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告白

一只脚在泥沼,一只脚在山巅。

 

“你觉得有人在做和我们一样的事吗?”

“当然,不然我们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转到豆瓣日记,这里有许多不可说,但绝不会怠慢这个地方。

博文
(2012-08-24 14: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轻生一剑知

    去支教之前,妈妈有意无意地数落我:“你说你整天去这些支教有什么用?能给你多少好处。”

    这几天朋友那边提供一个很好的投行实习机会,可是我却因为经历都只跟学术和公益相关而无法写简历,而其他申请人都已经有好多这个行业的经历。朋友说,你已经比别人落后好几步了。

    这些话反反复复在我心里回放,我不觉得灰心,别人做的那么好是因为他们早就确立了职业目标,从大一开始就为此做准备,而我只是现在突然觉得这些很重要,突然很想要。

    这种感觉像是回到了高二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成绩好很重要,突然间我想成为一个学习成绩好的人。在那之前,我只是觉得无所谓,或者所谓的不屑。这样一个很恐怖的循环,似乎隐藏着很深的谶语。你怎么样才能走出这个怪圈实现真正的自由?

    陈老师说,你是个理想主义者,所以我不希望来我们公司,你会幻灭的。我多想告诉他我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师弟看我去支教说这很伟大,我多想告诉他这一点都不伟大不高尚。朋友说你太纯洁了你不懂得社会的丑陋,我多想告诉他我真的知道这个社会有多少阴暗面。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4 01:54)
标签:

杂谈

分类: 恋恋风尘

    其实每一个结束,都是另一个开始,对吗?

    在经历过一段对人生答案非常肯定的阶段之后重新陷入迷茫。不是说原则还是什么,只是对自己将来想做什么,现在要做什么,感到抉择的痛苦。或许之前本来就不是肯定。

    但还是强迫自己去做,在没想清楚最终答案之前或许还是应该做一点准备的。反正不会是没有意义的。

    差别难道这么大?上大三,就会觉得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给你尝遍各种滋味,没有时间给你去做错选择然后改正,你必须用尖锐的眼光,快而准地抓住机会。可是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身边的大人,无论出什么心理,都逼你做选择。是的,我的确不是小孩子了。

    但我还记得。

    “你该使自己喜欢上某些东西。人们常常忘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都还在到处流浪,脑子里除了茶水面包什么都顾不得多想。只要你有知识,这辈子是否锦衣玉食都无关紧要了。只要你坚持自己,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无论贫穷或富裕,你可以凭借知识与思想坚持你自己,你只要对自己说,‘我在这里是自由的’。”

    当一无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7 01:05)

    一直很晚睡,躺在床上,拿出期末考试的资料背背,然后就会糊里糊涂睡着。可有时候还是睡不着,就盯着那扇窗看。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天空和大厦顶楼的一角。北京的天亮得早,差不多四点,有时候蓝黑的,有时候红的。那个顶楼里的灯光却从来昼夜不息的,我都以为那是幻觉。

    看小说。很久很久以前,男女主角私奔的前一天晚上,女主半夜醒来,看到男主坐在黑暗里一直看着她发呆。他说:“一想到要和你过一辈子,我就睡不着。”那天晚上他翻窗进到她房间,什么都没做,连吻她都没有,明天就可以在一起了,可是他还是要在这时候守着她。

    那是什么心情呢?记得以前要去旅游的前一天晚上,我都会兴奋地无法入睡。一想到明天就可以抛下所有事情去玩,没有功课,没有牵绊,没有父母的约束,换一个地方,痛痛快快地玩几天,那种心情真的就像是要出笼的鸟儿。偷得几天的闲都兴奋成这样,像私奔这种,明天就可以一辈子了,怎么可能睡得着。然而现在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再有那种全然放松享受假期、享受旅行的心情了。有时候去旅行也是去支教,去之前的准备过程倒让你想放弃;有时候单纯去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你们

    这篇文章,我多想让我那个有轻微抑郁症的舍友看到,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不过她应该是看不到的了...

