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书摘

 

著:耶稣会陈文裕神父,河北信德社,1997

 

 

默祷的做法

 

卡西安(360-435)、方济各撒肋爵(1567-1622)等灵修大师都曾给后人留有宝贵的祈祷指示,各修会的培育程序对默祷也有自己的传授,为本会的年轻会士提供帮助;在不同的默祷方式中,下面几点是共有的。

 

 

1、一般的做法

 

为善行默祷需有准备

较远的准备是平日的热心生活,须谨守五官,收敛心神和保持谦逊;较近的准备是在默祷前夕预备默题,努力停留在默题的环境中,到了默祷时能爽快热心地投入。

开始时

发信德深信天主临在,奉献自己的神工,求天主帮助做默祷。

默祷内

虔诚地记忆起默题,思考默题本身的意义,看它和自己生活的关系;发善情,定志向。

快结束时

感谢天主在默祷中所赐的恩惠,反省自己怎样做了默祷,为求改善;奉献善志并求主帮助履行。可选择一个动心的意思或一句格言,用来在日间提醒、鼓励自己。

在历代圣贤留下的默祷方法中,多数学习者认为依纳爵(1491-1556)的三思默祷法和培吕肋枢机(Berulle1575-1629)所创的默祷方法,比较实用。

 

 

2、依纳爵的三司默祷法

 

三司默祷法适用于默想道理、德行或罪恶等题材,这方法包括开始、默祷本身和结束三部分:

开始

首先有预备经,求天主帮助,使默祷中的一切意向、行动纯粹为了事奉、赞颂至尊无比的天主。接着有两个前导:第一个是设定地点,帮助想象集中于默想的题材上,以减少分心;第二个前导是求天主满全我的愿望,即我在这次默祷中要得到的效果,或天主的恩惠。

依纳爵告诉后人,每次默祷要定立一个清楚的目标,就是从这次默祷中要获得的恩宠,如去除罪恶,增加德行等。

默祷本身

先用记忆回想默题的要意,以默想原罪为题,想起天主的禁令和原祖的背命;再用理智思考这事件的各种幅度,考察这事件与我的关系和给我的教训;然后运用意志激发善情,体会天主的爱意和原祖的不慎、不珍惜等。

依纳爵训示默祷者要多多停留在发善情上,并立下能及之愿;定志不在多,而在能适宜地实行。整个默想过程总须恳求天主的帮助。

结束时

先综合一下默祷中的善情和志向,之后随内心的感受与天主、耶稣或圣母交谈;并反省默祷的经过,觉得好就感谢天主,觉得有欠缺就下次改善。

这种默祷方法可简可繁,机动性强,并合乎心理习惯。不论初学还是有一定的基础的人,都能使用。

 

 

3、培吕肋枢机创始的默祷法

 

在法国培吕肋枢机那个时代,盛行偏重于情感的灵修趋势,也特别注重耶稣的奥迹。枢机在这种大环境下,创始的默祷法在某些使徒生活团和修院修士培育中广为传播。这种方法,除了一般的准备工作外,也包括开始、默祷本身和结束三部分:

开始

发信德,意识到天主的临在,特别深信他在自己心中;之后转向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过,发痛悔,祈求天主帮助默祷。

默祷本身

先是朝拜,想自己在耶稣面前,瞻仰其言行,发出朝拜、惊讶、感谢、爱慕等,希望天主乐意俯听自己要做的祈求;再是共融,想耶稣在自己心中,用信德或思考使自己确认在耶稣身上所瞻仰的某一德行的重要,勉励自己修行这个德行,求天主赏赐自己完成;再是合作,想耶稣在自己身旁,依赖他的帮助,能谦逊立志,勉励完成。

结束时

感谢天主所赐恩惠,求赐宽恕这次默祷中的懈怠,求主降福自己所定的志向和这一天的生活;最后念一篇呼求圣母保护的经文。

 

 

结论

 

默祷须靠天主的恩宠,同时要求人忠诚合作;默祷者的性格和倾向不同,天主给的恩宠也因人而异。

所以,开始默祷者最好学几个不同的默祷方法,找出适合自己,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摘

 

著:本笃会黄克镳神父,上海教区光启社,2000

 

 

圣经诵读(Lectio Divina

 

