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鳥
黑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94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4-01-06 21:01)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綠高※曙光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黑鳥又發作了




「找到了!在那邊!」

「第五小隊從前面、第四小隊從後面包夾!」

『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為了民眾安全請盡速撤離。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為了民眾安全請盡速撤離。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

身後依稀還可以聽見自動人形有如耳鳴一樣的警告宣導,黑暗的紅燈區街道上一明一滅的霓虹燈泛出了慘澹的冷光,監視官以及執行官的腳步聲此起彼落,分成四個小組的人馬在小小的十字路口交會處碰了頭──正確來說,是接近路口的位置。

內臟與血肉散落在馬路上,殘破的屍體還有帶著濃重腥味的人血、一時之間監視官也只能憑著肢體數量來粗估出受害人數,五個?不、大概有八個?

「唔啊、監視官?救、救命啊啊啊──」少數倖存的活口一看到監視官的身影便扯開喉嚨嘶吼慘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綠高※短文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與《水象星座彼氏》內容無關
※噗浪上板車特企時寫出來的XD



「我就直接了當地問你好了,高尾,這件事我已經懷疑很久了。」綠間好不容易將高尾的雙臂從腰腹上解下來,倒沒想過要把高尾甩開竟然這麼費力:「你該不會真的喜歡我吧?」

「……欸?」高尾本來就笑得燦爛的臉露出了短暫的錯愕,並且似乎哪裡被綠間給逗笑了的樣子,亮起的雙眼裡滿是盈盈笑意:「欸欸欸?欸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答我,高尾!」

社團活動之後的自主練習,在體力幾乎要被教練給操光的前提下,幾乎不會有人留下,雖然說四下無人的籃球場中說了什麼也不用擔心被聽到,但是綠間過度直率的問句依然充滿了綠間風格地讓人措手不及。

「小真也會開這種玩笑了嗎?噗哧……噗哈哈哈……哎喲,這種問題……」高尾甚至笑到彎下了腰:「綠間這傢伙原來也知道什麼叫做戀愛嗎?」

「我可沒有打算開玩笑的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啊啊啊、真是的。」綠間將高尾從輪椅上摟進懷裡,高尾的體種遠比同樣體型的人還要輕上很多,過分纖細的雙腿充滿了病態,但趴在綠間懷裡哭的樣子又充滿了朝氣,就算是本人也讓綠間感到不可思議:「一出現就大哭大鬧的,麻煩透頂。」

「才沒有大哭大鬧。」高尾又吸起鼻子來,緊緊摟著綠間的肩頸不斷用臉頰磨蹭著:「肚子餓了,我們出去吃飯──」

「也是呢。」帶著眼睛都哭腫的高尾出去嗎?看起來有點慘呢。

「泡菜拉麵──」

「到底多想吃泡菜拉麵的啊!」將高尾放在沙發上,綠間從冷凍庫裡取了少許冰塊包上了毛巾,替高尾消腫。

「小真搬來我家吧,距離這裡很近而且附近有好吃的拉麵店喔。」高尾主動仰起腦袋,讓綠間用毛巾敷著眼周。

「這裡的才剛租下來的呢。」

「學校的事情忙的時候還是可以來這裡休息的嘛,我家比這裡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綠間冷靜了下來,默默地看著高尾。

與人偶一樣的高尾、用著和人偶一樣口氣的高尾,實際上才是人偶的藍本的高尾……

「我啊,每天早上都和小真在一樣的時間裡醒來喔,當然是使用鬧鐘啦,不過因為想要透過人偶的眼睛來體驗嘛,所以賴床是不可以的。眼睛睜開時小真的手還搭在人偶的頭上時,開始出現了『這個人好溫柔啊』之類的想法,看到小真帶著學長們來教導人偶而不是大量安裝程式時,我也有點意外呢。」

「其實人偶有自動甦醒的功能,小真知道吧?」

「那、那種事情我當然知道的喔。」綠間困窘地推起眼鏡來。

「真正方便自己的使用方法其實是安裝一系列的相關程式來補完人偶,不過因為高尾特別版本是不可能附上這種讓人偶偏離我的東西嘛,但是也不方便告訴小真人偶是無法學習到太多的呢。」

「才沒有想努力教些什麼的吶!」

「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維修部門的人員並沒有跟著進屋,高尾自行推著輪椅,在綠間不知所措的目光中來到客廳裡。

「小綠不在了?寄養到學長家裡了吧?」

「嗯。」眼前的高尾看起來除了坐在輪椅上以外,看起來和綠間記憶中的高尾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卻又有一點點不同,綠間想起了忽然陷入異常的高尾。

「唔……現在小綠大概也長大不少了,希望牠還記得我啊。」高尾有點困擾的笑了起來,仰頭看著沒有坐下而是站在門口的綠間:「但是在這之前,小真也有很多問題想知道吧。」

「是有很多問題的呢……」綠間滿是警戒的看著眼前的高尾,說不上來的混亂感讓他無從判斷起眼前的狀況:「要從哪個地方開始好呢?」

「從我自己開始如何呢?」高尾漾著讓綠間思念的笑,推著輪椅來到綠間面前,輕握上綠間的手比綠間的體溫還要再高一點,高尾抓著綠間的手貼上了自己的頸側:「現在的我是身為人的高尾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維修部門的人員並沒有跟著進屋,高尾自行推著輪椅,在綠間不知所措的目光中來到客廳裡。

