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望断南飞雁
望断南飞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0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片言只语

我的QQ空间

想和这个博客一起远行

红袖文集

最早网上留下的足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9-03 22:12)
标签:

日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335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11.2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11.28,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是谁让我惊醒?》。
  • 2008.10.14,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8 22:23)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儿子今天来到这个世界,现在睡梦中。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6楼9床的一个婴儿车上。
名字取了一个李其力,其字派,想他自食其力。也因为他爷爷的书中需要记录他的名字,在巴中白云台的卧室里,我看着窗外说,李其力吧。
成都的天气很好,当然我看的的是昨天,看到了一幢幢房子披上了阳光。心里说,今天可以来了,成都用阳光欢迎你。你和妈妈到成都一周多了,到这个医院已经有5、6天了,医生说羊水少,小孩有危险,就通过急诊住了进来。开始在五楼的过道上,加床102,或者是105住了一天然后上来。还有外公外婆荔枝姨姨我们一起等你 
等你等得久了,我就想,要是那天荔枝姨姨不陪妈妈过来,你仍然无所畏惧的在妈妈肚子里呢。来了也没吃药打针输液,就是天天胎检,隔天B超,医生护士透过妈妈的肚皮监视着你,看你心跳,统计你的动作 。医生每天来查房,说需要什么检查,护士们来得更勤,体温、血压,吃饭、排便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程序,我也签了好多字,还按上右手大拇指印。程序只要是对的,医院就无懈可击。我们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她们喊我九床家属,我学着称她们老师。我们今天一起为产品而合作努力。却彼此互不信任睁大眼睛,客客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29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11.2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11.28,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是谁让我惊醒?》。
  • 2008.10.14,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7 22:56)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打字了,看博客刚好两个整月。也许博在这六十天里一直等待,到今天下午我散步时终于发出了声音:
偷菜偷空了我的脑袋,打牌打空了我的口袋。
六十天一篇微博。
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详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开心餐厅的黑豆乌鸡汤还有8分钟就可端上餐桌。
吸了一下鼻,感受缕缕香气。电脑设成静音,听不到客人清脆的咀嚼。而风扇却咝咝地响,催生那黑豆乌鸡。22时38分,独座孤灯,身着制式多功能服,对着窗帘笑。笑古有红袖添香,今有黑豆飘香。和打牌、偷菜一样,甘苦自知。
还有一些生活琐事,杂乱思想,像干瘪的柑子博不出来。就微一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7 01:34)

儿子一直在绵阳读书。有时会想起他,他没钱时会想起我。给他写过几封信,在几篇博客中提到他。先用正楷写,到高二的一天换成行书,问他认得不,他说认得。问他想爸爸不,他说想。也常常在晚上十点半后打电话给他,他一是不接,二是不通,三是也没多少话。我又担心影响他学习,身体和学习询问后就讲点原则的话,然后拜拜。
我有感觉他在等说拜拜,往往一个拜还没传到他那里他就挂了。下次又程序样地重复。也说过让他每周打一次电话,他说忘记了。我也害怕程序会束缚他,也就做罢。初中四年,高中一年半,只记得他主动来过一次电话,当时我高兴坏了,现在想起都会笑。他说老师批评他错了,妈妈不理解,让我给老师说一下。那是一个下午我在巴中的滨河路上。还发过一次短信,叫爸爸。一个陌生的电话。我问谁,他说大可。又说了一句什么,再问就泥牛入海。觉得他忙。还总结他的电话一般是第一次通,二次关机,三次停机,四次,或者更长时间联系上他说手机掉了。
我出去当兵时快十九岁了,高中已经毕业了。而他是五年级初完走的,没读六年级,初中却读了四年。先在绵阳英才小学读,后来考上绵阳中学。学习上我没怎么操心,觉得他能静下来,座得住。就这趋势大学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30 23:52)
标签:

杂谈

博客很久没更新了,不登陆,去看同学朋友都显得偷偷摸摸的。小蜜的意思是,菜倒是种得好,郁郁葱葱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QQ上不谈了,到菜地手谈。那上面的喇叭、动态清楚地写上某时某人到此一游。
又一年。
又一年。
前面半年还算干部,后半年就当农民了。开了许多地,种了很多菜。刚才还去别人家摘了点,才想又一年,该写篇。
有个论坛又寄来明信片,才想起很久没去了,把去那的时间给了菜。一同寄来的还有家乡的一个朋友,我想起给他打一个电话。
也要等到明天。明天以后,就是另一年。
于是在空间写《零九年我能挎枪走过》。而把博客留到明天。明天又会怎样?明天还是写不出来。
呆了会。
再到田间地头溜溜。
不停地看时间,还有不到六十分钟到明天。
看电脑也不是办法,睡了太短。先去洗漱。
还是没有灵感,浪费电。
睡了,期待明天。
明天写不出来,就只好期待明年了。于是我想决不能拖,空些格子用时间来铺排。

