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信仰分享

 

领)各位教友,请向逾越节的羔羊,献祭歌颂。

众)羔羊赎回了群羊,圣洁无罪的基督,使罪人与天父和好如初。

领)生命与死亡展开了决斗,使人惊惶;生命的主宰死而复活,永生永王。

众)玛利亚,请告诉我们,你在路上看见了什么?

领)我看见永生基督的坟墓,和他复活后无比的光荣;还看见天使作证,又有汗巾和殓布;基督,我的期望已经复活,他要先你们而去加里肋亚。

众)我们知道,基督确实从死者中复活,胜利的君王求你垂怜我们,阿们,阿来路亚。

——选自《感恩祭典》

 

这段经文,大家都耳熟能详。它首句的拉丁语为Victimae Paschali Laudes,中译为“请向逾越节羔羊歌颂”,是11世纪法国的 Wipo神父所作。其中的“对话”环节使得这段经文富有戏剧性和感情色彩,因而生动活泛起来,很快就被纳入复活节弥撒的经文中,用作继抒咏Sequentia本文以此经文,展开讨论教会歌曲(经文)中的“人称代词”——你、我、他,及由此带来的礼仪反思和建议。

 

 

一、人称代词引发情感交流

 

这段经文中,“门徒”和“玛利亚”的对话,以“你-我”的方式区别开了两个主体:门徒问“你看见了什么”,玛利亚说自己看见了基督的坟墓、基督复活的光荣、天使、殓布,还听到耶稣要门徒先去加里肋亚的命令

经文中这一问一答,记述了面对询问,玛利亚回复得很干脆、很真切,我们在咏唱和聆听这句问答时,甚至都能感受她当时的喜悦和激动;门徒们在听到玛利亚带来的消息后也群情激奋,喜乐溢于言表,并大声高呼“胜利的君王”。可见,人称代词在区别每个主体的同时,也能使得主体之间产生互动,引发交流。

为了丰富地表达人称代词所带来的“主体区别”与“情感交流”,咏唱这段经文应该采用男女对唱的形式,或者至少对唱该句问答。否则就会隐晦经文原义,也不能帮助信友对经文的理解和默思。

 

 

二、经文的指向性靠人称代词来实现

 

进一步分析,“对话”环节只是这段经文的一个亮点,并非经文意义的全部。仔细看我们就能发现,经文的中心是复活的基督:第一句便是咏唱者邀请全体信友一齐向逾越节羔羊歌颂,之后“门徒”和“玛利亚”对话的中心也是基督复活后无比的光荣,末句也是门徒们和整个教会一齐向胜利的君王欢呼。

末句中,全体信友向“胜利的君王”呼吁“垂怜我们”时,也采用了“你-我”的表达方式。人称代词的这次使用,巧妙表达了这段经文的指向性:指向的就是复活的耶稣基督(即“”);信友在咏唱、聆听这段经文时,便成为和复活的基督对应的另一主体(即“我们”),在向耶稣表达赞颂和胜利的喜悦。

教会的歌曲和经文,总要有一个指向,方为正规:如指向圣父、圣子及圣神;或者指向圣母或其他圣人;或者指向教会、教会团体或在座参礼者。幸运的是,人称代词能够实现经文的指向性,能明确歌曲(祈祷词)中和信友相对应的另一主体,也使经文再次生动、活泛起来。需要注意的是,如若用不好人称代词,歌曲(经文)就会出现指向不明,甚至混乱。

 

 

三、反思及建议

 

由于人称代词的不合理使用,歌曲(经文)中产生主体区分不明,导致情感交流受阻;指向不明,影响咏唱、聆听和祈祷效果,这都需要引起注意,并尽力避免和改进。现择几段经文(包括,弥撒常用经文和日常歌曲),具体分析:

 

1、《光荣颂》

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主、天主、天上的君王、全能的天主圣父,我们为了你无上的光荣,赞美你、称颂你、朝拜你、显扬你、感谢你。

主、耶稣基督、独生子;主、天主、天主的羔羊,圣父之子;除免世罪者,求你垂怜我们。除免世罪者,求你俯听我们的祈祷。坐在圣父之右者,求你垂怜我们;因为只有你是圣的,只有你是主,只有你是至高无上的。

