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米米
米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9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示牌:给自己

 

   或许

   或许

   或许

   或许

   或许

……………………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韩某人

他的小画很美,不多见的理科生

“我的老班长”

不像演员的演员,他真的很有才

孤尘岛

低调幽雅高调倔强的天平孤尘

小雨日志

老想恶搞老扮成熟的神童小雨

超级小桃

思路复杂行动清晰的高妹小静

EVE

她的隐蔽才情只能在这里窥见

天平老大

所谓老大,就是真让你五体投地的人

妈妈一号

她的冰雪聪明只能用“智慧”来形容

双鱼领导

外表冷酷内心柔软的三好领导

星光露水

她唱《勇气》一定最好听

婷子的脚丫子

所谓幸福,真的要单纯去享受

笑傲江湖

仗剑走天涯,活得像他一样潇洒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偶得

妈妈从小告诉我们的许多话里,迄今最真切的一句就是:这世界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其实诗就是你心灵的最远处。在我和妹妹长大的这么多年里,我们分别走遍了世界,但都没买过一尺房子,因为我们始终坚信诗与远方才是我们的家园。
——高晓松

他还说,女生的需要是男生的动力。女生向往浪漫,催生多少流浪歌手;女生梦想世界,催生多少出国大军;如今的女生渴望几十平米的蜗居,于是男生们失去了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2 21:09)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亲爱的小傻瓜
风儿凉了你也累了吧
张不开嘴巴说不出话
穿着外衣睡着啦

