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玻璃唇
玻璃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我换博了,亲爱的们 ,要串门请去这个地址哦:
孔雀胆之青蚨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玻唇杂言

 ——“韩白事件”的多米诺牌效应

坛,很多很多年以前,应该是起于巫术罢?

巫婆神汉,舞之蹈之,黄尘飞扬,遂而成坛。 就我所知, 求天的有天坛,求地的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玻唇杂言

这个标题,是篡改一位博友的,他写过一篇散发着中药味道的文章,叫《中药一样的男子》,以至于我一看到洪晃的博客,脑子里蓦的窜出这么个怪诞的标题来。

难道洪晃一如西药?

想想竟然合拍,她留洋,思想亦西化,言谈直接,竟如一粒裹了痞子糖衣的阿斯匹灵,在嬉皮笑脸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她不会因馒头嘲笑前夫的影片而仇视馒头,亦不会因与前夫离异就此做了怨妇,她更不会因前夫是什么知名人物就去写回忆录。这比起某女主持人,棋高数筹。她对事不对人,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玻唇杂言

一直想谈谈张爱玲小说的艺术特色,一直又未曾动笔,只因觉得,无论文字与事物,一但沦陷到人尽可夫,人人皆可染指,已经超过了'俗'字界定的人之谷范畴。

他们真的懂她了么?

那些叫喊着的张粉,谈她的高贵出身,谈她传奇式的爱情,谈她琐屑的生活细节,甚至在文字里抄袭而变异着她精巧的语句,以至读一本时尚杂志,我们会扑面遇到很多小模小样的化了妆的张爱铃。而这些伪张爱铃们,她们的文字里充斥满张式语言的机警,与《红楼梦》语法的延伸,却独独缺失了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8 02:44)

十几岁的时候喜欢读徐志摩,喜欢读他的《再别康桥》,爱的不得了,便搜来他所有的文集,抱头便啃,读他的《爱眉小札》,偶尔还神往的端详他的照片,看着这个脸条瘦长如长巷,眉目清亮的男子,就嫉妒起陆小曼来,心想,他怎么可以这样爱她?

现在却读不下去,只读几页,便寒毛排队,根根直立。只觉这些文字若藏在陆小曼的化妆盒子里,还算浪漫。若公布于众,就成了徐氏牌蒙汗药,肉麻至肤浅了。

可那个时候为什么喜欢呢?究其原因,那时的自己,是个孩子,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偶尔小资

我是个容易厌倦的人,厌倦一切,包括赖以为生的写字,亦如此。

忙完了一件事,回到了家,只知道睡,无日无夜的睡,如一头醉生梦死的猪。睡梦光怪陆离。最后一个梦,却清醒如昨,年少的我,黑衣白裙,站在十字街头,看着初初爱过的人,背影在人群里远离,居然鼻涕齐下,嚎啕大哭。

哭醒了,一床的光,浴池的水般将我淹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玻唇杂言
    昨晚醒来,真是古怪,我看到我养的蝈蝈成了著名的作家,还发表了《红楼梦》研究若干,这让我十分悲哀,我决定自杀,这次是弄湿脚丫,两个脚指头夹住电源,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被震开,门也掉了下来,黑白无常站在门外,说,今天是十一长假,俺们罢工。
  
  中秋节快到了,遇到一位推销月饼的大姐,她长的和月亮一样圆,我很怀疑她的身上藏了嫦娥,桂树和兔子,我告诉她,她是我的奇像,她给我在背心上签了名。
  
  他说他崇拜我,他要给我邮寄香水玫瑰外加一套企鹅才穿的衣裳,我无以回报,我决定给我的崇拜者邮寄一只臭袜子,并用电钻打一个洞,好在我死后,他进行拍卖的时候,有苦难的物证。
  
  我咳嗽的和一只狂吠的狗一样,而我的狗安静的和我一样。它爬在书桌前,在看《聊斋志异》,我端详着它,发觉它越来越长的像卡夫卡。 啊,啊,啊,我突然发现,原来是伟大的中国文学启发了伟大的卡夫卡。
  
  睡到半夜,梦见兰陵笑笑生和曹雪芹在酒吧,他们在讨论他们的牙。曹雪芹说他的左边有一颗牙齿是龋齿,兰陵笑笑生说,酸,什么龋齿,是虫牙,我也有一颗虫牙。说完以后,两个人一起讨论他们的牙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1-28 00:05)
分类: 玻唇杂言

就要调戏你

——谈谈杜尚以及几个顶级聪明人

 

这是一张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玻唇杂言

       1

  爱情总是水里取火,火里取冰,盛极而衰,热极而冷,爱来爱去从微波炉爱到电冰箱,存在零下四度冰冻,做了永久的记忆的甜筒冰激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1-22 20:29)
分类: 金红妖娆

查资料,弥子瑕的,因要开始写长篇《孔雀胆之弥子瑕》了。

音响里放着黄耀明的碟,是《风月宝鉴》。

看《蓝宇》的时候,我总莫名的想起诺贝尔文学得主大江建三郎的一篇小说。我总觉得关锦鹏一定看过这篇小说。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位大学教授,在暑假期间,漫漫长夏,无以消遣,又因对男同性恋群体的好奇,就编了凄苦身世,骗得一个男孩子的爱情。爱的期间,两个人相约一起去爬雪山。开学以后,男孩子在大学教室里遇到了教授,他是他的法文老师。他站在走廊,他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1-20 03:23)
分类: 玻唇杂言

前段时间就在报纸上看到过这则新闻,说的是上海的一位艺术家,替女权主义着想,于是乎让秦桧借了老婆大人的东风站了起来,当时看的笑了一笑,也便忘记了。今天我旧事重提,是因一个朋友在百度上搜我的文集,结果搜出来有人为秦论战,还将我牵扯进去,只因我写过一篇《我看钱谦益》,说我哗众取宠,为汉奸平反云云。

我想我若要哗众取宠,手段多了,用不着说钱谦益的好话吧?钱谦益都死的化了灰,一不能给我做书评吹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