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信仰分享

 

1、该会议分为普通会议和特别会议

 

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1962-1965)结束时,教宗保禄六世(1897-1978)以《宗座关怀》(1965)手谕,成立“世界主教会议”(synod of bishops)。《天主教法典》(342)恰如其分地总结了该会议的体制及目的:“是由世界各地区所选出之主教定期之集会,以促进教宗与主教之间的密切联系,以协助教宗,保全并发展信德和道德,维护并加强教会的纪律,研究教会在世界上行动的有关问题。”

世界主教会议分为普通会议(包括常规会议及非常会议)和特别会议。

普通会议“讨论直接有关普世教会利益之事”,特别会议则“处理有关某一地区或某些地区的事务”(《天主教法典》345)。其中,常规会议的召开大约每三年一届,今已召开14届;至今也另有3届非常会议、10届特别会议,其召开时隔,较为机动。

 

 

214届常规会议的主题及会后文件

 

14届常规会议根据探讨内容不同而有相应主题,且自3常规会议开始,习惯会后由教宗亲颁劝谕一封,给普世信友分享是次主教会议的内涵及收获,并给予宗座劝勉。

1967年召开1会议,讨论梵二公会后事宜,建议成立国际神学委员会及修改1917年所颁布的教会法典;19712常会讨论司铎职及世界正义。

19743常会讨论教会福传,会后教宗保禄六世颁布《在新世界中传福音》(1975/12/8)劝谕。

19774常会讨论教理讲授,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1920-2005)颁布《论现时代的教理讲授》(1979/10/16)劝谕。

19805常会讨论基督信友的家庭,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家庭团体》(1981/11/22)劝谕。

19836常会讨论教会使命中的和好与忏悔,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论和好与忏悔》(1984/12/2)劝谕。

19877常会讨论平信徒在教会及世界上的圣召与使命,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平信徒》(1988/12/30)劝谕。

19908常会讨论现时代环境中司铎的培育,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我要给你们牧者》(1992/3/25)劝谕。

19949常会讨论现时代环境中修会的生活,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奉献生活》(1996/3/25)劝谕。

200110常会以“主教为世界的希望、基督福音的仆人”为题,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羊群的牧人》(2003/10/16)劝谕。

2005年,新上任的教宗本笃十六世筹集召开11常会,反思圣体年带来的恩宠及圣体圣事作为世界和平之粮的意义,会后颁布《爱的圣事》(2007/2/22)劝谕。

200812常会议题是圣言在今日的力量,会后教宗本笃十六世颁布《上主的话》(2010/9/30)劝谕。

201213常会主题为“传播基督信仰的新福传”,会后教宗方济各颁布《福音的喜乐》(2013/11/24)劝谕。

201514常会恰逢世界主教会议成立50周年,探讨家庭在教会和世界上的圣召及使命,会后教宗方济各颁布《爱的喜乐》(2016/3/19)劝谕。

将于2018年召开的15常会,会以“青年、信德与圣召分辨”为题,现已向全球教会发布预备文件及调查问卷。

 

 

3、与中国教会有关的内容

 

20059月,教宗本笃十六世曾邀请中国的金鲁贤(1916-2013)、李笃安(1927-2006)、李镜峰(1922-2017)、魏景仪(1958-)四位主教,参加11常会。但由于健康、路途等原因,均未能参加。

迄今颁布的12封劝谕,在台湾地区均以繁体中文陆续出版,河北信德社也以简体中文陆续印刷了近期三封劝谕:《上主的话》、《福音的喜乐》、《爱的喜乐》(见附图)。笔者也期待教友们研读教宗各个劝谕,以求进步。

我们祝愿教会在世界主教会议的伴同下,得以自勉、发展的同时,也希望有能力的教友加入到问卷调查中来,为教会大计谋发展,献计策。这样便不辜负“世界主教会议”(synod of bishops)中synodos这个词的原意:同道偕行,朝着同一目标迈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信仰分享
 

1、结语对答的特点 


包括主日、节日在内,教会为信友的隆重聚会常常配备了两篇读经和一篇福音;在这些圣经选段的宣读完毕,教会还设计了启应格式的结语对答帮助信友参与礼仪:

透过所列三个文本的结语对答,我们可以发现:

1)拉丁文的启句,读经和福音是一样的,直译应该是“上主的圣言”或“上主的话”;

2)英文的启句,读经和福音便不完全一样,翻译上的这项适应,不单体现了福音的礼仪地位,还方便了信友对答;

3)中文启句的翻译,参考了英文做法:①读经和福音采用不同的启句,以方便信友对答;②根据英文早期的译法(This is the Word of the Lord),启句中分别加入了“以上”二字。 


 

2、结语对答的反思 


今天越来越注意到,拉丁文中并没有“以上”(This is)一词。为了回归原意,英文的译法渐渐做了修正,中文译法也在悄然变化。香港教区在2005年出版的《主日感恩祭》,将读经一、读经二和福音结尾的对答之启句统一定为:上主的话;台湾地区主教团2012年也以公告的方式,将该启句统一定为:上主的圣言。与普世教会礼仪习惯划一,港台地区的努力,体现了教会的一体共融,是值得推崇之事。同时,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以下问题:

1)读经完毕,读经员高呼“上主的圣言”或“上主的话”,全体教友以“感谢天主”回应,顺其自然;而福音完毕,司铎高呼“上主的圣言”,信友中的绝大多数仍会习惯性地回应“感谢天主”,而非礼仪经文上要求的“基督,我们赞美你。”

2)也许会有读者认为,这只是个时间问题,时间一长,信友自然也会以“基督,我们赞美你”来回应福音结尾的启句;但同时又有读者觉得,以“基督,我们赞美你”来回应“上主的圣言”,这本身就很生僻,且有主语冲突的嫌疑。

