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军庆
曹军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116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时 差

曹军庆

 

1983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一个小镇上教书。一同分来的还有另一个男同学。那时候我们精力充沛,两人在篮球场上一对一对垒,可以一口气打上一百分钟。到了周末,有家室的老师们都回家去了。学校里只剩下我们俩。除了打篮球,我们有时候会骑着学校唯一的那辆破旧自行车,到十几公里外的县城去玩。一辆破自行车,只能两人合骑。他带着我,或者我带着他。我们的目的地总是县城里那座著名的棉纺织厂。棉纺厂女工多,还有几个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试着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

 

曹军庆

 

当我写下“王国庆老婆的老公死了”这句话的时候,对着电脑我一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巷藏酒香

——曹军庆印象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813/c404030-30224552.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昨日看了曹军庆先生的《云端之上》。朋友说读完内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眼见着这小说的胚胎慢慢长出五官

小说的降临很可能只是一次胡思乱想。一次不期而遇的停顿,或者顿悟、回忆。某一个创痛突然揭去了疮疤。也可能是面对苍穹时无语的缄默,长时间的沉思默想。面对自己或者面对现实的一个转身,凝视——或者回望。漫漫黑暗里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一抹光线。或者白茫茫的光亮里不知从哪里嵌入的一丝黑暗。坠落中一次牢牢的“抓住”。苍白的无所事事时的怀疑或惊惧。小说在这时候忽然间就降临了,它从你蓄谋已久的期待之外而来。我在这里用到了“降临”这个词语,这个词语出现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3 09:54)


作家应该成为一个时代的目击证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两人是相亲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时地点就选在东湖里的老鼠尾。去老鼠尾需要走过一条细长的蜿蜒小道,小道延伸到东湖深处。步行的话要十来分钟。老鼠尾的名字大概与这小道有关系吧。或者与古时候的铸剑术有关?不知道,反正就叫老鼠尾。到了小道尽头——也就是老鼠尾,有个小亭子,叫先月亭。相亲的这两个人,男的周伯雄,女的苏亚娟。介绍人老谭选地点的时候说,“到老鼠尾去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