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笑猫
王笑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334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声明:
   本博客内容如非特别注明均为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
旧作链接

青青草

一部分旧作,不全

我的豆瓣

有些书评什么的

友情链接

周传基

电影好老师

周国平

我的良师益友

那仁的音乐

笑着与时俱进

刘大老虎

网易著名摄影师

老象

话剧泛剧场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走进考场,万依才发现周围都是不认识的同学,糟了,走错教室了!她转身出门,可是又不知道该往哪走,一下子急醒了。睁了一下眼睛又马上闭上,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仍在想,头一天去考场摸一下底就好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仍会做进错考场或考试迟到的梦,用弗洛伊德的解释来说,就是每当生活中有压力时,童年的记忆就会出现,用来鞭策或惩罚正要懈怠的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地铁

城市

马路

分类: 小说


 

元旦过后第一天,地铁照例比往常挤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前面几站还宽松些,人松松散散地东一个西一个站着,但是在门口的人很少,都尽量靠车厢中间站着,防着一会儿人多。等到了西二旗站,刚一开门,就听见噼里啪啦像跑步似的的声音,车上的人心里都一紧,不由得挺直了腰板。果然,一股人潮汹涌地冲进来,站在前排的人个个猝不及防,忙伸手去抓头顶上的栏杆。如今是男女平等的年代,但是男人抢起座位来,优势还是很明显的,就是一同站在车厢里,他们左挡右杀前后腾挪的本领也显出一股雄风。有一次一位年轻女子同一个男士吵起来,因为男士挤了她,男士的嗓音虽低,但是照样能以一当十,倘若不是那女子想到男朋友不在身边,及时地刹住了嘴,保不齐身上脸上还会挨几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4 11:42)
标签:

城市

情感

青春

回忆

男女

分类: 小说


贺贺如今是一家出版社的童书编辑,依旧很少与人打交道,接触最多的是国外的儿童漫画书,这让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说起来,贺贺年轻的时候也曾有几分姿色,只是生性腼腆,各类书看得多了,心性不免高于常人,给人落下孤傲的印象。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互补的心理,贺贺的女伴倒都是外向活泼的,于是她很当过几次电灯泡。久了,她也惯了,女伴的男友私下里曾问:“那个贺贺怎么不爱说话?!”女伴说:“她就那样。”贺贺是外圆内方的典范,她的女伴也只接触到她的圆——方的一面她留给了自己,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一个人的战争,结果有点儿凄凉,她至今一个人,从前的容颜亦不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匆匆忙忙的,马丽拽上皮包就走,男人在门口踱步,已经等得不耐烦。她在女人里算快的,又不化妆,然而临出门还是要再看一看,换件衣服。男人嫌她麻烦,“去批发市场,你能不能穿朴素点?!”可是马丽坚持穿这件带毛领的羊绒大衣。许多年前,她去批发市场转,出门时拎着大包小包灰头土脸像刚下火车的民工,却碰见了中学时代的男友,彼此一愣,打了个招呼匆匆分别。之后她满脑子都是自己一脸汗渍的狼狈模样,完全记不得那个男人当时是不是也刚从批发市场里出来。

 

    金五星批发市场在这里已经存在二十多年了。马丽每个月至少会来一次这里,从前是买一些便宜的衣服和鞋,后来是买一些锅碗瓢盆或小物件,孩子上学后,几乎所有的学习用具都在这里解决。最近几年,总有各种消息说这里要拆迁,时不时来一次大减价,男人就拉着马丽去转一圈,其实没有什么想买的,只想拣点儿便宜货。今年冬天似乎不那么冷,雾霾也没有往年重,然而金五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7 10:18)
标签:

男人

面子

生活

城市

分类: 马丽的故事

 

 

  在马路上看到一个老头儿呵斥他老婆,老太太低头不语,路过的人只扭头看,如今没人解劝了。老妇人终于受不了了,对老伴说:“走吧走吧。”老头儿火气倒更大了:“着什么急走?!怕丢脸啊。”马丽那时觉得,婚姻在女人的一生中有多么重要。上大学的时候,马丽交了一个男朋友,俩个人一起坐地铁出去玩儿,男友总舍不得买票,扯着马丽的手箭步往站台里走,检票员问他,他就低声说:“家属。”马丽不喜欢这样,可是也心疼那点儿小钱。有一次,男友拉着马丽走时,碰到个厉害的女检票员,拦住大声叱问:“家属?!什么家属?!”马丽脸直红到脚脖子,男友亦头也不回,逃也似的跑到站台上。等到定下神来,马丽仍心有余悸:“我就说不要这样嘛。”男友先不说话,马丽又追着说了几句,那男孩儿突然爆发了,当着众人恶狠狠地骂了马丽一顿,意思是外人说他已经很难受了,自己人居然也埋怨他,况且他这是为了谁?!马丽当时又惊又怕,这还是对自己百依百顺温暖柔情的那个男友吗?!然而那以后,仿佛开了一扇门,马丽突然了解了男人这个物种,再没在男友面前絮叨过。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10:24)
标签:

理发

美发厅

美发师

北京

分类: 小说

 

 

