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卡夫卡
小卡夫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701
  • 关注人气:6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无题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
沉寂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海子(1964—1989)
公告
    
您的文章《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n+2次邂...》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您的文章《张辛欣:诺贝尔,艺术化的幽默作...》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8-22 14:49
您的文章《关于西西的一切》中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已被设置为私密博文。
2010-08-17 10:06
54条:
您的文章《刘再复、李泽厚对话录:五四90周...》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0-07-2919:49
您的文章《感受取代敘述:評《給我老爺買魚竿...》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10-22 14:30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26 16:24
您的文章《刘再复:张爱玲的小说与夏志清的《...》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09-09-12 16:16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1-01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薛忆沩的书有点门槛,读进去却非常有意思。譬如他这本小说,叙事速度非常快,几个动作,或者只是一个照面,内心已经走过了千山万水。

大约十四五年前,我住在大学的宿舍里,有个朋友常在下班后找我玩。说是玩,其实他来了便往我的铺位上一躺,一言不发,直到夜深了他回自己的住处睡觉。我则在电脑桌上继续看自己的书,不用因为自己的怠慢而感到愧疚。有一天晚上,他来到宿舍,在照例躺下之前,丢给我一本皱皱巴巴的杂志,跟我说,你读读上面的《一段被虚构掩盖的家史》。那天晚上破例,我跟这个从来不谈文学的朋友谈到很晚,从理想主义谈到虚无,以致要到室友出言提醒,才知道我们已经聊到很晚很晚了。

那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薛忆沩是谁。在那次谈话之后,我也只在阅览室的往期杂志上,找到他零零星星的几个短篇,《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首战告捷》《出租车司机》。后来,忘记从哪里获知他有一个长篇《遗弃》,便到处寻找。学校图书馆遍寻不获,后来是在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薛忆沩”这个名字对在座的同学们可能还是比较陌生的。这不奇怪,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作家。

我是在2000年读了发表在《读书》杂志上的一篇关于《遗弃》的评论才知道这个名字的。读到《遗弃》(广东人民出版社)之后,我对薛忆沩的写作有了初步的认识。后来,我又读到了薛忆沩的《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程》(花城出版社),对他的写作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那次阅读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我立即写下了《阅读薛忆沩小说的狂喜》,向读者推荐我的“新发现”。在文章的最后,我写道:“愿更多的读者与我共鸣,让薛忆沩金子般的文字不再寂寞”。

最近,我读到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遗弃》重写本以及刚在台湾出版的《白求恩的孩子们》。激动之余,我写下了《《遗弃》:等待共鸣的奇观》,再次向读者推荐薛忆沩的不同凡响的写作。文章在《新京报》登出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徐则臣的大多作品并不以结构形式的殊异而夺目,自《耶路撒冷》起他在此方面的探索颇受称许,《王城如海》又迈进了一步。“安静也是有声音的”,这是这部新作中动人的语句,而通篇读下来,恰恰感到嘈杂而急切,紧张而刻意。甚至,可以说是作者近年一些问题的集成,如主题先行,野心问题,过于鲜明的代际划分与题材选择,人物形象问题等。

《王城如海》延续了双线结构的写法,戏中有戏:一是每章起首部分的话剧文本《城市启示录》,短小,楷体;一是导演余松坡因为剧中教授对“蚁族”的态度惹争议,年轻人尤其愤慨,他筹划应对,此时,偏偏撞见因自己告密而入狱多年、后又失踪的堂兄余佳山,这个在售卖新鲜空气的流浪汉一出现,余松坡的梦游症屡屡发作,甚至将书房弄得一塌糊涂,保姆罗冬雨的弟弟罗龙河在帮助整理时意外发现余松坡当初被误诊为肺癌时所写遗书,再加上听说余松坡和自己女友有染,于是设局引余佳山来到余松坡家。一片混乱中,提前归来的女主人祁好倒在了血泊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卡尔·奥韦·克瑙斯高是一位挪威作家。他的自传体小说《我的奋斗》(My Struggle)颇受赞誉,堪比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这部作品的第六卷(分为父亲的葬礼、恋爱中的男人、童年岛、黑暗中的舞者、雨必将落下、结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一部优秀小说里的主人公应该是一盏灯,不仅照亮自己的面目,也要起到路灯的作用,给别的人物做向导,指引他们的来路,也要起到更大的探照灯的作用,给整部小说提供空间照明。