耶稣基督,你和圣神,同享天主圣父的光荣,阿门。

 

根据段落划分,这段经文分别称圣父为“”,称圣子为“”,并提及圣神。经文的指向性很明显,就是信友直接对天主圣三的赞颂与称扬。咏唱这一类型的歌曲,该是仰视的心态,即从内到外、从灵魂到身心的一种崇敬之情的表达。

 

2、《信经》

我信唯一的天主,全能的圣父,天地万物无论有形无形,都是他所创造的。

我信唯一的主,耶稣基督,天主的独生子。他在万世之前,由圣父所生。他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他是圣父所生,而非圣父所造,与圣父同性同体,万物是藉着他而造成的。他为了我们人类,并为了我们的得救,从天降下。他因圣神由童贞玛利亚取得肉躯,而成为人。他在般雀比拉多执政时,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而被埋葬。他正如圣经所载,第三日复活了,他升了天,坐在圣父的右边。他还要光荣地降来,审判生者死者,他的神国万世无疆。

我信圣神,他是主及赋予生命者,由圣父圣子所共发。他和圣父圣子,同受钦崇,同享光荣,他曾藉先知们发言。

我信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我承认赦罪的圣洗,只有一个。我期待死人的复活,及来世的生命,阿门。

 

看上去,信经的指向性不是很明显,经文中分别称圣父、圣子、圣神为“”,可知信友(即“”)是在对另一主体论述天主圣三(即“”)的性体及工程,那么这一不明“主体”是谁呢?

是教会,是教会团体,也是当下参礼的在座信友。信经既是个人在宣认自己的信仰,又是教会团体在宣认普世大公信仰,所以信经的指向就是天主的教会。

咏唱信经,曲调应尽量是平和、安详的,其实诵念也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信友心灵于其中该是向内的,并予深思和感悟的。

 

3、《吾主耶稣你在祭台》

吾主耶稣你在祭台,我们虔恭来朝拜;

甘愿自天而降来,永远与我不离开。

众信友们并肩携手,战胜三仇走天路;

勇敢前进莫要退后,胜利荣冠在等候,

勇敢前进莫要退后,胜利荣冠在等候。——献县教区《赞美之泉》p.139

 

很明显,这篇歌词就出现了两个指向:前两句是信友在纪念耶稣的降来人世,并敬拜他在圣体圣事内的临在;后两句是信友互相勉励,在挫折和诱惑面前不要退后。经文很短,对此二指向的表达一带即过,必然都不会太充分,这是弱点;同时两个指向还给咏唱者带来一个疑问:该是在朝拜圣体时咏唱还是在朝拜圣体后咏唱呢?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也是存在两个指向,问题雷同。

 

4、《赞美之泉》

从天父而来的爱和恩典,把我们冰冷的心溶解;

让我们献出每个音符,把它化为赞美之泉。

让我们张开口举起手,向永生之主称谢;

使赞美之泉流入,每个人的心间。——献县教区《赞美之泉》p.89

 

歌词很明显,指向的是信友团体。这是邀请式的指向,咏唱者邀请聆听者、在座者加入到赞美天父的队伍中,且要从心中发出赞美。歌词很短,词意不夸张、不啰嗦,简单明了,是一首好作品。

 

5、《敬爱的圣母妈妈》

敬爱的圣母玛利亚,我们心中的圣母妈妈,

我们有多少贴心的话要对你说,我们有多少热心的圣歌要对你唱。

啊,圣母玛利亚……

看千万个教友的心在激烈的跳动着,千万张笑脸迎着圣母妈妈,

我们衷心祝贺天地之主母,最高之皇后,

万福玛利亚……——献县教区《赞美之泉》p.190

 

这个作品指向性很明显,不必细说,肯定过关;但是我们唱起来又会觉得歌词浮夸,不真实,是个有瑕疵的作品。这里我们强调,经文的指向性只是其该有的一个参数,其他也要顾及。

 

