不能说是完整的城、完全的房子、完备的家。要么成了暗黑的倒扣的木桶,要么成为穿堂风横行的过道。有了一扇门,就有了内外。有内有外,内外有别,才是坚固的城,完美的家。房子也立即生动起来,庭户有了屏障,重门疏帘,可卷可掩;阖闾望归,可倚可盼。就是明月清风,也随着门的开启闭合而进退自如。门,有时还成了一方村镇道德风尚的评判标准,“夜不闭户”,说的就是晚上睡觉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08:54)



杨梅

 

端午小长假回来,上班的路上,就有人蹲在马路边叫卖:“卖杨梅,卖杨梅啰……”寻声而去,一大群人围着一个竹篮,里面的杨梅,乌红熟透,鲜艳欲滴,边上还盖着碧绿的叶子。杨梅散发出甜丝丝酸溜溜的香气,让我禁不住直咽口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2 14:01)
5月22日《人民铁道》报发“隔河相望的孙家埠站”,这是今年发的第二篇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0 21:17)

有温度的奖品

这个月初,我到杭州参加了一个颁奖会,获得的奖品是,一套名为《曾国藩》的书。我很诧异。心想,现在还有谁把书当作奖品呢,做得这么有文化。

不久前,我又参加了一个颁奖会,获得的奖品更加神奇——一本酱红色的笔记本。翻开一看,扉页上写着:“某某同志,你的作品在某某征文中,荣获三等奖。特发此奖,以资鼓励。”落款主办单位名称,还盖着鲜红的公章。我不仅非常惊讶,而且十分喜欢,觉得这是一个有情怀的奖品。

像笔记本这样的奖品,我还是在中学时期得到过。

上初三那年,学校举行演讲比赛,我获得了优秀奖,奖品是一本比练习本厚的软面抄,封面上除了写了“某某同学,在学校演讲比赛中荣获优秀奖”外,还盖有红彤彤的大大的“奖”字。上台领奖,我从校长手里接过奖品,兴奋的小脸比那印的“奖”字还红。

印有“奖”字的笔记本,平时舍不得用。但每天都放在书包里,随时随地有意无意地拿出来,装模作样地翻看,接受同学艳羡的目光。只有关系好的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8 09:53)

韭菜

 

少时读诗,很喜欢杜甫的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一句。意思为“下雨的夜晚剪下了新鲜的嫩韭菜,新鲜的黄米饭蒸出香喷喷的气味”。故友热情款待,让干戈乱离如丧家之犬的诗人顿感温暖如春。我喜欢,并不是因为沉郁的诗意,而是因为“韭”字,怎么看,都像从地里滋滋拱出来的小草。而韭菜自家小院里有,看着特别亲切。

韭菜,俗称“壮阳草”,气味特别,有人说它香,有人说它臭,各人口味不一样。我是“保皇派”,觉得韭菜香。小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