从亮度和色彩上看,《长恨歌》读起来忽明忽暗,那是因为小说里的主人公王琦瑶很像是一盏灯,在从1946 年到1985 年这段漫长的时间段里,这盏灯忽明忽暗的,社会现实的变化很像一种不稳定的电压,导致这盏灯的灯光光源的不稳定,尽管这一束持续四十年的灯光不足以照亮上海的夜空,甚至不能完全照亮小布尔乔亚的狭窄地界,但对于王琦瑶的世界来说,这盏灯是一个完美的光源。

王琦瑶的世界是上海,很大也很小,上海在这篇小说里很像一个精心搭建的舞台,王琦瑶从不离场,很像一盏灯,其他的人物都是灯下的过客,过客走过灯下,在灯下逗留的时间有长有短,对灯的感觉有的依恋,有的好奇,有的既不依恋也不好奇,仅仅是需要一盏灯,当以程先生、蒋丽莉、老克腊为代表的这些过客走过灯下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80后代表作家郑小驴,十八岁上大学之前一直在乡村生活,所以他的写作基本可以分为两大类:基于乡村经验的和基于城市经验的,他总在两种经验中观察、对比,并在这之间的来来回回中拉出张力。但是乡村如今正被城市同化,郑小驴坦白地说,他烦那种动不动把乡愁挂嘴边的人,某种意义上说,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后,乡愁就不复存在了,“乡村秩序和伦理道德暴露出的问题,比城市的问题要严重得多,那种还在发出旧文人似的感怀的人,是真正不了解乡村的人。”
郑小驴,原名郑朋,著有小说集《1921年的童谣》《痒》《少儿不宜》《蚁王》,长篇《西洲曲》,随笔集《你知道的太多了》。作品见于《收获》《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山花》《南方周末》等刊物。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等多家选载,入选多种年度权威选本。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奖,湖南青年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提名等多项。现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创造性写作研究生班。

1、我烦那种把乡愁挂嘴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3月17日下午,“余华对话弗兰纳根”活动在京举行。此次活动是第十一届澳大利亚文学周系列活动之一。理查德·弗兰纳根是澳大利亚著名作家,其作品曾获英文小说界最高奖项“布克奖”,代表作有《深入北方的小路》《一个巴掌能拍响》等。而余华的代表作《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同时入选百位批评家和文学编辑评选的上世纪90年代最具影响的十部作品。

余华:我大概是从前年开始,阅读我同时代的作家,比如弗兰纳根这样的作家的书,文学生生不息,不要以为托尔斯泰之后就没有文学了,不要以为马尔克斯死了西班牙语文学就没有了,西班牙也出现了波拉尼奥、哈维尔·马里亚斯。所以这次澳大利亚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活动,就是向中国介绍了四位作家,但是很遗憾四位作家中我只读过理查德·弗兰纳根《深入北方的小路》和亚历克西斯·赖特的《卡彭塔利亚湾》。

我今天主要谈的是《深入北方的小路》,这本书好在什么地方,其实很难回答,为什么?如果我能告诉你这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史话


“无边无际连绵的季风雨,
水獭也许会再度化身为鲸。”

这是黄锦树的句子。

句子从知识和想象的沃土里长出来:
“鲸鱼的祖先是鱼类上岸演化成哺乳类又重返大海者,它的近亲是水獭。”

衡诸同代人小说之中,锦树小说写得精彩的地方,应该说,只有他有而别人没有之处,是“变形记”。尤其自二〇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家访谈录
5月3日(2016年)下午,五位中国作家梁鸿、欧阳江河、李娟、颜歌、余华做客哈佛大学,与特约嘉宾、作家哈金就“如何书写当代中国”这一主题进行了演讲与讨论,主持人为哈佛教授王德威。这是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和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办的“中国文化创新领袖”项目的一部分。
或纪实或虚构,或诗歌或小说,五位作家的书写各有不同。就当代文学与当代中国,他们分享了自己的写作经验与困惑。

五位作家在哈佛燕京学社前合影。左起为梁鸿、欧阳江河、李娟、余华、颜歌

梁鸿:“我们不能像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