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6-21 23:36)
分类: 主教

1、徒步的人

 

今年,见到和听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教友加入了徒步朝圣的队伍,这其中不只青年,甚至还有年逾五旬的长者,真是让人钦佩。即便单纯地作为一项运动,徒步也是能强身健体,历练心智的;同时,又作为信仰的一种外在表达,既能与同行者相互扶持、同赞同祷,还能给路人、外教人带来表层的信仰反思,更是很有好处。

对于徒步,教友群体中也曾有不解、不屑的声音出现,在此我想解说几句。教会尊重人权,尊重教友的意愿、意向,尤其乐意接纳“更好的”意向,“更好的”事(路1042)。徒步是个人、小团体意愿的一种表达,理能受到尊重;主事神父在衡量路程与体能、天气与补给的情况下,给以接纳、准许和祝福,因而成行。

至此,读者可能会抛出一个新的问题,神父是否可以拒绝教友出自个人意向的行动或行为。可以,我觉得某些情况更该明确拒绝。

某教友曾为村里教堂捐赠一座落地钟,理由很简单,因为教堂里没有钟表,时间不好把握;神父也觉得应该置办,就同意了。落地钟高挑修长,呈深红色,实木,镂空镶玻璃,价格不菲,置于弥撒间的角落。时间不长,情形发生逆转:在来访神父的善意提醒下,堂区会长及大多数教友逐渐达成了共识:大钟表并非礼仪元素,搁放于弥撒间不合适。约摸半年后,落地钟移至堂区办公室,皆大欢喜,唯捐赠者心有不悦。

看得出,这种两难是先期衡量不当造成的,捐赠者和神父本都没有过错。不过,这也提醒神父在面对教友的意向和行动时,要有原则地准许或拒绝;也提醒教友的个人行为如果在群体中可见,或是加入的小团体行为在教外人面前可见时,不论是个人奉献、小团体徒步、义务修路、捡垃圾、街头福传等,都需要神父的明知和指引。

总体说来,教会和神父尊重每位教友的意向和行动。以徒步来说,参与者的意念可能各有不同:或者想在身体和心灵上历练自己,或是为丰富信仰生命,作一件“更好的”事献给天主,或者就是简单的克苦自己、为求得某样恩典……意向虽有不同,却无高低之分,因为这些意向都是真实的,纯朴的,必能获得尊重。

 

 

2、零彩礼

 

零彩礼是教区李主教在去年冬季公开声明,并在今年310日以教区公告的形式发布的倡议。公告一出,折中的声音首先遍布教区各地:零彩礼实行起来,难度较大,彩礼定额更为可行,也易得人心。

主教不是糊涂人,能不知此理?

主教倡议的零彩礼,指向的是爱情无价,指出的是在婚姻中天主圣爱至上的原则。

众所周知,维系和加强婚姻生活的幸福,须有两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契约和爱情。“契约”是较为西方式的词汇,和国内的“婚姻登记”同义:婚姻登记是受法律保护、人们认可的契约关系,是可见的一种文书形式。然而,和“婚姻登记”一词相比,“契约”内在的精神味儿更浓,就是信用,坦诚;是建基于信任的交付权责,使得双方订立这个契约。

和文书的“可见性”不同,爱情是不可见的,但却是可感知的。我的自身经验:爱情,婚前表现为吸引和心动,婚后却表现为责任和心动。随着婚姻的平淡或日间争吵,有时感觉不到爱情、关心、尊重,也因此怀疑爱情的存在。盛怒或绝望之下,我们是选择撕毁“契约”还是尊重“契约”的精神,这就很重要了。选择坚守,那么在以后的生活中,可能妻子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能打动你,让你有感觉,让你重获爱情、幸福感,发现生活的意义;如果选择放弃,也就没有以后了。

除了这种官话式的劝勉,我们也能在圣经中发现爱情的真谛:天主是爱,天主把爱情赐给世人,便是把自己赐给了两个相爱的人,让他们互相吸引,互相扶助;如果说,婚姻是契约结合的,那么含有爱情的婚姻便是“天主结合的”(谷109),天主亲身参与,所以“爱情”的深意超越“契约”。爱情是盟约,一如天主不会因着以色列子民的背信弃义而放弃爱情之约,同样,天主照料发生冲突的、对爱情失望的婚姻;天主不会破坏,也不允许别人破坏这爱的婚约。

教区公告发出后,陆续有一些婚龄青年选择了这种见证方式,步入婚姻生活;在今年朝圣礼的弥撒之前,还有一个零彩礼的见证,这都值得夸奖。主教倡议的零彩礼是让人追逐爱情,坚守爱情,在爱情中发现天主,归回天主;如果倡导彩礼定额,是不是就太局限了?

