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10-30 14:30)
标签:

情感

分类: 胡思乱想

天气转凉了。今天和明天是近期难得的双休。下午坐在宿舍,看着外面暖暖的阳光,又有了久违了的慵懒的感觉。只要在阳台上一低头,还是可以看见大家匆匆来去的身影。宿舍里是很安静。

 

上午突然想起小时候似乎是有恋物癖,什么东西都会搜集到一处。开始是乐此不疲的,甚至会不经别人同意将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后来,每次收拾自己的桌子时,发现多余的废物越来越多,于是又开始将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抛弃。前几天发现耳朵有点疼,并且在不该有耳屎的地方发现了很多疑似耳屎的异物。不知道是不是和经常在宿舍戴耳塞有关。于是想,自己要不要去买个耳麦。厚厚实实的能罩住两个耳朵的那种。以前不经意间,听一个同学用欲仙欲死来形容戴上耳机享受重低音的感觉,旁边还有人笑他这词用得太……今天突然也想给自己置一个这样的耳机,在冬天的宿舍,好好地享受一番。

 

小时候经常会羡慕别人用旧了但还完好的东西,觉得能对一件东西保有如此长久感情的人,生活一定也有特别的style。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贯穿于整个小学时代。刚才室友喊我去看凡客的一双鞋,发现真的也挺好看的。但是前两天刚买了两双鞋。小时候的任性还表现在,每次上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8 16:42)
标签:

休闲

分类: 胡思乱想

今天,和同学一起去看了盗梦空间。还不错,影院效果是挺棒的。但是我想说说无关盗梦空间的一些事。

 

也许我的内心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所以在跟人相处方面,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以下一些事情可能比较私密,但这个地方应该没有现在相识的人知道,所以我可以尽量多倾吐出来。

 

早上一出门,某同学跟我就地铁线路争了一番。其实真的没什么好争的,真的不知道。总之这让我一天的刚开始就没有个好心情。这位同学其实人并不坏,但是一旦她觉得她懂得比你多,貌似非要跟你争出个所以然出来。即使争不过你,也要从气势上压过你。我还是尽量适应她开朗的那一面,忽视她偶尔比较烦人的一面吧。

 

今天的电影票是在美团网团购的。虽说是团购,但是加上地铁钱,中午在真功夫的饭钱,其实消费也差不离多少。还一大早起来,然后下午三点才回来。所以有些东西并不会像看上去那样,很美。

 

我觉得我自己其实还真的是对人不够真心。刚开始和人接触时,这个人的优点总会显露的比较多。然后随着时间的增加,貌似在心里对别人渐渐有了一些小看法。所以我觉得,人和人之间还是要有点距离的好。所谓君子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6 17:20)
标签:

休闲

分类: 胡思乱想

今天看完了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除了感叹这个女人内心的强大之外,她也值得我们深深地佩服一下下。

 

现在的生活基本很苍白,但刘瑜说,她的生活也是很苍白的,为什么苍白和苍白的差距这么大?看来发掘一下内心,能不那么外露就能够感受到的快乐,更长久。

 

我已经完全成为网络的奴隶了。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然后偷菜,然后上QQ,人人。空间写了一阵,现在也不写了。以前逃离这个地方,是因为讨厌隐蔽在暗处的眼睛,以为空间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现在,空间少了一个读者,我又不写了。真是怀念以前那些随时坐下来敲字的年代,那个时候的废话怎么那么多。虽然说到后面话也说尽了。写着没劲,看着无味。

 

现在写东西,已经纯粹是一种发泄了。以前还会介绍介绍自己看的电影什么的。到后来,发现电影这玩意,自己也介绍不出个六七八出来。所以造成了现在虽然整天开着电脑,但在网上留下的足迹却不多。

 

以前是有点bs在人人上发照片的行为的,最近自己也好上了这一口,看着点击率的有所提升,回复着一条条的留言,制造出貌似自己生活很充实的假象,于是,自己真的以为自己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7 23:2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常小记

嗯,我决定在这里写一篇。有一个人,总是来看,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有博客情节?我的QQ空间更新得可是很勤快的,如果真的是想了解跟我有关的情况,为什么不去空间看?为什么?嗯,只能说,他有博客情节。

 

有点感情需要抒发,没有什么地方好抒发,这个地方,已经坚持一年多没有拔草了,今天,本来是想很简短地说两句,但是,要说,那就多说几句呗。

 

晚上,经常会不自觉地惊醒,貌似,不是12月31号晚上,就是元旦晚上,我竟然又睡着哭了。我有多久没有那样了?好像也不久哈。奇怪啊,那两天没有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总之,这种感觉很不好。经常是半夜惊醒,然后,对着黑黑的房间,会觉得心悸,害怕。这个时候,室友的存在给了我些许安慰,于是又把被子往脸四周扯了扯,继续睡去。

 

这是不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除了这个解释,我实在想不出其他解释了。

 

最近,拼命读很多书,很多时候,那些字句从眼前飘过,大脑其实并没有真正消化掉,这并没有妨碍我继续读。以前总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没有负担,可以自己想读什么,就读什么。不知道读什么,就去豆瓣上找,然后去图书馆的网站查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6 15:13)
标签:

杂谈

这里不再更新,有兴趣去新家看的伙伴,可直接问本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3 23:39)
标签:

情感

分类: 胡思乱想

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说什么。

 

