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柴良干
柴良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71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学习心得

读书,

贵恒久,贵思悟,贵知行,贵著述

------康熙帝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曾国藩

君子之道,始于自强不息

-----(宋)王安石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南宋)岳飞

人生苦短要努力

学海无边苦为舟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温州市政府的衙门作风何时了?

我们一行应邀于2月26日上午到温州市政府拿“我谈党风廉政”征文获奖证书。在门口就碰到第一个钉子。对门卫说明来意后,拿出温州都市报刊登的“获奖通知”和身份证后,门卫说不行,要到旁边的传达室登记。到了传达室,又问,找哪个部门,哪一位,哪个电话?告知后,传达室立即打了上去,得到证实后,又是不行。拿身份证来。给他身份证后,打入电脑,还是不行,必须站在电脑前对准镜头拍照。这一下,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我们是你市政府请来的客人,不是一般上访的老百姓,更不是小偷,特务,间谍,杀人犯,一般情况下,给你一个介绍信,最多身份证登记一下就很牢到了,你还拍什么照?你不仅对客人怠慢,更是对别人人格的一种污辱。他们说这是规定,我们说这是谁的规定?什么根据?文件在哪里?他们无言以答。

我们拒绝拍照,传达室也拒绝我们进门。于是,我们直接打电话给我们发奖的市纪工委审案办公室负责人,说明我们进不了这个门。要么让他直接把我们的奖品送下来,不送下来,我们不要了。我们坚决拒绝这种损害人格的拍照要求。最后,发奖单位把奖状奖品送到门口传达室给我们。我们最终还是进不了这个门。

温州市政府的衙门实在是太难进了。

新一届中央领导人出行不封路、李克强慰问居民光屁股小孩溜进被窝抢镜……2012年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新一届党中央集体更是带头大兴亲民作风。

我们想,对待客人,温州市政府的衙门尚且如此难进,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

温州市政府的衙门作风何时才能得到改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杂文

我的小阳台大兰花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站在路边鼓掌的人(为浙江省高考作文而作)

我为你鼓掌,是因为你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不平凡的业迹,行程100多万公里,绕地球几十圈,没有一次闪失,没有一条投诉;

我为你鼓掌,是因为你在危难时刻,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车厢里几十条生命的安全;

我为你鼓掌,还因为你是一位平民英雄;

我为你鼓掌,更因为你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震天地撼鬼神的壮歌,让我流泪,让我感动。

你匆匆走完48年的青春岁月,在生命的最后76秒内,你用生命履行了职责、用平凡成就了伟大、用行动诠释了人间大爱,生命价值。

假如不是经历了那可怕的76秒,像吴斌这样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在这个国家,与任何一名天天为了生计与明天而辛劳奔忙的公民一样,本不会引来特别的注意。那震撼人心的76秒并没有改变什么,而只是以悲壮方式展示一个平凡人的伟大瞬间,告诉我们生命的意志有多么强大,告诉我们一个普通人的岗位素养可以达到何等境界。以这短短76秒为坐标,我们细数他生前的一件件平凡往事,发现这些事似乎都在我们身边发生过,发现这个人也与某个熟识的朋友相似。原来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英雄,就蜗居于这座城市的寻常巷陌。原来他也过着简朴的日子,喜欢锻炼身体,有个温馨小家,是个会陪妻子看场电影的好丈夫,会给丈母娘捶肩的孝顺女婿,在女儿嘴里他是“斌哥”,在小区大妈眼里他是义务疏通下水道的好街邻。这真的比什么都更感人肺腑。英雄本来就是在平凡中铸就的。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道德高度,本来就是由一个个平民英雄提升起来的。

我坐在路边为你鼓掌。你是时代的印记,你是我学习的楷模。我想,作为人,不同于世上其它一切动物,人有思维,有创造力,人的生存意义不仅是吃饭,繁衍,是为创造财富,为社会作奉献。拿破仑说过,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不是说每个人都能当上将军,而是每个人都应有一种理想,有一种抱负,有一种志向,有一种标的。这样,人生才有意义,活得才有价值。

我站在路边为你鼓掌,为你,也为将来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尘封的历史,惨烈的海难

                                        ——普济轮沉没纪实

 

