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小飞F
程小飞F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610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是程小飞。
原创文章如有转载
请注明作者
并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谢谢!
 
程小飞
资深撰稿人,自由作家
文化艺术项目策划人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
具有多重跨界身份
出版作品
 《我只想和你谈谈人生》
现已全网上市
 

联系方式:
 
没有胜利可言。
挺住意味一切!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文/程小飞


朴素是我的“发小”,但这么说又不准确。在上小学六年级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很奇怪,也许是因为地方不大,我们的父母都彼此认识,而我们竟也奇迹般地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校友,这简直太神奇了!

1、

真正认识朴素,是六年级开学那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会儿都很傻,同学们纷纷忘记了报道的日子,来班级报道的人数不超过一半。班主任似乎也心不在焉,连着点了两遍名字,还是算不明白缺席的到底都有谁。

教室内混乱着,同学们嗡嗡嗡地交流着暑假都做些了什么,还有些人趁机抄别人的暑假作业。这时候,教室门“哐”地一声被踹开了,先是一棵树进了门,而后我们才发现树的后面藏着一个大个子。大个子探头探脑地往里望了望,双脚一进一出,然后说了声:“不好意思,走错了。”

同学中有认出来大个子的,大喊一声:“朴素!”

大家哄堂大笑。

然后就乱哄哄地解散了。

我们学校很大,那会儿我家刚搬新家,从学校大门出去,要绕上好大一圈才能回家。一些胆大的同学就翻围墙走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时间让一件事荒废,那你是无能为力的。

人生始终是一个消耗的过程,你不得不承认。

即使我们有所得,有所喜,但这过程中所消耗的荒废的,只增不减。

生活是一块坚硬的岩石。

悲观者把这些看作墓志铭。乐观者当做进步的基石。

我的调调悲伤,但我的人生坦荡而充满喜悦。

因为我了解这些日渐的损耗所带来的创伤。那些难以言说的路途,艰难,孤独。

因此很多人在路途中,未老先衰了。

但相对于漫漫人生路途,历史长河,荒荒宇宙,那些苦痛不过是闪电般的瞬间,犀利却短暂。

即使伤疤刻在了肌肤上,也不低一颗坠落的陨石那般沉重。

所以,如果在这损耗的过程中真的倒下了,人就真的荒废了。

幸好,大多数人都站着死去,做自己的英雄。

这样想一想,长夜漫漫也便不那么难捱和寂寥。

因为自己不过是偌大宇宙的微小尘埃,不值一提。

就像一个朋友说,不要抱怨生活,生活从不知道你是谁。

只有你自己知道。



程小飞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

资深撰稿人,自由作家,

文艺项目策划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8 20:01)
标签:

杂谈


网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成了网奴。倘若家中的电脑不能联通网络,便觉得其如废物。相对地,网络带来了更多的空间和不确定。孤独之人仍是孤独。

 

网络的真实和虚幻不言而喻。


 

手机奴。

 

我拥有的第一部手机,是诺基亚的8310,小小的,握在手里很紧实的感觉,发短信超级快,偶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3 03:45)
标签:

杂谈

程小飞 作家,跨界媒体人,新书《我只想和你谈谈人生》现已全网上市。


1、

从我开始有了搬家的念头起,就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北京?

要怎么解释呢?

对一座城市的选择,大概不会像租房那样频繁。相同的是,当没有真正生活在其中时,一样无法预料到将来是怎样一番光景,这座城市将会带给你怎样的惊喜或烦扰。

人这一生,许多时候需要靠运气,更需要一些缘分。

人无法选择家乡,如同无法选择出身。南方的冬天冻疮层出不穷,北方的冬天静电火花不止,都得全盘接受,直至形成习惯,不再怨尤。

所以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期待一个自己可以自主选择的城市?

也许就是从填报大学志愿的那一刻起罢。

对于许多人而言,考大学是离开家的唯一途径。在此之前,我的生活一直都是灰锵锵的。

有些人,自己的理想不是很清晰,但只要能够离开家庭、摆脱父母,就是好的。

年少时期的自己,因为身处偏僻的小城,总是感到孤独异常,那些灵光乍现的瞬间,那些无法得以施展的抱负,在胸口里胀得鼓鼓的,直疼。

因心里有一丝理想和追求,便希望走过这座独木桥,拥有更为广阔的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8 21: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季节流转。


过几天即将启程去日本,在四月的尾巴上。

 

在春天尚未到来之前便开始搜集日本的电影、电视剧、书籍和音乐。恰好前几天看到张皓宸的首部电影将由岩井俊二监制,想起大学时期曾经写过关于岩井俊二电影的论文。

 

最适合此时观看的应该是《四月物语》吧。




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把电影当做背景,印象最深的便是松隆子撑着一把伞,站在开满樱花的街道上。日本给大多数人的印象,也便是如此吧,三月四月,漫天飞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与世界。

文/程小飞(写字者长生不老)