亲爱的小傻瓜
总是笑着藏住心里的话
给你变一块万能手帕
擦去脸上的疲乏

不管你有没有想象得那么伟大
我知道你内心的强大 Wow
总有一天会冲出大气压
找到云层上  为你绽开的鲜花……

最近刚刚认识这个小姑娘,邵夷贝,这是她的歌儿《小傻瓜》。
如果你没听说过邵夷贝或者邵小毛,那说明,你还不够“文艺”。
也许有人会问,“文艺有什么用?”这个问题,让邵夷贝来回答可能最合适不过了,靠着《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独立音乐新纪元》等几首“文艺歌曲”和一个很文艺的做派,邵夷贝现在已经在豆瓣上积累了43797个粉丝,在所有的音乐人里,仅次于同样“很文艺”但成名已久的张悬和曹芳。
这就是“文艺”的力量。在邵小毛之前,我们也曾经在陈绮贞身上感受过。这位“文艺女王”如今已经是身价惊人,所以,你还要问我们“文艺有什么用?”
其实,我从来没觉得邵夷贝是多么厉害的歌手——声音有些普通,歌词只是稍微有趣;玩清新民谣的小女生一抓一大把,她不是最甜美的,不是最脱俗的,算是鬼马,但又没到让人心服口服的地步。我一直还是最喜欢她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因为足够清新质朴;后来的《现象2009》、《我们》都显得太命题作文,反而让人疑心是不是少了份真纯。
没想到,她的现场能让我听到眼含泪光。
“我们不要一个暴力屠杀血洗的校园,我们不要一个被问题疫苗摧毁的童年……我们不要被你们的无良变成结石儿童”,她翻唱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改了歌词,小女生的声音带着哭腔,让这些控诉格外震撼人心。
生活美好的时候,就唱出生活的美好;生活不美好的时候,就唱出生活的不美好——或者,这才是所谓民谣的真意。她像是一颗内心坚强的种子,而我们正见证她长出第一片新叶的好时光。也许她的抗议歌曲以后会沦为某种姿态,又或者升华成晦涩的诗句,可是现在,请珍惜现在的邵夷贝吧。如果你对音乐的要求不止技艺,去买她的第一张专辑,将来你会骄傲,为自己曾支持过这样的歌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4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开车去华侨城的路上,阳阳姐格外漂亮。甩着耳朵上那对风情的大耳环,她突然轻声说,你知道吗,我上大学时还录过一盘磁带。就像小心翼翼捧出一个珍贵的秘密。
那是技术手段匮乏的年代,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悄悄在寝室抱着吉他、就着烛光,弹唱那些属于珞珈山的歌儿。我没有经历过,我真是一个缺乏梦想的人,但我真的理解。讲着讲着,她开始轻声哼唱了,那些十几年前的歌词竟然就在嘴边,真不可思议。夜色中的深圳一路奔驰,她的脸好像有光芒,有梦想的人,真美。
她还讲起自己的搭档,大学时一把吉他弹得技惊全场,潇洒磊落的女孩子。现在自己做生意,过着与音乐、文艺完全南辕北辙的生活。偶尔天南地北聚到一处,说起当年,简直恍如隔世。
最近我常常遇见这样的人,穿着一身白领职业装,却在某个瞬间,突然就告诉我说自己大学时如何地热爱文艺。每次我都很惊讶,这种感受不是“年少轻狂”可以简单概括的。我记得,他们说起自己当年的激情和风光时,脸上无一例外都是那种表情——怎么说呢,在日益庸常的、习惯性的克制之下,眼里那些一闪即逝的光芒。其实我真想说,这种光芒很动人,请坚持它们,请释放它们。但生活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教训,他们那么自觉就放弃了自己原初的梦想。
或许,在我看来,这才是最可惜的。当他们侃侃而谈,自己当年创作过怎样的歌曲,自己的手至今虽有些生疏却仍有激情,自己的一把嗓子当年如何征服了满校园的小女生,自己身旁的女朋友每一个都是仰慕者……每当他们说这些的时候,我总是想起他们现在的身份,老板、总监、生意人,或者失业中……真是不搭嘎呀。其实,站在他们面前,每一次我都在心里问:你们都是何时、何地,又是为了什么,告别了自己的梦想?那样一段心路历程,会不会也有点痛?
有些人或许把所谓的“梦想”看得很淡,在他们心中,成年后的“生存”和年少时的“玩票”就是楚河汉界,不该有所牵连。可是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一个人年少时候的轻狂和成熟以后的漠然都是不会单独存在的东西,它们会掺杂一起融入这个人的血液,有时候轻狂在脸上而心如死水,有时候表面漠然而内心张扬。就像我们在《海角七号》中看过的林晓培,在台湾乐坛看到的范晓萱,在好莱坞看过的安吉丽娜·茱莉,在内地看到的韩寒。有的人从清纯如水变成朋克边缘,有的人从吸毒叛逆变成神性慈悲,任何一种生命的巨大变化背后,都藏着好多故事。
话说回来,30岁以前我不懂得“梦想”是个多珍贵多难得的东西,任自己活的很粗糙,只认得世俗的快乐。30岁之后,我太珍惜这个东西了,不管是自己的梦想,还是别人的梦想,我都鼓动他(她)去实现。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只能用功利看待,“梦想”就是如此。或许它不能为你换来一分钱,但却能给你最大的快乐。
我其实是个幸运的人,虽然没有过轰轰烈烈的大梦想,却一直没有离自己内心太远。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它从来没有逼我和自己的理想说再见。这已经很好很好了。感谢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9 11:40)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凌晨一点,睡不着觉,爬起来看电视。江苏台在放新包青天,金超群何家劲竟一点没老,像“妖精”似的。湖南台在重播“我们约会吧”,还是广州、深圳特辑呢。
看电视的间隙,洗完了一桶衣服,睡意仍然全无,恨不得拿拖把拖地了。
突然就想起以前电影里那些半夜睡不着觉爬起来做大扫除的神经兮兮的男女主角,2009年以前,失眠从来不会困扰我,现在竟然成了挥之不去的好朋友。
睡眠不好,已经成为长期折磨我的大问题。经常睁着眼睛看着窗外亮起来,在那些闷热的夜晚,令人恐惧的影像来了又去,过去十几年看的恐怖片全都回来了。那个时候,我会看胡因梦的《生命的不可思议》,看她在生理、心理最低谷的时候如何对抗恐惧。
“我还是不持咒,不祈祷”,天哪,她连祈祷也不要,“因为这些方法真的都是在转移注意力”;“你会发现,越转移,越恐惧”,“就像后面跟着一个从荒郊野外跑来的女鬼,你逃得越快,她跟得越紧,但只要你一调转头来面对她,管她长得有多可怕,你的恐惧已经消失了。”
胡因梦整整失眠了三年。我难以理解一个人怎能三年不睡觉,或者持续这么长时间忍受睡眠的折磨,但她说,“我深刻体会到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或许真是这样。
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认识到,人的一生中所出现的诸多问题,往往都源于童年经历。好的,不好的,童年就像一年镜子,把那些许多年前发生过的事情顽固地注入你的生命,无一遗漏。而越长大,离童年其实就越近。
这两天读北岛的新书《城门开》,他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其实北岛的散文比他的诗更好,这两年他在香港出了好几本散文集,文字洗尽铅华,深得我心。
《城门开》是牛津7月刚出的新书,北岛怀念他儿时的北京城,那些瓦顶排浪般涌向低低的天际线,鸽哨响彻深深的蓝天,孩子们熟知四季的变化,居民们胸有方向感……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是消失的老北京的气味儿,小时候在《渴望》、《北京,你早》里看过的老北京,我也怀念。
“城门城门几丈高?
三十六丈高!
上的什么锁?
金刚大铁锁!
城门城门开不开?
……”
好想念小时候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9 0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偶得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
     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
     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到处遗憾,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世界是这样的现实,但我们都拥有处置自己的权利,愿这个东西化为蛀纸的时候,你还能回忆起自己当年冒险的旅程。
——《独唱团》发刊词(韩寒)