1918年1月5日凌晨零点三十分,长鸣的汽笛声划破上海滩谧静的夜空。一艘满载乘客和货物的招商局普济轮船徐徐驶离十六铺码头,向它的目的港温州行进……

一语成谶

按黄浦江潮候,普济轮原定于1月4日晚十点半起航(即农历十一月廿二)。但由于本次航班货物众杂,关员检验繁复,直到凌晨,延误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才得以起锚。

船舱里乘客大多是温籍人士,有军界、政界,商界的头面人物,有回乡探亲、有公务缠身、也有为生意奔波者。此时,甲板上走来一位年方三十,平头宽额,中等身材的绅士人物,他就是瑞安五黄后裔,毕业于日本电机工程学院的北京电话局总工程师黄曾铭。黄曾铭此次是与大哥黄曾枚(北洋陆军部任职)一起赴温(瑞安)为先父黄绍第奔丧的。当日,与黄曾枚一起从北京来沪的还有虞廷恺(瑞安人,时任国家财政部官产处总办,时年38岁),而黄氏兄弟俩在沪还遇见徐定超(又名徐班侯。曾任温州军政分府都督、时任浙江通志局总办。平生为官清正廉洁,德高望重,在温州人民中享有极高声誉)老夫妇及黄梅初(温州商界名流)等人,他们都说要乘本航次普济轮回温。这么多举足轻重的温州军、政、商人物和熟人一起乘船返里,欢喜自然不能言状。黄曾铭于当晚十一时上船,徐班侯老夫妇及下属、虞廷恺、黄曾枚均已先至。这时,他忽见前头舱内灯光通亮,飘出阵阵欢声笑语。进去一看,发现这里竟是徐班侯下榻的舱室,温籍众人皆齐聚于此,谈笑间,话题扯到当今时局。徐班老说,“吾人处此时局,犹如吾等乘此船,国人生命随时局生死,亦犹吾等生命随此船生死也是。”①不料,此言竟成谶语。

是夜已深,众人也因路途困顿,纷纷入舱就寝。凌晨三时零九分,正在酣睡中的人们,突然被一阵汽笛声惊醒,接着又听得轰然巨响,普济船顿时猛烈颠簸震荡。恍惚间黄曾枚急起唤醒三弟:不好了,出事了。黄曾铭睁开惺忪睡眼,即刻穿好裤袜,披一件丝棉袍钻出舱外,只见甲板上已有无数人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狂奔,伴随着呼天抢地的哭喊声。原来,此时普济轮正开出吴淞口外约3.2公里的铜沙洋面处,被从福州返沪,正要从吴淞口入港的新丰轮撞个正着。这时,普济轮的机舱口开裂凹陷,海水正汹涌而入。只见很多人正怆惶涌向一舢板中,黄曾铭见状亦跃入舢板。当时是,江面上月明风清,四面灯光,正有一船向舢板方向开来。黄曾铭知道这就是新丰轮来救命了。于是,他拼命稳住乘客的情绪,料定救船已来,性命决无可虑。黄曾铭从小读过《鲁滨逊漂流记》,少年就熟悉水性,在日本留学时参加过划船比赛,学过海上救生。他镇定自若,不慌不忙,一边向众乘客大声招呼:“君等少安,勿吁救命,不观彼救命船已来救吾等乎?”当新丰轮接近舢板时,舢板上的人多往船头高处挤,舢板开始激烈摇晃,落水者不少,然黄曾铭仍高呼“万岁”,鼓掌欢迎。为了安全起见,黄曾铭又让旁人助他将吊舢板的绳索解松,将橹及撑架寻出,将舢板内无用之物抛弃海中,但终因前头吊绳解松,而后头吊绳仍坚结不能动,身又无刀剪。此时,舢板中有一襁褓小儿掉了帽子,其母恐其头部受冻,令黄曾铭俯身捡拾,又有一妇女因鞋子脱落寻找无着,也要求黄曾铭给予找寻,黄曾铭一边顾及乘客,一边坚持整理舢板。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当他回视新丰轮时,又开远了。正在众人痛骂新丰之时,黄曾铭想出两法救生,一则上桅,一则仍乘此舢板。黄曾铭注意打定,方觉身体甚冷,此时三更,海面风起,天气寒极,舢板中又多老弱,一旦入水,不知何时遇救,遂想到须加着衣服,且想到上岸后也需金钱开支,另外还有一些紧要字据及他人托带文书亦不可不为携出,于是,他又重返船舱,加件外衣,开箱检出钞票和书据,然后出房,及至官舱门外,见船已甚倾斜,他在甲板上连打数滑,这时,他已无法返回舢板了,只得折回船头最高处立足。只见徐班老夫妇偕虞廷恺等人俨然昂立船首,与黄曾枚等正极力疏散乘客,让众人攀缘桅杆,抓爬舱板,拉紧缆绳,以待救援。而他们自己则全然不顾自身性命。此时,又见一灯光通明船只向普济轮处驶来,相隔不过一里,却鼓轮驶过,拒绝施救。黄曾铭站在徐班老和大哥身边,大声命令他们赶紧抱住桅杆,而年迈徐班老偕夫人及大哥黄曾枚却俨然拒绝。徐老说,生死由天。黄曾枚说,随普济共存亡。