参加默观祈祷的讲座和实习时,人们往往专注于祈祷的操练,而忽略了阅读圣经;事实上,默观祈祷应该是圣经诵读结出的果实,同时,这祈祷也能使个人读经的深度不断增长,两者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本笃会的Lectio Divina,英文常译为“prayerful reading”,即:具有祈祷氛围的(圣经)阅读。它在圣本笃的《会规》里也十分重要,历史上还被称为是“最好的默观祈祷”,而且操练起来还很简单,可谓优势多多。

到了12世纪,有学者(Guigo II院长,去世于18881193)为了便于实践,将之分为四个步骤:诵读(lectio)、默想(meditatio)、祈祷(oratio)、默观(contemplatio);他还以取用食物的比喻解释这四个步骤:诵读好比把食物放进口里,默想是把食物咀嚼,祈祷带出食物的味道,默观表示食物的美味使人喜悦于舒畅。

 

 

1、诵读(lectio

 

这是的诵读不是学术研究,而应视为基督亲自临现,借着圣经向我们说话,因此,“诵读”更好的应称为“聆听”,即聆听天主对我们的心说话;因此,也有人将Lectio Divina翻译为“倾心静听”。

 

 

2、默想(meditatio

 

按照古老的用法,“默想”一词有朗诵的意思,即重复的诵读,甚至把句子背诵下来,深入心中。这一步骤需要慢慢重复某段或某节,是为了深入体味经文的意义,即主的意义;甚至延续到与我本人的关系,延续到日间工作,指引生活。

 

 

3、祈祷(oratio

 

在隐修传统中,“祈祷”是回应圣言,是在圣言引发之后,带动的回应圣言。我们与天主的对谈是双向的,读经是聆听,祈祷是回应,此回应便由聆听引发。热多尼莫说:祈祷时,是你向净配说话;读经时,是他对你说话。

 

 

4、默观(contemplatio

 

经过了聆听、内在、回应之后,自然进入一种简化或单纯的凝视——默观的境界;这是由多思想趋向单思想、由繁多的话语进入无言的静默阶段;就像基督完满地实现了救恩,就像天主的全部圣言完全在基督身上总结。

 

 

5、同情(compassio

 

近代有人提出,为这种默观祈祷加上第五步骤,称为行动(actio),或者传授(traditio),理由是自我实践和传递他人;更多的会牧和学者还是觉的“同情”一词,更能表达和引申这祈祷的整体意义。

“天地一体”是默观的意境,由此产生的“仁人爱物”的心态便是“同情”的要旨,是默观的自然流露,而“行动”和“传授”便成为了它的具体表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摘

 

著:本笃会黄克镳神父,上海教区光启社,2000

 

 

近日默观祈祷方式简介

 

基督徒的祈祷生活是多元化的,包括口祷,如早、晚祷,玫瑰经等;也包括阅读和默想圣经、礼仪祈祷、默观祈祷等。

这些不同形式的祈祷都有各自的重要性,又是相辅相成的。假如口祷可比作与天主谈话,“默想”(Discursive Prayer)是反思有关天主的事理,那么“默观祈祷”(Contemplative Prayer)便是在静默无言中直接体验天主的临在。

 

 

1、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

 

是美籍熙笃会会士潘宁顿神父(1931-2005)、基廷神父(1923-2018)倡导发起的祈祷方式。归心祈祷的要诀是采用一个“祈祷字句”,或词语或短句,如救主、君王、牧者、父亲;生命、光明、平安、仁爱、怜悯、磐石、活水;上主是我的牧者、上主垂怜、吾主来吧等。

归心祈祷的姿势不一,跪、坐、打坐均可,合上眼睛,身体放松,反复诵念选定的祈祷字句,使心神渐渐集中,达致宁静;当意识或体验到天主的临在时,可停止诵念,进入完全安静;一旦心生杂念,便回到那祈祷字句,重复诵念,直至再度安静。

实行归心祈祷的人越来越意识到,这种祈祷是为了把祈祷者带领至他个人的中心,在那里体验天主的临在;同时觉察到,这在自己心中临在的天主也是世界和宇宙的中心;对他们来说,默观祈祷便是一种归向中心,及停留在中心的历程和经验,便被称为“归心祈祷”。

可见,这祈祷的字句是方法,不是目标,这字句帮助我们摆脱杂念,在宁静中体验天主;事实上,天主恒常居住在我们心中;默观祈祷的目的便是要回到自己心中,体验天主在我们内的临在。

 

 

2、迈恩的方式(John Main

 