3)如今,举行中文弥撒的司铎,鉴于以往习惯和方便信友对答,几乎都在使用“以上是基督的福音”或“基督的福音”来结束福音的宣读,这做法与礼规要求虽非高度统一,但也符合英文译法和早期的中文翻译,且有助信友积极参与,还是很有益处的。 


 

3、一个建议 


梵蒂冈的礼仪做法也许能给我们带来启发。在教宗的重大弥撒礼仪中,读经一、读经二、福音的结语之启句,虽都是Verbum Domini,但却以不同的旋律咏唱出来: 

我们能发现这种做法的益处:启句的不同旋律,必然引致不同旋律的应句;旋律的多样性既丰富了礼仪色彩,还能避免信友的“顺其自然”带来的误差,又调动了信友参与礼仪的积极性,可谓一举两得。如果中文谱曲可行,我们也期待圣乐工作者在这方面的努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教会音乐


《献礼弥撒》作者耿辉(1941-2011),山西太原人,1962年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长期担任音乐教师;改革开放后兼任山西修院音乐教师,1986年圣诞节写作《献礼弥撒》,收录于太原教区《圣乐荟萃》(1994)歌集,传唱于中华教会。

前文奉送、分享的管弦乐《献礼弥撒》,取自网络,是天津武清区小韩村天主堂编曲,于20156月其本堂神父晋铎周年弥撒庆典的演唱版本;其演唱与管弦乐演奏阵容,相得益彰,与人耳目一新,澎湃沁人,由白津生老师指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信仰分享

引子

 

刚刚过去的圣诞节,部分教友都听说、甚至亲眼见到有教外人误领圣体的现象发生,这现象常给教友带来以下信仰冲击:

1)一个危险:圣体可能遭到侮辱(亵渎)的危险;

2)一个谴责:带领教外人来访的教友未尽到告知的责任、辅助神父送圣体的服务人员未尽到甄别的责任,这些失误常会带来谴责;

3)一个无奈:当时不易觉察,事后警告过于激烈又恐带来心理反弹,只得不了了之;

4)一个疑惑:如该教外人心无恶意,圣体是否能在此人身上发挥神效、留下神益。

在此,我们就来说说第四个问题,也是众多教友比较关心的一个疑惑。

 

 

两种不同的观点及理由

 

部分教友觉得教外人误领圣体,不可能得到神益,理由很简单:教外人本身不信仰基督,对圣体为何物也不深知,误领行为常是出于无知和好奇,何来神益呢?

也有部分教友怀着善意,觉得有可能获得神益,甚至也希望他们得到神益,理由是:天主常通过奇妙的、非常规的方式在人身上行动,赋予恩宠,教外人因此获得身心益处,是有可能的。

以此来看,两种观点针锋相对。

 

 

圣事的个人幅度和团体幅度

 

教会一直宣认,教友也这样崇奉:圣体是耶稣基督真实的体血,是教友的灵魂妙药,是临终者的天路行粮(viaticum),领受的人在此圣事中,与耶稣基督合成一体,并分享基督的新生命(若633)。圣事便是天主借着教会所定的有形礼节,赋给领受者无形的恩宠。这些传统的、带有个人性色彩的定义,正是有些教友觉得外教人误领圣体能得神益的理论基础。

实际上,圣体圣事除了有赋予恩宠这个个人幅度,还有一个团体幅度:领受者领受包括圣体在内的一切圣事,都是在公开宣认对天父的信仰:

领受者在谁内宣认?在基督内,因为基督是天父和人类的中保(弟前25)。

领受者向谁宣认?向天父,因为连教会的头——基督都一生致力于寻求天父的意愿(谷1436)。

领受者借着谁宣认?借着圣神和教会。

圣事的团体性幅度,其理论年代更为久远,在教父作品里比比皆是,并为今日教会所推崇。在圣事的这个幅度里,基督是原始圣事,教会是基本圣事,天主圣父借着基督和教会显示自己的恩惠;领受者连同教会的这七个特殊行动(圣事),也在表达对天父的信仰,回应对天父的归依和顺从。

 

 

此二幅度的互补

 

今天的教会异常强调圣事的团体幅度,也提议圣事应在圣堂里、教友集会的日子举行,以显示这个幅度:成人入门圣事应在复活节守夜礼中举行,婴儿洗礼、成人坚振、婚礼也建议在大型集会日举行,授秩大礼建议在主教座堂举行(而非新铎家乡),教会还为和好圣事和病人傅油圣事编写了团体举行的经文;尤其是弥撒祭礼更是严格,教会不建议司铎于私室、教友家庭、幽静户外等不正规场所举行,也不允许教友家庭私供圣体……

司铎举行和教友领受的圣事,首先我们肯定这是一个团体行为,是团体的敬拜和宣信行动,是天主赐福整个教会的礼物;圣事确有私密性,但不完全是私人性的礼物,那些把圣事个人化,将圣事恩宠私有化,并非教会施行圣事的本义。同时,圣事的个人性幅度,也要求领受者将所获之恩深入内心,进而在生活中体现出来,并助益他人;而非不经深入,单单流于外在。

可见,教外人身心因不在教会中,误领圣体不是信仰行为,也不具备团体性幅度和个人性幅度,我觉得其神益的落空,可能性极大。

不过,前文所述的“天主常通过奇妙的、非常规的方式在人身上行动,赋予恩宠”,也是教会长久以来的传承。我们也相信、期待天主的奇恩异宠,来光照我们理论的不足,并愿天主借此误领机会,赐福教外者众。本文无意加推教外人误领圣体的现象发生,礼仪服务人员务要尽力规避此类事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同步公众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