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军庆
曹军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456
  • 关注人气:2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在东湖边上,浓密的树林里掩映着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两座不高的楼房彼此相邻。楼房的地面上由带顶蓬的回廊相连接。回廊外侧,长满了爬藤植物,郁郁葱葱。回廊内侧,木质的雕栏上漆着旧画,画中都是神仙妖怪和瘦骨嶙峋的古人。间隔十几一二十步远,随意地摆放着一些座椅、板凳和小桌子。小桌子上面有书刊、温热的茶水和装着黑白围棋子的陶罐。院内设计幽静古雅,像是一处私密花园。花卉、石笋石柱随处可见,游泳池里汪着水,像一弯明晃晃的月亮。但是小院子的入口处却极为隐蔽,树木更葱笼。一条土路通往这里,细窄弯曲,丝毫也不起眼。门口竖着两扇坚固的铁门,门卫室里长年有两名保安值守。院子四周是一圈高墙围着,高墙上遍插碎玻璃和尖锐铁钉。身穿灰色夹克衫的男人牵着狼狗四处巡游,他们碰上面了也默不作声,仅仅只是互相点头或以眼神示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难说它是一道门,那么不是门它是什么。看上去那地方那么破旧,没有栅栏。外表很像是废弃了的什么地方,但又不是或者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是废墟,不是废弃工地。当然也不是院落,不是养殖场。什么都不是,普普通通一处凹槽,下雨时满是泥泞,勉强能容一辆车过去。两边是水泥墩子,表皮已破败,露出里面的碎石块,裂缝里夹着枯死的草茎,但看上去仍然像是障碍物,像是一道门两侧的石墩子。中间刚好能容一辆车通过,这便是入口了。由西往东,从武汉市的二环线到徐东大街,在徐东大街驶上欢乐大道。继续往东,车行十来分钟,再从欢乐大道的高架桥上下来。往东湖深处走,在树荫掩映的岔道口,如果往右拐那便到了沙湖水果批发市场,当地人叫它沙湖果批。果批里的生意十分萧条,见不到几个人影。路上只有向左拐,才能进入这道入口,但是没人知道它是入口,此处无比荒凉。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不远处也就是在它的南边就有华侨城欢乐谷、东湖纯水岸,那些高耸的房子和奇形怪状的游乐设施尽显都市繁华。紧挨着繁华到了这里却是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段时间,隔三岔五的欧阳劲松就会在凌晨一两点钟打来电话。他晚上睡不好,长期失眠,深夜里的电话铃声如同某种不祥的灵异事件,令人毛骨悚然。为了不影响到陈修身,我把手机调到震动状态,搁置在我的枕头下面。尽管手机的震动极其微弱,无论我睡得多么沉实,只要欧阳劲松来电了,我就会即刻醒来。我捂着手机,支支吾吾地讲话。如果他讲的时间比较长一点,我就会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客厅或洗手间里跟他聊。陈修身也知道我接听的是欧阳劲松的电话,以前我们做爱的时间相当有规律,要么是上床入睡之前,要么是早晨醒来之后。现在他居然调整到深更半夜,正睡到半梦半醒间,他突然侧过来扒拉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很容易跟欧阳劲松的来电时间撞车。陈修身正和我做着时,手机恰好在枕头下面震动起来。这种时候真令人沮丧,即使我从枕头下面抽出了手机,也羞于启齿。陈修身没有停的意思,我把手机扔在一边。它不再震动,我以为欧阳劲松不会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秋天的这个早晨,向本田起床之后准备进城去借钱。看来真到了这步田地,不借钱不行。该了的事得把它了了,再不能拖,越拖越麻烦。更麻烦的是要了那个事就得要钱,得拿钱去了它。还有呢,房子也得买,这也是逼在眼前的事。不买房怎么跟柳心眉结婚,结了婚又能住在哪儿。火烧屁股,火烧眉毛,火烧心肝儿,烧得人肉疼骨头疼。向本田他现在急需要一笔钱,说重一点差不多就是救命钱。弄到钱了他兴许还有生路,真要是弄不到钱他兴许就活不成了。怎么会这样?不知道。昨天晚上向本田仔细想了一整夜,既要钱就得去借。令人沮丧的是他忽然发现,要找到一个可以借钱的地方或者要找到一个可以借钱的人居然很困难。就像你成天嚷嚷着要打仗,真要打起仗来了却怎么也派不出一个人来上前线。谁能上?谁也上不了。向本田在心里面给人排队,但凡是他认识的人哪些人有钱,哪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鱼腥风

 

