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水洛乡集市,十余米长的街道两侧,分布着十余家店铺,只卖一些生活必需品。站在街道中央等我们的藏族青年名叫扎西,他是我们此次转山的向导。他说,转山是种修行。

我们来自红尘,耽于花花世界,不懂修行。我们寻山访水,似乎也与修生养性或者情操无关,甚至说逃避都嫌矫情。如果勉强要为我们的转山寻找意义,我想“改变”这两个字最为贴切。

改变我们既定的人生当然是种奢望,但我们仍然渴望湖心落下的那枚石子,仍然会为漾起的几圈涟漪而心动。所以,我们旅行,只为身在异乡,醒在不一样的床上。

纵然如此,我们仍然忽略了转山对于我们的意义

 到达木里前,我们已经辗转了数地,从成都到西昌,再到木里,最后在悬崖边的石子路上颠波了近十个小时,才到达此次徒步的起点嘟噜村。为防跳蚤,我们出发前夜将帐篷搭在了扎西家的大堂里,不知如何睡去,不知是否有梦,只知道醒来便要出发——为接下来这五天的徒步旅程,我们已经计划了将近半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0 11:28)
标签:

杂谈

图/张洪斌 高伟

 

为什么要祭海,因为人要神佑。与其说祭海是种仪式,不如说它是一种愿望。船行于无边的汪洋中,海的强大及变幻莫测,会让人自惭渺小,感觉需要带上种慰藉才能扬帆远航。祭海便是渔人的慰藉,他们觉得,新年祭海,便是人与神通,神会佑你一年好运。

 

节前,市重点文物保护研究所的高伟说,去赣榆看海祭吧。心有所动,但未敢敲定。高伟又说,机会难得,现在渔民新年祭海仪式大多已经简化,而这次因为一个课题,他们特意与海头小口村的书记联系,委托他找了一家渔民,进行无删结版的祭海仪式。

农历29那天傍晚,才决定去赣榆海头的小口村看渔民祭海。恰好混迹上海的摄影师小兵同学春节归来,便相约一块儿前往。车至小口村,天已经黑透了,得知高伟一行人正在渔民家里拍摄祭海前的准备工作,我们便驱车前往。

祭海需要准备三牲祭品,就是猪头、鸡和鱼。渔民老周家里的灶台上,锅里正在煮猪头,老周在外面剪彩花和打纸。剪出来的彩花是用来装饰三牲的,而打纸,则是用木质器具在草纸上打出铜钱的烙印来。

当天的拍摄因为时间原因,没有持续太久,老周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4 09:5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时间太快了,眨巴眼的工夫,又过一年。

搞不清楚这一年都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没闲着。

抽时间来收拾一下,把荒草锄锄,种些感慨。

人,确实还是需要这样一个可以由着性子折腾的自留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那一天,我们行走在云端之上

那一夜,我们如此近地仰视满天星辰

                           ——题记

 

【序:缘起】 

    与太白擦肩而过,是在4月。那时候天还冷,太白山上雪花飘飘,坛子里接连看到好几篇太白遇险的文章,再加上捡索到去年五一,三夫户外的年轻领队扬子,不幸遇难玉皇池的经历,甚感惶恐。终于还是做了回逃兵,跟队去了新安江。

    到了7月,一次例行周日短线回程中,友趣老哥忽然冒了一句,“找条长线走走吧,我们去太白”。

    蓦然想起那座叫太白的山,想起曾经的擦肩而过和曾有的遗憾。

    于是捡起旧日收集的攻略,去中国户外资料网联系上了太白强人高太尉,然后收拾背包,与另外5位狼友,毫无悬念地踏上旅程。

    出发之际,多位狼友去车站相送,因而,我们的旅程从开始,就带上了些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生活

