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mmer
summ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08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5-12-23 18:07)
标签:

北海道

日料

东京

分类: 游走
四位穿着和服的日本老人端坐在一架木质楼梯下的茶桌边,衣饰严谨、仪态端庄,正默默饮茶。只见其中一位微微品上一口,慢慢放下茶碗,低眉晗首,凝视着杯中之物,眼神笃定、一丝不苟,看上去心无旁骛,时间旋即停驻在这个瞬间。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下午5点32分——我们到达北海道函馆一家预订的和式酒店。茶桌旁是日本室内园林艺术“枯山水”,用耙子精心划出的水纹凝固在白色沙地上,几圈规整的水纹间点缀着黑色的山石。人与景一同静默,这氛围不禁让人顿时肃穆起来。空气中似乎传达着“请降低音量、放慢脚步、认真思考些什么吧”的意味。

日本是值得一来二去的国家,离咱近、公共交通强大、到处是汉字,即便夹杂着平假名,也不妨碍咱们对其意思的理解。其次好吃的东西多、景美、人客气、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五年前的初秋第一次来日本, 那时候我俩没娃一身轻,京都的古意、奈良的细雨、姬路的城堡、大阪的料理、高野山的寺院,我们把书页间的川端康成、德川家族、空海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0 17:55)
标签:

加拿大

蒙特利尔

旅游

分类: 游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好好去爱一个人。”当灿烂的烟花在圣劳伦斯河夜空盛放的一刻,我仰着脑袋,满眼流光溢彩却不无伤感地想起小g的这句话。时值夏夜,身处巴黎之外最大的法语城市——这里不是法国,而是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我想我们赶上的兴许就是这个城市7月下旬的国际烟花节,每周有一到两晚,熙熙攘攘的人群都会来到河边围观各种造型的烟花表演,然后评选出世界绽放得最为美丽的烟花。我和猪猪夹在安静的围观人群中(是的,人群没有激动的喧哗也没有由衷的惊叹),整个场面安静得好像在集体观看默片一样。也许正是这出乎意料之外的氛围让人不由得伤感起来——令人惊艳的事实与完全匹配不上的冷静——在这浪漫又透出戏剧性的场景中我竟然捕捉到内心涌动出的巨大失落。

 

不光是此时,闲逛高悬彩虹旗的圣凯瑟琳东街的一整天,我都不由得想起小g那张愁苦的脸。其实我和猪猪是第一次走进男同社区,即便在号称同性恋天堂的曼谷时我们也没有真正领略到什么,所以我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gay男轻松自在的神气和自信愉悦的表情。他们与记忆中小g那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心

“我很羡慕猪猪,与我相比,他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旅行者。心思纯粹、脚踏实地、务实有效,不会像我,心神常常远游,无边无际难以拉回。虽自知苦思无益,但至今尚未得到修改的良方。为此,我更希望这样来搭配的旅伴是冥冥注定……猪猪常常拜我,说我总有追溯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惊人感受,其实,那是因为猪猪内在是一个单纯可爱的世界——溪水清澈、鸟声如洗、绿草茵茵、晨曦透亮。这样一个完美自足的精神世界,常常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富足与祥和。”这是旅途中我曾写过的关于猪猪的一段话。有朋友好奇地问过我,猪猪是怎样一个人?这对于我来说只能一笑来回答。因为想起他的时候,眼前出现的只是这样一幅洒满阳光的画面——溪水清澈、鸟声如洗、绿草茵茵、晨曦透亮。

 

每年一到今日,我便会情不自禁生出许多回忆,那些丝丝缕缕的回忆又牵引我敲出许多过后连我自己都不忍再读的酸情文字。然而如今我的博客上只有一篇纪念日的简短文章,更多的文字最终都尽数留在了文件夹里。我还是拙于在人前表露情感,希望隆重地放在心里,如此,这份感情便不会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5 14:38)
猝不及防一阵瓢泼大雨,毫无来由,像天空突然被撕开一道裂口,雨水顷刻从天而降。人们好像热锅上遭袭的蚂蚁四散逃开,纽约百老汇逼仄的街区间顿时乱成一团。黑云压城,万千霓虹还在雨雾中欢欣鼓舞地闪烁不停,然而透过密密麻麻的雨帘看去,哪里都是一片阴郁绝望。不到十分钟,街道就成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河流,任凭谁都不得不就地止步。

