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夜无风
今夜无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14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8-07 21:00)

 

 

这是一趟运气极坏的旅行。天气太热,本来是一家人到青城后山避暑,结果遭遇暴雨后大堵车、宾馆停电数小时和自驾车过桥时擦挂小事故。

下午2:15从家出发,到青城后山山脚下开始下雨,远远望去,山上云绕雾障。看了下时间,不到4点。进山后便一路堵车,进山出山两条车的长龙,几十公里狭窄的山路堵得水泄不通。从山脚到后山目的地——泰安古镇前几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西风悲话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参加西南油气田川西公共事务服务中心举办的2017年老年桥牌比赛,比赛组织者在比赛场地贴出一则《打桥牌有感》,开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明前,广州的九姨、姨父回川祭祖。扫墓毕,九姨和二姨想到幼时曾居住过的川南几个城市走走,家族中在成都的我这一辈哥姐弟妹全体陪同。

先到乐山五通桥。五通桥,是早年(1927年后)外公带着全家住了十来年的地方。以前曾听母亲提起,但我从不曾来过。此番随九姨“旧”地重游,有寻根的意思,尽管九姨说全家离开五通桥时她才半岁,根本没有任何记忆。我的大舅、三舅、五姨、七姨都是在那里出生,最小的九姨如今也是逾80的老人。岁月,就这般流过,一如涌江。听二姨说,当时他们的住所在五通桥的两路口,茫溪河与涌江的汇合处。九姨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闲散散、匆匆忙忙又一年。时至年末,按工作时的惯例,又到了年度总结的时候。上班时,叫述职,现在呢?

曾经坚持写了近十年博客。一次在一篇文字中说,开博客写博客有一个好处,知道自己还健在——玩笑话。其实推而广之,是让人觉得前边的日子总有个什么在等着自己,或文,或事,或人。如今博客已小半年未更新,究其原因,虽然与退休后的不知所措有关,但日子倒过得似乎更加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工作时总企盼,什么时候退了,天天睡个自然醒。真正不上班了却又跟自己过不去,闹铃设定在太阳升起之时,小区里遛遛小狗也遛遛自己。早餐后出门,府南河边散步观风景,回家途中去菜市,不讲价也分不太清菜的营养成分和品质优劣,水灵灵的新鲜蔬菜拎回家已近中午时分。系上围裙,挽起袖口,锅瓢盘碗,油盐酱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收看奥运节目央视记者赛后采访傅园慧时,乐了。甚至即兴在朋友很快挂出的朋友圈中,为这位杭州游泳小姑娘点赞——“横空出世!‘洪荒之力’也该得金牌”。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杭州小姑娘红遍网络,甚至主流媒体。较有代表性的一种说法是“(人们)意识到傅园慧所代表的新潮流对中国体育的意义了吗?”

对此,我却又不相信。

不相信奥林匹克会不再追求更高、更快、更强。顾拜旦他老人家当初提议并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正式批准,将“更高、更快、更强”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欧洲杯,阿尔巴尼亚是第一次来。“又见”,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儿时记忆。

      “老了,以为是没什么激情了。但每晚仍一个人守着欧洲杯。可能是因为看台上流泪的美女,也可能是因为场内场外男人的阳刚和张扬。那是当年,三五友,酒若干,今宵不醉,今宵为谁醉。有病否?天已明。”足球欧洲杯第三夜,心血来潮将以上文字热炒热卖到朋友圈,引来点赞,主要是鼓励写字人的人老心未老。不提。

      开幕式后东道主法国对阵罗马尼亚,过程和结果都不出所料。倒是次日阿尔巴尼亚的出场引起自己关于足球外的一些兴趣。问家里的两位年轻人,都不知道此乃何方神仙,更不知道这个有着“山鹰之国”之称的东南欧巴尔干半岛小国在上个世纪的几十年间,曾经是欧洲“唯一”的“社会主义明灯”。

      阿尔巴尼亚,如果不是因为欧洲杯,几乎已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7 22:03)

 

 

       近20年一直使用的一个中国移动手机号码,近年发现它不那么好用了。

       家居的位置说起来也算是成都天府新区的核心区域,周围的一切,都日新月异在朝着现代大都市方向发展。但现在只要人一回到家里,电话最基本的功能便被关在了门外,整个成了纯粹的“互联网手机”。有时候在家时间稍长,望着这个不来气的“苹果”,自己仿佛也没了心气。总以为会有什么重要电话,将手机放在窗台上,半天,才能偶尔见到一两颗信号有气无力飘来。

      半年前从国外回来,女儿就要送我一部新“苹果”,我不愿要。劝了两次,别人也懒得再理你,干脆又买了一部iphone6S自己用起来,还说不是为你买的哈,是自己想换个内存大些的。晚间靠在沙发上,一边玩着新手机,一边不时对我坏笑。她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旧的咋办?你不用就扔那儿吧。看你这老头儿忍不忍心暴殄天物,将尚有八、九成新的iphone6闲置起来?结果,自然是我乖乖就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接博文“每个人都可以有许多小故事” 二·三。本文所叙“卧龙河”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四川石油的“黄金地带”)

 

     

      卧龙河,卧龙河!人说,以你名字命名的那座从日本引进的大型天然气脱硫厂,是一代青年石油工人凭着对“四化”的热情修建起来的。我说,不!它崛起在我们弟兄姐妹爱情的尸体上,是我们死了的活着的深埋于心中的爱神的眼睛。

      卧龙河,你作证!

      总说石油工人被爱情抛弃。石油工人也有过“抛弃爱情”。

      我的初恋,埋在卧龙河。那时候,我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0 00:01)

 


练车途中-龙泉山

     

    

       如果不是因为练车,恐怕我基本不会再在这条山道上跑了。即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有时候会来,但也只是在靠成都一侧的山脚或山腰间,不会到顶更不会翻过去到另一侧山下。

      山是龙泉山。网上说,龙泉山脉位于四川盆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遛遛小狗?”是早晨在小区遛我家吉娃娃小狗“仔仔”时,别人向我打招呼;“也遛遛自己”,则是悄悄在心里对自己说的。

      近两个月基本没写文字,近两个月不更新博客,休息和懒不是理由,过年忙乱不是理由,甚至不知可以写点什么“拔剑四顾心茫然”都不是理由。

      8岁的仔仔仍像它来家时一般大小,毕竟就狗狗的年龄来说已初显老态,整天倦在自己的窝里眼睛都懒得睁开,可一下楼则又活蹦乱跳,似乎恢复了青春活力,它应该是懒得听家里两个老东西成天拌嘴争吵。也不知是怎么了,以前的我似乎不是这样。记得是在汶川大地震那年,震后从工地回家,家里就多了这个小精灵,未成年兔般大小,雪白的毛衣上散布着几块金黄花斑,很快就成了全家的开心果。舍弃每天早晨的自然醒,带着仔仔在院子里遛弯,院里绿树长青,基本四季花香,悠悠闲闲领着小狗,见着熟人朋友聊几句“回来休假,还去吗”之类的话,狗狗却已经在草坪上跑出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