英籍本笃会士迈恩神父(1923-1982)在为本会修士讲授灵修课时,读到了旷野教父卡西安(360-435)作品中,关于早期埃及旷野隐修士不断重复诵念圣咏70篇的开场白:“天主,求你快来拯救我;上主,求你速来扶助我”的记述,便开始以“Maranatha”为重复诵念的祈祷字句,并在修会和信友团体中推广这种默观方式。

迈恩默观的适当时间,大概每次20-30分钟,他鼓励默观者以静坐的姿态作默想,或坐在椅子上,或在地上盘坐,重要的是保持身体松弛,腰背挺直,呼吸缓慢有节。以“Ma-ra-na-tha”为例,可以呼吸一次完成。

与归心祈祷不同,这种祈祷要求默观者由开始到结束,需要不停诵念祈祷字句;假如在祈祷中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也能接受;但不必主动停止,当发觉自己不再诵念时,便须继续诵念,这便是东方静坐的“以一念代万念”的秘诀。

迈恩特别对圣三的临在作了深入的反省:圣言从永恒出自父的静默,又不断回归永恒的静默;圣神是父子之间的联系,是引领圣言回归父的动力。借着创造和降生奥迹,我们和整个世界也被引入这圣三生命的交流中:即在子内出自父,及回归父的历程。我们重复那字句,便是要进入静默中,便是聆听圣神的“叹息”,或圣子的呼唤“阿爸”。

 

 

3、耶稣祷文(Jesus Prayer

 

耶稣祷文的实践起源于第四、五世纪旷野隐修传统,一直在东方教会,尤其是希腊和东欧国家占重要地位;20世纪中叶以来也流传于西方拉丁教会。近日教会内流行的其他默观祈祷方式,如归心祈祷、麦殷默想,也深受耶稣祷文的影响,并以它为依据;这一点是推行默观祈祷的人士所承认的。

耶稣祷文的标准句子是“主耶稣基督,天主子,可怜我”(路1838),这字句根据自身情况,可加可减,如“主耶稣,可怜我罪人”等。

以这种方式祈祷时,需要调身、调息、调心。即采用适当的姿势,或跪或坐,同时呼吸缓慢有节,最好是腹式呼吸,可吸气时口念“主耶稣”,呼气时口念“可怜我”;调心指思想集中,守意于心。

 

 

4、以上默观祈祷的特点和原理

 

不重思考,超越概念及图像

默观是一种非思考性的祈祷(non-Discursive Prayer),同时避免繁多的说话,而转向一个词字,甚至进入无言的静默;但,完全的无言无念不容易维持长久。归心祈祷提出的方法是,每当发觉自己心思分散时,便立刻回到祈祷的字句;迈恩及耶稣祷文的方式,却主张不停地重复诵念短句,以期达到“以一念代万念”的作用。

 

静默中体验主的临在

“观”是“默观祈祷”积极的一面,是以心灵的眼目观看天主,觉察和体验他的临在,这是所有默观祈祷的主旨。天主的临在把我们四面包围,我们生活在天主内,天主也存在我们内。天主好比我们呼吸的空气,空气环抱我们,也进入我们,充塞于我们的身体。奥斯定说:天主比我的内在更内在。

 

由主动趋向被动,让圣神在我内祈祷

由主动变为被动的态度是:真正的祈祷不是来自我本人,而是圣神在我内祈祷(罗826);假若祈祷中我们忙于思考,或向天主说许多的话(玛67),也许就会妨碍圣神的工作,没有给与他在我们内祈祷的机会。

默观祈祷的由主动趋向被动,是由于体验在我内的圣三奥迹,是有意识地参与圣三生命及爱的交流。

 

“言”与“静”的结合

当我们专注在祈祷字句的时候,是否表示实行默观祈祷的人,已不需要阅读和聆听天主的圣言了呢?事实正好相反,真正的默观者必须经常沉浸于天主圣言的氛围内。“言”与“静”本来便有不解之缘,天主圣言受生于圣父永恒的静默,也喜爱在静默中工作。我们日间阅读圣言,圣言便在我们日常默默工作,在适当的时刻与场合,这圣言会及时呈现,指引我们的思想和行动。 

 

