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卡夫卡
小卡夫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461
  • 关注人气: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无题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
沉寂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海子(1964—1989)
公告
    
您的文章《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n+2次邂...》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您的文章《张辛欣:诺贝尔,艺术化的幽默作...》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8-22 14:49
您的文章《关于西西的一切》中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已被设置为私密博文。
2010-08-17 10:06
54条:
您的文章《刘再复、李泽厚对话录:五四90周...》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7-2919:49
您的文章《感受取代敘述:評《給我老爺買魚竿...》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10-22 14:30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26 16:24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12 16:16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1-01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2 07:10)
分类: 名家访谈录
“十月签约作家”的新身份

徐兆正:宁老师您好,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在10月12日拉开序幕,这是一个面向公众普及推广文学、营造北京文化氛围的大型盛会。十月文学院是主要的承办方之一,同时您现在的身份又是《十月》杂志的副主编,可以说与这个活动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密关系。您能否与我们读者分享一两个您与“十月”的有趣故事?
宁肯:2004年《十月·长篇小说》创刊,杂志在前不久还约了我一部稿子。《十月》杂志的主编之后问我想不想来杂志工作。我说我考虑一下——其实我心里是挺高兴的——很快我就答应了。我记得那时我们有一个副主编叫周晓枫,她正在看我的稿子。她看到我特别不客气地说:宁肯你来了,那今后你的稿子你自己看吧(笑)。我说我对那一套校对的符号系统还不是特别了解。她说没有什么不懂的,自己有错误顺势改过来就行。这是第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从作者到编者身份的转变。
还有一件事情同十月文学院有关。我们不是在布拉格有一个作家居住地吗?是咱们文学院非常重要的一个品牌。2015年,我随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布拉格,其中一项重要活动是拜访十月文学院的作家居住地。很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我妈叫我“毛弟”

吕露:你怎么叫曹寇?
曹寇:最初网名,后来就当笔名用了。我现在不喜欢自己这个名字,因为太有“意义”了。
吕露:什么意义?
曹寇:它脱胎于“草寇”,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草寇,似乎我在蓄意对抗什么。我的真名叫赵昌西,挺好的名字搁置没用,也算可惜。
吕露:你妈叫你什么?还有谁叫你除了曹寇这个名字?
曹寇:我妈叫我“毛弟”,以我哥哥姐姐的口吻叫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其它

最近,我读了不少成功作家的写作建议,试图从他们的写作套路中摸索出自己可用的经验。
以下是我总结出来的六条最常见建议,它们在我提高写作能力的过程中帮助不少。
同时还有几条可行的小贴士,指导你如何在自身写作中将这些建议付诸实践。


1. 跨过“空白页障碍”的最佳途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编者按】作为本届澳门文学节系列活动之一,作家余华和张悦然走进澳门大学以“在中国写中国”为主题展开交流。几百人的大教室全场爆满,很多人席地而坐。本文根据现场对话整理。
嘉宾:余华、张悦然
主持人:姚风(诗人、翻译家,现任教于澳门大学葡文系)
地点:澳门大学
时间:3月1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难忘1985,打开自己