 

 

3、关于边缘人

 

证道时,李主教提到了教会对边缘人士的照料,尤其是修女、教友在残婴院、孤寡院、麻风病院的服务。这是教会给社会的一点小贡献,是教会对自己负责任的一种展现。

两三年前,我们中学同学有一次聚会,讨论道:所有信仰都是教人做好事,所以选择哪个宗教其实关系不大的话题。我就说道:所有宗教可以分为有神、无神两种,有神宗教寻求神荣,无神宗教寻求人益。就是说,像天主教、基督教这样的有神信仰,信徒首先追求的是神本身,所作所为也都是为神的益处(若173),在此基础上提升为人群服务;而无神信仰,都是为求子求福,免祸长生等自身需求而有。

我列举几个情况,大家继续分辨、思索一下:

一旦有人跟你说:信教吧,信教以后就不得病,即便有病也不用看,不愁吃穿,不愁钱花了就。我相信听到这话的人,会有90%的摇头;理由很简单,相反理智,相反科学;

可如果有人跟你说:信教以后,神会天天保护你,在各种困难中,尤其在出差、开车等安全隐患中,特殊看顾你。我觉得听到这话的人,不论是不是教友,会有50%的觉得可信;

再如果有人跟你说:信教以后,神会赦免你的罪恶,赐给你的心灵平安,灵魂纯洁,能无忧地站立在神的面前,直到末日。听到这话的教友,80%应该觉得这理论没有问题。

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列举的内容始终没有出离自身需求、自身益处这个范畴:上述三种情况分别说的是神在照顾我们的物质、生命和心灵。可惜的是,我们还这样去教导别人;不客气的说,我们的有神信仰,被我们的思维习惯拘束在无神信仰的范畴里面了。

信仰不能是讨好自己,神不是为满足人类的需求而存在的;恰恰相反,是神创造了人,人的生活和存在是为探索、认识神和他的光荣;人的祈祷、礼拜首先该是为认识神,亲近神;神赐照顾与否,该随从神的意愿,人只负责认识神、光荣神,也就够了。

文回前题,信仰也不必讨好别人。教会对边缘人士的服务,是在表明信仰、实践信仰,不是寻求被认同,不是讨好社会和个人,其实,也不必讨好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信仰分享

 

1、该会议分为普通会议和特别会议

 

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1962-1965)结束时,教宗保禄六世(1897-1978)以《宗座关怀》(1965)手谕,成立“世界主教会议”(synod of bishops)。《天主教法典》(342)恰如其分地总结了该会议的体制及目的:“是由世界各地区所选出之主教定期之集会,以促进教宗与主教之间的密切联系,以协助教宗,保全并发展信德和道德,维护并加强教会的纪律,研究教会在世界上行动的有关问题。”

世界主教会议分为普通会议(包括常规会议及非常会议)和特别会议。

普通会议“讨论直接有关普世教会利益之事”,特别会议则“处理有关某一地区或某些地区的事务”(《天主教法典》345)。其中,常规会议的召开大约每三年一届,今已召开14届;至今也另有3届非常会议、10届特别会议,其召开时隔,较为机动。

 

 

214届常规会议的主题及会后文件

 

14届常规会议根据探讨内容不同而有相应主题,且自3常规会议开始,习惯会后由教宗亲颁劝谕一封,给普世信友分享是次主教会议的内涵及收获,并给予宗座劝勉。

1967年召开1会议,讨论梵二公会后事宜,建议成立国际神学委员会及修改1917年所颁布的教会法典;19712常会讨论司铎职及世界正义。

19743常会讨论教会福传,会后教宗保禄六世颁布《在新世界中传福音》(1975/12/8)劝谕。

19774常会讨论教理讲授,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1920-2005)颁布《论现时代的教理讲授》(1979/10/16)劝谕。

19805常会讨论基督信友的家庭,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家庭团体》(1981/11/22)劝谕。

19836常会讨论教会使命中的和好与忏悔,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论和好与忏悔》(1984/12/2)劝谕。

19877常会讨论平信徒在教会及世界上的圣召与使命,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平信徒》(1988/12/30)劝谕。

19908常会讨论现时代环境中司铎的培育,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我要给你们牧者》(1992/3/25)劝谕。

19949常会讨论现时代环境中修会的生活,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奉献生活》(1996/3/25)劝谕。

200110常会以“主教为世界的希望、基督福音的仆人”为题,会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羊群的牧人》(2003/10/16)劝谕。

