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山
小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57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皮皮的博客

嗯,豁达的女子

峰哥

良师益友

WFE

只记快乐,不要郁闷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曲头】
谨守正道莫任性,五伦之理要分清,必须要遵照而行。
自古道上对下必须以礼,下报上理应忠诚。
父子亲,夫妇顺,长幼有序友与朋。

【数唱】
施耐庵撰作《水浒》,人家可称是那妙笔的先生。
《水浒传》这一部精华,那阅书的人是无不赞成。
描写武二郎是高尚的人物,可称是大名儿鼎鼎。
自从在景阳岗打虎之后,在阳谷县就赫赫地扬名。
这一天武二郎在街市上闲游,嚯!把阳谷县的老少都给惊动。
一个个搀老携幼,全要看那打虎的英雄。
武二郎行至在街头,听背后有人喊叫了一声。
就听后边说前面走的可是二哥吗?武二郎不由就一愣。
转彪躯回头他观看,原来是自己的胞兄。
武二郎扑身他拜倒,武大郎珠泪盈盈。

【太平年】
武大郎,泪盈盈,
上前来搀扶起这位好汉二武松。
说兄弟,一别二年你把哥哥我给扔,
没想到阳谷县咱们弟兄又相逢。
你打伤了人命,逃出了家中,
撇下了哥哥我是那孤苦又伶仃。
张大户他们家中是正把人用,
哥哥我一到他家是去作长工。
哎兄弟!现如今我娶了你的嫂子啦,进了咱的门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杂谈

太平歌词版《罗成算卦》 

唐高祖驾坐在长安,全凭文武保江山。 
文仗着徐茂功能掐会算,武仗着瓦岗的众英贤。 
按下了群雄且不表,单表罗成将魁元。 
这一天八爷在这家中坐,吩咐声家将要你听言。 
槽头备好了白龙马,长安市上去游玩。 
家将闻听不怠慢,罗八爷反身上了这马雕鞍。 
催马加鞭是来地快,大街景致仔细观。 
也有老来也有少,也有女来也有男。 
也有骑马坐着轿,也有推车把担儿担。 
穿青挂皂是男儿汉,披红着绿是女婵娟。 
骑马坐轿修来的福,推车担担儿是命也该然。 
罗马催马往前走,见一座卦棚儿坐北朝南。 
十字街头把这招牌立,斗大金字写得全。 
大算一卦整十两,小算一卦五两三。 
能算天上星共斗,能算地上暑共寒。 
罗成看罢心好恼,牛鼻子老道你口吐狂言。 
叫了声众人闪闪闪,我要到卦棚把卦占。 
众人闪开一条路,那罗成走进卦棚里边。 
一进卦棚仔细地看,有位道长坐在了上边。 
走上近前施一礼,口尊声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7 09:35)
标签:

教育

    看了这些作文,我也不知道该发什么感想,看看而已。我觉得告诉孩子们看见什么就写什么,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这很重要。徒抒壮志,随意拔高主题,杜撰“家兄江南殁,舍弟塞北亡”的凄惨故事,以使文章超凡脱俗,不可取也。做大人的应该让孩子从作文第一天就明白这个道理。
——————————————————————————

春郊游记
广东番禺三区南田小学 卢焯坡
  某月某日,校中放假。课余在家,殊无聊赖。闻街外有卖花之声,遂知春日已至。披衣出外,不觉步至山下,牧童三五,坐牛背上,吹笛唱歌。再前行,青山绿水,白鸟红花,杨柳垂绿,桃梅堆锦。仰望白云如絮,俯视碧草如毡。见有茅亭,乃入座。未几,炊烟四起,红轮欲坠,乃步行而回。就灯下而记之。

