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乡巴佬
乡巴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437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不虞之誉或求全之毁                              

唯阿发表于:2007.10.04

 

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孟子*离娄章上》;曹雪芹写道:“宝玉……黛玉……既熟惯,便更觉亲密;既亲密,便不免有些不虞之隙,求全之毁。”(《红楼梦》第五回);金庸为自己辩解,自称想到了孟子的这两句,又画蛇添足解释其意为:“有时会得到意料不到的赞扬,有时会遭到过于苛求的诋毁。”(《致<文汇报>函》)

    曹雪芹已经有点小说家言的味道了,而金庸,则像他笔下的武侠,胡来、乱抡。孔圣人后裔、北大教授孔庆东认为金庸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人物,因此,金庸口不择言的训诂,大概也会成为日后汉语之中“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的标准解读。活在一个“胡言乱语成时用”的时代真是让人爱恨交加。——恨它莫名其妙,爱它难得糊涂。我为曹乃谦作第六辩,因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最后的村庄原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我的相片
 远古的艺术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我的相片
边城,一段城墙。远处是雁北与内蒙分界:驼背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3 10:16)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我的相片
 温家窑风景系列
上图:《到黑夜想你没办法》主人公之一愣二曾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3 09:1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评论
 

方言是个伪问题   

唯阿发表于:2007.10.03

 

钱钟书先生在《林纾的翻译》中,曾摘引林译狄更斯《滑稽外史》一段:

司圭尔先生……顾老而夫曰:“此为吾子小瓦克福……君但观其肥硕,至于莫能容其衣。其肥乃日甚,至于衣缝裂而铜钮断。”乃按其子之首,处处以指戟其身,曰:“此肉也。”又戟之曰:“此亦肉,肉韧而坚。今吾试引其皮,乃附肉不能起。”方司圭尔引皮时,而小瓦克福已大哭,摩其肌曰“翁乃苦我!”司圭尔先生曰:“彼尚未饱。若饱食者,则力聚而气张,虽有瓦屋,乃不能閟其身。……君试观其泪中乃有牛羊之脂,由食足也。”

    钱钟书先生认为译笔很生动。并指出,林认为原文美中不足,故而又补充又润饰,比如在原著中,小瓦克福只“大哭摩肌”,没有讲话,“翁乃苦我”这句怨言是林凭空穿插的,“因而语言更具体,情景更活泼,整个描述笔酣墨饱。”——这个结果,显然是小说所应当追求的艺术效果。

 

我读这篇文章时还很小,但已经知道林纾即是林琴南,一个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1 11:17)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评论
 

汪曾祺令谁被动?    

 

唯阿 发表于:2007.09.27

 

    汪曾祺是肯于提携后生的传统前辈。现在,文坛上这种人绝种了吧。

    汪曾祺对曹乃谦的爱护,当得起曹的“如父”一语。如父也者,一是关爱、扶持,一是敲打、点拨。——在《读<到黑夜想你没办法>》的结尾,汪曾祺写了句令现今的曹乃谦相当被动的话:“曹乃谦说他还有很多这样的题材,他准备写两年。我觉得照这样,最多写两年。一个人不能老是照一种模式写。曹乃谦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写法,别人又指出了一些,他是很可能重复一种写法的。写两年吧,以后得换换别样的题材、别样的写法。”

    汪曾祺想说什么呢?

 

这里没有方言,意思也是一清二楚:一个只有几篇手稿的“文学中年”,实在有必要提醒他文学的无穷性——这也是写作的诸多目的之一。作为导师的汪曾祺有一点隐忧:曹乃谦会因为自己的赞赏而裹足不前。我以为,他似乎并未觉得曹那几篇温家窑系列所确定的题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谢俊、张柠,“含泪的”批评家   

唯阿  2007.9.22

 

    鲁迅在《反对“含泪”的批评家》一文中写道:“批评日见其多了,是好现象;然而批评日见其怪了,是坏现象,愈多反而愈坏。”——《小说稗类》为小说的修辞实验叫好,我大受鼓舞,并且立即实践:我将鲁迅的话浓缩为三个更为有力的字:“日怪了!”——这是一句陕西方言,约等于北京话的“奇了怪了”。

 

    鲁迅早已作古,而他所反对的批评家的“含泪”,也已由具象转化为抽象:“泪已盈了眶了”是不大会有了,但认为其所批评的作品“堕落轻薄”、“有不道德的嫌疑”,认为其作者“悲哀”的论调,却依然有子有孙无穷尽也。

 

    谢俊,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他的文章题目为:《曹乃谦:当代的贾岛?》。晚唐的贾岛都蹦出来了,怎么盛唐的李、杜还没见人影?唉,我见人将本朝比作唐朝,总是气不打一处来。太操切,且等本朝出了女国家主席再说吧。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亲爱的读者、博友:

 

这封信有两个事跟大家说。

 

先说第一件,那就是:我这个博客是朋友三贤在去年给我弄的,他当时说,乃谦你该开个博客,我说啥叫博客,他就给我讲了一气什么叫博客,开了以后有什么好处。我说我不会弄这种高科技,再说我也没时间。他说我给你开,我说弄就弄去吧。过两天,他说已经办好了,跟我要文章往博客里面放。我一便给了他好多,他说不能一下子全上,过两天上几篇,过两天上几篇。我说你看吧,反正我也不懂。

过了些时,他说有个博友找你有事儿,便把那位博友的邮箱地址给了我。又过了些时,他又给了我几个博友的地址。他如果不给我的话,那我就不会知道有谁找我,找我又有什么事。因为我不会,也没时间进我的博客里看看。

最近,我的邮箱接到过两封来自和讯博客的信,说我时长了没上博客。我给三贤打电话,原来他这些日很忙,也没有往开打我的博客。这样子,一定是冷落了不少博客朋友,在这里,我表示道歉,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请多多原谅!

 

下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21:3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评论
 

贼幽默的邵燕君 

 

唯阿      2007.9.18

     题解:“贼”,副词或形容词,东北方言,相当于北京方言的“忒”,也就是普通话里的“很”。它相当于雁北方言中的啥呢?请在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温家窑风景》中去寻找。

   “幽默”是言说的利器,庄子说:“天下沉浊,不可与庄语。”(《庄子*天下》),这是最一流的深刻;马克思说:“把可笑的事物看成是可笑的,这就是对它采取严肃的态度。”(《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这是第一等的认真。但是幽默并非邵燕君的本意,而是她的《对曹乃谦创作的评论和评价》一文带给我的阅读感受。也就是说,是她的“论”和“价”让我觉得幽默。

    邵燕君其实幽默过一回。在北大的“品曹会”上,邵燕君说道:“不知道那点你们有没有感觉?他写《愣二》那篇里的‘金兰撕、金兰撕’,多像海涅的‘我们织、我们织’啊,那种复沓不是原生态的语言,那肯定是一个诗人的语言。”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