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悟空
孙悟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96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B面

通常情况下

我们是这样的。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0-05-22 15:07)
标签:

杂谈

by 葛维樱

 

喝到好茶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有好茶的地方必然人品也不俗。每次出差都特别想喝些茶,可是一来带茶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没有合适的容器茶叶总是糟践。二来宾馆里的水是很大的问题,我每住宾馆看到房内有矿泉水才能心安,因为只是放一个电热水壶的宾馆,壶内水垢尚未清洗干净,宾馆龙头之内的水是绝对不能喝的,最善解人意的宾馆会有饮用水的细龙头,然而以我们的出差标准,和迄今国内服务业的水平,即使五星也未必有这样的设备,大多是矿泉水了事。这样的水,带出家中好茶也使人不忍,

 

第一次喝到好茶是在福州,一个建筑师的办公室里,看起来乱七八糟不成套的茶具,还残留着水滴的茶盘,我们的采访却突然被好茶打断了,说是为了某农学院设计了大楼,于是农学院就把自己精心栽培试制的新品种铁观音,据说用一些奇怪的方法,并没有拘泥于传统,糅合了各种奇妙香味,那茶喝的我对铁观音完全颠覆了印象,农学院的人居然在做这么好玩得事情,顶级有时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所谓级别背后总是价格,那些求新求变的被边缘化,怎么没有人去寻访呢?后来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种茶了。这次又喝到上品的铁观音,本来汪律师只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被害者何以自处?

by 葛维樱

 

睡眠不足

 

已经重复了几千遍的焦虑和恐慌,在休养两周之后再次将我击倒。昨天报了选题之后我就开始进入纷乱芜杂,亮亮一再让我要理清头绪,把关键的时间点找出来,然后发现日本诉讼里,有创造性的有新意的到底是什么?我昨晚为此又奋战到快四点,目送着msn里同事栏一个一个黯淡下去,直到远在美国的吴琪终于忍不住关心我,“咋还不睡啊?”我就告诉她我早上9点半就要赶到西边去采访,于是我们探讨了人生是否幸福的话题后,我继续看资料。

 

今天早上7点闹钟准时响起,根据昨晚对路线的判断,我坐公交车显然是最明智的,我抛弃华而不实的丝绸衣服,换上万年牛仔裤。从家到车站步行是从八点开始,穿过一个小公园我八点四十到达了公交车站,一路害怕自己坐错车,下车后往西三环某处采访地点狂奔,差两分九点半进入律师的办公室。一路上我还有闲情的看着窗外的回转寿司流口水,我以为采访完我肯定胃口大开很快乐的去吃一场。没想到,很快我就陷入了律师的话语圈圈里,11点左右我就开始瞌睡了,脑子好象进入了浆糊里。大概到中午时间我就迅速迎风逃窜到了单位,路上吃了三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2 18:31)

by杨璐

早上我本来写了一个挺长的评论在《突然想起汶川》下面,可是好像是系统问题没有发出来。葛维樱也不算是突然想起汶川的,昨天晚上我俩一起吃饭的时候,一直在比较周刊两次地震报道。当然,没什么可比较的,质量相差太悬殊了。所以,我们主要回忆的是汶川地震时候,那些第一时间赶赴灾区的同事们的故事。本来说好分工采访一下再写的,结果她回去就忍不住了。我俩基本就是话唠,心里既藏不住话也藏不住事儿。

那次地震虽然不在高原上,但那是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地震了,我们没有地震经验,前方的状况不明、道路不通、余震不断、随时塌方,说是拼死进去、采访、写稿子一点都不夸张。不像这次玉树地震有了上次的经验,起码大家心里还是有底的。汶川的情况到底如何,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个中滋味,我记得吴琪姐回北京,我找她吃饭,她的鼻子都脱皮了,脸上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皮肤很差、很难看。我问起她和李翊姐怎么走进映秀的,路上都遇到了什么,她也就云淡风轻的带过了。外人看来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她看来没什么可说的,不用放在心上。陈超也是这样的人,用随军速度7个小时爬上唐家山堰塞湖,这么非人的经历,他觉得不值得一提,他最看重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2 02:10)
标签:

杂谈

by 葛维樱

 我回想的是别人的汶川,记得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周我才赶到,第一周在那里的同事已经发生了太多故事.那天大家相聚一茶馆,袁越好像非常激动,他得知地震第一时间已经去了四川,先斩后奏告诉了主编,袁越不仅参与了最初的救援,还一直守候在那个被女记者呼唤的陈先生身边,眼看他失去生命.那时情况不明,主编分配进入震区的人手时还是很担心大家,但似乎大家本人并不担心.吴琪和李翊是自告奋勇结伴而行的两员女将.一开始她们搭上某部队车还很欣喜,但后来被甩开后,只能最轻装步行进入映秀,她们把电脑随便扔给一个陌生人,要回都江堰的志愿者,于是开始行走,晚一日进入的白菜说”我很难想象这两个女人怎么走进去.”

 

其他同仁们后来慢慢都讲出了自己如何进入震区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白菜同学说的,他说进入映秀镇路都被堵住了,只好走”V”字形,从山上爬下去,再爬上去,再爬下去,晚上露宿山侧,见一陌生人搭帐篷,居然是同行,而且是<求是>还是<小康>这类杂志的虎虎生风男记者,连名字也没来的及记住.他一个帐篷收留了两个人,各自压住一角睡,晚上风雨大作,几乎将帐篷掀翻,白菜同学的半身都浸在水中,太阳出来他发现裤子里长了一身的疹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0 16:56)
标签:

杂谈

by 王鸿谅

 

    话说李大人心怀世界版图,深信天涯若比邻。定下用波兰总统空难做封面之后,就逼着我跟王恺赶快去签证,那个时候是4月11号下午5点,星期天还没过完。李大人是大国情怀,大刊风范,李菁在海外插上的第一面小红旗,完全打开了他选题的世界之窗,也垫定了他的签证观,就是只要不着四六的一个电话过去,使馆就会盖戳放行。多么的地球村。
    波兰还是俄罗斯,我跟王恺任选,两个人你推我让的扭捏了半天,最后我就选了波兰来打破僵局。选完才发现,最近地铁里天天广播的就是莫斯科恐怖袭击,可怜的王恺,不仅要忧愁选题,还被多人次恐吓要注意人身安全。卡廷之行的种种,留给他自己来表,我只说波兰。不是游记,是我的感恩。

 

    先说签证。咨询了几个中介公司,都说签波兰最快也要5个工作日,我就只能麻着胆子去找波兰驻华使馆。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波兰驻华参赞亚当非常热心,4月12日周一上午我才通过王恺提供的电话联系到他,他问明来意,就让我下午赶紧去送材料。在波兰使馆外面,我们第一次见面,这个与我们杂志素昧平生的波兰人什么都没有再多问,就直接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9 14:32)
标签:

杂谈

by杨璐

这题目是谅谅姐姐起的,昨晚11点我还没有采访到一个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的故事,心中的火气上窜下跳无法抑制,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发泄的渠道,我先看了一会儿刘瑜的新书《送你一颗子弹》,嗯,说实话这本书其实也是一个女人万分纠结时候的自言自语,有一篇文章很好玩,讲的是约会文化和找对象文化的区别,我这么土的人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报刊亭里某期时尚杂志的标题是《可以不谈恋爱,但是不能不约会》。唉,说到这里我又觉得对不起李大人,我一眼扫过去,这个标题记忆的如此完整,可是那几本以李书福为封面的杂志名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dating我们称作约会,就是男女已经上床了或者即将上床,可是还没成为男女朋友的阶段。所以,经常在美剧里看到说某人正在约会某人千万不能误解为俩人是“正当”的男女朋友,其实这段关系正处在一个“灰色地带”,dating文化其实是对人类肉体欲望与精神依恋不同步的一种承认。但是在中国,我们长久处在男女授受不亲的文化里,然后就进入了找对象文化,一对男女交往,都要奔着婚姻去,还有人给预定了时间一年以内没啥毛病就赶紧结婚,然后就是我表姐告诉我的婚姻真相“其实有多少人的婚姻都是咬牙挺着的。”