客观来讲,今日我们的弥撒礼仪中,使用了过多的指向信友的歌曲(经文)。如果说进堂咏和礼成咏还可以如此,奉献咏若依然如是,就显得不合适了。重要的,领主咏一定是指向耶稣的内容。负责礼仪歌曲的人员,要分析歌曲的精神,切不可漫不经心。

歌词就是经文,歌词就是祷文,歌词是直接送达天主的祈祷。故此,每位信友,不论是不是在礼仪中担任咏唱职务,都应该学习分辨礼仪歌曲(经文)的指向性。这也是为满全教会邀请每位信友积极、有意识的参与礼仪的义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李连贵主教










 

依照教区家庭年牧灵探访计划,李连贵主教协几位司铎于1022日上午,在廊坊市区西南前南昌村圣堂举行传教节圣祭,并在礼仪中为30位教友施行坚振圣事。

前南昌村圣堂于20097月建成,201312月扩建。和这座教堂一样,廊坊市区的教友骨干也呈现出了年轻化姿态,且新教友占有一定比例。随着京津冀一体化步伐的加速,廊坊教会也涌现了蒸蒸势态;除了这座圣堂,市区北部尖塔村还有一处,是今年8月投入使用的。两座圣堂,一南一北,便利了教友们的信仰生活。

在讲道中,李主教透过耶稣升天时给十一位宗徒的承诺,“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玛2818),鼓励教友要有福传的精神,“天主是,我们是,加在一起就是一切”,和耶稣成为一个,就有了福传的力量;“十一位门徒去福传不是圆满的,耶稣的门徒要补齐十二位才是完美的,今天你们在座的各位要努力成为那第十二位,连含旧约在内,十二总是天主的心愿”,我们加入这“十二”去福传,也是天主的心愿。

李主教言明,福传不只是精神,也是行动,包括在职位上、在行动中、在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要学着发显福传的精神;除了生活中要见证,更要不惧怕宣讲,因为我们的宣讲不是知识,“我们宣讲的是真理,是有深度、有强度的生命之言”,我们有什么可怕呢?基督徒的精神不是知识,且远强于知识,期望“你们的声音传遍普世,你们的言语达于地极”(罗1018),因为耶稣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2820)。

弥撒后,教友们纷纷求得主教降福,并与主教合影留念。依照牧灵探访计划,李主教下主日(1029)会在永清县徐官营圣堂会见教会骨干,商议教会事宜,并举行弥撒圣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9 21:28)
分类: 信仰分享

 

晚饭后闲来无事,打开抽屉里面的小盒,那是我多年收藏、珍藏的圣牌。一枚枚取出来,又一边介绍着拿给妻子看,如数家珍的同时,又含有几分嘚瑟,这个“嘚瑟”也让我有了这篇小文。

细细数来,“圣母显灵圣牌”为数居首,大小共有五枚。其中两枚是我小时候佩戴的,铝制,牌身有深浅齿痕,那是小时候在圣堂里念经,时间一长,难免心烦,就把圣牌放在嘴里咬来咬去造成的(如果读者也有这样的经历,请在此会心一笑);还有一枚是献县王朝神父赠给我宝贝闺女的,很小巧,作工很细,其上经文以英文镌刻。

众所周知,该圣牌正面的无染原罪圣母像,以一段经文围绕之,“吁玛利亚,无原罪之始胎,我等奔尔台前,望尔为我等祈”(O Mary conceived without sin, pray for us who have recourse to Thee),背面是十二颗星辰围绕的十字架、M圣号、戴有荆棘茨冠和被利剑刺透的两颗圣心。该圣牌是圣母在1830年显现给法国的加大利纳·拉布莱(Catherine Laboure1806-1876)修女时,命令定制的。教会予以准许后,因这圣牌,各地发生了很多奇迹,于是就又被称为“圣母显灵圣牌”。说完这些,妻子给了我一句回应:这种圣牌是挺常见的。

 


枚数居二的是“圣母抱耶稣”,也称“圣母子”,共有两枚,形态不同,满溢温馨和家庭喜乐,本人很是喜爱,不必多言,上图共赏。

 