基督徒传统中的祈祷生活,包括三个主要的表达方式:口祷、默想和心祷。三者的共通之处,是收敛心神。

按人性来说,精神和身体是合而为一的,基于此,口祷将身体和内心的祈祷联系一起,以基督为榜样,他向天父祈祷,也教导门徒以“天主经”祈祷。

默想是在祈祷中运用思考、想像、情感、渴望所作的探索。其目的是把所默想的对象,面对自己的实际生活,在信仰中化为己有。

心祷是祈祷奥秘的一种淳的表达,是对基督的信德凝视,是对圣言的聆听和默默的爱意。心祷使人与基督的祈祷连结在一起,而致使我们参与基督的奥迹。

——《天主教教理》no.2721-27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摘

 

著:【美】耶稣会莱恩Lane神父,译:小则,上海教区光启社,2006

 

第一章 东方灵修中的弃绝和克制自己

初期教会的迫害阶段过去之后,为主殉道的最高理想被“抵制这个世界”所代替;被隐修者同时拒绝的,还有教会内的世俗主义、信仰“质量”下降等因素,他们不愿住在“人之城”,宁愿退隐到空寂沙漠中的“天主之城”。

他们的苦修方法和历练,出乎我们今天思维的想象,有的方法如今已不能再推崇,甚至断然放弃。但那种弃绝罪恶和诱惑、克制自我、补赎,独处所带出来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和不欲不求,是所有灵修人所须追求的。

 

第二章 默观的完美理念

在奥利振(185-254)的时代,柏拉图哲学和斯多葛哲学非常有影响力,因此所有追求灵修生活的人,包括苦修者、隐修者在内,都努力使自己的灵魂不为事物所动,并控制自己的肉情,因为物质和肉欲在哲学概念里都是暂时的,终将破灭的。

奥利振更指明,禁欲、默观只是战胜罪恶倾向、到达对基督完美之爱的途径,唯有基督才是灵修的真正至高点和目标。

此后,卡西安(360-435)和托名狄尼修(500年左右)都以类似神秘主义的言语论述默观:如祈祷就是超越一切事物,最终到达天主;祈祷使一个人像天使一样,在地若天等……这些观念对后来的各灵修学派均颇有影响。

 

第三章 本笃会的灵修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西方教会,会发现圣本笃(480-547)和他会士们的祈祷和灵修观简单得多。本笃会认为日常的圣经诵读(lectio divina)就是最好的默观祈祷,这种祈祷是天主所赐的礼物,人只能、也只需静静地等候,而不必自主寻找它的到来。

圣本笃没有把“有意识地寻求天使般的生活”看成是灵修生活的理想和目标,在他看来,成全并不是在宁静和默观中获得的,而是在团体生活中活出友爱、谦逊和服从的生活。他发现了手工劳动就是很好地把握日常平衡秩序的方法。

圣本笃的《会规》影响千古,即使后期的克吕尼改革和熙笃会改革,也无不以《会规》为圭臬,他们认同并相信《会规》昭示的是平衡、规则,是阅读圣经,加以工作的生态平衡。

 

第四章 托钵修会的转型

这里所谓“转型”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改变自身修会类别和发展方向,而是相对于之前的修会来说,因着环境的改变,托钵修会的灵修和使徒工作在重新寻找重心。到了方济各(1181-1226)和多明我(1170-1221)的时代,欧洲各地物质资源逐渐丰富,商业也繁荣起来。

多明我会规的意愿,是要求每个人成为对众灵魂有用的人(献身于学问研究);方济各会也认为,上主所愿我们做的,就是为许多人的归依而宣讲(投身于使徒工作)。托钵修会的难度在于既要实践基督的贫穷教导,又不得拒绝当时富有的教会上层的制度化。

 

第五章 中世纪后期的宗教氛围

这一时代受以下知名人士影响:诗歌《Jesu Dulcis Memoria》的作者伯尔纳德1091-1153、名著《师主篇》作者耿裨斯(1380-1471)、《不知之云》的神秘作者、《神爱之启示》的女作者茱莉安(1342-1420)等。

这一时代灵修发展的特点:注重耶稣的人性和荣福童贞玛利亚,敬礼耶稣苦难、五伤、圣体圣血;神秘主义的复苏,人们自由地写下和谈论与天主的神秘经验;并把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努力提升到一个神圣的层次;设立了各行各业的主保,并出现圣人传记。

神秘主义进入了空想误区:如对弥撒礼仪冷漠、腌制尸体成为圣髑等带有宗教想象的灵修打破了日常的生活。

 

