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微庐主人
知微庐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439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为2011年沧州好人撰联

 

“五老队伍”

千方关爱下一代;

五老焕发第二春。

 

韩培兰

谁家姑姒连心腹;

如此情怀泣鬼神。

 

史文华

三间里生外熟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0 22:54)

活人谁擅术长生

 

——沧州的医药文化

 

      中国古时有两个庙最为普遍,它们恰恰一个代表了精神的崇拜,一个代表了肉体的祈祷。这两座庙,一个是关帝庙,另外一个是药王庙。关帝庙供的是《三国》里义薄云天的关羽关云长。药王庙里,有供尝百草的神农的,有供唐代医家孙思邈的,但供的最多的还是神医扁鹊。

       历史上最宏伟气派的药王庙,出现在明朝万历年间的任丘县鄚州镇,这里正是扁鹊的故乡!据说鄚州药王庙的规模完全仿照北京紫禁城三大殿设计,占地三百余亩,每年的四月和九月,这里都有庙会,届时,黄淮以北、陕西以东、长城以内的商人都来这里赶庙,当时民谚说“北京的人全,鄚州的货全”。

       扁鹊,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0 22:48)

谁为毛公一瓣香

 

——沧州的诗经文化

 

    沧州师友中有两位与诗经有关,一是诗经斋主田国福先生,收藏诗经版本称甲海内,受他的感召和联络,2002年,毛诗发祥地暨国际研讨会在河间召开;另一位是中国诗经学会会员原师专教授刘树胜,年轻有为,于诗经研究屡有创见,惜已效孔雀东南飞,栖息金陵去矣。

    前些年,有识之士曾呼吁沧州完全可以打造“诗经之乡”,从而实现由肢体文化到精神文化的华丽转型,遗憾的是应者寥寥,至今没有形成气候。

    其实,由独占诗经传授业的半壁江山,到一统诗经江湖,沧州号称“诗经之乡”,可谓名副其实。

    清代任丘人庞玺有诗云:“汉朝诗学互争雄,齐鲁同时擅大名。海内近崇朱氏学,更无人解说韩婴。”(《韩婴墓》)汉初讲习传播诗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建院三十周年赞语

 

    公元1977年春,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破土动工,始称沧州市第二人民医院,1981年5月正是开诊,迄于今三十载风雨沧桑,其兴虽晚,其盛亦隆,抚今追昔,能无慨乎?乃志以赞,辞曰:

 

渤海之滨,九河之间;悠悠狮城,地灵人贤。

任丘扁鹊,药王非凡;望闻问切,四诊合参。

完素擅医,号刘河间;金元领袖,原病伤寒。

衷中参西,论出盐山;中西结合,其道大宽。

张君锡纯,国宝乡贤,承学扬粹,任在吾肩。

改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2 20:13)
标签:

读书

杂谈

分类: 往日情怀

 

读书经历

 

    小时候赶上还在革文化的命,所以没有什么书可读,碰到带字的东西就狠看,饥不择食,谈不上有选择。

    直到考上铁路中专,还荣幸地当上了文学社社长,担子一下子重起来。为了让“社员们”尽快提高水平,我每周都要给他们办讲座,现学现卖地读了一批文学史上必读的书目。当然,也看了一些挺好玩的书,比如《唐诗故事》。不久,开始转向学术,为读六经诸子,弄了一些训诂学的名著,郝懿行的《尔雅义疏》、王念孙的《广雅疏证》,都是那时买的,其中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是八八年吃了一个多月“王致和”攒钱买的,捧到手里的那一刻,眼泪哗哗留个不住。

    同时,我专门收藏了一些钱钟书先生的著作,比如《谈艺录》、《宋诗选注》、《旧文四篇》、《七缀集》以及钱氏最重要的著作《管锥编》。为买《管锥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女儿初中毕业典礼上的演说

 

    最近看了一段据说是震撼全人类的励志视频,主人公尼克胡哲有三句话,令我终生难忘——“凡事感恩,拥有远大理想,并持之以恒”!

    我今天的发言就围绕这三句话来谈。

    首先是感恩,所以我要感谢魏校长、姚老师对我的信任,感谢在座的同学们没有意见我就跑……开玩笑啊,要说感恩,最应该感谢的是诸位老师们。老师们不容易啊!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这是分内的事,我们说些分外的。

    第一个不容易!长期工作在恶劣环境之下。为什么这么说,四十人的班和六十人的班,最大的不同不是班容量大了,而是同学们的味道更浓了,没有点儿深海潜水的功夫真呆不下去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史》编纂工程里的沧州人

 

    在整个《清史》编纂项目百余名主持人中,据我所知,只有一位沧州人。他就是负责传记类诸艺(甲篇)的马明达先生。

    马明达,回族,历史学家。祖籍沧州,1943年生于甘肃省兰州。现任广州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华南师大体育科学学院客座教授、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客座教授,广东省武术文化研究会会长、广东李小龙研究会会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旧诗创作

杂谈

分类: 往日情怀

 

我的旧诗创作(之二)

 

    非但如此,而且因为入世浅薄,情感不足,而以词采补之,结果形成了一些令人不知所云的隐涩诗。比如《春日别友》:

 

锦毡委箧瘦轻身,选梦无心闲伴云。

款中散尽东风泪,犹是相悔莫相亲。

 

远不止这一首。它们完全是写给自己的,他人很难读懂。这些意识流式的吟咏,专雕词藻,不重情理,在某种程度上是受了李商隐、李贺的影响。

    与此相反,那些脱口而出的东西,反倒有些意思。《一九八八年国庆孤身游颐和园》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9 08:46)

 

范伯子逸事之二

 

    肯堂为一代之豪,性亦至孝。先生外出就馆,每日归省,必具甘旨,并以所得修金奉之父母。某年先生外出颇久,一无所得而归,略具甘旨献父母而已。其母以为异,问曰:“汝此行竟无所获耶?”先生不忍质言使亲不欢,诡对曰:“仅得少数,因携带不便,托钱肆汇回,俟汇到即奉母。”退而与其配姚夫人谋,将向亲友贷金以进。姚夫人曰:“不须称贷!吾父遣嫁时,赐我金条脱,可换钱奉母也。”先生因系夫人奁物,执不可。姚夫人曰:“贷金须偿利,不如以条脱换钱。俟君手头充裕,再为我购置可耳!”先生从其言,得金若干,诡称款到,献诸太夫人。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8 09:12)

   

范伯子逸事一则

 

    余与中远兄弟总角相交,甲午同謇博从学范先生。时俞恪士在范先生许,每夕阳西下,步访范先生,同恪士谈诗道故,夜分始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