这是“好看的人”系列第一次推送

今后将陆续为大家带来“好看的人”的故事

希望你能喜欢 

她是中国女人宁曦,他是荷兰男人Kevin,她有着东方风情的柔美,他有着西洋方式的浪漫,他们都是舞者,用身体体会,用身体诉说,用身体展现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温柔与爱、忧愁与憎、他们的所爱、所想。 他们是一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暖风飞行。

文 / 程小飞(写字者长生不老)

第一次读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时,我和她都是单身。她在飞机上读完了薄薄的、薄荷绿色封皮的小书,下了飞机便发信息跟我说:“原来一个人的生活也是蛮好的呀。”

她不是上海人,平时并没有说“的呀”的习惯,反而一口“丫的”风格的京片子,只因我们是很亲密的朋友,说起话来可以肆无忌惮地发嗲。后来她去了国外,开始疯一样的生活,我从人们习惯说“丫的”北京搬到了随处都有人说“的呀”的上海,也说不好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我想应该没有比从前变得更差吧。

上海的天气也不见得比北京好很多,霾是少了,雨水却分外热情,家里除湿剂买得格外勤。在北京的时候,一到阴天下雨我就不开心。到了上海,晴朗这个词儿实在奢侈,因此我对待雨天也多了许多忍耐。 

她在新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采访/撰文 程小飞

 

说明:此文是《男人之瘾》专题中的一则,分别在音乐、美食、赛车、腕表等方面采访了一位名人。关于众人关心韩寒的八卦等其他问题,没有篇幅,没有版面,所以此文通篇只关心韩寒的“车瘾”一面。关心其他问题的朋友,下次再说了。如果你觉得不过瘾,请绕行。少tm废话。

引:
原本这个专题的“套路”都是清一水的第一人称叙述,到了韩寒这里,“套路”不大管用了。对于惜字如金的韩寒来说,显然多说无益,对于我们提出的诸多或许“不具备意义和探讨价值”的问题,韩寒只给出了十个回答,且多半回答只有一句话。对于一个采访来说,这些回答显然不够字数,但若抛开采访单就韩寒个人而言,这些回答“足够了”。

 

而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诟病韩寒“装逼”的证据,要知道真正装逼的人往往有着一堆要说的话揣在兜里随时准备抖搂。韩寒的经典语录在百度上随手可查,出版作品所有书店永远处于热销中。了解他并不难,难的是写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4 01:18)

晚上觉得有些微的感冒症状,便想吃了有嗜睡作用的药丸就睡下。不成想喝过一大杯热水后,却愈发精神起来。遂翻起手边的小说。
  
读朱天文的《荒人手记》,用了许多时日,至今仍在阅读中。从最开始嫌她攀升过多的枝蔓,到后来被一些文字抵触暗礁,然后现在的确开始明了这笔下潜藏的一些味道和心事,并像欣赏花朵一样,欣赏它们,嗅它们,感受它们。
  
《巫言》一书,被我倒码在架子上。还未曾想过该以怎样一种心态进入到作者更多枝蔓覆盖的心灵花园。
朱天文的字,总是需要读者慢慢度过自己这一关,才能抵达至深。
  
想起她与侯孝贤导演合作的电影。全都是默默的梳理。跌宕一生,碌碌一世,都在默默的细节中好似轻描淡写地带过。看故事的人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随着沉默的镜头语言错过了。
  
《最好的时光》,是感触最深也是最喜欢的一部。尤是“自由梦”一段。保留侯孝贤一贯默默的作风,进而干脆省去了台词,只用寥寥字幕交代故事。美,已无须我来表达。哀怨之情,则是诸位看客各有体会。民国时期之蒙昧也好,高度文明之现代也罢,无人不挣扎在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7 01:03)

麻木不仁是可怕的。

我差点就奔那个境地而去了。

倘若不自知,也许是另外一种幸福。

当不当正不正地,尴尬着。

像个傻瓜。

 

因为西班牙摄影大师抱恙,我们的拍摄和采访无法进行。

在798吃了一顿超贵的意大利面。

那面是相当做作的金黄色。

UCCA的展览很好看,也只有张洹这种级别的艺术家才能从地震灾区挖回整个烂车厢。

 

就在我抱怨阿历克斯展出的作品过少时,我在UCCA商店看到他的画册。

惊讶了一小番。

里面简直是一部吸毒史。

展览负责人在介绍他时,也用了各种形容词。

看到他的一些作品。我想到阿莫多瓦。

我最钟爱的导演之一。

同为西班牙人。同在一个历史背景下成长起来。

和一切边缘的,有关。

而后我发现阿历克斯是位诗人。

因为他的短片。

他在其中喃喃自语。历数生活的疮斑。

那些过去像幽灵,不断闪现于他年老的视线中。

于是,他和他的照相机,在一个北京的冬天,厮磨出一丝诡异的温暖。

但是无论如何都是不归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