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暴雪

北美

宠物

开车

分类: 加国生活

为人父母,辛苦啊!象这种大暴雪天,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睡大觉的,可女儿要去Downtown做Co-op,没办法,一大早,出发吧。

我灵机一动,带上相机,咱去拍拍雪景。车上,Chumfm在讨论开车技巧,他们的意思是你觉得你开车水平怎么样,得到这样的天气里去炫一炫,说不定你还真享受不了这种天气。这个嘛,看运气了,我几次陷进雪里,好在都脱险了,我的女儿帮我掐了几张照片,也算体味体味所谓的惊险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0 00:19)



上夜班睡觉醒来已经是下午,爱人见面就对我说Teddy找不着了。我并不以为然,我知道Teddy躲猫猫是很有水平的,饿了他自然就出来了。直到三点钟,他还没有出来,我就想这次我肯定会把他最隐秘的窝藏点找出来。可是,楼上,楼下,Basement,找了个底朝天,就是看不到他的踪影。

晚上还要去上班,我就想再试着找一下吧。却发现在Basement里,Teddy就躺在很显眼的地方,我把他抱回到楼上,突然发现他不会走了,只能爬行,女儿一下就哭了起来。我以为他腿坏了,就告诉爱人赶紧找医生,Make an appointment,看急诊,Appointment在晚上, 我去上班了,给Teddy看病任务交给了爱人和女儿。

上班的时候,女儿的电话打过来了,她哭着对我说:“医生说Teddy是Heart Attack,下半身已经动不了了,他要Put him down。” 女儿问我: “我知道不知道put him down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我有的思想准备是花几百,几千刀来治他的腿,根本没想到要失去他。我说:“我让你们带他去看医生是要你们救他,不是要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世界末日

科学

天文

地球

太阳

教育

分类: 肝胆霜雪

过了这晚,所谓玛雅“世界末日”之说就不攻自破了。让人奇怪的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在当真,法国的警察和军队严阵以待,防止人流涌入末日避难圣地;有些国家象阿根廷封山,防止有人到山上去自己解决,中国呢,当然要抓一些邪教组织,打击那些传播世界末日的人。

“世界末日”的起源是玛雅的纪年历法,他们的历法挺复杂古怪的,每个太阳周期为5126太阳年,本周期始于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结束于2012年12月21日,也就是人们传言的“世界末日”。据说在我们人类兴盛之前,世界已经经历了三个太阳纪,是神明的世纪,而我们所在第四纪,是人类生存的世纪,而这个世纪将在灾难中结束,而后,新的世纪就开始了,那是一个重生的世纪,显然那个世纪不属于人类。

其实,在我看来,玛雅人的世界末日,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发生了,那个古老的文明从兴起是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到公元250到900年达到顶峰,在公元八,九世纪突然衰落,至今人们还不清楚到底玛雅文明为何突然就不行了,最新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认为,根据玛雅城市周围湖和洞穴沉积物分析,在公元800到950年期间他们居住地区的降雨量减少到25-40%,这些时间里,那里发生了中度的干旱,使可利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童年

照相机

记忆

甘肃

情感

分类: 肝胆霜雪

我老爸的床边有一个上了锁的奇幻宝箱,平时是很少打开给人看的,但每次当我回家的时候,他却总是要打开给我秀一秀。

他说这辈子没有什么成就,所有的成就就记录在这里了。那箱子里其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他写的日记,还有我们小时候拍的照片之类的东西。

我注意到很多网友在说到童年的时候,说得绘声绘色,可是却拿不出几张照片来,尤其是生活照。和他们相比,我们家是幸运的,我爸是个喜欢照相的人,每年至少会带我们去照相馆里拍一次照,而且我爸有一台照相机,时不时会给我们拍一些照片,虽然照片的品质和拍摄效果的确一般,但这却保留了我们童年最真切的容颜,让我到了中年特别引以为傲。

我浏览照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照相机,我问我爸:"那个照相机还在吗?"

我爸回答说:"当然还在!"

