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王志安
王志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9,206
  • 关注人气:4,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按照官方公布的通报,杭州市上城区消防大队第一次接到火灾报警的时间是5点07分,但并没有披露报警人的信息。此前绿城物业曾经披露过,他们在5点07分首次拨打了报警电话,因此,许多人都误以为,绿城物业才是整个火灾中的第一个报警人。


但是,警方于5点07分首次接警的这个时间,与死者家属林生斌提供的材料却并不吻合。死者朱小贞的电话通联记录显示,朱小贞在清晨5点04分38秒拨打了110,通话时间是1分5秒,其后,在5点05分55秒,又再次拨打了119报警,通话时间是29秒。5点08分56秒,朱小贞又再次拨打119,通话时间是27秒。


▲ 丈夫林生斌给王志安展示事发当天朱小贞的报警记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志安

马保国师徒进场

马保国和徐某的这场比赛,我事先完全没想到打不成。

大约在比赛之前的半个月,我就知道了马保国和徐某已经签了合同,我问徐某,手续都全么?他说,公安背了案,买了保险,邀请了国际级裁判,现场还配了救护车。我一听,觉得有谱。

比赛当天上午,我们团队兵分两路,一路拍摄徐某和弟子热身,另一路,去了马保国的武馆,那个武馆大门紧锁,没有人。

大门紧锁的武馆

比赛当天马保国武馆大门紧锁

早在比赛之前十天左右,我们团队的两个编导就来到上海,见到了马保国。我们想邀请他接受采访。比赛之前之后都可以。编导在和马保国谈话的两个多小时里,马保国谈到了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位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发在知乎上的帖子引发热议。这位年轻的科研人员北大硕博连读,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在北京的某研究所,由于自己的孩子临近上学,但根本买不起海淀区的学区房,最后决定离开北京,去了南京气象学院。

网民们迅速归纳出一个看似深刻的问题:为什么学区房值钱,但学历却不值钱?有些人甚至得出悲观的结论,既然如此,那努力还有什么价值?

但是,这个归纳是错误的。

如果学历真的不值钱,学区房就不可能值钱。所谓学区房,是指那些拥有优质公立学校入学资格的房子。市场和价格是不会骗人的,好学校的入学机会都这么贵,恰恰说明学历非常非常值钱。人们愿意为孩子获得好的学历的机会支付高昂的价格。

事实上,学区房的价格早就和房价没什么关系了,而是优质学区入学资格的金融化,房子不过是个交易载体。如果允许买卖学区户口,一个户口也会炒到几百万。

中科院里年轻科研人员的工资,一年也就一二十万,收入显然是买不起炙手可热的海淀区的学区房。但文章中其实也提到,他在博士毕业时,曾经拒绝了年薪五六十万的职位。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学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王志安

盖得排行是一个推荐行业品牌的APP,这个创业不久的公司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推出了数百个排行,推荐了几千个品牌。很多人一直质疑盖得排行的排名依据和数据来源,在最近还由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网上争论。

不久前,盖得排行推出婴儿配方的奶粉排行榜,其中包含日本的森永品牌。质疑者认为日本的奶粉中没有对碘含量的要求,不符合中国对婴儿奶粉的标准,长期食用婴儿有健康风险,盖得排行的李铁则竭力维护自己排行的合理性随后。

很快,双方转移战场,李铁在网上质疑质疑者们推荐的一家丹麦产的麦蔻婴儿配方奶粉,这家奶粉在丹麦注册,投资人中有华裔,奶粉的奶源出自于丹麦,由丹麦代工厂生产,并主要销往中国。

李铁认为这样的奶粉是假洋品牌,不可靠,并号召妈妈们尽量不要购买。

我无意中围观了这一事件。我和事件双方均无任何利益相关,涉及奶粉的专业问题,我也通过微博问答请教了云无心和顾中一,他们的回答都很专业。他们都是专业人士,也没有涉嫌任何利益,我更信任他们的回答。

请教专业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 3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中,谈到“房屋产权70年到期后怎么办”问题,备受关注。

“国务院已经要求有关部门作了回应,就是可以续期,不需申请,没有前置条件,也不影响交易。当然,也可能有人说,你们只是说,有法律保障吗?我在这里强调,国务院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就不动产保护相关法律抓紧研究提出议案。”

这段话该怎么理解?有哪些深意?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开始推行住房市场化。当时,理论创新还无法接受土地的个人所有。最终, 借鉴香港模式, 将土地的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采取了以70年为主要期限的土地批租制度。

这一制度在意识形态领域保证了土地公有制,同时解放了土地使用权。由此,中国迎来了长达20年繁荣的商品房市场,极大地改善了国民的住房条件。

20多年过去,房价上涨了一二十倍,成为了中国普通居民家庭最重要的资产,在家庭财产占比高达60%到70%。而房子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其价值极大地体现在土地而非房子本身。由此,每一个商品房的业主,自然也就十分关心土地使用权到期后的续约问题,一些人甚至担心期满后国家会收回土地。总理的这次回答记者提问,是给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09:50)
标签:

杂谈

​​

19年前,我进入媒体,成为一名记者。

我以焦点访谈记者的身份,去江苏某地采访。那里的教师不但要教课,还要负责替乡政府向农民收取三提五统,收不上来,就扣罚工资。

那个年代,乡镇教师工资还没有全国统筹,只能从农民手中收取的税费中支付,而从农民手中收取税费,是乡村两级政权最为头疼,也是矛盾最尖锐的“政治”。江苏某地的乡镇政府,就想到让教师去收取这些税费。