“圣衣圣牌”虽有三枚,却是一版,是大城乔振英老师2005年自香港带回赠予的,圣牌作工良好,目测材质为锡。

1251年,圣母显现给加尔默罗会长西满·斯道克(Simon Stock1165-1265),授予“圣衣”:棕色二小方块由细索相连,挂于脖颈,使胸前背后均能佩带。这种圣衣是加尔默罗会大圣衣的缩小,圣母这样作,是为使所有佩带圣衣的教友都能分享加尔默罗会的祈祷、工作、神恩,如同圣母,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属于基督。后经多位教宗的推崇,圣衣在各地广泛使用。由于天气、工作等原因,布质圣衣容易破损,教宗比约十世于1910年给予宽免,以金属的圣衣圣牌代替小圣衣:一面是圣母圣衣像(Virgo Carmeli),另一面是耶稣圣心像(Cor Jesu)。同时,教会仍提倡布质圣衣,个别地区要求教友须在公开仪式中领受了圣衣,才可以用祝圣过的圣衣圣牌代替圣衣。说完这些,读者有没有想要佩戴这种圣牌的冲动呢?

     


下面要说一说最近购得的“圣本笃驱魔圣牌”,材质不错,925银,作工极好。该圣牌是很有古朴格调的一款,正面是圣本笃(Benedict of Nursia480-547)的刻像,他右手持十字架,左手持会规,另一面雕出十字架,以字母缩写围绕,意思是求主赐予善终,撒旦远离莫惑我(注:圣本笃是临终主保)。该圣牌用途很多,或挂于脖颈、系于念珠、或置于车上,当然,做成戒指的也不在少数。

这种圣牌的最早制造时间已不可考,其广泛的使用是圣味增爵(Vincent de Paul1580-1660)及其所创立的仁爱修女会,她们将此圣牌置于玫瑰念珠上,不久盛行于法国教会。1741年教宗本笃十四世正式认可。

 


最后要说的是“圣年纪念”圣牌,本人现在藏有两枚,皆从网络觅得;一是1975年常规圣年发行,正面是教宗真福保禄六世头像,另一面是“圣年1975”字样,并雕刻罗马四座大殿模型;一是1983年特殊救赎圣年发行,正面是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头像,另一面雕刻他的牧徽,并有“救赎圣年1983字样。

本人注意到,网络尚有纪念币在售,如1933年特殊圣年、1950年常规圣年,还有1962年梵二大公会议召开的纪念币,这些纪念币因具有面值(1500里拉不等),且无吊环用于佩戴,并非教会传统意义上的圣牌,希各位教友用心辨别。

     

圣牌多种多样,远不止这些,像小德肋撒、多明我、安多尼等圣人圣牌,亦非常经典。此文不为“嘚瑟”,只为提醒,希望读者佩戴圣牌。无论哪一种圣牌,总有来源和一些感人的故事、奇迹、恩典,其出现也常常满载恩宠而来,末,祝愿大家多多蒙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信仰分享

 

弥撒中,在唱经班的带领下,全体教友会陆陆续续唱到一首又一首的歌曲。我们还可以发现这些礼仪歌曲的特点,如咏唱形式常包括独唱和齐唱,歌词取材常是来自圣经或教会念诵多年的经文,歌词又分为常年固定的和根据礼仪节期、弥撒意向变化的。

除了这些外在的特点,我们还能发现,这些歌曲的内容都是敬神的,即唱给天主的赞美之歌、感恩之歌、求恩之歌。真情实感地咏唱这些歌曲时,其表达常是身心放松、呼吸均匀、表情自然的。巧合的是,这个状态非常适合唱歌,也是不扰人的。

根据圣礼部训令《论圣礼中的音乐》(1967.3.5)的指引,弥撒中的歌曲可分为两个部分:1、“固定部分”(Ordinary也作“常用部分”),即歌词常年不变的,我们称之为“弥撒曲”或“套曲”的部分,有垂怜曲、光荣颂、信经、欢呼歌和羔羊颂等;2、“变化部分”(Proper,也作“专用部分”),即根据礼仪年和弥撒意向而变化的部分,包括进堂咏、答唱咏、福音前欢呼、奉献咏和领主咏等。

