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扫忙者
扫忙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1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文化

一个人,一个流派和一个时代

    

8月,一个闷热的傍晚,我们走进位于苏州老城区王长河头3号的周瘦鹃故居。离44年前他走的那天还有5天,不知那天是否也闷热,是否也蚊虫肆虐。或许那口最后收留他,如今依然安居院中的小井,可以告诉世人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6 18:47)

      应集团要求,本报将要增设几个周刊,比如将有一个《区县周刊》。为该刊创刊造势,上周我带队去各地“游说”,受到各地宣传部门的热情款待,却也意外遭遇某地宣传部门的刻意 “冷遇”。说意外其实也不意外,因为我们去年报道了人家在公务员考试中的不合理现象。可是,我们此番所去地市,几乎都有过我们的“舆论监督”,但是人家好像不“记仇”,唯独此地。都是政府的官员,为何对“待客”之道却如此迥异呢?

     我们私下议论,为官风格与为人风格往往是一致的。有怎样的为人之道,就有怎样的为官之道。那么为人之道与为官之道是不是就该统一呢?

     为人,应该正派、公道,为官,更应该正派、公道,这一点绝对应该统一。没有正派、公道的为人,何以为官?但为人与为官确又有不同之处。为人是个体,为官则姓“公”,在非私场合,为官的言行都代表人民赋予的“公职”。人们对你的评价其实就是对你为官的评价,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你所供职的政府部门的评价。为官不容易啊,尤其是在你摒弃了个体私欲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了浙江卫视有关《白》剧的节目,我女儿直呼:太让人失望了!不知众“白粉”们是否有同感?其实要找一个当年在剧中有镜头的群众演员并不困难,只要在媒体上登个寻找当年《白》剧群众演员的“寻人启事”,肯定会找到一大群,找来的群众演员还可以帮着找回许多回忆,电视台更可以借此将该节目炒火。如此顺风顺势顺水推舟的炒作都不会,同为媒体人,我感觉很可惜也很汗颜。

    当然,也许人家有人家的想法,我是替“古人担忧”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9 15:05)

    昨天有博友问我,白蛇与青蛇的戏是在哪拍的,我这里回答:除特技外,外景是在南京的瞻园,即太平天国的东王府,现在是南京的太平天国博物馆。记得在此拍摄的场租费是我去谈的,因为当时的馆长曾是南京市文化系统的团委书记,因团的工作我们有过一些交往,所以我出面,他很客气地接受了我报出的很低的价格,好像就几百块钱。当然,90年代初,人们的市场意识还没那么浓厚。好人终有好报,此人现在可是江苏文化界的大人物。

    那天,剧务一大早去菜市场买蛇,瞻园里有个小土坡,就是拍摄地点。因为买不到白蛇,就准备了一罐白油漆,待布置好场景,架好机位,道具就拿着喷枪对着那条白蛇“扮演着”一通喷涂,结果刚拍一个镜头(也可能一个镜头都没拍完,我记不清了),那“白蛇”就不动弹了。再毒的蛇,恐也敌不过油漆的毒性啊!(由此我想,如果森林探险者,手里拿个油漆喷枪,什么眼睛蛇、什么什么毒蛇都不怕了。)没辙,再换一条,再喷漆,再拍。幸亏剧务有预见,多买了几条。

    记得在南京拍摄时,场租费要的最多的是鸡鸣寺,虽然是出家之人,在关键问题上,一点也不逊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南京的拍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8 14:47)

    总想坐下来,回答热心博友们的提问,却是一个会接着一个会,又恰逢本周我值班(有在报社工作的朋友,就会知道,报纸值班的意义),来不得半点大意。

    首先感谢众博友对我的厚爱与支持,一篇博文引起这样大的反响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也知道,这“反响”不是冲着我来的,都是因为《白》剧及两位大腕明星的魅力和号召力。

    原本是浙江卫视的一个节目预告,勾起我对18年前那段往事的一点回忆,仅此而已。18年了,一个丫头也长成大姑娘了,竟然还有“吓人”的粉丝数量,令人咂舌。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耐心将该剧完整欣赏,都是女儿看时(她看了不知多少遍),我在旁边瞅几眼。脑子里除了过去《白蛇传》的总体情节外,《新白娘子传奇》的具体细节大多不知晓。因为,从参加拍摄到剧组解散,我们手里就只有一个分集大纲,编剧是跟着剧组,边写边拍(我在前文里已有描述)。虽然我也在剧里有那么丁点儿“粉墨登场”的镜头,我却从来没看到过,一是因为拍归拍,最后会不会留用则两说,影视片后期的剪辑常常是不留情的,连大腕的戏都减,更何况一个群众演员或背景演员的戏或镜头?所以,昨天回到家,女儿把《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6 15:10)

 

母亲把不是通过正当的学业通道获取的功名利禄,一律叫做歪门邪道。

功名利禄实在是谈不上,未来的事情离路曦都还太远,要紧的是她不喜欢眼下这个工作,准确地说,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会是个干体力活的工人。不是瞧不起工人,而是她觉得自己当不好工人。“我生来就不是当工人的料”。那她是当什么的料呢?她做过很多梦,每个梦里的职业都不是那么清晰,但大多与爱情有关。自己是每一个爱情故事的主角,主角的职业永远都是爱情故事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04 15:08)

 

就在路曦心神飘移的时候,中断了10年的大学招生考试恢复了。父亲以不容商量的态度给路曦报了名,路曦却以毋庸怀疑的心虚对自己说,我肯定不行。但她不敢对父亲明说,在父亲眼里,路曦一直是个好学生,读书从来没让大人操过心,每学期拿回的成绩单总是让他在同僚面前很有面子。参加女儿的家长会他是很乐意去的,因为听到的都是夸奖,而对儿子的家长会则能推则推,因为儿子的学习成绩总让他抬不起头。但他不知道,女儿在那个因校风恶劣而闻名的由三个民办中学合并而成的学校里熏陶了四年,该学的知识没学到,不该有的消极厌学染了不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02 14:41)

 

                                                           (原创作品转载必究)

 

似乎是一觉醒来,路曦就感觉有许多不得不说的话和事,想找个地方晒一下。又好像是憋了很久了,再憋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本报连续对南京雨花台区的一个政府违建进行了批评性报道,被人民网等多家门户网站转载,引起很大反响.这是本人为此报道撰写的评论.)                    

什么是违建?非专业者或许不能准确地说清它的“学名”,但对它的性质总能言其一二,就是那些不按章法、不合规矩、未经审批而私自搭、建的可以称作建筑的东西。因为近些年老百姓的违建被拆的多了,所以“违建”——这个官方给出的带有行政执法味道的词汇,在百姓的嘴里也跟说青菜、萝卜一样的带有了家常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6 16:11)

上海“钓鱼执法”事件终于真相大白,虽然从事发伊始,我就坚信真相终归会大白于天下,但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糗事会发生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如果发生在哪个偏远的小城市,还容易让我相信。)

我一直以为上海是全国文明素质最高的地方,我反对这样的说法:对上海人的最高评价是“你不像上海人”。我固执地认为上海人的“优点”是全国人民都无法企及的。曾几何时,“上海牌” 独领风骚数十年,上海的产品令国人的向往程度不亚于现在人们对LV、对DIOR、对GUCCI的向往。尽管很多人都讨厌“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上海人,但都不否认喜欢上海生产的东西。这就是上海人的优点,精于生产、勤于生产,在全国人民都在热衷抓阶级斗争的时候,上海人也没荒废生产。上海人会数着北京的高楼大厦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