都说邱正义娶了一个石女,跟石头似的没缝隙,百毒不侵。刘秀梅一脸正气,不苟言笑,是县农机局机关里出了名的宅女。人们议论刘秀梅不是没有原因,她让人别扭。和她在一起会让你不自在,即使不在一起,一想到她也会让你牙疼似的吸气。一个跟大家不一样的人,当然头疼。她不串门子,不扯是非,也没个相好。身上没有一点瑕疵的人,不说是怪物,至少也太奇怪了。这种人无法让人信赖,你会没理由地想要防着她,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她。她跟大家隔着,无法跟周围人打成一片。日子往下过着,她疏离了大家,大家也疏离了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理

 

读完曹军庆两个短篇,这一天,正好是1019日,鲁迅先生忌日,不免借着鲁迅的文学视野来考量《向影子射击》。比如面对云嫂,“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云嫂被小院赶出来回到村里,“始终回不过神来,她蒙掉了,像是掉了魂,老也适应不了乡间生活”,她渴求着先生“会再召她回去”,生存的全部意义都依赖着由先生来设定。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这样定义“奴隶”的“依赖意识”:“它的本质是为对方而生活或为对方而存在。”曹军庆精彩地演绎出一幕“主奴辩证法”,或者说,他借文学作品要告诉我们,奴隶和弱者并不是一个稳固不变的身份,而是具体情境下的产物。一旦情境改变,面对不同对象,奴隶/弱者即便不会摇身一变为主人/强人,但也会模仿着后者,加入强权秩序中成为其一部分——用小说中的话来讲,“就算不是真正阔过,至少那也是见到阔过的人了”。云嫂每次衣锦还乡,在她的主观感受里,“人们从低处往上瞅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达官显贵”,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佳燕

 

向影子射击是曹军庆2016年末发表在《作家》杂志上的一个短篇小说名,这真是一个带有总结意义的丰富而绝妙的精神意象,远远超出了这篇小说自身所要表达的意思。“影子”确实是深藏在曹军庆小说中非常有趣的一个意象,让人想到黑暗、孤独与彷徨,想到鲁迅先生那篇著名的《影的告别》。从影的告白到向影子射击,似乎更多了几分主动与勇气,这瞄准自我与他者的射击本身含有反抗与审判的意思;然而又是多么虚弱啊,这射击的指向仍然只是不及目标的影子,这样一种反抗、审判乃至救赎是可能达成的吗?那种八面埋伏又找不到同伴或对手的孤独感和危机感,也许恰恰隐喻着我们这个时代人的精神处境。

由此考察曹军庆2016年的小说创作,发现他一方面继续构建着具有中国城乡交叉地带缩影意义的县城叙事,在对幸福县奇人异事的追根溯源、大小人物表里反差的心理开掘中展现时代症候与人心人性;另一方面他又在不断自我突破,以《落雁岛》为开端的武汉东湖故事系列扎实体现了他在新的题材领域、叙事能力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装置、恐惧以及现代性批判

                    ——略谈曹军庆的三部近作

蔡家园

                                 

    当我们谈论曹军庆时,我们还能说点什么呢?

曹军庆是湖北近年新崛起的一位实力派高产作家,被评论界与吕志青、晓苏并称为“荆楚三杰”。他的长中短篇小说接踵而出,而且频频被转载、获奖,已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阅读他的小说,经常会为他的想象力和叙事才华所吸引,也会由他笔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雪梅

 

曹军庆曾经在《何以穿透雾霾》中说:“雾霾就是现实的写照。”[①]

将现实和雾霾并举,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联想,但曹军庆敏锐地以雾霾这一热词抓住了他想要表达的庞杂现实。正是基于这种对现实复杂性的清醒认识,他拒绝将现实当作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去临摹,而是试图透过纷繁芜杂的现实表象不断切近人性的幽暗地带,寻找抵达世界真相的可能性。曹军庆近期的中短篇小说更加清晰地呈现出这一的艺术追求,他热衷于描绘暧昧不明的现实图景,痴迷于探索暗黑地带的人性秘密,在这个日趋娱乐化和表象化的时代,曹军庆以其异质性写作表达他对现实的深度思考。

 

一、 “别处”不过是现实的镜像

现实是如此丰富驳杂,无疑对作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构成巨大挑战。作为一个坚定的现实主义者,曹军庆对此有自己的认识:“现实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我们所能看到的世界,另一部分是看不到的。能看到的多半是通俗故事……当我们习以为常地看着那些通俗故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曹军庆的小说视域不算小,作品累积丰富,且生活面铺得比较开。但要说大也不大,基本是守着一方文学麦田,叙写着他所熟悉的故乡本土的人和事向人们展示出他在特定的地域方位上对小说创作所持的一种照视角和探索。“幸福县”、“烟灯村”、马坊街”在他的写作中似有着某种原型意义,不少作品都是空间或是作为底色去构架生活场景去发掘人物特性。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曹军庆已经用堆叠的作品,逐渐地建构起具有显目的地域文化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