    那就让其他家庭不幸的人看一下吧。这个故事和作者写下这个故事的勇气,都是让人欣慰的。

 

    你看,在经过一天的以泪洗脸、精神涣散、吃不下饭之后,在每隔几个小时就打电话骚扰LJM小朋友求安慰之后,在收到台湾好朋友的私信之后,我的一切的痛苦都消失了。毕竟,伤心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我的体力恐怕不能够支持它继续下去。

    下面这个故事也有很大的功劳。在看了很多《社会契约论》的东西之后再看它,实在是太有爱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7 01:01)

    在生活真正的艰辛面前,你才知道,真正的悲痛,是会让你大脑缺氧、意识模糊的。我记不清上一次这样痛哭流涕是在什么时候,就在刚才,在大脑高度紧张状态之后,我开始大哭,浑身发抖。但我知道自己没事,因为我还能在电脑上敲字。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好起来,这只是间歇性暴发而已。

    就像在《边城浪子》的最后,得知真相的傅红雪转身下楼,一直不停地走。

   “叶开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他会好的。’
   丁乘风看着他,眼睛里带着种沉思之色。
   叶开又道:'他现在像是个受伤的人,但只要他还活着,无论伤口多么深,都总有一日会好的。'他忽然又笑了笑,接着道:‘人,有时也像是壁虎一样。就算割断它的尾巴,它还是很快就会再长出一条新的尾巴来。’丁乘风也笑了,微笑着说道:‘这比喻很好,非常好。’他们彼此凝视着,忽然觉得彼此间有了种奇怪的了解。
   就好像已是多年的朋友一样。”

 

    昨天舍友去医院做了检查,有初步的抑郁症状况。她是那么美丽的一个姑娘,很开朗很招人喜欢,居然也要患上这种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2 14:52)

    一日,跟同学一起从教学楼返回宿舍,路上我们讨论着这学期的经济学说史课那位极端民族主义的教授。她很赞成教授的观点,说到教授老是提到的战争,她也很支持,感慨道:“没有国,哪有家?”

    没有国,哪有家。她铿锵有力地说出这六个字,爱国的情怀一瞬间就感染了我,以至于我都忘了反驳,只有点头附和。我记不清上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是在什么时候了,跟我来往密切的人都有着相同的政治倾向,万万不会相信这种观点。我顿时想起了高中时代,看到历史课本上日本侵略、清政府腐败的照片我都会因为羞愤而流泪。现在想来,那却像上辈子的事情。如今我依然会羞愤地大哭,却不是因为这个国家的苦难,而是为一场看起来平常的车祸、为一个个卖肾者,为自己的无力。国家这个词,真的让我遗忘很久了。

    国与家,让我想起两个故事。

    在台北有一次去听许知远的讲座,其实就是在一个小咖啡馆里,人很少,他、一个翻译外国小说的台湾女孩还有一个自己写诗的台湾女孩一同当讲者。那位翻译外国小说的女孩说了这么一个故事:几年前,她的一个台湾朋友在国外,出镜的时候被扣留了,办理证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6 09:21)

    记得那天他听了我的叙述以后说:“我明白,那种失而复得的感受。”我知道他是真的明白了,因为他说了,失而复得。我怎么就忘了这个词呢,失而复得,多么美好。

 

    凌晨在校园里走了很长一段夜路才回到宿舍,说真的,很危险,一路上都是施工队。可是我有时候又禁不住停下来看他们,他们有的还在挖坑,有的在砌砖头。从来没有一刻,我觉得我跟他们如此亲近。

    五一放假的时候去三里屯village的一个画廊看展览,那应该是北京最繁华最奢侈的地方。我走在那一片繁华地带,却觉得很不适应,觉得每一个人都长得一样,而且无趣,可笑。那时候,我是真的宁愿此刻我在一个布满乡土气息的小城市。现在我知道了,很多时候我应该是在想念台北和家乡。