这时,轮船吃水甚多,负荷过重,沉速加快。不多久,站立船头的黄曾铭全身被海水浸没,漂浮于水中。他开始感到生机绝望,想起大哥最后对他说的话:“余等当赖先君在天灵”,万感交集。念及行年三十有一,念及母亲,女儿(黄曾铭前妻所生两女)及自己未婚妻(永嘉籍陈聪,即后来黄宗江等五兄妹的母亲)不觉凄惨。正在死期将至之时,不知不觉间,他的手在水中遭遇一硬物的击打,由于求生的强烈欲望,他拼力抓住不放,发觉原来是一舢板之浆。水手遂将他拉入舢板,见执舵者是一位外国人,始知是新丰轮放下的救生舢板船。此舢板又在普济桅杆处救出数人。但从舢板转入新丰船内,因历时甚久,加上浑身透水,本来就奄奄一息的生命,又有数人被重新冻僵死去。当黄曾铭被救数小时后,在新丰轮中有一口操乡音的人对着他连呼“柏庼老爷”(即虞廷恺),黄曾铭告诉他,我不是你老爷。后来该人在甲板上到处寻找,就是不见虞廷恺遗体,号啕大哭。黄曾铭此时也知大哥已无生望,更可怜73岁徐班老及夫人和他们的子孙五人,料已葬身大海。

从普济机舱被拦腰撞击进水,到全船沉没只露两桅和烟囱,先后历时一小时。

 

草菅人命

失事普济轮船上计旅客210余人,轮船内部职员80余人,故全船共有300人左右。最后确认生还乘客仅37人。②(其中温籍26人,福建籍4人,上海1人,处州6人),而死难者计260余人。死者包括:(打捞上时已死、被救后活活冻僵而死、被海水吞没冲走而最终无法打捞者),死难人数接近占到总人数的百分之九十。比起号称世界最大海难的江亚轮(同样在吴淞口沉没),据当时《申报》统计,江亚轮生还者约900人,罹难者达2000人,它的死亡人数只约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六十六。可见普济轮事件可谓是国内近代史上最严重、最惨痛的事件。打捞上来的死者中,有母亲紧抱婴孩僵死后连为一体的,有夫妇拦腰搂住拆不开的,有紧攥双拳,有龇牙裂嘴,有倦缩变形,更有睁大双眼死不瞑目的,死状令人胆战心惊,挥之不去。

普济轮船制造于1882年,由英国格拉斯科船厂生产。③船长63.7米,宽10.6米,排水量1049吨。新丰轮与普济轮为姐妹船,1891年同一厂家制造。船长79米,宽11.3米,排水量1846吨,比普济轮稍大,出厂晚9年。普济轮自投入使用到沉没,共生存36年。按英国造船业规定,普济号轮船寿命为廿年,早该淘汰。然而上海招商局为了赚钱,不顾乘客生命财产安全,一意孤行。从光绪廿年起,该轮改在申瓯航线上继续营运,一直到失事共二十四年。④(即1894——1918)船体腐朽、设备陈旧残缺,破烂不堪。失事时,船上寻不着一个救命圈,找不到一件救生衣,四艘作为救人用的舢板,三只漏水,一只缆绳死结解不开。新丰轮共有6艘舢板,却有四只漏水,仅2只可用。如此轮船,如此设备,谈何安全?谈何救人?