第六章 神秘主义的本性

神秘主义可以定义为是一个人在自己心灵深处对天主的临在有一种直接的、有经验的意识。这种认知和通常的信仰认知不同:平常人们通过信德,相信天主的临在,但只是相信;而神秘经验者在某种程度上,能真实地被天主抓住。

神秘主义的神视往往分为三种类型:有形的、想象的、智力上的。传统的理解也认为:这些神视并非直接由天主引起,而是一种纯心灵过程的外溢,而这一过程渗透在默观中。

教会伟大的神秘经验者也确认,即使是很虔诚、很“正常”的神视,其中的四分之三也纯粹是想象出来的。我们这个时代,教会并不热衷神秘主义,历史中大部分的神秘主义已经被废除了,但我们却应尊重真实的神秘主义和神秘经验。

 

第七章 依纳爵的祈祷:在一切事上看到天主

在卡西安和托名狄尼修等人的东方灵修观中,天主是超然的、纯洁的、永恒的;想要和这样的神接近,应努力达致心灵之间的共融,即自己心灵和天主的心灵结合;默观便能达成这样的理想。本笃的祈祷方法,更具有人情味,即在安静的、周期性的诵读默候中,天主自会临近。

此前作家构想的灵修生活,终是在内心祈祷中与天主共融;而依纳爵(1491-1556)的灵修是建立在“天主是行动的”天主观上的。依纳爵相信,一个人既可以在默观中,又可以在行动中与天主结合;天主是行动的,人寻获天主的旨意并依此行动,就是与天主相结合了。依纳爵灵修的基本原则:“在一切事上看到天主”;依纳爵灵修的目标:“与天主结合”。

依纳爵的《神操》指导了后辈的灵修生活。他坚持正规祈祷的必要性,既可用来作心灵分辨,可用来寻找天主的旨意,也可用来培养自己意识到天主在世上所做的工程之伟大,甚至可用来与天主作纯朴的交谈。

同时,寻获天主的旨意后,集中思想、精力充沛地使之完成,这已足够,不需要其他的视野或默观。这是以行动为导向的一种灵修,永远为天主的国服务。和之前的灵修大师相比,依纳爵的祈祷观更强化、更广阔:祈祷是建立在心灵独处的无私里,又是在行动中“发现天主”的心灵姿态。

 

第八章 依纳爵的祈祷:第二代耶稣会

依纳爵认为按照天主的旨意所做的祈祷和行动,基本上是爱天主这同一件事的两个不同面貌。但朝着使徒工作的这种倾向性对其本身形成一个挑战——可能会忽视正规的祈祷。

耶稣会章程是在依纳爵去世后的1558年颁布的,这是一份灵修实践计划的大纲,它要求年轻的会士每个星期领一次圣体、办一次告解;每天要参与弥撒圣祭,作一小时的祈祷;每天要作两次反省,诵念童贞圣母礼赞,以及自己所喜爱的其他祷文。

 

第九章 发现天主的旨意:分辨

依纳爵的《神操》描述了分辨的原则,他认为,分辨是操练必不可少的一个要素;从某种意义上说,避静的整体目的就是学习怎样发现天主的旨意,特别是如何在供自己选择的各种善行的可能中,作出正确的决定。

分辨有两种不同的层次,第一部分包含了在善与恶之间选择(第一周);第二部分包含了在各种可供选择的善中作出选择,以便更紧密地跟随基督(第二周)。在分辨这件事上,获享安慰和感到悲哀是灵魂的两个基本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同步公众号

中文弥撒曲

大众弥撒

《大众弥撒》作者李振邦(1923-1984),河北沙河人,1951年晋升司铎,后获得罗马宗座音乐学院硕士学位、圣乐师(Maestro)资格、罗马圣多玛斯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68年出任台湾地区主教团礼仪委员会音乐组主任,1977年创作《大众弥撒》,传唱各地华人教会。这次奉送的合唱版《大众弥撒》,选自台湾地区主教团2013年11月23日,在台北田径场举行的信德年闭幕礼,该礼由台北总教区洪山川总主教主礼,全台一万四千余教友参礼。

献礼弥撒

《献礼弥撒》作者耿辉(1941-2011),山西太原人,1962年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长期担任音乐教师;改革开放后兼任山西修院音乐教师,1986年圣诞节写作《献礼弥撒》,收录于太原教区《圣乐荟萃》(1994)歌集,传唱于中华教会。这次奉送的管弦乐《献礼弥撒》,是天津武清区小韩村天主堂编曲,于2015年6月其本堂神父晋铎周年弥撒庆典的演唱版本;其演唱与管弦乐演奏阵容,相得益彰,与人耳目一新,澎湃沁人,由白津生老师指挥。

