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笛安
笛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338
  • 关注人气:12,7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诚实地说,自从《芙蓉如面柳如眉》出版,我就没有重读过它。可能是在一本已经完成的小说里,本来就住着一个平时难以正视和面对的自己,再加上如今总是能读得出当时写作时的粗糙和缺陷,因此尴尬变成了加倍的。我曾经对一个朋友这么解释为何我不喜欢重读旧作,她准确地总结:还说那么多干什么,不就是现在看得出自己当年又傻写得又不好嘛。我一向喜欢言简意赅的人。

自恋如我,还是很容易找得到当年的优点。比如,同一个故事,如果是现在的我,一定会反复掂量很久:这是不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能不能做好?如果我注定写不好我能允许自己失败到哪一步……可是在我22岁的时候,世界并不是这样运行的,我只是忠实于自己脑子里某个一闪而过的画面,只要它闪过了,我就要抓住它——其他的事情有什么可怕的,我其实知道我自己年轻,我也知道大家都会原谅我写得不够好。

这便是“青春”这样东西里不讨人喜欢的部分。总是伴随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心安理得。其实不过是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但是,我始终记得,就是在哪个讨人嫌的时候,我拥有很多的勇气。就算这勇气是从无知而来,也依然支持着我往前走了很远,我甚至都没意识到我是行走在夜路上。

虽然没有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编手记

 

    “寄生”之后,便是“围城”。漂泊不定,孤独惘然,然后势必会抓住什么让自己安定下来,安慰自己说已经拥有了某些东西,生命必将从此不同。可是,也许贪婪才是灵魂最本质的需求,在茫茫大海上,抓住了一块浮木,欣喜若狂都是短暂的,渐渐地,便觉得浮木实在太小,此时此刻,也许“自由”是个太好听的说法,装点了所有没有尽头的欲望。

    这便是本期封面故事的主题,围城,好风景永远在墙外面。

    三位作家,宁肯,尸五马,韩松,三个故事都是关于虚妄的向往,以及冰冷现实的阻隔。我们的封面盘点在这一年将持续关注都市里年轻人的话题,这一期随机采访,不管是涉及到跳槽还是辞职去旅行;不管是房奴还是月光,总之——没有人觉得自己自由。

    希望大家特别关注的,是本期的风声风影,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3 12:5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过了半年多的准备,紧张,讨论,争执……还有等待,我们终于来了。

在此,不再赘述 《文艺风赏》诞生过程中的辛苦,波折,种种没有想到的问题,以及我们经历过的迷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132天啦!

2009年08月04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9年08月05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要见到周汝昌先生了》

2009年08月05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19篇
图 片  1张
访问人数 378906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3 00:42)
标签:

杂谈

  每次来公司开会,我都住这个旅馆。整条街上都是树,夜晚的走廊上传来一群年轻女孩子的笑闹声,她们说要去一个人的房间里玩牌。我打开窗子,窗外全是绿色的藤。然后我开始回复我的小鸽子的短信:对不起哦亲爱的,我今天下午有事情。我很喜欢这样的时刻,我喜欢工作,尽管我并不是喜欢工作里面的每件事情。可是在那样的环境里,我觉得我说话,做事都很有精神,像是提着气,那感觉类似于穿着一双美妙的高跟鞋——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我是被需要和被期待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把这看成是虚荣,看成是势利,看成是贪婪——我可以不在乎别人,而你,小Q,当我想和你讲讲我遇上的困扰,你说,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谁叫你愿意?你说得没错,都是事实,可为什么这样的事实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就觉得非常冷漠呢?我并没有那么在乎我能得到多少,或者比别人多得到多少,我只是不想让生活把我肆意地踩在脚底下。

   只可惜,从开始,到最后,我都没能让你明白这个。

   算了,我真的不是在抱怨。我终于懂得了,我自认为纯洁,美好,热情,和勇敢的东西,并不能为我换来一个更高尚的灵魂。反过来,是我一直在追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7月1日上市,baby,好运。这是我写给《东霓》的后记,我本来是个后记狂人的——可是这一次,真的似乎没什么可说的。

 

后 记

 

    终于到了此刻。我们几个朋友一起赶稿子的时候,总是在msn上不约而同地做白日梦:什么时候才能写后记啊?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人是否在开心地享受着写后记的感觉——一种完成了重大事情的,仪式一般的感觉。后记本来就应该是一本长篇杀青之后的鞭炮声,但是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像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忽然发现外面是一眼看不见边际的雪地,只好语气平淡地说一句:原来下雪了;那么我也只能这样说一句:原来,我写完了。

    这部小说,我写了足足十个月零两周。我从没有和一部小说纠缠这么久过。以至于我在敲出来“东霓”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9 22:30)
标签:

杂谈

    我刚刚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个镇子,叫平乐镇。我来到了你的平乐镇。你的。那天刚好是清明节,夜晚,我在那条河里放了莲花的河灯。跟陌生人借了个打火机,把河灯放进亡魂寄居的水里。这个镇子潮湿,阴柔,全是青色的瓦,天也是灰的,很多小小的店面卖些我也不大认得的东西。我总是想象着,你在那里,有一个小女孩就会从街角出来,拿着一个咬掉一口的黄糖锅盔,糯糯地看着我,那一定是童年时代的你,尽管我知道,那不过是故事。

    我去过了你的平乐镇,我在那里淋了一些雨,喝了一些酒,踩过了石子路,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呀。

    你永远是我的袁青山,那个来自平乐镇的袁青山,她为了恨她的人而死;我永远是你的宋天杨,那个来自龙城的宋天杨,她为了爱她的人而心生邪念。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都是缺心眼儿的小疯子,被人欺骗被人背叛,但是心还是热的,永远都是。

    那一天你在那里等我,远远地对我笑,你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小外套,点了一支烟,然后下雨了,我浑身上下都是狼狈不堪的难堪。那一天你在台下的人群里远远地看着我,闪光灯在我的脸上晃来晃去,搞得我手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0 15:26)
标签:

杂谈

    看到那么多留言都说我瘦,我还是澄清一下算了,那张照片是我最瘦的时间拍的,可是那段时间是很短暂的,我现在比那个时候要胖上——5公斤左右。(我就不上现在的照片了,破罐破摔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8 10:55)
标签:

杂谈

  我跟自己说我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我得运动,我要锻炼,我要塑身,还要维持体重——绝对不能增长,要过健康的生活……以前我不运动的时候一直很有理由:旧的那些运动服都穿坏了,没有衣服……于是,我挣扎了很久,终于决定:那么,买一套新的运动服吧,这样就没有借口了。

  昨天我买了运动服,我觉得颜色搭得还蛮好看。我欣慰(……)地想:有了运动服,我就有动力去慢跑了。一定有的。

  然后我抱着我的运动服回家了。今日清早,窗子外面飘起好大的雪。地面积了很厚的一层。这不是我的错。是天意。我爸把袋子里的运动服拿出来看了看,欣喜地说:“这套衣服好,你整天待在家里,应该穿着它,一定比你现在那套舒服……”

  运动服就这样变成了宅女居家服——于是,我仍然没有合适的衣服去运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