我还是想做我自己。
8月想去香港看《EAT,PRAY AND LOVE》,估计不会在内地上映。
我也还不知道,哪些分歧是可调和的,而哪些是不可调和的。
总之,看到《独唱团》的时候确实小激动了一把。现在我能够拥有的,无非只剩韩寒所谓“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了——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仅此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这是我看着上面的照片,能想到的唯一一句话。
生命到了最后,无非如此。
有一个肩膀,就别无所求。
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有人16岁青梅竹马就找到了可以靠一生的肩膀,有的人却要到60岁,千万别去比较。上帝造人,没有公平可言。
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微微笑,叹口气,然后轻轻地挽住。
或许是只有到了现在,才能有此感受。因为一直向往大圆满,一直不肯接受有缺口的人生,而经历了那么多坎坷,最终仍是不圆满,并且再也不强求所谓的圆满吧。
如果今天我有机会过世俗的幸福生活,或许还困在某张网里,自欺欺人。
所以生活给了你不幸,就一定会送你超脱。给了你世俗幸福,也会奉上自我牵绊。
同样都是副产品,说不上哪个更好哪个更差。
明白了这些,或许,才能真正开始享受。
回顾前十年,我过得很精彩,一点也不后悔。
从20到30,一个女孩最美丽的时光,我在生活的洪流中奋力游泳,全心去爱每一个路过的人,哪怕没有结果。
没有遗憾,没有怨愤,现在,就连记忆也很少有了。
厚厚的一摞情书,留给了他,我都快忘了,那些纸上我写过怎样的字。收过各种各样的玫瑰,还依稀记得他们的神情,似乎都很羞怯。已经不大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太久远了。只是偶尔想起青春,真美啊,花裙子的夏天,黑色长大衣的冬天,永远萧杀的珞珈山,地大公交站台那个意外的等候。
日子在来到深圳以前,一律都很美,奇怪的是,近几年的事反倒想不起来。似乎越远越清晰,越近越模糊。
看来人真的是会选择性遗忘的动物。不愿记起的事,真的就能记不起来。心理是可以决定生理的。
那天看《80后》,闻嘉对星辰说,“少年的我们都是热烈而坚持的,那是一种光芒,引人入胜。我羡慕那些时光流逝,却没能改变他们的人。”
我想要保持这种光芒。久一点,再久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堂电影院

“人们必须随时准备好说再见。
最好能了解,孤独是最不会背叛人的朋友之一。
对爱情胆怯前,最好先买把伞。
不管如何被爱,决不能相信幸福。
不管如何爱人,决不能爱得过头。
爱就像四季一般,只是让人生染上色彩而不至厌烦的东西。
把爱说出口的瞬间,就会像碎冰一般融化消失。
再见,总有一天。
就如同没有永远的幸福。
也没有永远的不幸。
总有一天,我们都要说再见。
但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人死前,有人会想起曾经被爱。
有人则会想起曾经爱过。
我一定会想起曾经爱过。”

《再见,总有一天》,中山美穗息影十二年复出之作。
印象中还是《情书》里的藤井树,看了电影才惊觉中山美穗已然是风情万种的少妇了,却还间或透露出天真烂漫的少女气息,这样的女子最无敌了~
为了看她才去看这部电影,
湄公河上的泛舟,白衬衫大波点裙的夏天,旧式的老爷车一路驰骋,佛寺外小桥上的永别,因为电影想去一次这个国家了。
现在的我已经不大会造梦,最后依然湿了眼眶,那时年迈的男主角正对着玻璃窗,一遍遍说着从未说出口的“我爱你”。
原来,永远是藏在心底的那些东西,最珍贵。

