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卡夫卡
小卡夫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812
  • 关注人气:6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无题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
沉寂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海子(1964—1989)
公告
    
您的文章《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n+2次邂...》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您的文章《张辛欣:诺贝尔,艺术化的幽默作...》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8-22 14:49
您的文章《关于西西的一切》中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已被设置为私密博文。
2010-08-17 10:06
54条:
您的文章《刘再复、李泽厚对话录:五四90周...》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7-2919:49
您的文章《感受取代敘述:評《給我老爺買魚竿...》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10-22 14:30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26 16:24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12 16:16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1-01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作品推荐

1978.1(含迪伦马特《法官和他的刽子手》、托尔斯泰《霍斯托密尔》《我的回忆》等)

1979.1(含卡夫卡《变形记》、毛姆短篇四篇、霍桑短篇二篇、伊·波温《小说家的技巧》、考利论海明威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1

谈首次触电:之所以非常愿意和贾樟柯合作,一是我非常认同他的美学观念,二是因为他的工作方法。

  晶报:您几年前曾经演过一部电影,但当编剧还是第一次,南京的作家苏童、毕飞宇,包括您的好朋友朱文都与电影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您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开始“触电”,这次与贾导的合作是怎么促成的?

  韩东:2004年,我曾经主演过一部独立电影《好多大米》,是李红旗导演的。2006年又参加了张耀东导演的独立电影《下午狗叫》的演出,但这都是做演员。这么多年来,也有导演找过我当编剧,但我都拒绝了,不是因为从心里抗拒当编剧,只是因为听说了太多导演和作家合作很痛苦的故事。我之所以非常愿意和贾樟柯合作,一是我非常认同他的美学观念,二是因为他的工作方法。所以,当他带着题目和构想来找到我时,我答应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撰文|A. 司各特•伯格(A. Scott Berg)
翻译|彭伦
1924 年 12 月,一个包裹送达纽约市海关,里面装着一本在法国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在我们的时代里》。作者就是几个月前菲茨杰拉德说到的“那个海明威”。直到 2 月下旬,珀金斯才看了这本集子。其中好几篇讲述了一个参加过世界大战的密歇根年轻人尼克·亚当斯的生活。珀金斯告诉菲茨杰拉德,这本书“通过一系列简短的情节,取得了极好的效果,写得简洁、有力、生动。海明威把他眼中的当代景象,出色、紧凑、完整地表现了出来”。
海明威的写作具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为珀金斯前所未见:读过那些不连贯的短句很久以后,那些锤炼过的文字依然难忘。珀金斯写信对海明威说:“场景和事件描写中的力度,还有它们相互间的有效联系,都让我印象深刻。”他进而说:“从实际收入考虑,我怀疑我们能出版此书;它这么薄,按照惯例定价销售,书店没什么利润空间。这很遗憾,因为你的写法显然就是让你在很短的篇幅里表达自己想说的内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作品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我希望我是一个带来惊喜的人
文/陈卫

我一直写得非常少。虽然每天都生活在写作之中,但最终的成品非常少。早年曾被戏谑为“一年只写一个短篇”。凡事都有自圆其说的一面,少产暗含的“精益求精”在最初成为“口碑”的保证,但我很早就因为不能流畅地工作而对此厌恶烦躁。事实上我更盼望过着每天写很多的生活。早在上海我就为此做着努力,但是,……一个不能成行的人任何事情都能构成不能成行的理由,一个能够成行的人任何事也都能构成他成行的动力。直至2015年9月,我才终于真正的“快速多产”,“一周完成一个小说”,并且持续了半年多,稍作休整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12:16)
分类: 名家访谈录
  路内:我经常在一些文学活动中,听到一些作家会有一种认为:写作是跟这个时代没有关系的,写作是一个相对比较自在自为的事情,再怎么写得精彩,也比不上那些狗血的社会新闻。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作家的自我认知产生了问题。
  你没有必要把你的经验去跟那些写社会新闻的新闻的人放在一起谈。但是,90年代末蓬勃的新闻业,影响了一代作家和文艺青年。关于“时代的精神”,我觉得在中国的话,新闻是走在前面的,文学紧跟在后面。它会产生不同的价值的认知。
  我写《少年巴比伦》的时候,我的编辑跟我说,为什么要写这么长?他说,你这个东西不会有读者读的,你要写都市男女。我说,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程永新,笔名里程,《收获》副主编,马原说他是“少数真正懂小说的人”。《顽主》一名是他编发时拎出来的,《活着》《高老庄》《妻妾成群》《务虚笔记》的首次发表均与他有关,这些名字的背后是另一些名字,另一些意蕴。
“我对程永新后来放弃写作觉得十分可惜。”余华曾有此言。几年前程永新将十余年前便初步完成的“流浪三部曲”陆续修改推出。第一部便是这《穿旗袍的姨妈》,贾平凹为之感到“震惊”。“我给我自己的这个小说打60分……现在80%的小说都不到60分”他说。

