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骏
蔡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06,323
  • 关注人气:19,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购买签名书授权店
人人网公共主页
新浪微博
百度蔡骏吧
悬疑世界
秘密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尚雯婕的BLOG

我最喜欢的歌手

萨顶顶

我的好朋友,很棒的音乐人

阿娇的十九层空间

钟欣桐(阿娇)在电影《地狱的第19层》扮演春雨

当当网《天机》专题

可在此详细了解并购买《天机》

博客
博文
标签:

杂谈

​终于,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才全部读完丘吉尔的五卷本《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作之中,只能抽出偶尔的间隙来看书,特别是每晚临睡前的十几分钟,我都沉浸在丘吉尔描述的腥风血雨之中,从浩瀚的大西洋到寒冷的俄罗斯荒野,从累累白骨的法国战壕到尸山血海的加里波利滩头……全部进入我深深的梦境之中。

五卷厚厚的图书,详尽地记载了作者亲历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丘吉尔凭借此书以及更为著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罕见的政治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纪录。

但仔细阅读丘吉尔的文字就会发现颁发此奖给他并不为过——他的回忆录既是纪录真实历史的作品,也是充满个人观念的史诗般的文学作品。

丘吉尔的五卷本《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绝非简单的历史著作,也不是罗列事实或者为了说明某个历史问题论证某个历史观点,而是充满了作者本人的感情——对于大不列颠荣耀的热爱,以及对于战争全过程的深刻反思。

在许多段落都可以看到作者优美的文字,以诗歌般的语言长篇大论,无论宏观的历史还是微观的个人感受,这与通常意义上的历史著作截然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18年,十五万人的白俄军,自西伯利亚向俄罗斯腹地进军,目标是莫斯科与彼得格勒。在叶卡捷琳堡,战事陷入胶着,白军阵营出现一头怪物——七个奇形怪状的脑袋,总共十个尖角,每个角上都挂着一个王冠,每个头上都刻着无法破译的符号。怪物的七个头里藏着加特林机关枪身体里面竟有发过的速射炮。它发出不计其数的子弹与炮弹,像死神的镰刀扫过麦田,收割成百上千条生命。

没有任何活人敢于抵抗十角七头镇墓兽——来自曲阳田庄唐朝大墓,安禄山地宫的杀人机器。白俄的随军牧师也划着十字架说‘愿这样的撒旦永远沉入地狱。’

踏着累累白骨,白军终于打开叶卡捷琳堡的缺口,攻占了这座以女皇叶卡捷琳娜一世命名的乌拉尔地区最大的城市。但海军上将的目标不是叶卡捷琳堡,而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

他们发现了沙皇全家的骸骨……”

这是《镇墓兽》第三卷“地下世界”开端的一段情节,十角七头镇墓兽当然是虚构的,但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灭门案却是历史上真正发生过的大事件,而且至今迷雾重重。今天,为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宫本武藏是我喜欢的一个人物,我把他写进了小说里。

在《镇墓兽》第二卷中,我这样写道:

正月初三,经过大阪与神户,到了濑户内海边的姬路。光拉着秦北洋直奔姬路城。这座巍峨的城池,有白色外墙与无数飞鸟般的屋顶,又名“白鹭城”。

“传说宫本武藏少年时,曾被关在姬路城天守阁的楼顶,闭关修炼三年,阅尽中国与日本的书籍,成就一代剑侠。”

秦北洋仰望天守阁之巅,想起自己年幼时,被禁闭在光绪帝地宫,只能借着烛火阅尽天下文章,跟宫本武藏同样的经历。人家是一代剑侠,自己又是什么?

宫本武藏是日本战国末期至江户时代初期的兵法家和剑术家,他所著的《五轮书》与普鲁士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中国孙武的《孙子兵法》并称为“世界三大兵书”。

1  

十年前,我读过《宫本武藏》的全译本,厚厚的上下册,长达上百万言的巨著。

其实,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7年1月,我的小说《蝴蝶公墓》出版;2017年10月20日,《蝴蝶公墓》十周年再版,同时小说改编的电影于今日正式上映,十年祈盼,如愿以偿。

这篇后记,写于十年前,今日再读,过往的岁月竟如琴弦上飘飞的音符,“一弦一柱思华年”。好了,话不多说,欢迎大家看小说和电影。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请允许我用李商隐的《锦瑟》作为后记的开头。

 “庄生晓梦迷蝴蝶”——这个典故出自两千多年前的《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戚戚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清人张潮在《幽梦影》中评道:“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蝴蝶的世界是简单的,人的世界却是复杂的。庄周化为蝴蝶,从复杂人生步入简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作者:郑芊芷

我童年男神——蔡骏大大,最近出新书了,还是“反盗墓”题材的。作为一个考古系学生,我想不到一个不看的理由。

这本《镇墓兽》,大概是国内第一本以“反盗墓”为主题的小说。作为一个粉丝,和一个考古学工作者,我简直要流下激动的口水......

很多人在听说我是学考古的之后,都会一脸激动地问:“哎哎我知道,你们不就是官方盗墓的吗?用黑驴蹄子不?见过粽子没有?”