此文只论述“变化部分”,包括歌曲的咏唱要求和实用反思。根据李振邦神父(1923-1984)的研究,“变化部分”的咏唱形式,可分为两种:1、对唱形式(Antiphony):进堂咏、奉献咏和领主咏便属于此类;2、答唱形式(Responsory):答唱咏和福音前欢呼属于此类。下文分别简述。

 

 

一、答唱形式

 

1、答唱咏(Psalmus Responsorius

对我们来说,“答唱形式”比较容易理解。弥撒中,答唱咏不拘诵念还是咏唱,一般做法是:读经员先读一遍答句,全体信友重复该答句作出回应;读经员再读出领句,全体信友再次重复答句。若由唱经员咏唱答句和领句,格式依然如此。

答唱咏均取材于圣咏集。我们身边的教会,在过去一段时间,在答唱咏的咏唱上进入了误区,即采用一首类似圣咏的歌曲来代替《读经集》设置的答唱咏。现在好多了,人们逐渐认识到,答唱咏是在读经之后,全体教友以一篇圣咏,而非其他作品,给予默思回应。

本来,读经之间歌唱圣咏,是犹太会堂的礼仪习惯,基督教会自始便传承下来。“答唱”本身即是默想,是将生活浸润在圣言中,并予反思的一种表达。我们不能随意改变答唱咏的曲目,一如我们从未更换过弥撒的读经选段一样。

各地教会意识到答唱咏的重要性及不宜替代性,亦出版了包装精美的答唱咏单行册,如台湾地区主教团礼仪委员会的《答唱咏》(1997)、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的《主日感恩祭答唱咏》(甲乙丙三册,2012-2013,蔡诗亚创作)、《主日感恩祭答唱咏》(甲乙丙三册,2013-2014,刘志明创作);相对来讲,国内教会还是使用朱建仁创作的《主日弥撒答唱咏曲集》(甲乙丙合订本2012)者居多。

笔者退一步反思答唱咏,不禁要问:为什么不常采用朗诵的传统方式呢?唱出来就一定比读出来更能深入人心吗?如果咏唱能给人反思默想,难道朗诵就不能?或者说,咏唱就一定给人舒适的默想环境吗?认真看一下我们身边教会的答唱咏的运用,读者应该会各有感受。

 

2、福音前欢呼(Acclamatio ante Lectionem Evangelii

和答唱咏一样,福音前欢呼亦采用“答唱形式”:唱经班或唱经员首先咏唱“阿来路亚”(Alleluia)答句,而后全体重复该答句(有时会省略该步骤);再由唱经员领唱短句(Versus),全体咏唱“阿来路亚”回应并作结。教会要求短句该是取自《读经集》。

福音前欢呼既是伴随福音游行而咏唱,又是对即将发言的耶稣基督的期待;按照李振邦神父的注释,这首歌是既有“进行”的意味,又是圣道礼中读经的一部分。因此,唱经班要斟酌“阿来路亚”答句在礼仪中的善用,不能一味贪图节奏,失了祈祷意味。

和答唱咏一样,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亦出版了《主日感恩祭福音前欢呼》(甲乙丙三册,2014,刘志明创作)和《主日感恩祭福音前欢呼》(甲乙丙一册,2015,蔡诗亚创作)等单行册。

“阿来路亚”一词,可分为四个基本音节,即Al-le-lu-ia。在传统的演唱习惯中,只给前三个音节安置几个音符,而由最后的“ia”开始便爆发出一组,通常是20-30个,甚至更多音符,为把这简单的答句,变成无所不容的曲子,因为“ia”正是天主的名字。

在这个恢复传统圣乐呼声愈高的时代,先从恢复福音前欢呼这首歌入手,笔者觉得是可行的。但又须理会,这种音团式的“ia”音符会给唱经班和指挥带来挑战;即便能唱得好,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教友能不能从中聆听出期待、感觉出喜乐的情感来,还真需要商榷。

 

 

二、对唱形式

 