    不知道是否每个人心里,都藏有一份青春情结。沧海桑田过后,她仍然居于你的心房,永远风情万种、动人心魄。我们都将老去,我不知道,待到华发垂暮时节,在这水泥构筑的城市里,是否还能有那么一片绿荫,来让我们从容检视那些过往的故事。 
    那故事里曾经的童话和爱情,曾经的梦想和骄傲,是否还会如眼前的浪花般真实?因而,我们需要一些时刻,来让自己与过往偶遇。 
    今夜,又回到海边这个大庭院里,我们照例用歌声和啤酒填满这个夜晚。 
    涛声来入梦,微熏伴海眠。 
    而我攸然醒来,长夜未央。出帐,海边隐有谈笑之声,那些精力旺盛的人,似乎倾尽一海之水,都不能浇灭他们的热情。今夜,注定会成为记忆,在将来某个时候,我们捡起它,为它分类,抑或和青春有关,抑或用于怀念。 
    如同幽灵样在营地里游走一圈,再独自去往融入夜的海。 
    星辰满天,还会有如此黑的夜。涛声就在耳边,而那些浪,却在遥远的地方。我庆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的人杀人,是为了杀人;有的人杀人,是为了救赎;有的人杀人,是因为无法把握自己的生命;在多米诺杀阵中,所有的真相都在失真......

人的悲剧在于过度依赖相信自己的眼睛,人性的悲剧在于,你无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内容简介:

    重案组警官燕婷,得到犯罪心理学专家陆羽的帮助,侦破蜜月杀手连环案,但凶手却成为另一桩谋杀案的受害者。接下来,受使命感驱动的神谕杀手登场,专挑有道德缺憾的人为目标。省厅犯罪心理学研究室专家袁轻舟前来协查,凭借一份出色的犯罪心理学报告,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以不可辨驳的证据将之拿下。孰料,那不过一场阴谋的一部分,变态杀人狂并非真正的凶手,他创造了一套完整的杀人机智来逃脱警方的追查,即使在他死后,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7 22: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跟一写字的朋友聊天,谈到炒作,淡到当今悬疑的出版。
    那朋友梗直,好像挺沮丧。
    我说,管他什么鸟现状,关我们P事。
    把门关严实了,老实搁家写字,写成啥样就啥样。没人出,算是砸手里了,有人出,赚银子养家糊口。我在连云港这芝麻大点小城市,一年弄个十万二十万,就能让我活得挺滋润。把自己的出息往低了降,甭老觉得自己就是旷世奇才,这辈子不轰轰烈烈一把,就是不务正业。不务正业的事情老夫干得多了,现在我对爬山的兴趣,比写字强得多。把要爬的山列一单子贴墙上去,现在这成了我写字最主要的动力。爬山多好,网上约伴儿,谁也不知道谁底细,装啥大意巴狼都没关系,你说你是拉登我都信,反正爬完山就说再见,下回天涯路上再撞见,还不定啥时候的事了。这样的关系多单纯多简单。哪像写字本来也挺简单的事,非整那么复杂,拉帮结派,你踩我一脚,我把你脸派平的了,那多俗啊。越来越觉得爬山是件挺雅的事儿,自从开始爬山玩户外,老夫觉得特别有面子,愤青文青们在那里奋勇厮杀,老夫背包走在山水间,这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事儿。以后半年写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去新华书店,坐24路车。进去很快就找到了《双面人》,心里无端郁闷了一下。书店里都上架了,我还没拿到样书。花24块钱买一本,端详。封面刀片上的图案换了,以前的有寓意,但瞅着像男女厕所的标。现在换成一人,头掉了。这应该是我封面最朴素的一本,挺喜欢。

    《双面人》缘于去年春节时的一场玩笑,几个哥们,深夜纵酒,不知道第几场,醉在酒里。开房,睡觉,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房间里杯盘狼籍,地上还倒着N个啤酒瓶。当时有人说,如果醒来,发现其中一人死了,胸口插把刀,而门是反锁的,谁是凶手?

    过了不知多久,才想起这档子事,于是便有了《双面人》。

    跟以前的东西不同,这本纯写实,不像悬疑,应该归属于都市生活类。以前的名字挺暧昧,叫《偷欢陷阱》,到出版社改了,河蟹社会,哪能没事老偷欢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5 00:15)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