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声明
不是弄潮儿,只觉得锻炼很重要。
博文
标签:

转载

很荣幸能上《青年文学》!感谢推荐者和编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1-18 22:02)

洗澡

少时淘气,因淘废学,成绩不理想,少不了老师和父母的责难。想起那一段落时光,如今仍然有遮掩的气息在,生怕文字会轰然响起,被他们偷听去,我曾写《河流似冰箱》句,藏得深还易名为《少年时光》,确实,总感觉那时候的夏天总炎热得十分浩荡,几无消暑措施,只有村庄的小河,成了众多儿郎的冰箱。春衫用的卡面料是富家,夏衫用的确凉面料,也是稀贵的,粗纺老布才常见,且经年而易,多少年都挎在身上,漏洞百出方能换新。我家的经验更独,旧衫荒破了剪去长袖便是夏装,裤头也是这样改造而来。清凉的小河水时常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6 21:57)

默听风雨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街道远没有安静下来,接踵而过的车噪、不耐其烦的汽笛,分别从店铺走出正在吃饭的人与人之间的窃语,开始呱噪的棋牌室和炒豆般彼此碰撞的麻将声、尖尖鞋跟对地面的敲击……尽管高中低音频谱齐全,各种音节仍能独立能被清醒识别,与白天单个音节像陷在淤泥里相比,清脆、节拍分明,我在这样的交响乐中睡着了,我擅长这么塌实,沙发是宽松的,从厨房隐约飘出鲜香,这时,一阵往墙里钉钉的敲击音响起。房子的六个面(如同盒子)都感应着这种敲击,像穿墙而入的枪声,又好比果真是枪声,平常百姓家除了银屏里偶尔有枪战片,别处不得一闻,连枪支也是罕见的,偶尔听一听倒新鲜,可是现在没有这种新鲜感。像有个怀着阴谋又缺乏公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4 18:44)
标签:

佛学





       树魅 (Tree charm)

  
一阵短暂的狂风刮过故乡,生长在丘陵之上的灌木被吹歪了脖子,要长长的时间来修正。这不是大事,连十级的罕见狂风都不是大事。乡村的草都快长成大树了,楼房以及活动的人畜便无限的低矮下来,不现纬度,草木一天天将这些伪装严实,再狂野的风也只能形成松涛,掩盖鸟类日益繁盛的呱噪。风后是雨。我发现了这阵狂风的最大妙处,将通往密林的乡村公路清扫得一尘不染,整个村庄就是一件新裁剪的衣服。妈见到我就说,出大事了。妈说的大事是指村子东头的古老枫树被风吹折了——折是个具有鲜明力度的动词:像一双手弯折了枝条,小惩小戒罢了——风像无数双手将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5 22:48)
标签:

情感

 

 

一、

  2015年正月初二,阵雨转小雨

  数年前还不曾想象,发展中国家、中部省份、大别山区、国家级贫困县、偏远乡村,这些带有偏狭气息的区域定语,是我老家的名片。三年前水泥路像三米宽的皮尺,一寸寸丈量一寸寸铺排,与城镇连通了,与都市连通了,幸福感简直可以铺天盖地,骑上自行车或者二轮摩托,就可以出去,就可以抵达,顺溜之极。“出去”,我拿它当大词使用,充满无尽可能,上学、经商、采购、劳务远行。为了体验走得远点或者能否顺利出去,单纯地走一趟,走到车站——车站通常才是起点——这一趟路量出了农村需求与交通现状的距离。乡村公路的修建正是弥合这种距离。

  不曾想象的是今年春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9 22:38)
标签:

情感

  一堵墙、干燥的草皮、阳光,都有了,乡下的温度徒增。

  老家的庭院不具备这些,我只能虚拟。当我在冬天降温很厉害的时候回老家,就开始了虚拟。多少人在说,散文是不能虚构的,既然开始虚拟了,我坦诚交代,便不是什么大事吧。既然散文离我遥远,内心的孤单就是真实的。家里有只年轻的猫准确地猜中了我的心事。我蹲在虚拟的秃墙下晒太阳,干燥的草皮在等我累了、腿脚麻木了,会发现它的好,也会发现这样的草皮偶尔会变成干净的地毯。席地而坐,再背靠秃墙,这样就舒服了。晒太阳给人的感觉就像温暖是一层一层披上身体的衣服,布料的层次多了,自然抵御和减轻了冷。这时,年轻的猫来了,它像春天后半夜的猫叫,它的召唤是春天降临的起因,隐秘得让人躲闪不及。它同样来得隐秘。厚厚的年轻动物的绒毛多少有保暖的寓意,我还是嫌恶地看了它一眼,它破坏了我想要维持做一个孤单的人。如果是一闲人,我回冲着他大喊:让我安静一会行不行啊。那堵颓废的墙迎风而立,对仅存的尊严表达信心,尔后,风就在墙面合成了曲子,墙面有春天里蜜蜂的巢穴,一个个的圆孔成了冬天的羌笛,笛孔的深浅引领了音符的回转。我在围墙的尊严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4 23:18)
  二0一一年,朋友新购某车,车的类型为SUV,SUV是多功能运动车的英文缩写。他很自满,让几个朋友AA制出资搭乘他的车去宁夏旅游,属于自驾游的性质。我表达了担心,“这台车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行不行啊?”几个人用差不多怀疑的眼光盯着他。朋友自信满满,“完全可以,我是从上海开回来的,曾经在沙滩上试驾过,如履平地,你们要晓得那地方可是沙雕场”。——由此看,大家的观点都基于宁夏就是个大沙漠、对宁夏有着以偏盖全的短视。我依然担心,海滩不比沙漠,前者有水藏在沙中,然而后者,是风藏于其中,充满变数,正如此行,有更大的变数让我们开怀不已。
  我们在一个茂盛夏天的午后出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美女书美文,算不上悖论,也是叫人嫉羡的。

  范玲玲,她白衣使者的身份,是皎洁的,职业光斑使然,也是现实主义的。离开岗位她会摇身变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杨埠桥

 

  桥,始于木,这是上古材料学上的命名。从这个意义延伸出来,如今的桥,更多是钢筋水泥的合体,只有“小桥流水”意境里才现木头,有做成工艺品的意思。一个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