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7-01 02:48)
标签:

文化

分类:

1

雷公一声不响地抡起铁锤

在黢黑的铁砧上

敲打那条湿毛巾

 

铁砧旁炉火通红

将岭南之地罩于脚下。

 

2

广府人邓高神习惯了

雷声普化天尊赐予的一万年溽热。

 

他有朴素的世界观:

有阴有阳,阴阳交错。

这世界到处都是相对的

他恰好可以躲在“热”的反面。

 

3

更朴素的道理蕴藏在古树下——

交合都是为了繁衍,而愚蠢的人类

太过耽于享乐,忘了生命的真谛。

 

邓道长初通此道,因此     

他繁衍了三次,得以用三个面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1 10:24)

饮酒诗

 

来喝一杯傍晚的酒吧,一喝酒,

这世界就变成黑白的了,五蕴皆空。

我认识的盗匪们,骑着驴,

三三两两地来了。来吧,来喝一杯,

清凉的夜酒,说说你们强横的压寨夫人。

说着说着,张三李四啊,就忘了,

肋下的镔铁腰刀,胡乱地醉了。

其实这一世,也无非是,

白的变作黑的,黑的变作了白。

黑白之间,我就渡过了黄河。

 

醉酒的人,老是逆潮流而动,

忘了规矩。我三十六个州府的友人啊,

越来越古旧,不懂创新,更不会造反。

我记得你们饭酒的恩情,忘了,

你们造过的孽。一喝酒,人就变得健忘。

山河依旧,山河依旧?

一喝酒,醉眼就看不清,索性闭上。

道路阻且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了长江。

 

不能过游荡的一生。能过醉酒的一生吗?

终日思考人生的哲人啊,我满怀羞愧。

我心惴惴,因为过了浑浑噩噩酒肉的半生。

只不过一喝酒,我就变得心安理得。

就安心做个无知的人,抹去表面的,

所有痛苦。然后活在涂抹的擦痕里。

活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6 11:25)
分类:

雪中谈

 

1

三个白帽子终于到达北极,在一棵

松树下,种下一堆雪

 

像在举行一场葬礼

 

2

我年迈的爹推开房门,说

“吼!推不开的门啊!”

他的原意是说,你看,这大雪啊

该怎么办呢?他想说给屋里,我年迈的娘

 

然后他拿起铁锹,开始铲齐膝厚的积雪

就好像听到了我年迈的娘不用说的指令

 

3

上帝分派祂无限的资源——

在高纬度地区降下雪

在低纬度地区降下人口和炎热

 

炎热让他们的口音充满音乐性

那些说起话来都像歌唱的人

用红色的热情覆盖了季节河、沙砾和革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6 11:23)
分类:

父与子

 

吃过晚饭,青春期少年回到自己房间。一回手,

将稠密的夜晚拉下来,把他爹挡在了身后。

 

夜色包围中,是一大块一大块明亮的孤寂,

像白昼疲软的喧嚣,顺着灯光

从墙壁上剥落。鳏夫坐在明亮的日光灯下,

像别的鳏夫一样,喝着酒。

 

在灯光下他像个落魄的帝王。

失去了他的领地、子民、权力,

和他的后妃。失去了忠诚。现在,

他沮丧着,好像马上就要失去他的儿子。

 

但最终,他从冗长的回忆中起身,回到

虚空的现实中。他醉醺醺地把自己扔在床上。

他身旁的混凝土墙壁,像高耸的山峦

横亘在他和儿子中间。

 

山峦起伏,星光漏进松林下纵横交错的小径。

夜行动物出现了。他和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6 16:21)
标签:

寒星

野鸽子

干渠

分类:

寒星

 

……寒冬冻住了干渠

“都臭了。”因此,你闻不到

鱼的味道。

 

有人在田里支网

捕了十几只野鸽子

“炖好了,来喝酒吧。”

 

现在回家,必须穿过

堆满了木头和化学粘合剂的

工厂,还有零星飘来的

外地方言。

 

深夜里醒来,光着屁股

到院子里撒尿

冬夜咬我的胸,我的腿

抬头看见银月与寒星

眼里要垂下泪来

 

这地上每个人都是星星

闪烁在午夜,但其中没有我

我离开了,再也不能回来

最后在空中消散,不知所终

 

我的父母,才是这寒夜里微弱的光

他们此刻在东屋的炕上睡了

和他们的先辈一样

在冷寂的旷野上,打着鼾。

 

2015.01.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毛虫

婴孩

沉睡

轮回

分类:

热带

——为即将诞生的女孩儿而作

 

