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柴子文
柴子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82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2-06-06 15: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声色
五月的一个夜晚,在香港SoHo区的一家小酒馆里,和玩音乐的朋友聊起了音乐,聊起了怎么在iPad消费主义这么浓烈的新媒体上,展示独立音乐的力量。

其实,对于一班没有经历动荡波折、没有经历浪漫疼痛,又成长于沉闷的九十年代的大陆年轻世代,对于音乐的概念和想象,甚至没有超出小虎队的年少青涩、四大天王的扮酷扮深情和卡拉OK流行歌曲的集体陶醉,即使少年老成,也鲜有机会逃脱枷锁,即使青春的逃跑,也难以找到叛逆的航程。承上启下,无处呻吟。仿佛八十年代那些激荡过无数人心的音乐,从未出现过。但总有一天,你会听到一些不一样的音乐。

第一次听到周云蓬的《中国人的孩子》,听到左小祖咒的《苦鬼》,那种震颤是来自内心深处被欺瞒被压抑的释放感。

再顺着这些不与主旋律兼容、不为娱乐、不图悦耳的音符与歌词,顺藤摸瓜,就能知道,即使在华人世界,就已经有过那么多出众的乐队、歌手,曾经做过那么多不一样的音乐,才明白过来,每个有动力的社会,都应该有青春骚动的噪音。那些被压抑、被蔑视的,原来正是主流所害怕、所匮乏的营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城记
早在看王家卫电影《重庆森林》的时候,就对重庆大厦心生敬仰,这是什么样的一座大厦,竟然可以启发一部电影,成就一位大师,进而定义一座城市的肌理,揭发一种集体的潜意识。

香港的重庆大厦,跟北京、上海、广州以及各大省会城市的重庆大厦不同,它不是驻地办事机构,也没有最好吃的水煮鱼,但它却真实而意外地动用了它的一切,建筑、业主、住客、生意、气味、昏暗、混杂、脏乱,给全世界做了最好的香港形象展示,告诉那些外国人,世易时移,这里还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国际化大都会。没有什么比自由本身更能展示自由。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香港最有诚意的标志性建筑,并非中银汇丰长实国金这些“幻彩咏香江”灯光汇演的华丽建筑,而是香港人自己也羞于承认、自由行旅客故意错过、躲在尖沙咀灯红酒绿的标牌中、外形奇丑、鱼龙杂处的重庆大厦。

意识到这一点,是需要勇气的。如果不是建筑学者朋友的提议和带领,光凭香港吃客朋友的怂恿,恐怕是绝没有勇气进去重庆大厦吃东西的。小摊是树,小贩是林,穿过迷宫般布满人和货的商场森林,绕过操流利粤语的咖喱餐厅南亚裔推销员的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5: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引
乌云连山压海境,一浪一蕊拨心经
巨轮不动隐山去,孤舟独放山海情

2012年5月28日中午,柴湾海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5 11:3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引
  我是一把刀
  大地是那巨大的磨刀石
  而原本,只有水和微尘
  时间的铁丝网
  筛选出世界布满血丝的阴和阳  

  黄昏伴随报馆里新闻的嗡嗡声
  我站在艰涩的十字路口
  听那黑暗深处传来的心跳
  干杯,朋友!抬起你忧郁的眼
  大海就在身边,那地球的子宫  

  从有幻想的那天,我就追忆起
  一座地下的宫殿,金色的伊斯坦布尔
  是先有了梦境,才有了人的路
  是的,人的路!
  黑暗的心和荆棘背面,人的路  

  那么,让我们说那么,
  放下肩上的重担,和心中的疼痛
  想想那晨光中张开怀抱的油菜花
  就让没有性欲的物和吻消逝吧
  只向连接梦和自然的呼吸致敬
 
    2010-4-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14:55)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评
假如什么都不怕,相反,就是假如什么都怕。活在后一种情境中而不自知的人,通常被称为沉默的大多数。而还能说出“假如什么都不怕”的人,通常并非无视现实,而对着忧心忡忡满腹悲观的人群大喊一声表示抗议的天真未泯的人。大胆提出假如的人,就像站在地上踮起脚跟回头眺望自己背影。