 

    原本想写完调研申请书,没想到因为一个视频,胡乱兴奋了一晚上。我们为师弟师妹们高考打气的视频终于出炉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视频凝结了很多人的汗水,就是因为这个视频承载了很多情感,我才这么希望它能够很完美。可是因为时间仓促,素材不足,技术有限,而且大家相隔太远不好讨论,最后的成果很粗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23:26)

    在微博上看到石康强拆的视频,回忆起一些往事。

    还在念高中时候的一个周末,爸爸被紧急召去下乡处理一些事情。那天晚上他很迟才回到家,原来是征地出了纠纷,价钱谈不拢,最后村民闹事,还把一个政府官员的车子给砸了。这是我从爸爸口中知道的版本,后来他再也没有提起那件事情了。我当时一点都不关心这些事情,不过也会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埋怨那些村民,我还记得当时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村民不好好地跟政府合作呢?征地建设他们的村庄不是一件好事吗?

    现在我想起来这件事情,觉得心有余悸,事情后来是如何解决的,那些村民的下场如何,我真的不敢想象。

 

    爸爸是一个温和的官员。当我念大学第一年回去颐指气使地对他说,你们这些共产党官员就只会......你们一点人民公仆的意识都没有......他在旁边很拘谨地笑着听我说,还表扬我懂得当官是要为人民服务,极力怂恿我考公务员。可是我再问他一些深入的问题,他就笑而不语了。今年寒假回去,家庭聚餐的时候,爸爸和叔叔们在讨论要不要从一个村委书记那里买一大块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他们的讨论是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00:08)

    坐在台阶上打电话给爸妈,跟他们聊我的朋友们、我最近的生活。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虽然爸妈是很正统很保守的人,但是我一直在做一些违背主流价值观的事情,因为他们信任我,所以也就不管不问了。我能感觉到,他们越来越尊重我,在交流时会把我当一个成年人对待。

    每一次感到幸福和快乐的时候,虽然这种时候并不是很多,我都觉得自己是值得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拥有美好生活的权利,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这样的努力。

    所以,我可以很坚定地忽略那些置疑我的生活方式的人。

 

    中午选修课下课的时候,老师看了我的personal statement过来问我,大学生活过得如此丰富会不会很累?会不会影响到学习?她有一个在北大念大一的女儿,也是“不务正业”,整天摄影网球之类的,不过老师从来不会干涉她的生活,她有选择的能力。

    我想再一次回答这个问题。其实除了少数能力超群的人,大多数人的生活不都是这样的吗?如果你想过得丰富多彩,你想兼顾多方,就得变出三头六臂勤勤恳恳活得很累。但是这是你选择的不是吗?而且是暂时的选择,我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4 01:30)

    必须要承认,北京的夜晚是很容易让人沉沦的。不管让你沉沦的,是爱情,是欲望,是酒精,是悲伤,是激情,是正义,是救赎。你很容易在北京的夜晚,怀疑人生,怀疑自己;你很容易在北京的夜晚,因为梦想而亢奋,因为梦想而绝望。

    说到底,人最后要面对的,真的是你自己。最难面对的,其实也是你自己。最难说服的,也是你自己。

 

    在北大西门外,朋友对我说,你过得真幸福。我说我知道。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我的激情都比别人多出很多,都很集中地用在一个事物上。每一次,我都要把所有的力气都耗光,我想这样才没有遗撼,这样才减少一点悲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Loves&Thanks

郭凯

经济笔记

傅真

藏地白皮书

自由行走

第三和以后

韩寒

他是我们经过泥泞的跋涉后看到的那片平原

张五常

科斯说他是唯一一个读懂《企业的本质》的人

个人资料
彼黍离离
彼黍离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91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2篇)
国外 (0篇)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