接着他从床底抽出另一个大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硬牛皮套子的相机盒子,里面就放着那个古董照相机。

这个照相机有一个响当当的牌子叫"跃进牌",一听名字你就可能会猜出它是什么时代的产品,对了,它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由北京宣武区的一个工厂里纯手工制造出来的简易照相机。

说它是简易照相机,原因是它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童年

回忆

甘肃

情感

分类: 肝胆霜雪

那时候,我太小,现在的记忆只是残留而模糊的支离碎片,连接不出一个完整情节;那时候,妈妈在乡下,爸爸在城里,姐姐跟着妈妈,我跟着爸爸;那时候,我最快乐的事就是周六跟着爸爸坐上火车,带上我喜欢的小饼干,去乡下去看妈妈和姐姐;那时候,我想长大要做火车司机,这样我就可以开着火车去看妈妈了----

坐火车去看妈妈,实际只有两站路,社棠,然后就是伯阳,每次,我都是迫不及待地想跳下火车。接着要过一座吊桥,吊桥用钢绳拉着,走上去就吱扭吱扭地响,而且还左右摇摆,木头桥板总有缺损的地方,往下可以垂直看见湍急地跳跃着的黄黄的河水,其实我很怕,估计每次都是爸爸抱我过的桥。下了桥是沿河而蜿蜒延伸的黄土大路,两边是耸立的山峦,绕过一个山头,又是一段蜿蜒的路,再绕过一个山峦,就可以看到村庄了,村里有个会哐哜哐哜响的红漆大门,进了门就可以看见妈妈了。

这红漆大门里面就是伯阳卫生院,是妈妈工作的地方。以前曾是个地主家的大院,高高的院墙,粉白的墙壁,釉青的瓦顶,屋脊檐角好像是一条瞪着眼的火龙。住在大院里,半夜,总能听到叮咚叮咚的响声,妈妈告诉我那是有人在找财宝。一次,在后院墙角真的被人挖了个大洞,我猜肯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4 23:34)
标签:

旅游

回国

香港

分类: 瓠浮江湖

第二天

香港的交通出奇地方便,买一个“八达通”卡,只要保证卡里有余额,你就可以玩遍香港。

香港的楼群,象是站在一起的电线杆,我Check-in的时候,我被安排旅馆的32楼,我原以为挺高,到房间才发现是个小不点儿,看看窗外,都是细高细高的楼。





远处的那座山,就是港岛的最高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4 23:23)
标签:

旅游

香港

回国

分类: 瓠浮江湖

说到香港,我的耳边总会萦绕起那首艾敬的歌:“我的1997”:“让我去花花世界吧 给我盖上大红章,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HONG KONG”。那时候,距离香港的物理距离并不远,三,四百公里,但实际距离却遥不可及,甚至到香港周边的深圳也要边防证,想“盖上那个大红章”真的很难很难。

后来,1997真的到了,可去香港也不容易,因为还是要有那个大红章。香港就象一位艳丽华贵的美女,即使触到她那高贵的高跟鞋鞋尖,也是一种意淫和奢想。

终于有一天,突然发现我再也不需要大红章了,我可以自由地去很多我想去的地方,也包括香港。可是,和香港的真实距离却是上万公里,而且即便回国回家,也和香港不在同一条路线上。

这次回国探亲,我突然想绕下道,去看看那曾经令人神往的地方,我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探亲后回加拿大之前,我去了香港。

去香港不容易,一大早从西北的家出发,坐大巴到西安,从西安坐飞机到深圳,再从深圳坐快线到香港,到达港岛上的旅馆已经是晚上十点,唯一感到痛快的是香港过关,只要填个表,秀一下加国护照就行了。

第一天

我的旅行从星光大道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上海

回国

分类: 瓠浮江湖

总觉得上海,我还是比较熟悉的。不仅是因为曾经在那里读过四年的书,而且还因为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上海走,每过三,四年,都要在似曾相识的街道上徜徉少许,就象在上海这个厚厚的书里,总能在翻阅了几年的岁月之后,插入一个记忆的书签,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梳理一下这座都市随时空的转换,伴岁月的变迁。

我的印象中,在上海很难看到湛蓝湛蓝的天空。即使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人们看到的也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我们一般把这种状态理解为污染或飞尘造成的,或者有时候是一种“烟霞”效应。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次在上海,我却看到了湛蓝湛蓝的天空。也许在北美这种蓝天不稀奇,而在上海,在我回家的时候却看到这样的蓝天,我是觉得满新鲜的,在这样的天气下游玩,有种心旷神怡,心高气爽的感觉,拍出照片来也觉得鲜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奔远
奔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