普济失事导致营救失败,也是西方殖民主义者草菅中国人民生命的罪证。新丰船主大副均为英国人,在驶近普济轮时,普济已数次鸣笛警告,新丰却无动于衷,仍踩着方向盘直冲而来,新丰轮明知闯下大祸,普济众乘客声嘶力竭呼救呐喊,它驶过来又开回去,致使普济三艘舢板先后在海面全部倾覆。在普济船主孟甘(英国人)的强烈要求下,新丰仅放下两只舢板前来打捞,但已错过了救人的最佳时机。时过两天的1月6日,在被难家属的强大压力下,招商局才派广济轮驶向吴淞口打捞死尸,但仍以打捞财物为主,打捞死尸只是敷衍了事。

普济轮失事时值公历一月,是中国南方最寒冷的时节,吴淞口凌晨海面气温在零度以下,许多乘客特别是妇幼老者落水后无法坚持,新丰等船前来营救时,也没有对获救的乘客辅以保暖、抢救护理、及时转移等措施,而最终使原本可以生还的旅客活活在舢板里或甲板上冻死,真正得救的就寥寥无几。

 

烽烟再起

普济轮失事后,上海《时报》从1月6日起,连续9天发表《普济轮被撞沉没》1—9志;《申报》则接连一个月刊登报导《普济轮船失事志》1—23篇。《时事新报》1月13、14两天连续发表黄曾铭写《普济惨劫记》。其中不乏有关海难情由,打捞细节,温州同乡会赴沪调查议决,被难家属申诉及善后事宜,各界声援,及海关开讯普济轮失事案等。

就在事发5个月后的6月4日,⑤在距普济失事吴淞口约130里的上海川沙县属横沙沙务局传来信息说,有渔夫在横沙涂上捞获尸身一具,面目模糊,身上有徐定超名片数纸,其身材与报载徐班侯尸身似相吻合。后经家属辨认,与徐班侯先生正身不符。其时,徐班侯长子徐象藩认为,招商局对于被难家属既无应有的抚恤,又不负责打捞,置乘客生命财产于不顾。于是,他呈请交通部及该招商局董事会作一合理处置。岂料此事竟石沉大海,一再催促,仍无回音。徐象藩悲愤不已,遂将遭难始末印成呼吁书通告各省当道,请求主持正义。呼吁书发出后,各省仍无只字反应,徐象藩再次作书警告招商局,并用英语书信通知广济船主,他在致招商局文中声明,招商局如在限期内不作出回应,将采取自由行动,焚烧广济,以资报复。他认为此行动是苦于申诉无门后的不得已而为的自卫。

就在徐班老被难周年家祭后的第二天,(民国七年十二月廿五日)徐象藩召集带领房族数十人各持木料、柴油冲至朔门码头,准备焚烧停泊在岸的广济轮。然而,当众人携带燃物尚未接触船体,广济船主即鸣枪向徐象藩连发数弹,徐象藩中弹后在浮桥上倒下。此时,人声鼎沸,现场大乱,房族之人随即将徐象藩尸身搬置招商局内。混乱之中,有人乘机捣毁招商局,并将招商局施总办之眷属杂物等掠夺一空。道尹黄庆澜得知后,令梅占魁等率众兵前来弹压,接着黄道尹出示安民,徐象藩尸体由法院验明正身,确系鸟枪致命,令尸属殓领,自行安葬。当局腐败无能至此,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这样断送在一个外国人的手中,徐班侯长子死于非命,留下千古恨!    

 

 

[注]

①黄述西《普济惨劫记》发表于《时事新报》民国七年一月十三、十四日。

②《普济轮船失事续志》载《申报》民国七年一月七日,十版。

③《普济轮船失事续志》载《申报》民国七年一月七日,十版。

④《上海通志》第二十八卷交通运输(上)第四章沿海运输第三节《航线》。

⑤《捞获徐班侯尸身之消息》载《申报》民国七年六月四日,十版。

 

 

 

本文写作参考文献:

①     上海《时报》1918年1月6日至14日《普济轮被撞沉没志》。

②《申报》1918年1月6日至28日十版《普济轮船失事志》。

③《时事新报》1918年1月13、14日黄曾铭写《普济惨劫记》。

④《温州文史资料》第四辑,陈纪芳写《普济轮海难及其余波》

 

 

(附普济轮生还三十七名乘客名单:)

温籍26名:胡彬如、林文远、叶鸿镇、张可训、吴屏候、董兴弟、张炳封、朱秀昌、何高林、陈颜荣、支仰荣、邹永龄、郑家云、郑家巧、孙招云、薛侠夫、张志中、黄述西(黄曾铭)、楼阿治、陈嘉兴、金昌郎、金光银、柯柏舟、徐浙坤、叶玉如、杨庆荣。