「小綠不在了?寄養到學長家裡了吧?」

「嗯。」眼前的高尾看起來除了坐在輪椅上以外,看起來和綠間記憶中的高尾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卻又有一點點不同,綠間想起了忽然陷入異常的高尾。

「唔……現在小綠大概也長大不少了,希望牠還記得我啊。」高尾有點困擾的笑了起來,仰頭看著沒有坐下而是站在門口的綠間:「但是在這之前,小真也有很多問題想知道吧。」

「是有很多問題的呢……」綠間滿是警戒的看著眼前的高尾,說不上來的混亂感讓他無從判斷起眼前的狀況:「要從哪個地方開始好呢?」

「從我自己開始如何呢?」高尾漾著讓綠間思念的笑,推著輪椅來到綠間面前,輕握上綠間的手比綠間的體溫還要再高一點,高尾抓著綠間的手貼上了自己的頸側:「現在的我是身為人的高尾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請問是綠間先生嗎?這裡是維修站。」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氣息透明的維修站人偶的聲音:「關於高尾先生的維修,維修部將會把高尾先生帶回總公司的維修部處理,維修進度將會依照維修清單的列隊來進行,一般來說需要七到十四個工作天,但若能力所及,我們將會盡可能完成維修作業。」

許多電器用品在使用保固服務送原廠處理時,往往都是這個樣子,接到這樣的電話綠間並不太意外,真正擔心的也並不是這個。

「需要更換內部零件嗎?」

「是的。」維修站人偶的回應讓綠間不由得皺眉。

「更換了之後會有備份資料相容性不合的問題嗎?」

「那個……」維修站的人偶遲疑了一下:「雖然並不是沒有,但是機會很低,如果有疑問的話也可以透過撥打客服電話和線上客服系統尋求技術上的支援。」

這樣的回答也已經是陳腔濫調了,繼續追問下去也只能得到道歉和一再重複的說明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什麼也沒發現?」維修站今天輪班的是一個有著健康膚色的年輕人,說話口氣有點隨興:「你真的有好好執行掃描嗎?記憶出問題的話一下子就找得到了耶?」

「這是今天早上的檢測結果。」綠間將手機遞上,手機裡已經下載了早上掃描的檢驗報告。

「唔嗯……看起來都很正常呢……哪裡出了問題嗎?」維修站人員看了看高尾,不解的皺起眉頭:「訂製款啊……訂製款的問題通常都很棘手呢……」

「早安,高尾先生。」臉上有著供應商商標的維修站人偶完成了手邊的工作,來到了櫃檯前:「最近還好嗎?」

高尾困難的笑了一下。

「上次你遇過他們?」維修站人員望向維修站人偶,手裡正不斷的讀取各種資料:「這傢伙怪怪的耶……」

「沒有任何資料對吧?」

「所以你早就發現了嗎?為什麼不告訴我?」聽見維修站人偶的回應,有著健康膚色的維修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高尾在庭園的蔭涼處像睡著了似地躺臥著,在他的身邊趴了三隻貓,體型最大的三花短尾貓,圓滾滾得就和大坪學長家的小玉一樣,另外一隻黑貓和一隻花斑貓似乎是三花貓的幼貓。

黑色的那隻大概就是小黑了,綠間是這樣想的。

綠間就坐在高尾身旁,手裡的小說字太模糊了看不清楚內容,但綠間的確沒有什麼心情閱讀,僅只隨意的翻著、或讓風翻著書頁。

寬廣得讓人嫉妒的庭園裡,花木被細心地照顧著,整齊且生意盎然,被藤蔓所覆蓋的涼亭內,由藤枝所編織的長椅可以舒適地躺臥休憩,而高尾睡得正香甜。

高尾懷裡的小黑貓似乎是醒了,左看右看後對著綠間叫了兩聲,從高尾的腿上跳下來來到地面,邁開顫巍巍的小步伐就要往庭園外走,但越走越快,幾乎就向著門外要跑了起來。

綠間放下了書,打算起身去追上高尾的貓,開門的瞬間看見小貓就要被駛來的車輛壓上、汽車急促的緊急剎車聲想起的瞬間,綠間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子的篮球

绿高

同人

分类: 绿高※夢裡的蝴蝶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思及自己遇到的狀況,綠間並不打算在網路上寫得太過詳細,因此最初的提問是「人偶忽然變得有點奇怪,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情。」結果因為提問內容太過籠統,除了冷嘲熱諷以外,幾乎沒有人正面回應問題。

「記憶出現斷層?沒聽過使用人偶的同學說過。」宮地學長手上正在調配藥劑,似乎只用三分的餘裕傾聽綠間說話,所以無論是表情還是情緒都十分冷靜:「該不會一開始就是因為被發現是瑕疵品,所以才被丟棄的吧?」

「直接丟棄還在保固期限內的瑕疵品嗎?」這樣說也太不合理了。

「可能是個嫌麻煩的有錢人也說不定,現在開始別吵我。」宮地學長拿起微量吸管,接下來只要遭受任何打擾,綠間所熟悉的「火爆的宮地學長」就會立刻復甦。

「說起來……」宮地學長專注地看著試管,似乎還是只有用三分心神在和綠間說話:「有打過客服電話嗎?現在應該也還在保固期限中吧?」

「那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