2005年,新上任的教宗本笃十六世筹集召开11常会,反思圣体年带来的恩宠及圣体圣事作为世界和平之粮的意义,会后颁布《爱的圣事》(2007/2/22)劝谕。

200812常会议题是圣言在今日的力量,会后教宗本笃十六世颁布《上主的话》(2010/9/30)劝谕。

201213常会主题为“传播基督信仰的新福传”,会后教宗方济各颁布《福音的喜乐》(2013/11/24)劝谕。

201514常会恰逢世界主教会议成立50周年,探讨家庭在教会和世界上的圣召及使命,会后教宗方济各颁布《爱的喜乐》(2016/3/19)劝谕。

将于2018年召开的15常会,会以“青年、信德与圣召分辨”为题,现已向全球教会发布预备文件及调查问卷。

 

 

3、与中国教会有关的内容

 

20059月,教宗本笃十六世曾邀请中国的金鲁贤(1916-2013)、李笃安(1927-2006)、李镜峰(1922-2017)、魏景仪(1958-)四位主教,参加11常会。但由于健康、路途等原因,均未能参加。

迄今颁布的12封劝谕,在台湾地区均以繁体中文陆续出版,河北信德社也以简体中文陆续印刷了近期三封劝谕:《上主的话》、《福音的喜乐》、《爱的喜乐》(见附图)。笔者也期待教友们研读教宗各个劝谕,以求进步。

我们祝愿教会在世界主教会议的伴同下,得以自勉、发展的同时,也希望有能力的教友加入到问卷调查中来,为教会大计谋发展,献计策。这样便不辜负“世界主教会议”(synod of bishops)中synodos这个词的原意:同道偕行,朝着同一目标迈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信仰分享
 

1、结语对答的特点 


包括主日、节日在内,教会为信友的隆重聚会常常配备了两篇读经和一篇福音;在这些圣经选段的宣读完毕,教会还设计了启应格式的结语对答帮助信友参与礼仪:

透过所列三个文本的结语对答,我们可以发现:

1)拉丁文的启句,读经和福音是一样的,直译应该是“上主的圣言”或“上主的话”;

2)英文的启句,读经和福音便不完全一样,翻译上的这项适应,不单体现了福音的礼仪地位,还方便了信友对答;

3)中文启句的翻译,参考了英文做法:a)读经和福音采用不同的启句,以方便信友对答;b)根据英文早期的译法(This is the Word of the Lord),启句中分别加入了“以上”二字。 


 

2、结语对答的反思 


今天越来越注意到,拉丁文中并没有“以上”(This is)一词。为了回归原意,英文的译法渐渐做了修正,中文译法也在悄然变化。香港教区在2005年出版的《主日感恩祭》,将读经一、读经二和福音结尾的对答之启句统一定为:上主的话;台湾地区主教团2012年也以公告的方式,将该启句统一定为:上主的圣言。与普世教会礼仪习惯划一,港台地区的努力,体现了教会的一体共融,是值得推崇之事。同时,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以下问题:

1)读经完毕,读经员高呼“上主的圣言”或“上主的话”,全体教友以“感谢天主”回应,顺其自然;而福音完毕,司铎高呼“上主的圣言”,信友中的绝大多数仍会习惯性地回应“感谢天主”,而非礼仪经文上要求的“基督,我们赞美你。”

2)也许会有读者认为,这只是个时间问题,时间一长,信友自然也会以“基督,我们赞美你”来回应福音结尾的启句;但同时又有读者觉得,以“基督,我们赞美你”来回应“上主的圣言”,这本身就很生僻,且有主语冲突的嫌疑。

3)如今,举行中文弥撒的司铎,鉴于以往习惯和方便信友对答,几乎都在使用“以上是基督的福音”或“基督的福音”来结束福音的宣读,这做法与礼规要求虽非高度统一,但也符合英文译法和早期的中文翻译,且有助信友积极参与,还是很有益处的。 


 

3、一个建议 


梵蒂冈的礼仪做法也许能给我们带来启发。在教宗的重大弥撒礼仪中,读经一、读经二、福音的结语之启句,虽都是Verbum Domini,但却以不同的旋律咏唱出来: 

我们能发现这种做法的益处:启句的不同旋律,必然引致不同旋律的应句;旋律的多样性既丰富了礼仪色彩,还能避免信友的“顺其自然”带来的误差,又调动了信友参与礼仪的积极性,可谓一举两得。如果中文谱曲可行,我们也期待圣乐工作者在这方面的努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教会音乐


《献礼弥撒》作者耿辉(1941-2011),山西太原人,1962年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长期担任音乐教师;改革开放后兼任山西修院音乐教师,1986年圣诞节写作《献礼弥撒》,收录于太原教区《圣乐荟萃》(1994)歌集,传唱于中华教会。

前文奉送、分享的管弦乐《献礼弥撒》,取自网络,是天津武清区小韩村天主堂编曲,于20156月其本堂神父晋铎周年弥撒庆典的演唱版本;其演唱与管弦乐演奏阵容,相得益彰,与人耳目一新,澎湃沁人,由白津生老师指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同步公众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