你要爱你的妈妈

她是运动健将,在台风的奔跑中孕育了你

因此你有热带气旋一样的心

遥远的北方即将进入冬季

万物享有凛冽的休眠期

但热带有更多的热爱

你睁眼见到的这个世界有些微的吵闹——

因为你,候鸟们飞来

围绕着你,用嘈杂的方言

带给你繁花的、雪花的、北方的祝福

 

2014.10.27

 

论政治

 

如果没有广场,你最少需要

一条街道。你可以散步

间或跟女朋友,吃个冰激凌。

又比如,你可以和某甲、某乙

拉起手。这是两个陌生人,长着不一样的

耳朵。当然,你不是因为他们的耳朵

而拉他们的手。你拉他们的手

是因为他们的嘴。再比如,你

开着拖拉机而不是骑着牛

在街上走,还闯了一堆红灯

其实你更想驾驶一艘航空母舰,你知道

这是战争。有伤亡与胜负。

现实是你不用开炮,飞溅的浪花

就轻而易举震碎了两旁的窗玻璃。

做早餐的妇人惊声尖叫,吓掉了手中的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3 14:34)
标签:

星辰

绍兴酒

小令

题外

分类:

For Suxing

 

雨下着。

 

我写过太多的雨,显得过于纠缠。

但雨下着就是那么自然而然。

 

这是不对的,雨

不能这么下在你心里。

 

2014.09.23

 

只有星辰是一样的……

——致马尔克斯

 

只有星辰是一样的,剩下的什么都不是。

 

他没有逻辑性

(啊,庄严的逻辑性)

他骄傲而孤独

(啊,狂热的孤独感)

他一辈子反对独裁

(啊,那古稀之年伟大的独裁者,他的友人)

他长寿的青春

(唉,那些才高命短的人)

他的名字太长了像他们那个世界所有人的名字

美洲人

(荒凉、野蛮、混乱……生长着丰盛的梦想)

老年痴呆

……

只有星辰是一样的

哦,只有星辰同时闪耀。

 

但恐怕连星辰都不相同

在嘈杂的午夜,加西亚·马尔克斯

他的银河里,星辰阵列,飞溅着火星。

 

2014.08.31

 

题外

——For Xyz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2 10:31)
标签:

杂谈

简单说一下,如有不妥之处,还请方家指教:

1、正圆珠;

2、隔片,又称药片珠;

 

3、算盘珠,简称算珠,又称平安扣;

4、腰鼓珠,因状如腰鼓而得名;

5、橄榄珠,因状如橄榄而得名,是腰鼓珠的加长版;

6、直筒珠,圆柱形,有时腰鼓珠、橄榄珠也称筒珠;

7、扁勒子,形如橄榄珠而扁,腰鼓珠、橄榄珠、直筒珠、扁勒子如果用在念珠佛头下方,可统称为“勒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3 09:41)
标签:

富源村

死亡

某甲

咸腥

活着

分类:

论死亡

 

十七世纪的富源村,八十岁以上的老人

被所有人唾弃,包括他们自己。

虽然活着,但相当于死了。

富源村有朴素的哲学,那是

另一种生活,类似于某个

十九世纪初的遥远部落。

死亡太过神秘,如同生殖一样无法揣测。

“它值得崇拜”,富源诗人某甲写道

“迟来的死亡由于它的伟大而令人生厌。”

同样伟大的某甲洞悉了生命的全部奥秘,他明白

能与死亡抗衡的,惟有

“生之气息”。二十一世纪的富源村

轮回依旧。王音五十二岁了。

当阳光照进六楼的客厅,陈旧的书籍之上

无一例外落满了丰厚的灰尘。

他也老了,得了糖尿病。

但真正的死亡住在隔壁,磨着

锃亮的镰刀,刀刃上闪烁着九十六岁的

咸腥的死亡气息。你看——

世代更替如盛酒的器具

三百年后,他习惯了玻璃器皿

忘却了陶制酒器女人皮肤一样的芳香。

为了活着,他离了两次婚、成了艺术家

用手机存贮卡对抗缓慢的死亡

并且决定永远活在三十岁。

 

2014/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30 09:30)

你也以为……

——赠游金

 

你也以为落叶是装饰风景的,跟未落的叶一样。

但落叶也有分别——

未落的、将落未落的、落的和化为乌有的。

你看,你生之日,叶已落尽,

你庆生之日,落叶已化为乌有。

乌有之乡的我告诉你,你依然悬挂在枝头,

将落未落,依然是一枚树叶。

你看,你犹疑着、观望着、晃荡着,像一枚落叶那么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