好吧,没得选。眼前就是一家西餐厅,进去吃个饭好了,想必吃完这顿,再大的雨也该停了。这是一家体面的西餐厅,门楣鲜亮,装潢考究,食物精美,服务生彬彬有礼,这一切几乎可以让人毫不费力地看出个“贵”字来。

落座。点餐。既然来了百老汇,银子是决计省不了的了,有了这个心理准备,我们也决定放开怀抱大吃一顿。不过这个“贵”字果真令人胆寒,拳头大的一块牛排,竟然要价50多美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

纽约

旅游

分类: 游走

在美国文学之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眼中,纽约即是英国诺丁汉附近那个住满了愚蠢村民的村庄Gotham(歌谭),那里有很多懒汉,被人戏称“愚人村”。他相信这个生他养他的城市住着的全是傻子,便在小说里用Gotham这个单词来讽刺纽约,于是“歌谭”就被当成了纽约的别名。

 

说起纽约,你能想到什么呢,自由女神、帝国大厦、华尔街、曼哈顿的摩天大厦,还是那句著名的“如果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地狱”?也许你一下子想起的还是那些脍炙人口的电影,蝙蝠侠系列中如同梦魇一般吞噬着希望,为黑夜提供能量的歌谭市,超人系列中绝对传奇之地“Metropolis”(大都会),还有那只在人类的扫射中从帝国大厦顶端慢镜头落下的大猩猩。我们无数次到过这里,看过它的肃穆、冷峻、孤高和阴郁,它的黑暗、繁华、堕落和疯狂。它给过无数人梦想和希望,然后掩埋了这些梦想和希望,就像从近400米高的帝国大厦观景台上俯瞰到的那样,人类何其渺小,尚不足蝼蚁的分量。这个城市丛林从诞生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东部

匹兹堡

旅游

分类: 游走

7月的匹兹堡,温暖却不燥热的和风,让我想起家乡——真是一个催生回忆的地方。

 

老实说,缺乏思乡之情,总让我觉得这是印证自己没心没肺的证据。可无论如何,从高考后离开家乡外地求学开始,就一点也没对家乡怀有过牵肠挂肚的情结。倒并不是家乡的问题,时间证明全然是我的问题而已——关于大学的记忆亦然。

 

大学对于我竟也是记忆的一个盲点(仅仅是本科那段)。我总是想不起来那时候的很多事。同学聚会也好,熟人提起也好,总有一种错愕之感,有时怀疑那些年月是否仅仅是我无端臆想出来的?回头去看,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总不象旁人那么深刻地铭记着自己的大学时代,当然也因为欠缺煽情的举动屡遭同窗的斥责。没有过任何值得一提的创伤,事实刚好相反,大概正是因为缺乏“创伤”一类的东西才令有关大学的种种记忆有如磨花了的CD,既不能顺畅地播放,也无法清楚地收听。当然并非全然散失殆尽,也没有刻意用橡皮擦擦过,只是,有某种看不清道不明的“什么”在记忆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apocalyptica

摇滚

娱乐

分类: 现场

用大提琴演绎metal,实在是太有创意的一件事。我想不到,相信你也和我一样没想到,不过,Apocalyptica想到了。俗话怎么说来着——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啊。我一直以为大提琴只适合音乐厅来着,谁知毕业于芬兰西贝流士音乐学院(Sibelius Academy)的3个艺术青年竟然可以操刀大提琴,端着超正点的台风,掀起盖过吉他贝斯的狂野风潮。。。

 

刚认识Apocalyptica时,不知这单词该如何发音才妥帖,很拗口,太生僻,几次三番悟出这乐队名和乐队风格一样,因其小众才显得独树一帜,实在是装逼的典范。早在那遥远的1993年(好吧,那时候一脸青春痘的我辈中人还不知外面的世界在玩着什么样的metal),这支古典重金属乐队就已经在芬兰赫尔辛基组建,4个受过古典音乐训练的大提琴手,用古典音乐的元素为新古典金属写下了一个全新的篇章。“启示录乐队所有的乐器就是四把大提琴,虽然是用大提琴,但他们却是不折不扣的金属党。谁说只有吉它和鼓才能做出摇滚乐来,而这4把大提琴同样可以做出震撼人心的效果来,他们的演奏技巧毫不逊色,并且在一些细节的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4 21:33)