 

 

 

 


 

 

一般我写到这里。
就到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30 23:13)
标签:

杂谈

老婆在成都针炙。华西医院的一个教授说,说不定一针两针地就好了。
我相信。因为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睛就从好变得不好了。
上网搜了一下动眼神经,也有人是车祸,或者排球而动眼神经麻痹。
明白了,也就更不明白了。
我相信中医是从相信气功开始的。武侠中它们相辅相成就更加厉害。
头天有朋友打电话说去成都,问我去不去。那是星期四,晚上有班,还和几个同事有个约会,就说不去了。后来另一朋友说星期五去,我想都没想,就定了。
我知道她想我去。能一直陪着都好。
打电话给她,高兴言于表。
第二天换班却出了麻烦。愿意帮我的同事的班和我连在一起的,制度不允许连班。一个休假,一个有事,还有一个电话不通。最后一个老婆刚生了小孩。他说带小孩,我说这周少带一天,下周我帮你,你多带一天就平了。
看来许下的诺就是欠下的债没错。还清一个就得再欠一个。同时也想不帮我?下次甭想我帮你了。
出门才发现下雨。就一直紧张。跟近了,怕前面的急刹,刹车了,怕后来的太快。到了高速起雾了,那路黑灰灰的极像陕西的那条高速。甚至有些后悔去了。
以前上车就睡,现在一直忐忑,弦绷太紧,最终眯了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30 11:42)
在几个农场假扮农民,一装就是几个月。街上的彩旗,夜晚的霓虹,飘亮地说,国庆了。中秋了。
中秋说的是季节和月亮,是自然景观,国庆讲的是站起来了和太平盛世,更像是一种谈判。
我所在的保卫部门也忙了,先有岗位练兵考试,再有反恐反抢演练。意犹未尽之后又组织全体职工搞了一个防灾疏散。
我到的时候,已经疏散完,人们在单位的坝子里点着烟。假设地庆幸自己脱险。
我看的、我参加的演出已经谢幕。
留下我在办公室孤独。几张桌椅花着脸,想挣脱灰的束缚。日光灯当头罩下,一个压缩过后的影子爬着。
看到电话,仿佛听到一点铜丝的声音穿透。我拉你走!
第一个电话,没人接听。听到铃声,再到语音,我像从一个隧道前爬看到光亮,最后却被一个沉重的盖子阻止。
小蜜如何?他说在家看电视。我说状态不错,地里也有庄稼了。问我,我说老样子。老样子就是尘漫面,鬓濡霜的样子。不是青春的尾巴,而是至死至终。他却有些跳动,又搞了一家公司,一熬夜就连续几天。他说话有些轻,有些口音我不懂。后来他说换衣服要到火车站去,我赶忙让他保重身体,快忙去。给我推荐的电影和他开心网上的帐号发在QQ里。
一路上有你,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8 02:16)
刷牙的时候想,就这样睡下?有一个题目,却想不出好多话。
也就是那时(已被昨天了),改成了这个题目。
还是说的种地。
家里和老婆私房地说,南江跟儿子笼络地说,内网上同系统地说。
敏哥向来是不喜欢这些事的。经常问在干什么?上网。说了几回,再具体,我就跟他说种菜。他说,不知道你怎么喜欢这些虚拟的东西!
好友一个接一个地跑到农场来。
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只是镰刀和锄头是假的。
一棵棵绿油油的字,把空间和博客装扮。也把时间搅拌。
空间那篇比较骟情——《魂牵梦萦话种田》。而我看来,题目骟,内容就好不了那里去。列宁同志早就说过,在市场上叫嚣得最厉害的就是最想把劣质商品推销给你的。不是原话,一时四十分也不想网上查,怕惊扰他老人家。
这篇是想绿化博客的,好友净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好同志。他们写得都比我好,看的书比我多,就算和我一样没更新,也是因为他们还在熬更受夜写长的。于是就想学学,好好说话。或者不说,就直奔主题。我曾经把博和QQ的空间日志比较,其实也不清楚,现在加一句:也许就因读者不同。
两块睡眠一块地。说的是种地。想说的是转折。开始那题目就转啊,折地出不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