春日游公园记
广东番禺三区南田小学 黎寿泉
  星期之日,偕友某君作公园之游。时则春风和煦,园花盛开,草木青葱,群鸟飞鸣,游目骋怀,至足乐也。至音乐亭畔,闻有乐歌之声,自放音机出,因与某君驻足听之。既而环游公园,乃知音机之设,遍于园中。公园之大,一人歌之,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汤今天很罕见地找我闲聊了两句,最后约定周日北师大打网球,我想大叫一声,这个运动项目我还从没碰过,先兴奋一下。
    人都会烦闷,人都会疲倦,人都会退缩,我这样,你这样,老汤也会这样。不过,站在他的角度上,我还是让他待在京城,人生能有几回搏啊?
    下周去看看老段的宝贝女儿,嗯,下周就算满月了,去探望正当时,至少老汤是这么说的。
    上一次到老段家是在清明节的假期里,老汤一家三口,老段一家三口(其中一个尚在腹中),下午胡侃一通,吃了一顿晚饭。因为老段媳妇身怀六甲,晚饭最终由我们三个男人包了,老段掌勺,我打下手,老汤负责杂事如端盘、放筷子之类。晚饭简单而热闹,喝了瓶啤酒,乐哉。
    转眼就近三个月没有面晤了。
    媳妇在微博里写道“今天心情好像还不错”,她高兴我也就感到轻松。
    媳妇对微博的使用很不在行,想想,我们认识以后,她才在我的怂恿下开始使用电脑。
    那是08年的夏天,跟现在一样热得让人发狂,我让她玩电脑,她还推辞不玩,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管真假如何,把这段故事写出来的人是非常有才的,毫无疑问。
————————————正文分割线————————————————
    话说1979年邓小平应美国总统卡特邀请,访问美国。在华盛顿,双方签署了建交协议,翻开了中美两国历史的新篇章。当时两人去南草坪之前,3K党派出一名杀手刺杀邓小平,幸好被保镖抓住。为了表示歉意,卡特紧急安排邀请邓小平去参观林肯纪念堂(因为林肯没有种族歧视嘛)。好戏就此开锣了。
  在南草坪,准备了两辆元首坐车。卡特被簇拥着走进了第一辆车,邓小平走得慢一点,所以被在草坪边站着的记者们围住了。保镖这次非常小心,但是记者是来采访的,一看,机会来了,得赶紧采访一下这个老头子,明天可以上报纸头条专访栏。
  美联社的记者首先提问(用英文):“副总理先生,您以前来过美国(指邓小平1972年在纽约联合国大会阐述毛泽东“三个世界”观点的事),请问您知道美国第一任总统的姓氏(last name)叫什么?”
    邓小平同志回头一看,翻译呢?原来翻译穿的皮鞋鞋带松了,正在50米外的草地上系鞋带,赶不过来。要知道,这里有几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3 15:40)
标签:

杂谈

    先解释一下,也许题目里用“煨”代替“焐”更合适。焐是指用热的东西接触冷的物体使其变暖和,煨是指在带火得灰里烧熟东西,这是它们的常用意项。之所以用焐,而没有用煨,有两个原因,一是焐本身有煨的那条意思,二来,在我们家乡,在带火的灰里把土豆烧熟就读焐土豆,而不读煨土豆。解释这个,主要是怕看到这个题目的人不太明白焐土豆是什么东西,如果把它想象得跟烤红薯一样,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焐土豆,这也是早以前的事情,现在冬天回到老家,是无缘再尝了。
    以前,在这一批新房盖起来以前,每家的院子里都会有一个灶锅。灶锅不烧煤炭,也不是时时刻刻都燃着火,主要是临时急用,比如做饭时。灶锅的灶台比较大,上边坐一口大锅,锅底下就是灶膛,灶膛也大,因为要往里边大把大把地塞柴禾。灶锅也有炉枝,就是一根根铁棍架空了,在上面烧柴,炉枝下边有个灰洞,燃尽的柴火就穿过炉枝掉进灰洞。把土豆扔进灰洞,埋在即将燃尽的柴火里,等上边锅烧开了,土豆就焐熟了,这就是焐土豆。
    我想,大概以前的人家人口都多,姊妹五六个,上有高堂,一大家子人,自然需要一口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传于我辈门人,诸生须当敬听:自古人生于世,须有一技之能。
我辈既务斯业,便当专心用功;以后名扬四海,根据即在年轻。
何况尔诸小子,都非蠢笨愚蒙;并且所授功课,又非勉强而行。
此刻不务正业,将来老大无成;若听外人煽惑,终究荒废一生。
尔等父母兄弟,谁不盼尔成名?况值讲究自立,正是寰宇竞争。
至于结交朋友,亦在五伦之中;皆因尔等年幼,哪知世路难生。
交友稍不慎重,狐群狗党相迎;渐渐吃喝嫖赌,以至无恶不生。
文的嗓音一坏,武的功夫一扔;彼时若呼朋友,一个也不应声。
自己名誉失败,方觉惭愧难容;若到那般时候,后悔也是不成。
并有忠言几句,门人务必遵行;说破其中利害,望尔日上蒸蒸。
    应该是京剧科班喜连成的训词,非常好,通俗简洁,务实可行,比咱们现在小学生守则“热爱祖国,拥护党的领导”这样的空洞说教效果要好。把“文的嗓音一坏,武的功夫一扔”两句根据所务功课修改一二,可以作为大多数孩子的行为训导,善夫!
    梨园行在历代被目为下九流,不为人们所重,在电影《霸王别姬》里,科班班主关先生把自己和娼妓列为一等,同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不知道离开北京的时候会怀恋这个城市的什么,目前来说还没有想到有什么值得挂念的。我甚至没有好好逛过北京城,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需要每天横穿四九城,也许对它的了解就仅局限于西直门到苏州桥的狭小区域。我对那些遗迹越发没有兴趣,5年来,我甚至没有想过去八达岭一次。
    清明放假那两天,去了一次香山,从北门登山,爬到了香炉峰,从中路下山,到至勤政殿,穿东门而出。登香山,北路甚陡,攀登起来有些费力,中路相对就好多了。山顶风很大,重阳阁里有吃泡面的人。和媳妇在山顶拍了几张照片,我一如既往地不上相,眼睛浊滞得永远像是一个日薄西山的人。
    回太原的事情似乎有些眉目了,大概5月回去商定商定。因为这一通斗争,现在总有人说我精神消极。我自己感觉,倒也不是那种理想破灭后的悲怆和无奈,而是放下烦恼和焦虑之后,内心的平静。
    总体上来说,生活截止目前还是不错的,而且在可期的未来,也很光明。晚上,接媳妇回家,并肩走在路上,感觉融洽得一塌糊涂,如果立志找个地方安身立命,生活何等完美。
    我给她说了我的一个行程计划,今年铁定结束漂泊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贺卫方

 

尊敬的重庆市法律界各位同仁:

 

一年多来,我一直想写一封公开信与各位交流一下关于重庆“打黑”的看法。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博客等媒体上对于某些事件已经作出过不少评论,担心“说三道四”,饶舌惹厌,也就作罢了。但是,最近重庆的某些走势令人颇感焦虑,如鲠在喉。在我看来,在这座城市里所发生的种种,已经危及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作为一个法律学者尤其是一直参与司法改革的学者,我觉得,公开地把自己的一些困惑和批评意见发表出来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义务。

 

促成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另一个因素是,重庆是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的所在地,是我魂牵梦萦的一座城市。1978年,经历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在歌乐山下的这座校园里,自己开始了此后的法学生涯。当年上学的时候,我们的老师们也刚刚从“十年浩劫”中备受压制的状态里回到校园,谈起文革期间无法无天、生灵涂炭的一幕幕,一些老师不禁泪洒讲坛。其实,我们这些学生也都是文革的亲历者,所以每个人都是何等地珍惜法学这门专业。我们憧憬着祖国法治建设的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1 16:15)
标签:

杂谈

立春25天了,北京很冷。

春节后,北京下了两三场雪,都挺大。

阳光不错,听说外面起大风了。

工资上调了,我说不上来内心的复杂感觉,总之很悲哀。

我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那是我的终极理想。

顺利的话,也许年内我就可以逃离北京,我已经想好了怎样来记述这北漂的5年——至少我想了个题目。

香山、八一湖的中央台电视塔、一座龙门架,疲惫的阳光里高高矗立着。

湿疹,又是湿疹,摆脱不掉的噩梦。

做一个素食主义者,努力但不强求。

药物禁忌,包括烟酒,酒可以忌,但是香烟,这两天我没断过。

5天后,农历二月初二,惊蛰,龙抬头,同一天,好兆头,敬盼。

还是钱,这是个抹不开的话题,它关涉到一切。你视它如粪土,它让你做粪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