我至今还记得那令人悲伤的一幕。

当我和同事走进村庄时,被数以百计的村民围住,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材料,他们的遭遇千奇百怪,每个人都想说话,想让我采访他们的遭遇。

我离开村庄时,成群的村民一路长跪在路边,他们的诉求在风中飘荡。

那一刻,我意识到,所谓记者的权利,就是每一位百姓说话,公众能够听到的权利。

多年后,我又一次去江苏的农村采访,见到的景象已经截然不同。三提五统早已取消,农民种地还享有政府补贴。政府引导农民成立合作社,尽量让农民更多分享农产品的溢价。在苏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家好,我是匿名网友,我又来写庭审花絮了,把围观进行到底!

为了观众盆友们接下来能更投入地围观本次庭审,我先友情回顾一下这个案子。

这案子是徐土豪起诉彭剑夫妇。

说来话长。

想当年,方舟子和崔永元在旷日持久的网络酣战中缠斗。有一阵,两边粉丝互骂,崔粉炫耀崔永元收的捐款多、受的拥戴都是真金白银的,讥讽方舟子阵营都是臭屌丝。

当时徐土豪还是知名方粉。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方粉成天玩儿命激将他,把他架到天上往死里激。徐土豪毕竟还是年轻,一时把持不住,咣铛给方舟子捐了300万!方舟子阵营人心大振,徐土豪风头一时无两。

后来《穹顶之下》火爆全网,徐土豪和方舟子因为评价柴静而起争执,越吵越凶。方舟子不骂徐土豪都不行,兹当是少骂一句,围观群众就说哎呀你们快看哇方舟子不敢得罪金主啊!方舟子毕竟自我定位是“两袖清风铮铮铁骨”,岂能吃人嘴短?只好硬着头皮骂。

两边吵架方式极其弱智,方舟子说徐土豪“把柴静当女神”,徐土豪说方舟子老婆是“强势文艺丑傻妞”,方粉各种人身攻击汹涌而至。

徐土豪堂堂一个成功人士,还刚捐了300万给方舟子,就被方舟子和方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4 20:30)
标签:

杂谈

​    现在的方舟子隔三差五就闹一下笑话,像大姨妈一样有规律,只是频率更高。这不,今天的方舟子又来了。

    上午十点,方舟子发了一条微博,嘲笑李开复。

​    李开复的原文是这个。

    很快有网友指出方舟子的错误,李开复并不是在说脏话,这是风头行业约定俗成的说法。

    五岳散人的笑声,刺激到了方舟子。散人这几年淘宝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和因为诈骗被揭露日子过得两袖清风的方舟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平日里在网上,五岳散人和方舟子都喜欢晒食物,散人晒的都是各种精致饭食,而方舟子晒的都是刘记馅饼剩饭剩菜,一个光鲜锦绣,一个破衣喽嗖,所以这五岳散人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重庆“童养媳”马泮艳的不幸经历震惊了许多人,制造这一切的有家庭,也有社会。​马泮艳最近几年一直在维权,她的诉求主要包括五个方面:

    他大伯当年将他“许配”陈家属于遗弃和贩卖人口;2.前夫陈某在她十四岁前和她发生性关系是强奸;3.当年报警警方没有处理属于渎职;4.当年给她和前夫办理结婚手续的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违反婚姻法的规定,也是渎职。5.基于3和4,马泮艳认为政府应该给与其国家赔偿。

    但就目前披露的证据而言,马泮艳的诉求我认为很难得到满足。

    我们一个一个分析。

    马泮艳母亲当年身患精神病将自己的父亲杀死,不久离家出走,丢下马泮艳三姐妹。类似的悲剧在农村不算少。我就采访过农村犯罪家庭的新闻,犯了罪的父母服刑之后丢下没人照料的孩子,这些孩子因为不是孤儿,政府的福利院无法收留,但很多亲属又不愿意照料,有相当一部分流落街头,非常可怜。尽管目前民间有专门的慈善机构收留照料这一群体,但和全国庞大的犯罪家庭数字相比,可谓是杯水车薪。

    马泮艳三姐妹并非只有大伯一个亲属,但当母亲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李思磐在文章中提出的慈善组织的救助伦理,我将之概括为两个内容:1.整个救助活动应该以被救助者的利益为核心,救助者在整个事件中都不应该给被救者施加任何不必要的压力,致使救助行为本身成为困扰的一部分;2.受到性侵害的未成年少女,接受媒体采访极易造成二次伤害,和媒体的接触应该在专业的指导下进行。这两个原则我极为赞同,也是国内慈善界非常缺乏的理念。

    但即便李思磐也承认,她和同事对小竹的救助是失败的。为什么一个看似“专业”的民间慈善组织的救助,却以失败而告终呢?恰好我最近正在研究民间草根慈善组织的问题,就顺便分析一下“小竹事件”这个案例。声明一点,我没有对这一事件进行完整的调查,所引用的资料都是论战各方披露的信息,这些信息在披露过程中都经过各自的剪裁,综合来看虽然可以基本窥见原貌,但或许还有更重要的细节并没有披露。我保留看到更多信息之后改变看法的权利。

    回首整个小竹事件,最让人感慨的是,救助一个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并不是你只要有好心,愿意付出就可以有回报,而是需要大量专业知识和技能做支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