我赶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y葛维樱

经过李伟果果的允许,我终于可以把这个放上来了,在我还没写稿子的时候,我就写出了这两个用于揭发他和自我揭发的小标题,当然了他根本没想要审审,他还纠结于摆平大款和政府,在他的辛苦努力下,这次他的带队还是成功的,鼓掌!(明日不会被李大人一脚踢飞吧!“终于知道你的稿子为什么写成这样了!”设计台词。)

傍大款序曲

 

我一直告诉我初涉银行界的妹妹,不要指望我认识什么有钱人,我不被黑社会追杀就不错了,她千万次的问之后终于明白了,原来三联社会部是一个如此的理想国,只剩下些单纯的人和好玩的故事。我一向认为自己不善social,这个词很好,既矫情,又说明了是什么样的人为了什么矫情。尽管我靠自己飞打折舱飞到了知音银卡,但飞机上除了被一个神经病大款招惹过,好几年阴魂不散之后,我从不在飞机上认识任何人,也不搭理任何话题。除了同事我能不停嘴几小时,我上飞机就戴个眼罩,做“和我说话者死”的那副死相,要不就捧本很文艺的书,比如这次借王胖的9故事,我一爱塞林格他就死了。

 

结果这次,我昨天正在糖果欢歌,就发现了两个未接来电!天哪,礼拜一下午啊,我很忐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7 02:06)
标签:

杂谈

 

by杨璐

此次出差的新闻由头是什么?

一个山村学校的学前班没有老师,学生已经上了一个月自习了。。。

这样的选题三联怎么通过的?

我也不知道。。。

上周二到周三,我被好几个人质问,人人认为三联和我都基本不正常了。

其实说来话长。

这个普通的山村小学很有名气,1994年陈晓卿在那里驻扎了半年拍摄了一部关于贫困学生上学的纪录片《龙脊》,这部电视纪录片后来获了奖。话说作为CCTV岗前培训班的北京广播学院基本上要学术没学术、要思想没思想、要文化没文化,这一点相信大家在观看CCTV各节目时已经深有体会了。所以《龙脊》获奖之后,实在有些为学校增光添彩的意思,从此成为教学片人人都看过。10年以后,陈晓卿的《见证》又拍了《时间的重量》关注那些孩子们长大后的生活,这个系列的片子是我导师的大爱,她不但在电视上看一遍,还让我去找陈晓卿要了一套收藏。有这样的背景,我自然会对村子充满了好奇,而且一但有机会去,肯定要把角角落落都打探一番回来向导师汇报,其实我在小寨村几次按奈不住就要给我导师打电话现场直播了,可是为了表示我到底工作3年了,比以前沉得住气,决定还是回来当面汇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3 02:58)
标签:

杂谈

因为李大人嫌不够八,不够八他就要羞涩,我只好贡献旧作里最八的一个

 by 葛维樱

继年会喝茫无所遁形之后,女人们越战越勇,新年伊始,在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3 01:21)
标签:

杂谈

by 王鸿谅

 

    这次的酒店是小葛同学强力推荐的,我是近期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对住店如此纠结的人,在小镇上也可以打着车货比三家,折腾两三个小时,这个比她包包里的睫毛夹更让我惊讶。
    酒店在渝中区八一路,位置果然很好,可疯吃可疯逛。为什么我们每次总是稿子还没有出来,钱包就先瘪了下去。我们的衣柜,简直已经成了每篇稿件的地理纪念,原来以为只有我们这些老人家才这样,后来才发现是传承。小葛已经疯到了在村里都可以买化妆品的地步,我至少还有残存的理性只在镇上买吊带衫。
    吃很实在,哪里哪里都很香,扶墙进扶墙出,宛若临盆,满心幸福。至于逛嘛,太平洋百货和大都会商场里真是春光一片,桃红鹅黄嫩绿,颜色和款式都很养眼,就是价格让人心里抽筋。随便走进个路边小店,稍稍好看一点的衣服,吊牌价格也匪夷所思。这个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酒店服务,前台一开口就问我要两张身份证,一间房要两张证才可以给一张房卡,这是个什么逻辑?莫名其妙。前台又说,一张证登记的房间,只能每次叫服务员开门,而且访客都要登记。这个也太扯了,酒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