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2018-02-11 17:16)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在《论工作》中说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倘若你不是欢乐地却厌恶地工作,那还不如撇下工作,坐在大殿的门边,去乞求那些欢乐地工作的人的周济。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你若是怨重地压榨葡萄酒,你的怨望,在酒里滴下了毒液。倘若你像天使一般地唱,却不爱唱,你就把人们能听到白日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MONA CHALABI



如果我的青年时期可以延长2.3年,我想用多出来的时间做下面这些事:

• 去参加更多派对。最好是可供多年后在平淡派对上回忆的疯狂派对。

• 健身(比如,在我死去之前至少练出一块腹肌)。我听说,这个目标在年轻时比较容易实现。

• 多找几个爱情伴侣。最好是有腹肌的。

• 早一点在事业阶梯上爬得更高一点。那很可能会增加我的收入,让我在经济上更有安全感。我可以用那些钱去参加更多派对,成为一个高档健身房的会员,甚至也许能在腹肌练习器上遇见一位恋爱对象。

大部分与女性约会的男性并不会幻想要是多出几年时间自己会干什么,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那几年。在三分之二的异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5 08:39)
标签:

杂谈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时代最大的变化之一,是漂泊迁徙成为了常态。我的父辈基本上一辈子囚禁在了那一小块土地上,一辈子连邻村都难得去一趟。我则好不容易考了个师范,分配到了城里工作,从此心安理得,安居乐业,尽管对于远方还是忍不住生出很多的好奇与向往。

一晃到了2007年,我已经在家乡的小城里工作生活了22年,我也已经46岁了,却突然辞去公职,到了深圳的一家企业,做起了内刊编辑。过去在老家,我做过报社总编辑,做过文联主席,而今跑到企业做内刊编辑,很多人不理解这是所为何来。

无疑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决定,重大改变。原因当然不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而今的流行语说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一看;或者说我已经人到中年,再不出去,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出生在苏格兰一个普通的牧师家庭,从小热爱橄榄球,梦想有一天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运动员。

然而,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粉碎了他的梦想。

那天,他兴致勃勃地去参加一场学校里的期末橄榄球比赛。在这场激烈的比赛中,他被踢中了头部。顿时,他感觉头一震,脑海里一片空白,左眼有剧烈的疼痛感,使他几乎昏厥过去。

他被老师和同学们送到了医院。在痛楚与忐忑中等待的他,竟迎来了一个让他心如刀在他16岁那年,一绞的检查结果——左眼视网膜脱落。尽管医生想尽办法想挽救他的左眼视力,并先后进行了3次手术,但都以失败告终。医生不得不无奈地宣布:从今以后,他的左眼将彻底失明。

他躺在医院漆黑的病房里,感到无尽的悲哀——因为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橄榄球场上尽情地驰骋了;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拥有完整的视觉了;即使在阅读时,他也不得不经常停下来休息一下,以保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3 14:20)
标签:

杂谈

而今我蜗居的地方,是一个位于苏州与湖州交界的七都小镇。起初对七都之名,也没太在意,但不久听说还有个八都,后来徒步时又走到了一个叫四都的村,就很好奇:怎么这么多都?到处打听查找地名的来历,也没个准确的说法。有的说这都是过去的军营,有的说是一种行政建制,县以下是乡,乡以下是都,并以数字名之。据说过去吴江有29个都,而今只保留了三个,算是留存了一点历史的记忆与迷雾。

这些年我在中国所有的省市都有徒步的经历,还在欧洲、台湾、香港去驴行过。以我个人的感觉,七都这地方,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一种馥郁浓稠的人情美,而且这种美,其它地域难以企及。熟识的人当然友好,我指的是当地居民对于陌生人的善意与情怀,这简直让人惊叹。我在一些村庄徒步的时候,总会碰到一些老人,他们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30 04:10)
标签:

杂谈

吴江餐聚。今天搬家到吴江太湖新城。半百之后重新安家置业,多亏几位朋友帮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创 2016-11-14 蔡德林 非同文化墙

这次回湖北老家,花几天时间,办了退休手续。临行与故友握别,心里倒是平静。虽一别千里,但而今微信联通,时空消逝,天涯若比邻,已少有离愁别恨。唯有留在朋友地下室的那几大纸箱书籍,令我难舍,扭头而去时,鼻子有些发酸。

也不知道我这辈子怎么就与书结了缘分,从小就爱。到了1977年高中毕业,回到村里当了民办老师,就更是爱书如狂了。说是做老师,我却觉得是从那时候才开始做学生。本来那一年我才16岁,模样上看也像是个学生。过去读小学和中学时,反而不像是学生,而是红小兵和红卫兵。可惜我做学生时没书读,做老师的时候也没什么书读。没被批倒批臭的作家已经寥寥无几,书本如粮食一样匮乏。有个同事家里有一本繁体字竖排的《作文辞海》,里面的一些精彩段落,大都是被政治封杀了的一些作家作品,我几乎闻所未闻。我至今记得见到此书时心中的狂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6 07:20)
标签:

杂谈

身在异乡非异客 诗画江南是家园

2016-08-26 吴江日报:徐海军 非同文化墙

2014年,蔡德林在太湖边的七都租了间小房子,采购家电、日用品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他在想,自己接下来要买的那些东西,又会在什么时候被他丢掉。

如今,2年时间过去了,蔡德林没有像离开石首、离开深圳那样,丢掉自己曾使用过的家电、日用品,而是在太湖边买了一套房子,定居下来——

身在异乡非异客 诗画江南是家园

——记“大地文学”创作者蔡德林

(该文电子版)

该文发表于2016年8月26日,见刊于吴江日报新吴江人周刊版面

采访记者:徐海军

以下为报道原文

人物小档案

姓名:蔡德林

原籍:湖北石首

来吴时间:2014年

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4 23:42)
标签:

杂谈

蔡德林

清诗有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感叹说一个人要死是很不容易的,伤心的也不只是息夫人。

息夫人是春秋时期一个很著名的女神级美人,息国国君的夫人。蔡国的国君调戏过她,楚国的国君为了霸占她,特意灭掉了息国,这个息夫人后来就成了楚夫人,还为楚王生了几个儿子。诗人们说起息夫人,总是喜欢把她与绿珠进行比较。绿珠是石崇的小妾,要霸占她,她当时就撞墙而死。而息夫人当时没有死,到楚国过了几年,然后看到自己的丈夫在城门口当一个小兵,终于殉情而死。

很早以前,我儿子好像刚上小学,那时候他知道了人一定会死的,曾经在阳台上对我说:“想起我们都会死,心里就不舒服。”他这个年纪提出这个问题,让我惊讶。这个问题谈起来却非常困难,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比较浮躁的娱乐至死的时代,谈论死亡更是不合时宜。

曾经有学生问孔子有关死亡的事,孔子回答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