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卡夫卡
小卡夫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608
  • 关注人气:6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无题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
沉寂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海子(1964—1989)
公告
    
您的文章《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n+2次邂...》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您的文章《张辛欣:诺贝尔,艺术化的幽默作...》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8-22 14:49
您的文章《关于西西的一切》中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已被设置为私密博文。
2010-08-17 10:06
54条:
您的文章《刘再复、李泽厚对话录:五四90周...》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7-2919:49
您的文章《感受取代敘述:評《給我老爺買魚竿...》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10-22 14:30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26 16:24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12 16:16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1-01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名家访谈录
原文地址:2017年04月17日作者:作家残雪

            探索肉体和灵魂的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作品推荐
        它是我梦想中的中国南方语言的一次梦想中的胜利,并通过文学来还原南方人们良好的语言习惯,让这种扎实平淡的表达更加接近汉语言文学本身的要求。而对于题材和现实元素,我并不认为文学会作出任何绝对的排斥,但我也不认为文学已经全盘接受。有的元素暂时还不适合出现在小说里面,除了新的相应的叙事技巧还有待挖掘之外,新的语言——足以有效地抵消这种排斥的语言——也急待被发现。一种不主动要求难度的语言,是立即对自身作出否定和嘲讽的语言,它即使对那些已经取得文学的信任的题材也无法进行可信赖的叙述,更别说冒险地去触及那些还从未以合法的面目出现在文学里面的元素了。这些小说,对情节的安排,对应该展开的细节的选择,对应该摈弃的事物的摈弃,都是由语言决定的。那些虚构的事件可能或不可能在现实里发生,从来不是我写小说时应该或不应该这样去写的准则,应不应该写,语言说了算。正如布罗茨基所说的,不是文学应该用人民的语言说话,而是人民应该用文学的语言说话。我创作小说,其实就是虚构一群用文学的语言说话的人民,并梦想着这群人民在语言上过着无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14:42)
分类: 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2017年,被视作“当代文学名家圣地”的《收获》杂志,迎来了花甲之年。在传统媒体碰触着愈来愈多“未知”的当下,对于一个捧献出余华、格非、苏童、莫言、李洱、笛安等作家的老牌文学杂志而言,同样面临着挑战……

  3月17日,澳门旧法院大楼,著名作家余华和《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就“《收获》及文学杂志在中国的重要性”进行了一场对谈。程永新回首《收获》杂志六十年风雨,畅谈时代更迭下,纸媒面临的转型之迫。余华则回忆了第一次在《收获》发表作品时的情景,“《收获》在我心目中是中国最好的杂志,绝对没有任何杂志能与它相提并论。”在活动现场,他表示,“感谢巴金创办《收获》,我们这一代作家,才有足够的时间自由成长。”


  如果没有巴金的包容与开放思维,《收获》走不到今天

  程永新:《收获》几十年的历史,应该说近30年,还是很有意思的。其中,有一个人非常重要,他就是巴金先生。他非常包容,他曾说:“出作家,出作品”,这也是我们一直遵循的一条原则。

  那个时候,张贤亮有一部小说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1 08:20)
分类: 其它
        1.Have something to say.

  有东西可写

  第一,一个有自己写作风格的作者通常有很多东西可写,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2.Say it.

  写下来

  按你自己的思路理清整件事,然后用最简洁的语言将它写下来,当成是把这件事告诉你的朋友那样轻松。但是写下来的时候要注意摒弃口语,加以修饰你的语言。

  3.Don't wait for inspiration.

  灵感是等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1 10:39)
分类: 其它

序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阿列克谢耶维奇曾说,对她影响最大的两个作家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亚历山大·赫尔岑。这两位作家都是生活在19世纪的彼得堡人。在他们之前和之后,这座城市一直在书写着俄罗斯的神话。这座城市见证了俄罗斯近代历史上所有转向性的事件:在这里,彼得大帝带领俄罗斯驶向西方;也是在这里,布尔什维克革命开启了“红色纪元”。1991年,列宁格勒居民举行全民公投,恢复了城市原名“圣彼得堡”,似乎希望以此返回俄罗斯的历史轨道。在一次次历史的断裂中,是彼得堡哺育的文化精英们延续了俄罗斯民族的精神脉络,他们的气质依附在这座城市的石头建筑上,缅怀着前朝兴亡,向往着否极泰来。
1846年,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版了《双重人格》一书。这本描写精神分裂病人心路历程的小说并不是陀氏的代表作,却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副标题——《彼得堡史诗》。正是在戈里亚德金分裂的精神状态中,我们恍然看见帝俄之都彼得堡的宿命轮回:它既是革命的摇篮,也是革命的废墟;它的身份不断分崩离析,却又在自我否定与自我治愈中不断自我拯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7 09:10)
分类: 作品推荐
托马斯·曼《魔山》 VS 卡夫卡《城堡》时间漩涡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VS 福克纳《押沙龙,押沙龙!》同室操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三十岁那年,我获得文艺杂志《群像》的新人奖,以作家身份正式出道。那时候,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生经验,虽然谈不上多么丰富,却与普通人或者说常人有些不同的意趣。通常大家都是先从大学毕业,接着就业,隔一段时间,告一段落后再结婚成家。其实我原先也打算这么做,或者说,马马虎虎地以为大概会顺理成章变成这样。因为这么做,呃,是世间约定俗成的顺序。而且我(好也罢坏也罢)几乎从来没有过狂妄的念头,要与世情背道而驰。实际上,我却是先结婚,随之为生活所迫开始工作,然后才终于毕业离校的。与通常的顺序正好相反。这该说是顺其自然呢,还是身不由己便木已成舟,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当中国作家谈文学、谈小说时,他们都在谈些什么。雷蒙德·卡佛被广为改写的名句,放到中国文学的语境里,就有了某种错位的呈现。在题为“中国小说的可能性”的对谈会上,作家宁肯转述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的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作家一谈文学就谈外国文学,一谈作家就谈外国作家?他由此进一步质问道:“中国当下写作的根源似乎都在西方,我们顺口就能说出卡夫卡、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却独独对中国自己的文学传统处于失语状态。”

在宁肯看来,这并非只是中国作家的偏见,而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缺少一类作家,即作家中的作家,或说是影响作家的作家。“我们有非常棒的影响读者,甚至是影响社会的作家。但要说有影响了后辈或同代作家写作的作家,你就很难能举出例子来。”以宁肯的理解,所谓影响作家的写作,包含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作家在写作的层面上,是否有哪些值得后人去反复研读和学习借鉴的地方。“中国作家读经典作家,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是学习他们怎么提炼小说的人物,怎么用新的方法,用创新的精神来结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