有人Q&A,反映的问题其实也在我心中缠绕。路人甲和他女朋友表面上似乎很和谐,但是,女朋友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精神上不和谐。据路人甲所说,女朋友选了一个博士。其实这个女人不爱谁,她爱的只是她自己,她这么抛弃路人甲,不见得她有多么爱那个博士,她只是在找一颗能让她这颗卫星围着转的恒星。你问她为什么要离开路人甲,也许她眼神里还会流露出一丝不舍。你问她为什么选择了博士,估计她也很迷茫。说不定她只是厌倦了,想要一段新的开始,新的经历。

 

你是选择一颗恒星还是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

 

貌似这个问题问得很弱智,但是,爱情之所以能成为创作者的永恒题材,和她自身的扑朔迷离是很有联系的。两个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就这么遇上了,相处了,好像也爱了,如果你不是单身主义者的话,说不定下辈子就要对着这么一个人。你怎么能不好好拷问拷问自己的内心?但是,问来问去,你会发现自己问的很多问题,好像能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答案,但是,另一个问题呢?所以,最后选择的人,决定于他能回答问题数目的多少。可是,你不能一个一个地去试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3 23: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浮华世界

经常看一位复旦的大哥的博客,只知道他去香港了,没想到去的还是最好的,浸会的传理学院~baptism啊~~人才~

 

话说汪国真后天要到这里来讲座,就在图书馆前面的曾宪梓科学馆,不过时间够早的,早上八点四十。估计是学校领导倡导大家要早点去,才把九点改成八点四十了。虽然我没有读过他的诗(确切地说是我除了课本上要求背的古诗之外就根本没读过什么分行的东西),但是,好歹他也是汪国真啊,况且又那么近,到底去,还是不去,呵呵。起得早就去~

 

那个刘志华,第一次看见他的大名是在2008年的报纸上,判了死缓。第二次看到是在2006年的人物周刊上,说他已经被整治了。第三次我又看见他的大名,是在课本上,上面写道:“近年我国反腐工作取得很大成就”,接下来列举了一长串人命,其中就有“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稿子的时间是2002年。这人生命力还真顽强~这次都判死缓了,应该是真的了吧~

 

以后要多看奶猪的我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2 23: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浮华世界

其实我并没有真的那么悲天悯人,只不过实在有些话不得不说。

 

人物周刊上一篇深度报道,让我对“曹大和”这个人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胶带缠成粽子,你能想像到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小时候看过一个漫画,是一个人蜷缩着坐在一个玻璃瓶子里,瓶子口被塞上了软木塞,据说哮喘病人发病时就是那种感觉,无助而绝望。哮喘是种病,这是人们无法左右的一件事情。而,那位列车长,却亲手将另一个和自己一样活生生的人置于那样无助而绝望的境地,仅仅是因为他发出了几句别人听不懂的“叫声”。怕“出事”,怕担上责任,就能亲手把另一个人置于这样的绝境吗?这件事之所以会引起轩然大波,无非是曹大和在列车上那几个小时的经历,在人们心中难以抹去的印象。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同学闹着玩,自己先蹲在了草地上,很快第二位同学倒上来了,没想到还有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我当时想叫又被压着叫不出来,只能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声音,这点声音早就淹没在同学兴奋的呼喊声中了。于是,我没办法,只有一招——哭。这种绝望的心情只要经历过一次,就很难在记忆中抹去。小孩子是不懂事,况且是闹着玩,但是,列车长呢?他,他怎么就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浮华世界

最近发生的两件新闻,一件是林松岭被欧致死案,另一件是深圳冒出了个林叔叔。两件事,如果没有网络的推动,事态绝对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网络上的人心向背,很大程度上给了当事人压力。若压力是施加给了官方,那么,官方必须出来解决事情;若压力施加给的是普通老百姓,那么,老百姓能做的只怕只有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并再次对官方施加压力,促使事情的进一步解决,以及证明自己的清白。

 

林松岭案中,一开始,“警察”、“大学生”、“殴打致死”,这些字眼使舆论一边倒向大学生一边。警察成了为非作歹的恶霸。然后,网上开始散步林松岭亲舅舅是哈尔滨某高官,父亲是开发商,林本人成了已经考上某部门公务员,成天开着宝马车到处晃荡的衙内。并且一开始公布的录像都是显示林对警察不依不饶。网上的舆论又一边倒向了警察。当事人,也就是林松岭的父亲,“我并不会上网,过了两三天才知道外面传我是开发商”。作为普通老百姓,能做的也只有到事发现场拉横幅,邀请媒体,并强烈要求警察公布最后三分钟林松岭被欧打的录像。

 

怪叔叔横行于世,林嘉祥就是其中一个。事件刚出来的时候,身为“算个屁”的草民,大家简直都要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3 16: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常小记

好像我已经做过无数次这种事了,很怀疑,我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后果赤裸裸地展现在我老人家面前了,我才会真正的把这当回事,而一开始,有很多防止它出现的方案。从人力,物力,资源等方面来看,一开始做好预防工作显然更符合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原则。

 

但是,发生了,又能怎么样呢?这种事情还可以补救,那么,其它的不可逆转的事情呢?要是任何东西都能清空再重来,估计“遗憾”这两个字也就没有市场了。

 

你知道吗,这种事是周期性发生的,其实人也是一种情绪周期性起落的动物,很少受人自己控制,或者说,我们根本控制不了。

 

也许,称之为“硬伤”也太抬举它了,之多也只是一件发生频率还有那么一点高的“糗事”吧。anyway,this is lif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