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景和
张景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18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易网

乐翁博客

中国小小说作家论坛

闪小说网

文友网

中华文学艺术网

辽河文学论坛

西南作家文学

百度空间

张景和08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365

分类: 杂文

从县制定的“六不准”说起

——扯闲白之一

为了加强干部风纪建设,中央制定了八项规定,省、市、县也都相应出台了具体规定。我们小县也不例外,不甘落后地出台了“六不准”,什么不准迟到早退,不准上班期间上网玩游戏,不准中午下饭店喝酒等等。

放在第一条是最重要的,“不准迟到早退”,乍听起来不觉得怎么样,是啊,机关干部不应该迟到早退。可是细心一想,这一条连上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第一天,阿姨就说,小朋友乖,做个遵守纪律的好孩子,要不迟到不早退。等上小学了,老师也照样强调:按时上学不准迟到早退。一直到中学、大学,都作为一条校规来执行的。这已经是天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9 20:06)
分类: 散文随笔


周六我去农贸市场,看到卖服装的小摊上,有一件上衣很好,想到自己还穿着厚衣服就想买。一问价钱是98元,我就犹豫了。这时买服装的人说,试试吧,不买也没啥,说着就把衣服递过来,我穿上了,觉得还很合身。但我还是不想买,因为我的衣服都是老伴给我买的,我从来都不会买衣服。卖服装的人说,你就买了吧,看穿了多合身啊,这衣服就象给你准备的,不买也太可惜了。我转身想离开,那人说,你看你,这都啥时候了,还穿那么厚的衣服呢!我说,不怕你笑话,我不会买衣服,从来都是老伴给我买。那人哈哈大笑,说都啥年代了,还让老伴给买衣服,看来在家你是二把手,说了不算。我辩解说,就买衣服是老伴说了算,其他的可都是我说了算。那人说,那你这次就自己买一回,老伴还能让你跪洗衣板不成。他这么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1 11:58)
分类: 散文随笔

翻看老照片有感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每年这个时间我都要种苞米。邻居去韩国打工了,园子让我种,种苞米好喂鸡。休息时找件东西,无意中翻出一组老照片,那还是19988月毕业33年同学聚会时照的,一晃时间又过去20年了。照片中有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1 07:32)
分类: 散文随笔

会友感悟

昨天去看望从泰国旅游回来的同学,他们一家6口人(儿子家4口人,加上他们夫妻2人)去秦国玩7天花了12万元,很是开心快乐,说秦国的菜特别好吃,海水特别的蓝。是啊,有钱人的日子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6 05:22)
分类: 短篇小说

拉帮套

——民俗故事

过了山海关往东就是人烟稀少的蛮荒之地,人称关东。一百多年前关内遭遇灾荒年都往关东去讨生计,叫做闯关东。那会儿,关东地区百十里地不见一户人家,可谓地广人稀,于是就流传下一种风俗:如果某户人家的男主人因病或致残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撑起这个家的顶梁柱,为了维护这个家继续存在下去,就要从外面招进一个强壮的男人来顶替原有的男人。这个被招进的男人必须是独身,习惯称他光棍。而且还有一个约定,这个被招进的男人可以与女主人同居,不过生下的孩子却还要姓这家男人的姓。这就好比一挂马车,拉车的马拉不动车了,得换一匹强壮的马来帮忙,被人们称作拉帮套。——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3 17:33)
分类: 杂文

小城四怪

早年间,在东北有四怪。一怪窗户纸糊在外,因风大雪大窗户纸都糊在外边;二怪皮祅毛朝外,美观又能起到伪装作用;三怪养活孩子吊起来,一种挂起的悠车能让孩子很快入睡;四怪大姑娘叼烟袋,三尺长的大烟袋很时尚。

前些年,在北方偏远的小县城里,也出来四怪。一怪县长没有路灯换的快,县长四年一换届,路灯两三年就要换一次;二怪厕所修在隔离带——新修双向行驶的北环路,又叫北华街,中间的隔离带修了三个厕所,既不美观又不安全,后来被挪到北边了;三怪城市绿化种小麦——那年省里要下来验收文明城市建设,刚扩建的鸡古路两旁光秃秃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3 05:05)
标签:

往事

分类: 散文随笔


世间人情者,乃人之交往情谊,实为债也。

一日,路遇前厂长L,曰:尔欠人情末还?吾大惑不解。L曰:二十年前,汝求吾将公寓让于小K。顿悟,难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2 04:55)
标签:

往事

分类: 散文随笔

谁是爹?

我活七十一岁了,就住过一次医院。那还是前年的事,因为前列腺增生做了切除手术。跟我住同病房的也有个老头,比我年龄还要大,也是前列腺切除手术。我是儿子和女儿护理,白天是女儿,夜晚是儿子,可那个老头却没有儿女护理,一个腿脚不太利索的老太太,每天一瘸一拐上下楼,手里拎着一个塑料盆子一摇一晃的,总是来得很晚。这让我感到还是有儿女好啊!

我跟那个老头是同一天做的手术,我先做的,他后做的。每天早上,负责病房的S医生总是先来看望我,一进来就笑容满面地问这问那,量血压,试体温,听心脏,还问我有什要求尽管说。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收拾屋子,在翻腾旧东西时,发现了孙女在初中时的一篇作文《我的小秘密》,还有高中时的一组小诗,读了后觉得很新鲜的。那一组5首小诗,她让我给修改一下。当时正是快要到高考了,我怕影响她学习,就说我不懂诗,请朋友给你看看吧。就发给文友青竹给看看,她说小诗写得很好,有才气。我没有告诉孙女,夹到书里了,也就忘了。


我的小密秘(初中)

今天,我给大家讲个小故事,题目就叫《我的小密秘》,说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一定会问,啥叫密秘?密秘就是藏在我心里,不告诉你。不过,今天我要把这个小密秘告诉你。

我很想有一支钢笔,一支红色很漂亮的钢笔。因为我的同桌李小莉,就有那样的一支钢笔。她举着笔,总在我眼前晃来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6 07:42)
标签:

我的梦

死亡

儿女

分类: 散文随笔

我梦见自己死了

昨天夜里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死了。

我躺在地上,好多人围在我身边,有儿子,有女儿,还有我的孙女,外孙子,一个个泪眼婆娑。这是为什么啊?我想问他们,可是说不出话来,想起来又动不了。忽然,我闻到有烧纸的气味,就在我头上有火光在闪动。啊,难道我死了?我这人从来都不烧纸钱,也讨厌别人为我烧纸钱,于是我想大声制止他们,可还是喊不出声来。就在这时,我好象被一股气流托起来,轻轻地离开了地面,慢慢地向空中飘去,耳边的哭声越来越小了,直到小得听不见了。

一阵鸡叫声把我惊醒了,天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