相对而言,“对唱形式”对大多数教友来说,可能不太明确。属于这类的作品本就不多,再加之没有刻意在弥撒中选择这类歌曲,遂造成了这种无知。“对唱形式”之格式是:对经由全体信友咏唱,之后唱经班咏唱领句,信友再次咏唱对经,这样便产生了对唱。

进堂咏、奉献咏和领主咏,都属于这个类别,巧合的是,这三首歌曲又都是伴随着礼仪的“进行”而咏唱的,即进堂时的游行、奉献礼品的列队前进、领主时的心怀期待而前行。“对唱形式”的歌曲恰恰具有这方面的优势,其分段咏唱的方式刚好配合礼仪的伸缩。

 

1、进堂咏(Introitus

进堂咏既是伴随司铎及辅祭人员的进堂游行,又促进参礼者的团结,以导入弥撒庆典,这习惯自四世纪时便已存在。和答唱咏、福音前欢呼一样,教会亦为全礼仪年的感恩圣祭分配、安置了进堂咏,包括对经及领句。鉴于篇幅,《感恩祭典》只印刷了对经部分。进堂咏的经文,以圣咏为主,以圣经其他经文和教会自创祷文为辅。

就是说,这些经文是专用的,是教会专门为礼仪年不同时期和弥撒意向编撰的,所以,将弥撒歌曲的“变化部分”(Proper)也翻译成“专用部分”,是贴切的。

观察国内及港台教会,戴思神父(1921-2007)的圣乐作品,尤其是用作进堂咏的几个作品广受赞誉,如“普天地颂扬上主”、“天国众子民”、“上主庭院”、“司祭百姓”等,这些作品的歌词均取材于圣经,其结构又符合“对唱形式”的要求。根据《读经集》所列经文,香港教区圣乐会员会亦出版了《主日感恩祭进堂咏》(2016,蔡诗亚创作)、《主日感恩祭进堂咏》(2016,刘志明创作)等单行册,其用意也是朝着“专用”方向去发展的。

 

2、奉献咏(Offertorium

宗徒教会时期,教友将一切财物充公,“按需分配”的生活方式,与“团聚、擘饼、祈祷”等礼仪行动,共同成就了活生生的信仰见证(宗242-46),因此可知奉献和祭献本是一体。弥撒中用歌唱伴从奉献,四世纪时已有记载,当时奉献之物,还包括金钱、食物、日用品等。

脱利腾大公会议(1545-1563)之后,弥撒中呈奉酒饼的任务,由辅祭人员将之放在祭台上而完成,然后司铎诵念一篇直接向天父祈祷的经文,教友作为司祭的角色在此礼仪中不能完美体现;新礼弥撒(Novus Ordo Missae)恢复早期习惯,更为强调信友呈奉的目前还是饼和酒,是大地和人类共有的劳动成果,是奉献,是出自感恩的奉献,此礼将人引入感恩祭的中心。

因此,奉献咏自古以来就有两个主题,即先前的“赞颂”主题和现在强调的“奉献”,选择哪一主题的歌曲来咏唱,都是可以的。但选择既符合礼仪时期,又符合“对唱形式”的歌曲,以助教友参与圣祭,还有一段路要走,目前尚无单行册出版。

 

3、领主咏(Communio

也是在第四世纪,教会开始咏唱圣咏来伴随教友领圣体,歌词内容大都是强调兄弟友爱团结、复活的喜乐、永生的保证等意义。领主咏大都取自圣咏,有时亦采用本日的福音,或由教会自创。《感恩祭典》提供了全部的对经,亦无领句,目前亦尚无单行册。

 

 

结语

 

有学者建议,每台弥撒歌曲的“变化部分”,应使教友在聆听圣言时深入祈祷,在领主入心时更新生命;而歌曲的“固定部分”,也应考虑风格的统一性和礼仪的整体性,尽量出自一位作曲人同一套的作品。

其实以上所述,都是弥撒歌曲咏唱级别的级。司铎作为基督的代表,向天主献祭,故,司铎和教友的互动对答该是咏唱的,包括致候词、集祷经、献礼经、感恩经、天主经、领主后经和遣散祝福等,教会当局划定此为第一咏唱级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