​他们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脸上一副以为自己很幽默的神情,而对面的我,此时心里已经奔过一百万头咆哮的草泥马了。

盗墓小说我们也看,也有人站瓶邪,虽然我喜欢鹧鸪哨。但我们知道这种作品,是会误导吃瓜群众的。

​我们不反对看盗墓小说,可是我们不希望别人把考古和盗墓混为一谈。这两者唯一的相似之处,大概也只有都用洛阳铲了。

那么,考古和盗墓到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蔡骏:大家好,又来到上海书城,这是今年在这里第二次举行见面会,也是上海第三次见面会,上一次是上海书展。今天具有特别的纪念意义,因为是《镇墓兽》第一次首发式,是最有意思和最重要的,也是《镇墓兽》的起点。《镇墓兽》整个的创作、连载、以及出版的过程长达两年以上,在两年里面,今天,2017年9月10号作为一个起点,特别有意义。

主持人:谢谢蔡骏老师,我们是全国第一批拿到这本书的人,蔡骏老师是上海的本土作家,上海是他的福地,所以希望抢先和我们上海的读者见面,新书全国上市应该是9月21日,蔡骏老师也是今天才刚刚看到。蔡骏老师,今天是9月10日教师节,您当年在榕树下写下《病毒》的时候,应该是悬疑小说的开山之作,在您的生活中,工作中,有没有什么人算是您的启航者?

蔡骏:当然,今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包括在《镇墓兽》的作品里,主人公也有几个老师,不只一位,有老师给他很多的帮助。对于我来说,一直在我身边的启航者,老师很多,对每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这个周日(9月10日)下午14:00,我的新书《镇墓兽》第一卷“北洋龙”首发式将在上海书城福州路店1楼举行。

从6月14日开始,《镇墓兽》在起点中文网、QQ阅读等各大平台上连载。现在,第一卷的实体书也终于要跟大家见面了。

写作《镇墓兽》要从2015年算起,记得是一个春天细雨霏霏的午后,我在堵车等待的空隙,发现两尊蹲在一家证券公司大门口的石雕:麒麟模样,头顶鹿角。

“镇墓兽!”

那个瞬间,这一闪而过的三个汉字令我心动不已,仿佛回到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那个梦想开始萌芽的奔腾年代,又连接了三千来从未中断过的中国历史与古墓中的秘密。

那个瞬间,我想要写一部中国人的漫威宇宙。

此后,我便沉醉其中。

沉醉在成百上千幅镇墓兽的实物图片中,沉醉在浩如烟海的考古报告中,沉醉在不可胜数的墓志铭中,沉醉在汗牛充栋的历史文献与学术论文中,沉醉在建构小说世界观和完善人物设定中……

因为我深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打下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镇墓兽,古老中国的神兽,盗墓贼的天敌,为帝王将相镇守地宫,为人类守护终极秘密。

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慈禧太后逃亡西安,满清最后一个皇家陵墓工匠的传人,意外诞生在唐朝大墓地宫的棺椁上。在这天崩地裂的年代,从晚清到民国再到世界大战……疯狂的外国势力、神秘的工匠手艺,人们掘出地下的宝藏,唤醒各种各样镇墓兽,引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陵墓工匠之子秦北洋,背负血海深仇,掌握镇墓兽的技艺;奋起于逆境,解开命运的谜团,他将成为乱世中国百姓的守护神?还是逐鹿天下英雄的仲裁者?枭雄辈出,风起云涌,镇墓兽的千年秘密揭开在即。

《镇墓兽》连载新篇章(点击蓝字可阅读)

《镇墓兽》第十六章:帝国的葬礼

《镇墓兽》第十五章:镇墓神兽

《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十二章  夜盗镇墓兽(二)

  欧阳安娜。
  她毫不畏惧地双手举枪,光着双脚踩在地板上,自来卷的黑发披在肩头。如少女海盗,英姿飒飒,杀人不眨眼。
  刹那间,秦北洋觉得这姑娘帅得没边了。
  一个强盗把刀子投向女孩,秦北洋敏捷地举起拖把,替安娜挡下这一刀。
  趁着女主人一分神,四个人抛下小镇墓兽,飞快地向楼下逃窜。
  秦北洋挥舞拖把紧追不舍,强盗们无心反抗,冲出大门跳上卡车。唯独最年轻的强盗,被门槛绊了一跤摔倒,当场被秦北洋压住擒获。
  小木绝望了,眼睁睁看着卡车扬长而去,自己则被绳子捆绑。
  门房也被解放,心疼地抱着被毒死的大狗,要不是被安娜拦住,就要把小木活活打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十二章  夜盗镇墓兽(一)

  夜上海。
  灯光的海洋在黄浦江边聚集,买醉的人们犹如大群产卵的鱼,被街上的流莺追逐,与之嬉闹。有人做着疯狂的梦,有人梦碎了从楼顶纵身一跃,也有人被装在麻袋里扔进黄浦江……
  小木一直在做梦。
  他梦见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地宫,梦见他钻进那口硕大的梓木棺材,趴在仍在长眠的小皇子身上。那个颜上金光闪闪的美少年,背后生出翅膀,飞出封闭了一千两百年的棺椁与地宫,翱翔在武则天年代的长安城与终南山上空……
  一个多月前,北洋军阀的溃兵挖掘了这座坟墓。出身于盗墓世家的小木,被迫担当前导掘开地宫,结果遭遇了镇墓兽。他的一根手指被琉璃火球烧掉。机关枪制伏了镇墓兽,军阀洗劫了地宫。第二天,他们遭到伏击全灭,犹如唐朝大墓的诅咒。小镇墓兽与皇子棺椁被分别装在两辆大车上,一南一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