圣母四季歌

冬季Alma Redemptoris Mater

大哉救主之母!你是天国之门,世海之星;求你扶助行将堕落的人,奋起前进。你接受佳播天使的问候,超乎自然地生育了创造你的主宰,毕生保持着童身,求你垂怜我们罪人。

春季Ave Regina Caelorum

万福!天上母后;万福!天使主母;万福!叶瑟之根;万福!天国之门。照世真光从你发出,荣耀贞女美丽绝伦,请你踊跃欢欣。万福!光辉灿烂的贞女,请为我们转求基督!

夏季Regina Coeli

天上母后欢乐吧,阿来路亚。因为你亲生的爱子,阿来路亚。正如他所预言,已经复活了,阿来路亚。请为我们祈求天主,阿来路亚。童贞玛利亚欢乐吧,阿来路亚。因为主真复活了,阿来路亚。

秋季Salve Regina

母后万福!仁慈的母亲,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甘饴,我们的希望。厄娃子孙,在此尘世向你哀呼。在这涕泣之谷,向你叹息哭求。我们的主保,求你回顾怜视我们。一旦流亡期满,使我们得见你的圣子,万民称颂的耶稣。童贞玛利亚,你是宽仁的、慈悲的、甘饴的。天主圣母,请为我们祈求,使我们堪当承受基督的恩许。

继抒咏

复活节 Live

复活节继抒咏,拉丁首句为Victimae Paschali Laudes,中译“请向逾越节羔羊歌颂”,11世纪法国 Wipo神父所作。经文采用对话的方式邀请信友向复活的基督献上赞颂,富有的戏剧性,使其很快就被纳入复活节弥撒的经文中。

五旬节 Live

五旬节继抒咏,拉丁首句为Veni Sancte Spiritus,中译“伏求圣神降临”,9世纪高卢地区本笃会修士Rabanus Maurus(780-856)撰写,这位修士后来出任德国美因茨教区主教,是当时著名的神学家。经文指出圣神对我们教友生活的重要,称赞圣神在信友身上的伟大事工。

基督体血节 Live

基督体血节继抒咏,拉丁首句Lauda Sion Salvatorem,中译“熙雍,请向救主歌唱”,是意大利阿奎那的圣多玛斯神父(1225-1274)回应教宗乌尔班四世建立基督体血节而撰写的经文。经文满含对基督体血的深情,邀请人类回应耶稣的爱的诫命,并嘱托信友善领圣体。

痛苦圣母节(暂缺)

痛苦圣母节继抒咏,拉丁首句Stabat Mater Dolorosa,中译“圣母悼歌”,相传是方济各会士Jacopone da Tobi(1230-1306)入会后所做,1278年入会前他曾是优秀的律师,他的诗词和戏剧很受欢迎。经文采用三行式,描述了圣母的痛苦、耶稣所受的凌虐,同时言明作者和信友愿意分担他们母子的痛苦,终获胜利荣冠。

将临期大对经

Dce 17-O Sapientia

啊!智慧,你由至高者的口中出生,从地极到地极,治理万物,宽猛相济;求你来教导我们智慧之路。

Dce 18-O Adonai

啊!上主,以色列家族的首领,你曾在荆棘丛冒出的火焰中,显现给梅瑟,又在西乃山上颁赐给他你的法律;求你伸出援手来救赎我们。

Dce 19-O Radix Jesse

啊!叶瑟之根,你将成为万民的旗帜;在你面前,列王都要缄口无言,万民都要惊奇不已;求你来拯救我们,不要再迟延。

Dce 20-O Clavis David

啊!达味之钥匙,你是以色列家的权杖,你开了无人能关,你关了无人能开;求你前来,从牢狱中领出那些坐在黑暗中和死影里的囚犯。

Dce 21-O Oriens

啊!升起的旭日,你是永恒光明的光辉,正义的太阳;求你来光照那坐在黑暗和死影中的人们。

Dce 22-O Rex Gentium

啊!万民的君王,你是万民的希望,使双方合而为一的角石;求你来拯救你用黄土所造成的人类。

Dce 23-O Emmanuel

啊!厄玛努耳啊,我们的君王和立法者,万民的期望,万民的救主:求你前来拯救我们,上主我们的天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