看到中山美穗,让我对一个女人的老去有了信心。人生才刚刚开始,从容走吧。

很多时候,我们是在grow  up,而非grow  old。当皱纹慢慢长出来,你可以不世俗不龌龊,可以不茫然不落寞,也可以不师奶不怨妇,你都可以选择的。 

去苏州的时候,同屋的上海mm左娟娟说的很好:从上千亿个无机生命中孕育出我们这一个有机生命,多么不容易;因此人来到世上,这一生就是为了来体验,张开所有的毛孔,体验一切喜怒哀乐,且行且珍惜。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4 18:46)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昨天下午5点45分许,正在办公室赶稿,一同事惊呼:“快看,彩虹!”所有人立即离座,以最快速度奔向窗边,观看彩虹。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么大的一条彩虹。可能是在电视上、书上看见假彩虹的机会太多了,以至于看见真彩虹时竟然没怎么激动。当下只是想,看见彩虹是件很吉祥的事,会有福报滴!
稍后,回到msn上,把这个消息迅速群发给深圳的朋友。有的人及时奔向窗边,目睹了最清晰的时刻。有的人家住西边,方位不对,立刻抱着宝宝下楼观看,还拍了照片。有的人不知住在什么地方,周围竟然还在下雨,说看不到。办公室里也是一片欢腾。领导遛弯出来,大家兴奋地七嘴八舌向他推荐看彩虹,领导慢条斯理地说已经看到了,他那办公室还是最佳观景房呢。下班时,走在路上,又听见擦肩而过的一位男士兴致勃勃在讲电话,说自己看见了彩虹,对方似乎不信,他信誓旦旦保证:“真的!我还用手机拍下来了”。
顿时觉得很魔幻,有点像《美食从天而降》那部电影里的场景。一段只持续了十分钟不到的彩虹,在傍晚这个时间,突然成为全城人津津乐道的小话题。这就是所谓的“大城小事”吧。彩虹戏剧性地演变成了“事故”,由此可见,都市人的日常生活多么缺乏生动话题,燃点太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7 21:48)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话题由一串糖葫芦引起。看《手机》,闺女请小伙子吃了串1块钱的糖葫芦,小伙子立马回请了1块钱的雪糕。娘却说这种男人不可交,原因如下——

娘:
世上有一种男人他就是这样,
你进一步,他退一步,
你退一步,他进一步,
你给他五两油,他送你半斤面,
他绝不占你一丝的便宜,但是他也绝不吃半点亏。

闺女:那人家这不挺好的嘛。

娘:
是挺好的,还好相处呢。那是平时,别遇着事儿,
遇这事儿啊,他比谁溜得他都快。
他不占你的便宜,他不是不想占,
他是怕他自己吃亏。

闺女不信,娘给支个招。说明天你请他吃个一块五的糖葫芦,他肯定回请你一块五的雪糕。次日,果真如此。小伙子面有难色地对闺女说,以后你想吃什么,买自己的就好,别买我这份啊。
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0 2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碎记忆

今晚见了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老同学,渊源之深可以讲出很多条来。初一开始的同桌,同了整整三年,原先那个小不点,如今已经变成比我高一头的小伙子。长大了,长大了啊,大家都在心里说。

水是故乡美,人是故乡亲,如今面对面时,掩不住的是嘴角的微笑。还是那样熟悉,讲起过去的事情大家笑成一团,久违的热乎感回来了,暖在心里,很踏实。细数一个个同学,如今天南海北。那个神话一般的高考状元如今远在斯坦福,还记得初一和他一起办黑板报的停电之夜;那个水墨画功底极好的女孩,画了一幅桃园三结义送给大家,如今也在中山大学安家,早早嫁人;那个媚眼如丝的早熟女孩,俘虏了高中文科班最帅最优秀的男生,最后还是没能修成正果,如今在省国税局,听来很像她的选择;那个四分之一混血的武汉男孩,提起他忽然就想起大一飘着雪花的冬天,他来找我的样子;那个初中时就有小保姆接送的女孩,曾说过欣赏舒淇,如今也越来越像舒淇的她,现在在北京过得很好;那个曾被好多男生暗恋,在《戏说乾隆》最热播时被封为“盐帮帮主”的女孩,后来竟平凡得一塌糊涂;还有那些怎么也想不到的,过去八竿子打不着一处,如今竟成了夫妻的同学,或是一些怎么也叫不出名字,同在深圳默默活着的同学们……

当然,多数的多数,都已经结了婚,或者像面向这位一样,已经拖家带口。不知不觉16年过去了,几乎double了前面一半的人生,是该生儿育女了。我都忘了,“80后”真的已经不年轻了。

同去的初中另一美女,饭后悄悄对我说,你看,以前的乖乖男现在反倒变新好男人了。是啊,我俩的同感。上学时根本看不出有啥男性魅力的那些,长大后反倒让人觉得很愉悦,谈话风趣,稳重踏实,是好老公的胚子。以前咱咋就那么没眼光呢?

令人欣喜的是,这位表面文弱的仁兄,一吃饭就提议要不要来点酒。原来又是一位酒友,今后可常聚了。其实现在想想,故乡是一个很有江湖气的地方,毕竟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嘛。从那里出来的人,不管是从文经商搞研究(据我所知,同学中有的甚至做了数学家),都因为不拂酒意而平添了几分豪气。

叙旧的话,像是永远讲不完,直到coco  park快要关门,老同学说,哎,留着端午节杨梅坑说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