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他出生在苏格兰一个普通的牧师家庭,从小热爱橄榄球,梦想有一天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运动员。

然而,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粉碎了他的梦想。

那天,他兴致勃勃地去参加一场学校里的期末橄榄球比赛。在这场激烈的比赛中,他被踢中了头部。顿时,他感觉头一震,脑海里一片空白,左眼有剧烈的疼痛感,使他几乎昏厥过去。

他被老师和同学们送到了医院。在痛楚与忐忑中等待的他,竟迎来了一个让他心如刀在他16岁那年,一绞的检查结果——左眼视网膜脱落。尽管医生想尽办法想挽救他的左眼视力,并先后进行了3次手术,但都以失败告终。医生不得不无奈地宣布:从今以后,他的左眼将彻底失明。

他躺在医院漆黑的病房里,感到无尽的悲哀——因为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橄榄球场上尽情地驰骋了;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拥有完整的视觉了;即使在阅读时,他也不得不经常停下来休息一下,以保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3 14:20)
标签:

杂谈

而今我蜗居的地方,是一个位于苏州与湖州交界的七都小镇。起初对七都之名,也没太在意,但不久听说还有个八都,后来徒步时又走到了一个叫四都的村,就很好奇:怎么这么多都?到处打听查找地名的来历,也没个准确的说法。有的说这都是过去的军营,有的说是一种行政建制,县以下是乡,乡以下是都,并以数字名之。据说过去吴江有29个都,而今只保留了三个,算是留存了一点历史的记忆与迷雾。

这些年我在中国所有的省市都有徒步的经历,还在欧洲、台湾、香港去驴行过。以我个人的感觉,七都这地方,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一种馥郁浓稠的人情美,而且这种美,其它地域难以企及。熟识的人当然友好,我指的是当地居民对于陌生人的善意与情怀,这简直让人惊叹。我在一些村庄徒步的时候,总会碰到一些老人,他们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30 04:10)
标签:

杂谈

吴江餐聚。今天搬家到吴江太湖新城。半百之后重新安家置业,多亏几位朋友帮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创 2016-11-14 蔡德林 非同文化墙

这次回湖北老家,花几天时间,办了退休手续。临行与故友握别,心里倒是平静。虽一别千里,但而今微信联通,时空消逝,天涯若比邻,已少有离愁别恨。唯有留在朋友地下室的那几大纸箱书籍,令我难舍,扭头而去时,鼻子有些发酸。

也不知道我这辈子怎么就与书结了缘分,从小就爱。到了1977年高中毕业,回到村里当了民办老师,就更是爱书如狂了。说是做老师,我却觉得是从那时候才开始做学生。本来那一年我才16岁,模样上看也像是个学生。过去读小学和中学时,反而不像是学生,而是红小兵和红卫兵。可惜我做学生时没书读,做老师的时候也没什么书读。没被批倒批臭的作家已经寥寥无几,书本如粮食一样匮乏。有个同事家里有一本繁体字竖排的《作文辞海》,里面的一些精彩段落,大都是被政治封杀了的一些作家作品,我几乎闻所未闻。我至今记得见到此书时心中的狂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6 07:20)
标签:

杂谈

身在异乡非异客 诗画江南是家园

2016-08-26 吴江日报:徐海军 非同文化墙

2014年,蔡德林在太湖边的七都租了间小房子,采购家电、日用品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他在想,自己接下来要买的那些东西,又会在什么时候被他丢掉。

如今,2年时间过去了,蔡德林没有像离开石首、离开深圳那样,丢掉自己曾使用过的家电、日用品,而是在太湖边买了一套房子,定居下来——

身在异乡非异客 诗画江南是家园

——记“大地文学”创作者蔡德林

(该文电子版)

该文发表于2016年8月26日,见刊于吴江日报新吴江人周刊版面

采访记者:徐海军

以下为报道原文

人物小档案

姓名:蔡德林

原籍:湖北石首

来吴时间:2014年

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4 23:42)
标签:

杂谈

蔡德林

清诗有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感叹说一个人要死是很不容易的,伤心的也不只是息夫人。

息夫人是春秋时期一个很著名的女神级美人,息国国君的夫人。蔡国的国君调戏过她,楚国的国君为了霸占她,特意灭掉了息国,这个息夫人后来就成了楚夫人,还为楚王生了几个儿子。诗人们说起息夫人,总是喜欢把她与绿珠进行比较。绿珠是石崇的小妾,要霸占她,她当时就撞墙而死。而息夫人当时没有死,到楚国过了几年,然后看到自己的丈夫在城门口当一个小兵,终于殉情而死。

很早以前,我儿子好像刚上小学,那时候他知道了人一定会死的,曾经在阳台上对我说:“想起我们都会死,心里就不舒服。”他这个年纪提出这个问题,让我惊讶。这个问题谈起来却非常困难,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比较浮躁的娱乐至死的时代,谈论死亡更是不合时宜。

曾经有学生问孔子有关死亡的事,孔子回答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3 05:55)
标签:

杂谈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时代最大的变化之一,是漂泊迁徙成为了常态。我的父辈基本上一辈子囚禁在了那一小块土地上,一辈子连邻村都难得去一趟。我则好不容易考了个师范,分配到了城里工作,从此心安理得,安居乐业,尽管对于远方还是忍不住生出很多好奇与向往。

一晃到了2007年,我已经在家乡的小城里工作生活了22年,我也已经46岁了,却突然辞去公职,到了深圳的一家企业,做起了内刊编辑。过去在老家,我做过报社总编辑,做过文联主席,而今跑到企业做内刊编辑,很多人不理解这是所为何来。

无疑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决定,重大改变。原因当然不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而今的流行语说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一看;或者说我已经人到中年,再不出去,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很多比较现实的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3 05:30)
标签:

杂谈

影片《接触未来》叙述一位极具天分的女科学家艾莉,如何解读出来自外太空的讯号,并实现她一生的梦想——代表地球与外太空文化进行接触。当女科学家的朋友问她,为什么如此执著、不畏生死地决心从事这程可能回不来的太空之旅。她回答说:“我一直都在寻找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是什么、我们是谁这些问题的答案,这些答案值得我付上代价去寻得。”的确,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我们所有人都想寻得,也值得我们付上生命的代价去寻得。许多人用各种方法去寻找。有人以猜想、臆测、假设来替自己解答;有人作各种疯狂的试验来寻找;有人跟着潮流与世俗走,以为人多的方向就是对的;有人以追逐世名财富为目的来填充生命。 《标杆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30 13:58)

 

蔡德林

五月的首日封上印满笑脸

信封里却装有劳动者的辛酸

你歌唱奉献 但你不能

榨取别人的汗水

酿造自己的甘甜

阳光跳跃在五月的开端

怀着爱,抚摸农民工眼里的羞怯

与手上的硬茧

枫叶红着自己的心事

书生的灯盏逐渐暗淡

劳动者醒来!

从五月的第一天出发

把自由的风披上肩

翻过山去 就是大海

站立的波涛为正义代言

2016.4.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