上海1名:诸永祥

福建籍4名:黄阿印、叶大荣、沈定锡、周先明。

处州6名:朱石老、庐然凡、项壁人、洪施普、叶向阳、叶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五月,我的寒香梅又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06:59)
标签:

情感



感悟兰花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德,不为贫困而改节。”孔子一句话,便给予了兰花特有的美学价值----兰花具有“君子”的美誉,倘若兰花至今仍未被人们发现,那么它的“君子”的美不存在,其美学价值终究无法实现。因此,我们需要对它的概念加以界定。十九世纪法国古典美学的代表人物之一费尔巴哈说得好:“如果你对于音乐没有欣赏力,没有感情,那么你听到最美的音乐也只是像听到耳边吹过的风,或者脚下流去的水一样。”兰花艺术有着与其他艺术所不同的本质特征和具体的美学规范,对其一无所知或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人来讲,是无法参与对兰花的接受活动的,故而不属接受者范畴。

  根据尧斯“期待视野”的概念(他是指欣赏者对艺术作品接受的条件)是建立在接爱者过去审美经验的积累和对艺术形式与技巧的熟练程度以及个人生活的经历,学识水平等等之上的一种审美观念和审美要求。所以对接受者的“期待视野”进行考察和分析,将会有助于我们较客观的评价兰花与鉴赏者的价值和作用,也有助于兰花美学的实践活动,因为接受者对兰花的兰花艺术美学理论研究的反馈信息。接受过程不仅仅是被动的接受,而是一种积极的,能动的,建设性的反作用。接受者对兰花某一品种的排斥,否定或理解,肯定,必将影响到审美标准的变化,从这个角度讲,春兰“瓣形学”的创造者(也就是兰花美学的早期接受者)在鉴赏兰花时,对春兰“瓣形”的美学评价,定义,而逐渐形成的一种兰花的瓣形美学标准,这种理论的发展都是在继承旧的接受传统的基础上开创出适应于新的“期待视野”的新的“接受传统”。如此周而复始,承前启后地发展着,到了今天,春兰“瓣形学”依然是我们赏花时的接受信息和依据之一。

  在儒家思想赋予兰花有“君子”之称的美誉时,对兰花品格的称颂便在这宏伟的乐章中无间断地奏响了。起初尚处在不自觉的阶段,从孔子赞兰为君子到勾践种兰以明志,屈原配兰以示节,可以看出这是兰文化发展的源头,在这一时期兰花作为“君子”的隐喻已为后世养兰人所接受,这是一个兰花“人格化”的审美时期。而到了汉代,兰花的美学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从曹植的《洛神赋》中可见,曹植在描写美人的神态时写道:转眄流睛,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意为:她转眼盼顾,精光四射,这种目光更加美化了她的容颜。当她要说话尚未开口时,吐气之香就象山谷中的幽兰,美丽的姿态娇媚动人,使人忘掉了吃饭。这时的兰草在当时接受者的眼中已是一个色,香,味俱全的美丽的花草。到了唐朝,兰花的栽培已从山野栽培,宫庭栽培,庭院栽培逐步发展专门固定的艺兰场地----“兰场”,“兰苑”。如唐太宗《芳兰》诗中云:“春晖开紫苑,淑景媚兰场”这种栽培方式的变化说明当时接受者在赏兰时已对兰花的美学规范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而后来的艺兰人在继承前人的“接受传统”的基础上,继续开创出适应于新的“期待视野”的新的“接受传统”,接受者的“期待视野”不断扩大,到了明清时期,春兰“瓣形学说”这一兰花的美学观念在接受者的“期待视野”中被认同。“瓣形学”这一兰花艺术的美学标准顺应了中国传统艺术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思想体系,它建立的美学规范得到几乎所有接受者的肯定,然而这一“接受理论”一旦形成,它便成了传统就会显得陈旧,接受者就会不满足于它的局限,并产生抵触情绪,这就需要有新的力量冲破它的束缚,获得自身的解放。就现代兰花艺术美学而言,春兰“瓣形学”已不能适应兰花艺术发展的需要。现代兰文化的高度发展,其内容变得异常丰富、充实,色花、蝶花、素心花、奇花与叶艺、水晶艺、型艺草等兰花艺术的新的概念在“期待视野”中被接受者认可,人们对兰花艺术美学的接受已不仅仅局限在“瓣形花”之中,而建兰、墨兰和寒兰等兰种亦因其植物性状与春兰大不相同,尤其是寒兰那细狭长的“鸡爪瓣形”。在品赏这些兰种时,在人们的“期待视野”中已不满足于春兰“瓣形学”的接受传统。春兰“瓣形”花这种一花独放的尽善尽美的“接受传统”不会是兰花艺术发展的终点,其历史进程也永远不支终结。一种新的兰花艺术样式的诞生,必将伴随着它的弊端同时问世,从而又通过新的兰花艺术的样式对旧的“接受传统”的破坏和变革中去寻求更新的“视野”而达到永不休止的目的。由此可以推知:未来的兰花世界将是一个百花争艳的时代,对兰花艺术的各种不同期待、各种意想不到的新的变异品种的出现,各种新的兰花美学理念的诞生,将会使兰花艺术一次次地在国兰文化史上闪耀出光辉。春兰“瓣形学”不再是不可比拟的神圣之物。任何一个兰种都不可能独冠群芳,各领风骚的时间不会再是几千年、几百年,而是几十年、几年甚至更短的时间。然而,永恒的、不变的必然是兰花的品种与神韵。