在油麻地库布里克书店,这个香港文青聚会的地方,举办了一场名为《香港,假如什么都不怕》的对谈,主讲的是香港的填词人周耀辉,以及诗人和摄影家廖伟棠。我主持这次论坛,却后知后觉直到嘉宾讲完发问才知道,提前到场占位、以年轻女生为主的听众,大部分是特意赶来香港听达明一派演唱会的达明粉。

于是,嘉宾和我都不免感慨,香港人,是否用行动证明了已经什么都不怕,包括怕与不怕这个命题本身。

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但香港文化软实力以这样的方式牵引内地文青的心,怕是令香港中年人也都会唏嘘不已吧。在八九十年代追捧达明一派、藏匿着叛逆不羁之心的那些香港青年,如今进入中年,进入社会主流,面对的却是越来越大陆化和越来越多本地人北上的冲击。

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2 18:48)
标签:

杂谈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2-03-28 18:50
您的文章《目击者电子报专访:新媒体与公民...》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1-02-22 18:30
您的文章《《燃灯者》书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0-12-24 16:53
您的文章《2010全球华人年度汉字:火》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0-09-07 20:41
您的文章《政治改革,姓资姓社?》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0-08-11 07:51
您的文章《总结国共60年历史教训》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0-08-10 22:17
您的文章《总结国共60年历史教训》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2 17:0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
读完了简·莫里斯的《的里雅斯特》(Jan Morris,Trieste)游记。在湾仔城邦书店预定了她另外写西班牙和香港的书,迫不及待的想接着读。我喜欢读这种书,它的好奇和天真是自然的,它的心思是绵密而有节奏的。

我认识一位中文作者,跟简·莫里斯是同一类型人,喜欢行走世界,懂得旅游的精髓是流浪,默记流浪是给自己松绑的最可行办法。  

Trieste,这个词跟法语里的“哀伤”(triste)长得相似,发音一样。简体版翻译成“的里雅斯特”,顿时味道全失。这本书的中译由两个人合作。有些章节还不错,有些章节翻译得十分糟糕,完全不像作家的文字,更别说是一个好作家的文字。  

但我还是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看完。也许,我也相信,看坏的翻译,更能知道好文字必须有些什么。  

最打动我的,是讲Trieste的爱欲和犹太人这两章,还有前言和后记。也许这几章译者用心译过,因而还留着原作者的那口“气”。“流亡者中一定有犹太人,但犹太人中却绝少真正的流亡者”。凭着他们对环境的超强适应力和改造力,他们给Trieste带来声望、荣誉、成就感的基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评
世上本没有垃圾,资源放错了位置,才成了垃圾。差别的关键点其实很简单,就是垃圾分类的制度化。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价值观垃圾,是人就不该有的,而把垃圾分成三六九等的垃圾价值观,则人人都该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2 18: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城记
古老的庙里,有精美的壁画,旁边一笔一划记载着捐助人的名字。墙上的红纸,有名有姓,列出在村子被困缺粮时捐款人的名字。乌坎人,他们是有原则的。
柴子文
进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很冷的天,承刚只穿一件白色衬衣,看得人瑟瑟索索。他开车把我们直接从车站接到了他的人民餐室,带到了准备好的一桌菜跟前。这桌新鲜结实、扑面而来的海鲜宴,就是汕尾给我的第一印象。
人民餐室离乌坎村很近,转个弯就到,像个守卫岗亭。一幢独立的三层楼,旁边种着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9 16: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评

      几年前还没到香港工作时,有机会去看一位翡翠台的编导朋友拍片。起因是有市民投诉,周边树木被随便砍去树冠。同行的植物学家是榕树专家,曾出版研究香港榕树的专著。他过去一看,痛心疾首,对着镜头仔细分析了为什么不能这样砍树,苦口婆心解释,不顾植物生长规律乱砍,等同“谋杀”植物。片子播出,引起了很多关注。

  但在那时,那位编导朋友显得很无奈,也很无力,因为社会显然没有那么在意,尤其当她将香港的情况,跟台湾等已有树木保护立法的地方相比,更是叹息又叹息。但在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