1985年,在我以写作为兴趣以文学为神圣的生命历程中,是一个难以忘记的标志性年份。我的写作的重要转折,自然也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是在这年发生的。 这年的11月,我写成了8万字的中篇小说《蓝袍先生》。这部中篇小说与此前的中、短篇小说的区别,是我一直紧紧盯着乡村现实生活变化的眼睛转移到了1949年以前的原上乡村,神经也由紧绷绷的状态松弛下来,由对新的农业政策和乡村体制在农民世界引发的变化,开始转移到对人的心理和人的命运的思考,自以为是一次思想的突破和创作的进步。还有一点始料不及的是,由《蓝袍先生》的写作勾引出长篇小说《白鹿原》的创作欲望。 我更迫切也更注重从思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作家马原应人文社邀约答“知乎”问(2017.11.2)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和大家聊一聊 “我理解的好小说的特质”。可能很多人对小说都有自己的标准。过去都说“文无第一”,小说肯定是“文”之一种,很难能有统一的标准,对好小说的认定因人而异。我有一个前辈朋友,比我大概大30岁,是过去沈阳文联的一个老作家。有一天他找到我,跟我说:“我就想知道那个海明威为什么那么了不起,他还能得一百多万美元的诺贝尔奖?那个《老人与海》薄薄的,几十页,算一个中篇吧?那么薄的一本,我估计他一个星期就能写出来,他一个星期写出来的小说就值一百多万,还是美元?”我们不能说这个老先生不懂小说,《老人与海》本来就是写一个老头儿,这老头儿还有一个名字,叫桑地亚戈。只有一个人物的小说特别难写,但是我没跟他说难写,因为我要说难写。 我从这个小事情上,悟到了一个关于小说的价值论的标准问题。我大学毕业论文写的就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但我不敢卖弄,说你不懂我懂,这不是我做人的准则。要以我的标准去说服他《老人与海》的小说值一百多万美元,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也许,我是作家。
  这种逃离的欲望从那时候开始就伴随着我,
  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在我身上爆发。
  我在青年时代从一座城市逃到另一座城市,
  从已经熟悉、习惯了的气候,逃到他乡的陌生气候,
  直到这种永远没家的状态变成我的常态……
  好像一个人永远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时,
  正走在内心深处哪条危机四伏的冒险路上。
  ——马洛伊·山多尔(1900-1989)

  “假如,有过一位作家,其生活方式、世界观、道德及信仰本身等所有的一切就代表着文学,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马洛伊·山多尔。”匈牙利文学评论家普莫卡奇·贝拉这么评价一位匈牙利作家。独立与优雅,这本就是文学的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7 07:11)
分类: 名家访谈录

区分作家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可以用他们擅长的文体加以区分;比如可以用世代进行分隔;但还可以有一种区分方式,促成了我们接下来要涉猎的这样一群作家——

中国当代的作家基本有两种存在形态,一种是“专业的”,他们加入各级作家协会享有某种身份和工资福利待遇。还有一种,则是体制之外的作家们,他们一个个更像是“单打独斗”的个体,没有组织,也没有体制。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大都还有一个别的身份和一份养活自己工作,甚至是养活自己的写作。他们很多人的文学创作要在晚上或者周末的时间里进行,他们生活得样貌千姿百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岁月如流,转眼已是10年。今日之日,有了许多喜爱小波作品的人,他可谓知音满天下了。在岁月之流中,他激起了一朵不可忽视的浪花,人生如此,复有何恨。

  细想起来,人们为什么会喜欢他的作品呢?他的东西不太驯顺,不易得到身居要津人物的提倡,又包含一些率性而为、啸遨自娱的成分,所以也不大好懂,难以成为大众茶余酒后点评狎玩的余兴节目。我猜,人们喜欢他,是因为他的那种独特的感受世界的方式。他就像一扇门,通过这扇门,可以进入世界的另一层面。

  在解释小波何以会有他独特的感受和思维方式时,我想说的,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对于智力,我越来越觉得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了。我认为作家只有摆脱智力,才能在我们获得的种种印象中将事物真正抓住,也就是说,真正达到事物本身,取得艺术的惟一内容。智力以过去时间的名义提供给我们的东西,也未必就是那种东西。我们生命中每一小时一经逝去,立即寄寓并隐匿在某种物质对象之中,就像有些民间传说所说死者的灵魂那种情形一样。生命的一小时被拘禁于一定物质对象之中,这一对象如果我们没有发现,它就永远寄存其中。我们是通过那个对象来认识生命的那个时刻的,我们把它从中召唤出来,它才能从那里得到解放。它所隐藏于其中的对象——或称之为感觉,因为对象是通过感觉和我们发生关系的——我们很可能不再与之相遇。因此,我们一生中有许多时间可能就此永远不复再现。因为,这样的对象是如此微不足道,在世界上又不知它在何处,它出现在我们行进的路上,机会又是那样难得一见!在我一生的途中,我曾在乡间一处住所度过许多夏季。我不时在怀念这些夏季,我之所想,也并不一定是原有的那些夏日。对我来说,它们很可能已经一去不复返,永远消逝了。就像任何失而复现的情况一样,它们的失而复现,全凭一个偶然机会出现。有一天傍晚,天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