  综上所述,在某种意义上,“接受意识”和接受者能动的理解活动决定了兰花品种的价值,而兰花品种的价值又是随着不同时期的赏兰人与不同的接受理念而浮动,从而推动兰文化艺术的创新与发展。当然,一个兰花品种对接受者产生怎样的影响与评价,同他自身的性质有着密切的关系。然而,我们决不能因此而认为影响和评价仅仅是兰花品种单方面作用于欣赏者的结果,它只是提供了产生效果的条件与客观可能,这种条件与可能只有通过接受者的主观能动作用才能得到贯彻,并转化为现实效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围观执法”的冷思考

近来,南京多名城管队员用“围观”执法的方式,迫使占道经营的摊主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收摊挪位。  

城管执法摒弃硬暴力,变冲突为温和,当然是一种值得肯定的进步,至少是执法回归理性的表现。因为,城管的执法对象,大都是社会底层人群,他们多为养家糊口,许多情况也是属于不得已,这也正是公众多对城管的执法对象持同情态度的根源。对这样的弱势者施以硬暴力,不仅拂逆民意,更是执法犯法。所以,城管的形象被“妖魔化”,是有着广泛的社会原因的。

但是,这种值得人们称道的“围观”执法,是不是就应该值得推广呢?我看并不见得。在我看来,“围观”执法只是把原本的“赶跑”变为“盯跑”,充其量只是一个消极的治标之策。我们的执法部门不仅在于执法方式的创新,更重要的是重塑“法”的合理性和刚性。一个城市固然需要光鲜亮丽,但也要有让社会底层民众有所依托的谋生空间。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真正以人为本,为公众创造合理的谋生空间和平台。城市执法关键是要创新社会管理机制,尤其是科学疏导,建立使小商小贩们以有序经营的模式。

所以,城管执法要真正到位、令人口服心服,不仅仅是花样翻新的执法方式,更主要的是,执法有据,程序合理,以人为本,服务为民。这才是摆在我们每个城市管理者面前既现实而又艰巨的任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短命”市长的警示

河南漯河市市长吕清海上任仅仅47天就被刷了下来,谁能料到众望所归的人竟是一大蠹虫。吕清海由“全票”当选到闪电双规,确实是官场史上的奇观,这个官当得太“短命”了。不得不令人反思当今这个社会在选人用人制度上的悲哀。

“短命市长”给人的警示是惨痛的。一是一些相关部门在干部选拔和任用上一直沿袭家长制和一言堂,出现严重的失职和失察。“带病提拔”“边腐边升”,已成为一些部门在用人制度上的通病和惯例。二是投票的随意性和随机性。你举手我也举,你投谁我也投谁,选人凭印象凭想象,甚至连人都不认识,更何况了解了。

俗话说“用对一个人,造福一方;用错一个人,祸害一片。”其实,吕清海的腐败劣迹隐藏已久,发作也不是屈指时日的事,但为什么那么多的监督探头没有发挥作用?为何那么多的代表和选民被误导甚至认可为“全票当选”?无数事实证明,每当出现一个“命短”的人和物,大抵都因这个“短命”的背后总是拖着一条腐败的影子。
今年是我国地方各级政府部门的换届年,选举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对此,我们期待各级政府机关部门一定要认真踏实,细致负责,公开透明地做好这一工作。