'On march 21, 1963, Alcatraz officially closed due to rising costs, and decrepit facilities. All the prisoners were transferred off the island...  Only, that's not what happened. Not at all.'(“1963年3月21日,由于经费增加,设施老化,恶魔岛联邦监狱被正式关闭。所有囚犯都被转移出岛,只是,事实并非如此。完全不是。”)——这番台词很熟悉吧。没错,就是来自于新近那部名为《恶魔岛》的美国穿越剧。再次拜访旧金山时,美国Fox电视台正在热播中,国内的优酷也在同步转播。据说在电视剧开播前,恶魔岛被选入八部最令人期待的新剧中的一部。开播时,有超过1000万的美国观众观看了前两集。美国朋友听说我们要去参观恶魔岛,还大力推荐了这部热播剧。可不,穿越题材从中国的《寻秦记》火到韩国的《屋塔房王世子》,谁知连大洋彼岸的米国也按耐不住来凑热闹了。这年头,真是不穿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可谁料想收视率却一路下滑,到第五集时仅有接近700万观众了。回到国内一看,好嘛,卡在13集就夭折了。原本还在想,乖乖,300多个逃犯和超过40名狱警,一集抓一个扔回来,得拍到几季是个尽头啊。同样是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直到亲眼见到了首都大教堂歪斜不堪的外墙,我才真正接受了传闻中墨西哥正在下沉的事实。这真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谁能想到仅仅5个世纪以前,墨西哥还是一片连绵的湖泊,现在的市区曾经是个运河交错的小岛。岛上和湖岸边的居民说着五花八门的语言,而这些语言与西班牙语、马来语和乌尔都语都毫无关系,这番景象把15世纪初刚刚来到湖滨的西班牙人震了个目瞪口呆。之后,这小撮西班牙侵略者将此地的泰诺克提兰王国尽心尽力地加以摧毁,仅仅保留了极少数阿兹特克时期的建筑,开始竭力建造自己的都城。而他们想到的方法也令人五体投地,就是排掉高原盆地里的湖水,然后不怕麻烦地用土把湖底填平,搞了一大片人造地基,堪称中国古代神话“精卫填海”的现实版。然而,从殖民时代起,整个城市就已经开始下陷,下层土非常松软,根本不是建宫殿和教堂的好地方。这些建筑可怕的重量超过了湖床所能承受的极限。近十几年来,由于城市过度开采地下水,致使地下水层不能及时补给,从而使土层失去了蓄水层这个关键的缓冲屏障,下沉问题更加严重了。有些历史建筑下沉得不均衡,造成结构裂缝,有的甚至全部倒塌。为了解决这些个问题,一项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Leticia优雅地从一堆端着鸡尾酒杯的男女之间侧身而出,落落大方地迎到我们面前。何其标致的一张脸!我在心里惊叹。从西班牙的棱角间自然流露出一股美洲原住民气息,这显然是现今墨西哥拥有人数最多的混血脸庞。高高的发髻体面地盘起,一袭深色晚装服帖地包裹着姣好的身段,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女性骄傲的前胸,转身之间又不经意地带出腰部以下的性感和丰润。她就是我们在墨西哥城预定的家庭旅馆的女主人。

 

我们两个背着大包到达当晚,刚好赶上主人家正在举办家庭艺术画展。是的,你没有听错,的确是在自家地盘上高调地举办当代艺术画展。一支小型乐队正热火朝天地在庭院一角现场演奏,而且还邀请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搞艺术的人——艺术青年无论在哪个国家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地一眼认出,这就是所谓艺术的zhuangbility之处。因此,当我们两个大包小包毫无艺术派头地出现在此地之时,那不合时宜的光景相信不用我描述大家也能猜出八九分。不多会儿,我们就很快吸引了庭院中谈笑风生的艺术青年们的注意。虽然不确定我们两个亚洲面孔何以这身打扮出现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