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北京文学》地址:
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月刊社 邮编:100031
《北京文学》暂不接收电子稿件,投稿请寄至编辑部。编辑部实行稿件三审制,周期三个月。请自留底稿,因投稿太多不能一一退稿,还请见谅
博文
置顶: (2017-07-07 10: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江边的一块地,县长柳逸林答应安置当地拆迁百姓,书记张俊峰则想建公园并已经请市委涂书记题写了公园名字。所有农户拆迁完毕,独独两家企业原地不动立在那里,像示威,无法拆迁。两家企业的董事长都是王建强。他究竟什么来头? 为什么后来书记张俊峰选择跳楼身亡?什么样的雷霆之力在推动事态发生变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年能读到《雨,沙沙沙》的人都老了。王安忆的《雨,沙沙沙》还在那里。

  那场春雨还在下着。那个叫雯雯的姑娘还站在那个雨夜的无人车站,她等待着那个骑自行车的青年的出现。路灯还是橙黄色的,雨的声音还是“沙沙沙”轻响。末班车早过了,不会再来车了。雯雯只能步行。没有打伞,就让细雨这么淋着。自行车青年终于没有出现,但她眼前却出现了一片蓝色的灯光。这是他曾经告诉她的,说那里特别美。也许,他就在那诗一样的蓝色里。这个氛围,这个意境,永远定格在我们的情感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文学》70华诞经典回顾


  王安忆的短篇小说《雨,沙沙沙》发表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伊始,做第一件事就是读这部《逆光》。罗伟章的名字不生疏,作品一定也零星读过一些,只是记不得是不是有缘见过,惭愧的是,他的作品于今基本记不起来了。文坛犹如战场,身临其境才会有刻骨的体验,记忆于是就铭心难忘,而我确乎是离开得很久很久了,偶尔有心无心遥望它一眼,那里只有一片模糊的风景。

     一上午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篇以细致的观察和细腻的描写讲人间世相、恩怨善恶、生死相依的故事。“我”长到25岁被父亲赶出家门另立门户,因为厌倦了眼中所见的世俗生活。“我”并未听从父母意旨,“我”只想活成“我”自己。可身处强大的世俗生活之中,“我”是否真的能活成“我”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于受采访等因素所限,中国海外援建的文学书写极为鲜见,于此而言,本篇报告文学便有了填补空白的意义。作者在受命海外采写中国核电名片“华龙一号”建设的过程中,“旁枝斜出”,聚焦中核中原援建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项目的精彩故事,中国核电人不仅做到了技术输出,更注重于管理理念的输出;不仅“授人以鱼”,更是“授人以渔”,使中巴传统友谊锦上添花,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本文篇幅虽短,但选材新颖,视角独特,意趣横生,颇值得一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0年第3期

目录:

作家人气榜

逆光(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8 16:04)

登岳阳楼(组诗)

荒  林

 

1.登岳阳楼(拜李白、杜甫、范仲淹诸公天下名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出嫁的女儿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让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是每一位做母亲的心愿吧。

  读过陆苏的一篇短文《十里红妆》:

  “十里红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一个比早晨还早的时间我来到了十里铺。那个时辰房顶还披着星光,霜雪合一以及寒风阵阵我都无法判断,是吉年还是凶年我也无法判断,我的脐带血流了多少我更加无法判断。我姥姥辅助接生婆给我妈接生,我是后来才听说的。那个接生婆叫什么,一直以来我妈和我姥姥都没说清楚。但姥姥说过,给我剪掉脐带的剪刀就是她平时用来剪鞋样的黑铁剪。姥姥说,二闺女开始阵痛时她烧了一大锅开水,用开水浇了一下剪刀,幸亏我姥爷还是个赤脚医生,家里备有消毒酒精,开水烫过的剪刀又用酒精擦了擦,然后用来给我剪断脐带。

  我来到十里铺竟然不是从医院来的,也不是从铁轨边上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