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平谢其章
北平谢其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380
  • 关注人气:6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谢其章,上海出生,久居北京。近年勤于撰述,出版多部藏书藏刊的专著。计有《漫话老杂志》,《旧书收藏》,《老期刊收藏》,《创刊号风景》,《创刊号剪影》,《封面秀》,《梦影集--我的电影记忆》,《“终刊号”丛话》,《搜书记》等。被香港书界誉为“谢氏书影系列”。另于报章杂志发表文章九百余篇,多涉猎文坛旧闻掌故,对提升古旧期刊的版本地位出力尤多。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曾拍摄谢其章书斋,并作访谈节目。
书籍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您老同学,我是63班的,1963年毕业,比您小一年级。在一年级三好生合影中我认出了我姐姐,她好像是一二班的,二排右一就是我姐姐,她后来是大队长(谢令昭),另一位大队长是牛润民(?),我们班的班主任是张晶,毕业时班主任是魏顺德(体育老师)。

1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2-12 23:09)
标签:

杂谈

旧时之杂志,名字起得都很文艺,不像现在的刊物名称老实得像乡巴佬。二十年代,有个吴双热,办了本小杂志《饭后钟》,这个名字起得妙极,即用了旧典亦满含善意,敦促人们不要“作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饭后钟”的来历:相传唐王播少年孤贫﹐客居扬州惠明寺木兰院,随僧斋食。日久,众僧厌恶,故意斋后才敲钟,王播闻声就食,扑空。后来王播作了官,重游旧地,因题“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张爱玲与柳存仁的阳台旧怨 


 谢其章   发表于2015-06-14 11: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顷读《新文学史料》二0一五年第一期陈学勇同志《陆小曼何故如此——校读她的两种版本日记》,不禁骇笑,作者对于陆小曼改易删增自己的日记横加指责,好像陆小曼行使正当私权给研究者添了莫大之麻烦,犯了欺世之罪似的。对此所谓研究,或曰“岂有此理!”或曰“管得着吗?”想起黄裳先生最怕的“摸金校尉”,真是怕得有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没有什么是不能拆的,不敢拆的。

由前院的北屋东侧,即和东屋屋顶交接处的下方,进去,就到了后院---周作人住处.

进了通道即可见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消失的八道湾十一号

北京'八道湾十一号',曾经是一个很出名的地方,百余年来,政界学界的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近些年来,是社会变化多端,还是什么,也是几乎没有人知道了,就是北京的,即便是住在那附近的人,问10个也是百分百的不知道.哎,怎么办?找来找去,转来转去,还是问到一位老奶奶才明白,真正的老人家,她说快90岁了.

 

为了有心者的后来人,和没有机会来北京的兴趣者,写出我的亲身经历,也算是做好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论语》杂志共有几位编辑?

——与《论语》杂志有关的五个“W”(二)
《论语》半月刊自1932年9月16日出版第1期起,至1937年8月“八一三”事变之前,共出版117期;我们习惯称其为“前期《论语》”。1946年12月,出版第118期,到1949年5月第177期停刊,即“后期《论语》”。
经过查阅《论语》的版权页,我们可以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为什么定名为《论语》?
《论语》创办于1932年9月。
关于刊名由来,据据章克标回忆:创刊前,大家在邵洵美家客厅里商谈过不少于三次。时当炎夏,一面纳凉,一面闲谈,大家讲起要出一本刊物来消消闲。刊物的名字叫什么谈得最久,都想要有一个雅俗共赏、有吸引力、能出奇制胜的刊名。众口嘈嘈之际,章忽然想到了林语堂的大名‘林语’两字声音相似的“论语”,心想有论有语,论论议议,干脆借用中国人全知道的孔夫子的《论语》这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开博的话---

        我是谢其章,谢谢的谢,其他的其,文章的章。老有人把本人与“解玺璋”同志混为一人,借此开博之机,广而告之,此谢非彼解,发音略近似而已,解玺璋也有博客,一看就再不会谢冠解戴了。中国人与我同名同姓的那个人只在台湾发现一名。  

        比我长一辈的管我叫“小谢”,比我小一到二辈的称我“老谢”,跟我平辈的一帮子最近也爱叫我“老谢”,孰不知,到了这把年纪,最不爱听就是老啊老的 被人当面叫着。
 
        除了老谢小谢的,“藏书家”的称谓也越叫越多了。我到底是不是藏书家?也没个硬性指标说是或说不是。忽然想起林语堂说过的话--“我喜欢革命,不喜欢革命家”。妙哉妙哉,我喜欢藏书,不喜欢藏书家。不是不喜欢当个藏书家,而是这个名分带来的负面效应我招架不住。不是真的招架不住,而是不愿意把时间耽误在“概念”的混汤浊水里。我喊不出口--“我是藏书家我怕谁”的大话。您就兹当叫“老板”比叫“掌柜的”讨人 喜欢而暂时叫着,慢慢就习惯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