木叶:你在散文《祝你生日快乐》里提到自己的姨妈“穿戴整洁”,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a.文学的问题只不过是个人问题而已,也许在一段长得永无止境的短暂时期里,你再也无法解决在某篇文章中提及你还爱着的那个人时所面临的技术性难题,无论是用第二人称、第三人称或是某个约定的昵称来称呼那个人,这篇文章注定是失败的。可能在最初的时候,写作的确是一种诱惑——在懵懂的年华里——用一种如此深刻和诗意的行为来照亮那些多得无处发泄的莫名的爱和失落,到后来才发觉,写作实在跟这个扯不上关系,如果你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写作反而阻碍了你去认识你的感情,因为当你想同自己的心灵探讨一番的时候,你还得严肃地考虑半天(也许是一辈子)技术上的问题。你无法忍受粗制滥造、矫情造作,无法忍受语不惊人,同时也不觉得语出惊人是个多么好的主意。

b.在回想往事时,叙事不知不觉地完成了它的使命,但它是不可能复制的经验。我喜欢回忆最细微的历史,个人的历史,或者是动作的历史,相遇的历史,以及离别的历史,沉默和无意中打破的沉默的那些往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走走:80年代中期马原、莫言、残雪等人的崛起是当代小说历史上的大事,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把它当做先锋小说的真正开端。有位评论家曾经告诉我,说您也算是一位先锋编辑,在当时独具慧眼。

程永新:八十年代,那是一个令人神往、令人无限怀恋的年代。在那个时期,我们这个民族所激发出的那种对追求真理的热忱和虔诚,在文学艺术领域所呈现出的惊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那时候,我是一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年轻人,编辑工作对我来说,就是谋生的手段。我能够做一点事情,那也是前辈编辑的引领和顺应大势的结果。当时在《收获》新掌门人李小林的支持下,我像挑选潜力股一样,把一些青年作家汇集在一起亮相,一而再,再而三,那些年轻人后来终于通过一场文学革命,成为影响中国的实力派作家,余华、苏童、马原、史铁生、王朔、格非、北村、孙甘露、皮皮等一大批作家,他们被称为中国先锋小说的代表人物。

其实不仅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与新世纪,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在我的写作中,一直贯穿着一股暗流,发现者甚少,发现了也多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只作为我写作的一个面向,寥寥数语也就打发过去。大家谈的多是我那些“正面强攻”这个时代与生活的小说。在这个光怪陆离、波诡云谲的时代,“正面强攻”的确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和敬意,身处其中,一个小说家需要对这个复杂的现实作出探究和回应。但是,与现实劈面相逢,无论它多么正大庄严,也只能是小说家表达之一种,你得允许他侧身的时候有别的想法,你也得允许他低头弯腰时走一下神,看见了这个世界旁逸斜出的东西。走的这一下神,旁逸斜出的那些细节和路径,谁又敢肯定就与正大的生活无关?要我看来,或许关系更紧要,兹事体大,因为,当你倾斜一下身子与庞大固埃般的时代生活擦肩而过时,你反倒有机会看见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