对干部任用选拔的态度,历来是政治生活中的敏感点,反映的是任人唯亲和任人唯贤的斗争。对错误的用人,要严厉追究用人单位领导的责任,坚决抵制在用人任人上的腐败乱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都是“红灯”惹的祸

老同学跟我述说近年来两次恋爱的的悲情,令我唏嘘不已。

前年他在德国读书,交上一位金发碧眼的女郎,她有一辆小轿车,经常让他来开。一天深夜,他送她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红灯,他见周围没有车辆,斑马线上也没有行人,就按温州的习惯悄悄闯了过去。女友发现了,大惊道:“你怎么敢闯红灯啊?”他说:“周边一没车二没人,开过去有什么关系吗?”她愤怒了:“这是交通法规,你连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都敢藐视,那以后将如何对待我?”第二天她就疏远了他。在国外的第一次恋情就此结束。

去年他回到温州。在朋友的帮衬下,又结识了一位温州姑娘。这位温州姑娘明确告诉他:一要有房,二要有钱,三要有车。他真的都有了。也是一天深夜,天下着雨,他送她回家,在学院路前庄路口遇到了红灯。周围悄无声息,车辆很少,更无行人。他不敢闯红灯,他将车停在斑马线的边上静候绿灯的开启。女友不耐烦地说,“脑残啊,停这里等什么?”他说,“不是红灯嘛!”女友发火了:“红灯有什么关系,一没车,二没人,又没监控……”接着又数落他:“嫁给你这呆陀,在温州还赚得吃吗?赶紧走人。”

于是他与她的关系又一次告吹。

两次恋情悲剧,原因都由红灯引起。令人不解的是:温州的红灯与国外的红灯怎么就不一样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雷击会发生追尾吗?

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事故发生后,铁道部给出的初步事故原因是:前方动车遭雷击,设备故障,导致后车追尾。

这样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

动车没有防雷设施吗?前车停下后,后车司机不知晓吗?动车还安全吗?对于自吹世界水平领先,设备最先进,检测最完备,控制最敏捷,行车最安全的中国高铁,在世界面前输了理,无疑自己给自己打了一记最重,最响亮的耳光。

中国动车是全天候运行的,就是说除了地震海啸,日常的像雷电风雨之类的气象情况都在防范范围内。铁路沿线都是按严格规定的间距装有避雷设施,如果真因雷击导致停车,也只有三种可能:一是从设计角度说,是避雷系统的密度不规范;二是从施工角度讲,是避雷设施接地网不合理;三是从产品质量角度来讲,是避雷装置的导线及设埋等不合格。

另外,动车之间信号传达系统中首先有一个有线的系统,其次还有一个无线的车地通讯系统,目的是保证两列动车之间六七公里的安全间距,一旦小于这个安全距离,后车就停止,以此避免追尾。这起事故中,即使轨道电路在雷击中受到了破坏,但按理说无线车地通讯系统马上会开启。而且,无线通讯用的是弱电,无论如何也损坏不了。

据事故现场第一时间参加抡救的人员介绍,驾驶从北京到福州的D301动车司机潘一恒遇难,死时,他的手还紧紧抓住紧急制动手柄,很可能在他发现前车D3115时只有几十米距离,无论如何来不及了。

现在退一万步来说,如果动力系统真的失灵,前车司机也应在第一时间联系调度人员,即便他没法联系上调度,他也可以跳下车往后跑500米以外放个响墩(一种信号弹),当后车从响墩上压过时会发出巨大响声,提醒后车立即停车。其实这已是一种很落后的老办法了,如果能这样做的话,损失也会减少一些。这里值得提出的是,也许是前车司机已经跟后车联系过了,只是没收到信号反馈,他以为通过动车信号系统后车已经知道了前方的危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套动车信号系统简直就是一堆垃圾。

综上所述,动车追尾牵连到的问题很多,有设备设施的安全问题、有信号系统的接续问题,更有人为的调度和操作问题。但不管怎么说,“雷击”与“追尾”无论如何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但铁路部门却一句话将责任推给“雷击”了事。幸好这两位动车司机还不是“临时工”,否则又是“临时工”惹的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