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蓮掌櫃
蓮掌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5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江都吳氏

丁卯年生。現居錢塘。

 

工於傳統首飾設計製作。

 

世間好物甚多,尤嗜昆曲。

 

 

呼酒嚼瓊花

喚蓮時

豆瓣妝匣拍曲集

花間舊事

淘寶蓮記首飾店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浣蓮時


陽曆九月都快過完,才懶到來記筆記。

 

月初在柳浪聞鶯看了場雲門舞集。最喜《白蛇》與《水月》兩出,似乎最易動情。

《白蛇》自是再熟悉不過。白蛇舞者渾身浸著濃濃的女人味,在最後的《花雨》中,一襲紅裙也是迷人之極,恍若女神。大約是自己缺乏這樣的自信,才如此著迷。青蛇舞者演繹出的是生物原始的本性本能之感,在《花雨》中,她綠裙輕快,身形又小,像是精靈,像極了昆里的六旦~哈~ 法海步伐機械,似乎是在刻畫他的固執、古板、和他的“正義”與“大義凜然”。相較而言,許仙的個人形象,在我印象里倒是最弱了。

《水月》獨舞。舞者上衣幾近透明,巴赫的提琴在《夜奔》里也曾反復出現。是一個人的獨白。惆悵西堂人遠。

其餘有《行草》《狂草》。當日未及白露,仍是悶熱。同行者有銀、翠翠、清月子奎、企鵝老妖田田拂塵春光……多是齊胸褙子對襟,如此看演出,也是我們的恭敬,與我而言,還有逃避現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4 12:19)
标签:

杂谈

分类: 聞鈴聲

5月9日   杭州劇院  漢唐樂府《豔歌行》 

 

6月5日   杭州圖書館  浙昆《西園記》

         张继华——曾杰 
         王玉真——胡娉 
         香 筠——张侃侃 
         茂 儿——唐蕴岚 
         翠 云——王 静 
         夏 玉——田 漾 
         赵 礼——鲍 晨 
         庙 祝——朱 斌 
         园 公——徐 霓

 

6月26日  杭州劇院  浙昆《牡丹亭》

         游园惊梦 - 胡娉 曾杰 唐蘊蘭
         寻    梦 - 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聞鈴聲
愚人节的浙昆演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聞鈴聲
    早上和银子去大华,曲社在统计4月1日《临川梦影》的票务。
    向俞请教了惊梦棉搭絮的字,时已近中午,不一会他便先回去了。
冰泉司笛,偶上笛唱了两遍棉搭絮及尾声,还是不太熟练。

下午和银子去推拿,重新买了银镯子。
晚上去胜利剧院看浙昆《临川梦影》的响排,感叹各昆剧团素颜美女真是如云。
毛文霞素颜恍惚若石小梅。
曾杰是龙套里站的最端正的。
王静在响排时,不小心吧戒指上的钻(据说)弄丢了,众导演、剧务台上台下帮她拿小电筒照寻。。。
后台上厕所,听外面曾杰捏着嗓子喊了两遍“生~~恩~生恩恩死~~~~~~~~~~~死~~~~~”啧啧,那劲头~
真欢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聞鈴聲
周日有微雨。
一路上白色与紫色的辛夷花开的浓烈,一株便可支撑起一片天地。
红叶李也开了满枝的花,只不过略比樱花桃花梅花疏淡一些。

到曲社已经十点半,见到小角,他同曲社一个阿姨在唱刺虎。
后社长进来,我与银子一同唱了山坡羊。
这支去年不曾请他拍过,于此乘机请教了一番。虽然是个大众曲子,却依旧是难唱。
在此做一记:
 “蓦地里”三字要唱出嗲味~“里”字要连贯,不必断的太狠硬。
 “一例一例里神仙眷”入声字要票断的利落。
 注意橄榄腔;字的归音要干脆清晰;注意这首曲子的曲情、强弱。
又请他示范了一边念白,可惜忘记录音。宜要分尖团音,这个我一直没注意。“恁般天气,好困人也。”的韵也与我之前不一样。其他倒是相同。

请教完毕,俞老板便撤退,冰泉又至。
请他司笛,银子唱了寻梦·江儿水,我唱了惊变·泣颜回(花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0 14:18)
标签:

文化

分类: 浣蓮時

 回江都過年。年三十照舊熱熱鬧鬧一家子團圓飯。 

 年初一有雪。那邊發短信過來說,杭州也是漫天的雪。

 

 初五財神日,午間到大伯伯家吃飯,應邀在一家子前唱了尋夢的懶畫眉,奇石我很嗨羞~ 

 飯後媽媽送我到揚州,至史公祠參加廣陵曲社的新春曲會。

 

 和橙子對唱了琴挑的四支懶畫眉,后又唱了驚夢的山坡羊。 

 其他還聽了曹老師的三轉,花花同秋秋的哭像,傅老師的癡訴,小坨子和他奶奶合唱驚變的粉蝶兒、泣顔回、奶奶一人唱思凡的山坡羊,巫老師的夜奔。只惜這次沒有錄音。

 

 揚州的曲笛和杭州曲社的笛子不一樣。揚州的普遍慢小半拍,似乎比杭州的人更閑一絲,比杭州的水更緩三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