    打小就没怎么进过理发店,对于在外面理发,我一直有点儿不习惯。小时候都是我爸给我剪头发,刘海儿是齐的,后面的头发也是齐的,这种锅盖似的发型一直留到初中我自个儿能给自个儿梳马尾辫的时候为止,此后我基本都是留长发,不用剪,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偶尔被拽着去修理一下头发。在我的印象里,理发师总会对着我的头发梳了又梳,比了又比,然后好奇地问:“之前在哪儿理的?”我总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太久没剪过头发,一直让它自由地生长。终于有一次在外地,跟当地一个朋友进了美发厅,那里冷冷清清的,美发师傅是一个矮个子的年轻男子,发型必定是时下流行的样子,一边特短一边特长,中间还参差着一些紫色和绿色。他把我按在椅子里之后,左看右看,然后问之前在哪儿理的,我胡乱敷衍,说:“北京啊”,那人一下瞪大了眼睛,嘴里“啧啧”有声,仿佛想不到北京也有手艺这样差的师傅似的。我下意识想辩解,万一这人以为北京美发店里的师傅手艺都这样差怎么办。这样对峙了一会儿,两个人都脸红脖子粗的,大约我是客人,他不太好说什么,可是手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10:23)
标签:

魔术

时光倒流

感情

城市

分类: 小说

 

 

      有一天他们俩人一起看了一场魔术表演,是在一个人的家里,那个魔术师年纪虽轻,却一身江湖气,要了好几次掌声。男人不喜欢,想走,女人非拉着他继续看完,总要给主人一点儿面子吧。魔术师拿了两枚硬币在手里,一个美元和一个便士——为什么非是这两种货币?!然后他用右手把美元放进了裤兜里,左手里攥着那一枚便士,“你们听说过时光倒流吗?!”大家都听说过,可是不习惯有反应,于是魔术师继续说:“当我用右手打一次响指,时间就会回到十五秒前,那时候,我手里还有两枚硬币。”魔术师这么做了,然后打开他的左手,果然,那里又有两枚硬币了。然后他说:“我继续打,回到一分钟前,那时候,我手里没有硬币。”他这么做了,手里的硬币也消失了。

 

      那一天的晚些时候,女人想起这件事儿,想起从前她曾看过的一部爱情电影,关于时光倒流的,忍不住问男人:“要是时光能倒流,你最想回到哪一年?!”彼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九八零年,前苏联拍了一部电影叫《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也许都看过这部片子,因为这是八十年代中苏关系解冻后,第一部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的苏联电影。我自己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已经上初中了,因此可以肯定不是1980年看的,也许是在某个同学家,某次电视台重播的时候。初中时代我的多数记忆都是在同学家,这对于那个叛逆的年纪也许倒是好事,我在目睹了我的同学们和他们父母之间的各种争吵后,回到家里时总是过分沉默,从而让我母亲平静地度过了她的更年期,而我,则见识了各种家庭。

 

       大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岁数太小,因此不能把自己直接代入女主角的角色里,只依稀记得女主角卡佳年轻时遇人不淑,被抛弃了,独自抚养大了一个女孩儿,直到四十岁时才遇到意中人果沙,于是这个果沙,后来成为了女孩儿的继父。我站在女孩儿的角度看待果沙,觉得有这么一个继父很不错,同时充当了父亲、导师、母亲的陪伴者和保护人的角色,我清楚地记得果沙帮女孩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万依

青春

回忆

冬日

画家

分类: 小说

 

 

    无限寂寥之时,万依用美梦和回忆填充自己,像往空心衣服里填棉絮,看着满了,压一压,又空出一大截来。有一年也是冬天,寒冷干燥,万依为逃避一段感情而投入另一段感情,赌气和那人住在一起,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怎么也压不实,于是拼命享乐,顶好夜夜笙歌,每天都有新人。有一天下午万依在单位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很久没联系的老友,在电话那一头欲言又止:“我梦见你了。挺激烈的。”万依在这边一时想笑,轻松同意晚上一起吃饭。可是那人不肯,男人的直觉让他不能放心。可是万依不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知道。”曾经有人借用那人的房子短聚,倒让万依和他在街上溜达无处可去。万依笑话他的好心,那人说:“朋友嘛。”于是万依要跟他玩一个小游戏,让借房子的朋友去买包烟回来,那人猜会买三五,万依猜会是便宜烟。结果让万依猜中了,如是者三。此后万依在那人那里有了话语权,一言不合就拎出这三件事儿来说。那人知道这不过是借口,于是自己安慰自己,毕竟两个人还太年轻,谈不到什么天长地久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5 10:08)
标签:

电梯

爱情

情感

男女

城市

分类: 小说

 

 

        电梯轰隆隆上去,又下来,早晨的时候最繁忙,小孩子们背着书包迷迷糊糊被大人牵着走,这时候他们最怕碰到熟悉的叔叔阿姨:“今天上什么课啊?”“快考试了吧。”“打算考班里第几名啊?”他们沉默着,而他们的父母则满脸堆笑:“说话啊,阿姨问你话呢。这孩子。”倚红有时候会同情地看看那孩子,对他妈妈说:“别问他了。”但女人还是要沿着惯性再说几句。

 

        这是一幢二十多层的旧塔楼,有两部电梯,但每天只运行一部,倚红是电梯管理员,其实就是开电梯的,每天坐在小小的电梯间里,帮人按按楼层。曾经有人说过这多此一举,难道人们不会自己按键吗?!何况早晚高峰的时候她还要在电梯里占一个人的位置,且不说她在电梯里放了一把椅子和一张小课桌。但是这个提议没有生效,附近的高楼都是如此,她是从老家托关系才找到这份工作的,工资不高,可是清闲,尤其午后人少的时候,她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