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舟
草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68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舟简介

   生于河南濮阳,暂居陕西延安。作品见于《星星》、《诗潮》、《飞天》、《散文诗》、《诗歌月刊》、《延河》、《延安文学》等杂志,出版有诗集《人间》。

    :lihonglin187@163.com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它山石
读李洪林诗集《人间》· 序

文:牛彦雄 

读《人间》

序 · 自有斯人别后知

 

帘外韶光暗度时,凭窗默读草舟诗。

人生纵是寂寥处,自有斯人别后知。

 

我不懂诗,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李洪林的诗。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刚进校不久的一次古代文学课上,申焕老师说起这样一个文学青年,笔名叫草舟。当时我笑着想,为什么不叫草船呢?这个笔名还让我想起了“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可惜那时,这个名字只像一丝风一样从我耳边吹过,我竟没有伸手掬住。再后来,零星地读到他的一些诗,像《继承》、《所有的生命回归安宁》,于是我知道,这是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带着乡村的质朴和静谧。再后来,终于见到了他,可只是远远地坐在台下,听他讲话,听他朗诵诗歌,厚厚的镜片后,我那双体弱多病的眼睛,没能触碰到那张面孔。但他的声音却跟他的诗一样质朴厚实,深深地扎进了我心里。再后来,仍有这样的几次接触吧,或者是远远望见,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 · 生命扎根的地方

诗集名叫《人间》,白色封皮,上面印着几所房子,一缕炊烟,一切都是淡淡的。在这个封皮上,你就可以看到一个静谧的村庄,一个少有欲望的村庄,瘦弱,安宁,与世无争。他从那里走来,由一个满身是泥的孩子,长成一个满心思绪的诗人。
诗集的第一首诗是《故土》。故土,我们初来人间落脚的地方,我们在人间的旅程便是从这里开始。最后一首诗是《人间之外》。从人间走过,想象着在人间之外另有一个世界,那代表着人内心更深层的念想,是一个有待挖掘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谜 

 

我走向人群中间

像风吹进树叶,沙沙地响

仿佛我们已没有隔阂

 

危险和好运气

都会等着我

我活得小心翼翼却稍纵即逝

 

我走在人群里

像云游走在水里

你看时,我已随波散淡

 

我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今天,我还是不给你们说

我是一个悲伤的孩子

过了秋天我就走

上帝知道,他也不会说

 

我总听着屋子里有什么在响

 

不管我住在哪儿

村里的老房子,甚至住宾馆

我总听着屋子里有什么在响

响声细碎、轻微、怪异

像虫子在爬,又像其他……

 

我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响

沙发、衣柜、门缝、马桶

我也曾附在下水道上侧耳听

那里什么都没有

仿佛那响声从来就不存在

 

但它们分明在响

顽固地响在那里或那里

当我半夜醒来,总觉得它们

在绕着我响。这多么危险

像杀手总在人睡熟时动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奶奶

 

时隔两年,她应是仍不放心

这些被她撇在人世的孩子

所以才在祭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情绪笔记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四天前,我在餐厅吃饭,因为晚上要加班,就打包了一个馒头;

三天前,因为加班时没吃掉它,扔掉吧,于心不忍!

于是,又放了一天......

两天前,馒头有些异味,但觉得还能吃,弃之可惜!

于是,又放了一天......

直到昨天,突然发现馒头已经发霉,霉点斑斑。

我心想:“扔了吧,再也不能吃了”

事情的经过,总是这样的......

耐人寻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它山石

见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它山石
原文地址:西行记(之一)作者:胡弦

西行记(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不会游泳,却对院子后面的鱼塘念念不忘。村子里很多事物都令我无法忘怀。我觉得自己和堂哥是幸运的,读书,让我们脱离了村子的穷困,十几年的童年生活让我们始终怀着乡土之根。两种文化境遇的不同,让我更是对村子心怀敬意,其实这才是孕育我精神的子宫。)

(这是整个村子里我最爱转的地方,充斥着丰收与荒凉,村子就在这两个极点之间轮回,也带着我在人生的幸福与失意、飘摇与驻足间轮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7 13:40)

晨光

 

最近,我感觉自己阳光多了

每天早晨七点零三分

太阳都准时路过办公室的大玻璃窗

这扇窗是他的临时出口,也一直是我的

每当这时,我就尽量腾出手

腾出疲倦的身子,静坐着

看光从墙上滑落,像一袭薄纱。

从桌子一角折向微掩的门

房间里还有昨夜残余的暗

它们包围着光,如一团浓度很低的云

如果从长长的、昏暗的走廊向我的房门看过来

穿过门缝打在暗色木板上的那道光

一定很美。尽管生活漫无尽头

我还是找不出理由拒绝美

拒绝这从理想世界反射的光

 

红尘

 

办公室的这个女人,在甘泉小城三叉路

开个茶庄,她抽屉里放着半罐碧螺春

四十岁,她还有茶的气质。她是渭南人

二十年前嫁到这儿,有一女儿正度初中时光。

她说这么久自己还没有融入此地的生活

我笑称这是嫁接和嫁接残留的负作用。

她说不喜欢这里,却失去选择。女儿仿佛遗传了

她隐秘的不满,生在渭南不思归。

她戏称好像是来旅游的,说不准哪天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4 21:02)

穷尽

 

那些耗尽心力所追寻的

是那样远,远在我最渺茫的视野之外

我把那些看不见摸不着一想起却如炭火般滚烫的

叫做理想。姑且叫理想吧!

除此,还有什么令我狂喜又忧虑?

 

我知道,悲苦还不够,失落还不够

孤独还不够,罪与罚,爱与恨,这些统统不够

未知的理想将降大任、大喜、大幸福于我

所以,苦我心志,伤我神魂,困乏我身

把我摆放在离明天最远的位置

让我跋涉,跌倒,怀疑,迟钝

在人世里坎坷,辗转反侧

让我在千辛万苦之后,在九九八十一难之后

抵达,让我终于有资格哭诉衷肠:

为此,我已穷尽一生。

 

成长

 

我厌烦自己如此不可阻挡的成长

像少女初潮般突如其来

我似乎在一瞬间完成了蜕变

一块泥巴烧制成器,我已脱离了生命最初的温润

变成一件干枯之器、污浊之器、空心之器

多么残酷的成长,摧毁了赤子之心

 

这些年,我竭力窝藏私心,掩盖劣迹

在时间面前抵赖,在命运面前装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