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醉
不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96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9-23 06:10)
标签:

情感

诺,你的那些是诗吗?

一行行排列,

一片片落叶。

 

诺,你的那些是诗吗?

一道道光影,

一阵阵心碎。

 

诺,云总是要散的,

当风吹来,

当日强烈。

 

诺,滨海的浑浊已在远处,

高天的晴朗就在头顶,

可心中的花朵为何还羞涩。

 

诺,不忍心看你写诗,

不忍心看你青春破碎,

不忍心看到边陲寒风吹你凌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9 05:44)
标签:

杂谈

海棠果

虽然秋风来过几次,甚至冬天的雨雪也已经光顾过了,但院子里的树木依然繁茂,只在那绿意里增加了金黄、红灿,一派斑斓。银杏的叶子格外夺目。牡丹没有了娇艳,但变得甚为厚重,厚实的叶片泛出浓浓的红色,一种骄傲昂然而出。最经不起折腾的,可能是那几棵海棠,风还没来叶子先掉了一大半儿。不过那透亮的果实却不为所动,在褐色的、光秃秃的树枝间,一天比一天可人。午饭后到湖边走走,经过时我揪下一颗,放到嘴里,已没有了苦涩,浓浓的果味儿很快传开。一点点的果子,不及小拇指头大,可带给你的是意想不到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3 20:59)
标签:

情感

    家里有一大块牛肉,至少应该有3公斤,说着有5公斤。总想着把它吃掉,可总没有去吃,圆鼓嘟嘟的以大坨,冻在冰箱,不好化开。

    想着妈妈来这里过冬时,再吃。妈妈一辈子舍不得吃,她老人家也就是想吃个牛肉。我打电话让她在家里买,她说,现在牛肉太贵了,一斤要30块钱。30块钱一斤,妈妈就更舍不得吃了。

    前几天,我打电话让妈妈过来,妈妈说大姨身体状况糟得很,她这个时候不能离开。我突然想起了那块牛肉,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我们炸牛肉丸子吃,从没有管够吃过,可那星星点点的牛肉丸子的味道还在记忆里。牛肉丸子是个多么奢侈味道,生产队里的死了一头牛,每一户能分到一点点牛肉,应该只有几两吧,可妈妈还把分来非牛肉炸成丸子。那时候油也是很少的,炸东西十分奢侈,更何况是牛肉丸子。

    现在牛肉丸子不再那么难得,可对妈妈来讲依然是一种奢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5 15:54)
标签:

情感

 

 

广州有个活动,本来不需要去的,去也是下面的人去一下。可不知怎的老大批示我去参加。一般老大是不管这类事情的。他批了我也不一定要去。可我突然有想去的感觉,我有些烦,需要去散心。活动时间不长,即使去,我也只需要在那里住一个晚上。可我想我能不能在那里住两天。住在那里能干些什么?

我想起了在广州的亭。好久都没联系了,不是没有联系,而是我根本就没有留下亭的电话。不过都亭我从不曾忘记。每次亭过来时,都是“老八路”或大张通知我,我们见面,拥抱,甚至在床上滚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9 23:08)
标签:

旅游

那日,到了那个遥远的地方,在大幅的地图上都难以找到。以前,我也不知道在无边的南太平洋上,还有一个***岛屿

从房间出来,海边的小路就通向餐厅。虽是夜晚,虽没有明亮的灯光,清澈的海水还是直透到底。餐厅是搭在海面上的亭子。在亭子的边缘,有灯光照射到海水,水里的鱼儿在灯光里来回地游动,有大的,一斤多,还有小的,不同的颜色,互不干涉地游过来,又游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的一生要遇到很多的人,有关系的,没关系的,有瓜葛的,没瓜葛的。有些人关系很深,但总不会在心里停留。有些瓜葛很多,但匆匆地过去了。有些看起来没有关系,只在某个街角相遇,但却留在了心里。

     她,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不知道她的职业,不知道她的处境,只知道她来自南方某省,只知道她忧郁的眼神,还有出众的才气,那才气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没有握手,没有拥抱,只有眼睛的交流,却被她感动。

    一个晚上,我找到了她。把她从家里拉出来,本来只是想见到她,本来我只是想安慰她,可我直接就对她动了粗,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凭什么自己那样。可我当时就那样地理直气壮,那样地毫不犹豫。那天,我没有丝毫的做作,在一种原始的本能的驱动下,那样地对她。她哭了,后来平静了,她说叫我离开,可我能体会到她伤口的疼痛少了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9 17:55)
标签:

杂谈

 

 

与萍认识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知道她在学术上很有成就,是否是个教授不太清楚,也不好问。不过,她有教授的修养,得体的说话。我不知道她怎么就是同学,我也不记得有这么个同学。不过看起来她跟别人都很熟悉,我也不怀疑这个同学,最多是拐点儿弯的同学。她的唱响印象也不深。只记得,聚会结束后,佟女同学邀我一起到咖啡厅坐坐,她也去了,还为另一两位。在那里算是有了一些交流,互相留了电话,萍说以后要请我过来搞活动,我答应着,一切就过去了。

后来,萍果然给我打来电话,要我去她那里交流,或者做个什么活动,我说没有时间。再后来,她又打电话过来邀请,我还是没有答应。

今天,我在网上找另外一同学的信息,却看到了她的名字。点开,里面有长长的介绍,她果真是各教授了,还有一定影响的教授,还有行政上的职务。在她那么的成果中,我发现了我正要找的东西。本来想给她发个邮件, 可想还是直接打电话吧。通过别人找到电话打过去,我报了名字,说明了我想要的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8 14:02)
标签:

情感

家是什么?是家里的人,是那所房子,是那里面的气氛。

生活总是把家分割得七零八落的。你忙你的,我忙我的,一家就这么少的人口,可还是很难聚在一起。

不过,能不能聚在一起,家都在,在那里等着你回去,等着你栖息。你的钥匙一转动,家的门就会打开,你所熟悉的一切都会成为你的。你什么时候离开,等你关上那一扇门,所有的一切就都会停止,静静地等候你再次回来。

这一段家里人都不在。就我一个。可我还是每天从拥堵的城市,驾车数十公里,回到家里住。或者准确地说,是在家里睡上一觉。城里办公的地方我有自己的房间,只我一个人使用的房间,那床铺除了我从没有第二个人使用,原来的被褥没有用多久,他们就拿来了新的全套的被褥,可我一直没有打开,依然用着原来的一套。这房间除了早上的鸟叫,十分的安静。可这么多年来,我很少在这里过夜。因为这里不是家。要用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有,可就是不是家。在这个房间里,我可以像在家里一样把自己脱得精光,可我不能像在家里一样地休息。在这房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某女对我一向是不错的,愉快的合作,气氛融洽。可是,最近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我给她布置任务时,她总想推脱。她说,我还有很多事儿呢。我知道她有事时,我不问她,只管将工作交于她,转脸就走。或者不知她有何事,问上一句,她并不直接回答,我依然是坚决地将任务留给她。一次她竟然把材料推到桌子上,行为十分异常。或许,她对我的工作方式有些不满。可我一直就是这样,她也一直配合默契。

    只有一段时间有所不同。那就是在换经理的那个阶段,她也许以为她可以成为经理。当然,这并不不可能。因为老总是新来的,老总不了解情况,那段时间她在主持工作。她用女人特有的方式得到了老总的肯定,刚来的老总与她也算是从同一个公司出来,那种亲近是明显的。可是,经理的位置的确轮不到她,没有进入程序,就被PASS掉了。回过头来,她依旧积极地与我配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16:18)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家庭生活

 

 

D城的演出,按道理,她不是主角。可事实上她是。我本来不想去,可她说了一些刺激的话来激我,我才去的。对我,这也是一次形象的塑造。

吃完饭就往场地赶,到那里时一切都准备就绪。门外已经有不少人在迎候。我和她进去,有一帮人乱哄哄地跟着,到二楼时,老爷子已在栏杆处等候。舞台上的一切都到位。摄像机不知从什么时候一直跟着。认识的人都打了招呼,不认识的人我也过去认识,气氛热烈。老许不知什么时候已在身旁,也许是刚到的时候已在。老徐说让大家都坐下,然后跟我说,某长到了,去见一下。我与她一起下楼,下楼时看见主角,我跟他说,让大家都就位。

从大厅里穿过来,来到外面时,徐介绍了某人。还有一女士看着面熟,以为也是某长,问了徐,也没有问清楚。后来才想起,那是徐夫人。某长上得楼来,与大家见面,说了些表示祝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