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舸-
陈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62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3-10-17 21:1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9-12 20:5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8-31 13:55)


Karl Baur,德国,早期藏书票,粘贴过。


歌德谈话录

人们是一些漂浮的,相互碰撞的罐子。
我每年都要读莫里哀的几部作品,正如我经常要观赏按照那些意大利大师的画复制的铜版画一样。因为我们这些小人物不能把这类作品的伟大之处铭刻在心里,所以必须常常回想它们,以便使原来的印象不断更新。
人们老在谈论独创性,但什么才是独创性!我们一生下来,世界就开始影响我们,一直到最后为止。除掉精力,气力和意志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叫作我们自己的呢?如果可以说,我的一切应归功于伟大的前辈和同时代的人们,那么剩下来的东西也就不多了。
一个只会享受的人只看到绿色的或开满花朵的草地的优美的表面,而善于观察的植物学家则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幼小植物和草的无穷无尽的细节。
时间是一个怪物,像一个任性胡闹的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8-25 23:11)


Will Simmons ,美国,1938,雕刻版藏书票。Robert Burns(1759~1796)英国诗人。1759年1月25日生于苏格兰艾尔郡阿洛韦镇一个佃农家庭,1796年7月21日卒于邓弗里斯。自幼家境贫寒,未受过正规教育,靠自学获得多方面的知识。最优秀的诗歌作品产生于1785~1790年,收集在诗集《主要以苏格兰方言而写的诗》,包括《两只狗》、《一朵红红的玫瑰》、《致小鼠》、《致山中雏菊》、《致虱子》等。诗集体现了诗人一反当时英国诗坛的新古典主义诗风,从地方生活和民间文学中汲取营养,为诗歌创作带来了新鲜的活力。

 

一朵红红的玫瑰
(王佐良译)

 

啊,我的爱人象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迎风初开,
啊,我的爱人象支甜甜的曲子,
  奏得合拍又和谐。

 

我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8-09 22:16)

去海边

 

      汽车抛锚了。
我们呆在路边
等待汽油以罐装的
便捷,从乡野加油站
运送过来
——兀然置身于
被道路抛开的境地
象离开了硬壳的软体。
有人钻进茂密,在灌木掩护下
撒尿。我和你站着
袅袅地抽烟,
乡间依然开阔,坦率,质朴
没有什么遮挡的羞耻
你继续了望,“我从没见过
如此多的云。”
这不是对蓝天的恭维,
而是南方的散漫素描。
我拨弄草木,提及几个生僻的名字
含羞忙着填补,话题空隙。
世界此刻通过金龟子闪烁、
蝴蝶停顿
呈现出更为摇摆的形式
葱茏无边的意外,让逍遥措手不及。

 

      隧道,又一次
让前进陷入整体的幽暗——
空间更为致密,黑,坚硬,
法西斯式的穹顶
灯光昏黄,勾勒收缩的轮廓。
汽车保持流线
我的身体前倾,封闭着
多年以前的颠簸——
盘山公路曲折,谷壑深陡的恐惧
晕眩的急转弯,
相思林的墨绿色和卷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7-31 23:42)

紫茉莉

 

闲置的空地,
堆着垃圾。
红与黑的塑料袋
鼓满污秽的样子,
腥臭——
和居民的密度成比例。
这些剩余物,触目
但被容忍,并成就
抛弃的快感
紫茉莉,偏偏喜欢
在这里漫生。
过剩的营养,
邪恶的腐殖土
培育它的块茎,象
钻探黑暗的老鼠。
在饭粒、鸡骨、
饮料瓶、避孕套
所有人类可能使用
和丢弃之物上,
绿得惊心。
它不被玷污的花
开成嫣红一片,
开成暴行的遮蔽。
每天快乐地
    制造秽物
集中处理
活着的羞耻——
一小块肥沃,丑陋的空地
紫茉莉根植于此
黄昏,尤其灿烂,
花香阵阵
喷涌,那香气唤起
纯净的回忆,
有对生之厌恶的救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塞维林,比利时,雕刻铜版。荷花玉兰,即广玉兰,花白大如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7-21 13:49)

修订旧文,拟收入札记集《绿色单行格》,提及的藏书票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1ae1370100hdg4.html

 

艾略特的风信子


 

几年前,我终于收集到比利时版画家塞维林于1945年为诗人T.S.艾略特所作的木刻藏书票。因为票主是现代影响深远的大诗人,这张书票也成为塞维林比较著名的作品,体现了其标志性的色情风格。画面上身处植物背景里的裸女,让我很自然地想到了长诗《荒原》里的段落:

 

 “一年前你先送我风信子;
他们叫我风信子姑娘。”
——可是当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花园而归,
你的臂膊抱地满满,你的头发湿透,我不能
说话,我的眼睛也不行,我
神魂颠倒,一无所知,
注视着光明的中心,一片寂静。
凄凉而空虚的是那大海。
                ——T.S.艾略特《荒原》(裘小龙译,下同)

 

《荒原》的第一章里,这是一个较为明亮的诗节。风信子在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7-08 17:57)

怎样吃番木瓜
 
屋前路边,番木瓜树,像
身段匀称紧张的小姑娘,
不知不觉,就已婆娑。
撑开裂掌形叶片,簪着
金色星花。只要阳光雨水
足够,浆果胸前膨胀
圆圆鼓鼓,拢成密匝一圈。
如果这样开始对番木瓜的描述,
我们不是在谈论树木。
那么,就说说番木瓜的
                几种吃法吧——
食物,政治基本正确
塑造历史,影响经济。
熟瓜黄里捎绿,以利器
  沿瓜蒂从中间劏开,
可见空腔黑褐半透明的籽
有的稀疏,更多亲密。

这是最原始的方式。

果尚青硬,便摘来切片
用白醋泡浸,那是小时候
感官的启蒙:我们时常
拐进小巷,洁白无邪的牙齿
陷入软化的,刻薄甜酸
  分秒上下腭间滴答。
盛夏,街边的糖水铺
用木瓜炖牛奶,溶以冰糖
(民间说法:美乳)
严酷的日头,消费滋润和阴凉。
大酒店,局部尚未禁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7-08 11:20)

布罗茨基诗四首

 

八月的雨

 

云的大衣在白昼开始拼命地变黑,
试图成为从超人肩头脱下的一件皮袄。
在雨的强大压力下,
一株洋槐逐渐变得过于喧闹。
不是针,不是线,但在这滴答声中,
无疑可闻有某种东西在缝纫,
胜家公司的机器和着生锈的漏斗的音;
老鹳鸟暴露着女裁缝的颈稚。
雨的絮语和睦得就像一个家庭!
它将破损风景的漏洞缀补得多么美,
无论是牧场和林间,村外或水洼,——
都不让它们的视线从空间里消退。
雨!这近视症的推动力,
这贪吃素食的寺院外的编年史家,
像一支写不出手稿的笔,
在沙地上涂满了楔形文字和天花。
转身背对窗口,看见带肩章的军大衣
在褐色衣架上,看见椅背上的褐狐皮,
看见黄色台布的流苏,那台布战胜引力。
复活在餐桌上,我们在午餐桌前晚餐,
坐到深夜,你用的是惺忪的完全是我的、
但将被岁月的距离压低的嗓音:“瞧这大

雨。”

 

(刘文飞 译)

 

喝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