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景和
张景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5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易网

乐翁博客

中国小小说作家论坛

闪小说网

文友网

中华文学艺术网

辽河文学论坛

西南作家文学

百度空间

张景和08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今天收拾屋子,在翻腾旧东西时,发现了孙女在初中时的一篇作文《我的小秘密》,还有高中时的一组小诗,读了后觉得很新鲜的。那一组5首小诗,她让我给修改一下。当时正是快要到高考了,我怕影响她学习,就说我不懂诗,请朋友给你看看吧。就发给文友青竹给看看,她说小诗写得很好,有才气。我没有告诉孙女,夹到书里了,也就忘了。


我的小密秘(初中)

今天,我给大家讲个小故事,题目就叫《我的小密秘》,说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一定会问,啥叫密秘?密秘就是藏在我心里,不告诉你。不过,今天我要把这个小密秘告诉你。

我很想有一支钢笔,一支红色很漂亮的钢笔。因为我的同桌李小莉,就有那样的一支钢笔。她举着笔,总在我眼前晃来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6 07:42)
标签:

我的梦

死亡

儿女

分类: 散文随笔

我梦见自己死了

昨天夜里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死了。

我躺在地上,好多人围在我身边,有儿子,有女儿,还有我的孙女,外孙子,一个个泪眼婆娑。这是为什么啊?我想问他们,可是说不出话来,想起来又动不了。忽然,我闻到有烧纸的气味,就在我头上有火光在闪动。啊,难道我死了?我这人从来都不烧纸钱,也讨厌别人为我烧纸钱,于是我想大声制止他们,可还是喊不出声来。就在这时,我好象被一股气流托起来,轻轻地离开了地面,慢慢地向空中飘去,耳边的哭声越来越小了,直到小得听不见了。

一阵鸡叫声把我惊醒了,天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我心中永远闪烁的星

——往事之九

每到星期天,我都盼望孙女的电话,要是她不来电话我就打过去。要是接不到她的电话,我就坐立不安了。老伴说我贱,儿孙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牵肠肚。话是这么,可我就愿意牵肠挂肚。因为我最喜欢我的孙女了,对儿子和女儿的感情都没有孙女深,隔辈人就是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命运把我变成牛

——七十抒怀

年少家贫不知愁,

幻想骑鹅去远游。

读遍世上万卷书,

来日挥笔写春秋。

愿做一名弄潮儿,

敢去苍海搏激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书记月下追县长

——往事之三

话说公元19951216日,为准备省经济工作会议发言材料,我们一行四人去了省城。经过三天的材料修改和印刷,只等县长来了就算完成任务了。会议定在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学习,照办

 
   泉水清纯语:现把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很有益,顶个赞。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3-28 15:05)
标签:

分类: 短篇小说

 


一、我喜欢老五叔

我的老五叔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个,他头戴顶破狗皮帽子,脚蹬没系带的棉胶鞋,身披满是油渍的黄棉袄,腰扎根旧麻绳,流着清鼻渧,稀疏的黄胡子常挂着饭粒,裤腿总是拖地。老五叔常年给生产队放牛,就住在队部臭哄哄到处是苍蝇的牲口棚里,每到吃饭的时候就来到我家,他从不上桌就倚着门框站在那儿。母亲让我给老五叔盛碗饭和菜,老五叔接过饭碗,蹲下稀哩呼噜转眼间就吃完了,抹一把嘴提提裤子就走了。

家里人并不喜欢老五叔,可我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9 06:02)
标签:

样板路

陆强

县长

分类: 短篇小说

陆强这些天见人总是满脸堆笑,有时一个人还偷偷地笑出声来,咯咯咯,象老母鸡下蛋。他大学毕业就参加公务员招聘考试,被录取分配到县交通局,坐了一年办公室又被提拔到乡道管理处当上主任,20岁刚出头就是副科级干部了,前途阳光灿烂,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领导找他谈话那天,语重心长地说:“小陆,你前任小郭是你学习的榜样,村村通工程三年计划两年完成了,年轻人干工作就应该有魄力,你要争取进入全省乡路建设先进县。”

陆强很激动,当即表态:“我决不辜负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希望,一定交出让党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6 19:24)
标签:

杏花雨

强子

黑子

分类: 短篇小说


杏山杏树开花时节,常会下起雨来,这雨细如牛毛,贵如油,像雨又像雾,人称杏花雨,整个杏山被云霞笼罩着宛如仙境般,到处飘着醉人花香。

从杏山崎岖小路走来身着米色衣服的姑娘,红扑扑的脸闪着明亮大眼睛,头发上,衣服上,落满杏花瓣儿,手上还捧着一束杏花儿。她回头望云雾缭绕的杏山顶峰,再朝看山坡新翻的黑油油土地,轻轻拍打身上落着的杏花瓣儿,笑得一片灿烂。

“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