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作家马镇
北京作家马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大漠无情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报告文学
 

大漠无情

——抗战时期大西北戈壁荒原上一段被尘封的历史

 

   

 

昏暗的天空,苍凉的大漠,铁丝网、枪刺、检查站,凄楚的驼铃声伴着十斤娃饥饿蹒跚的脚步……

这幅人间地狱图是电影《创业》留给观众最震撼人心的画面,四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是不会忘记的。电影开篇点明,故事始于“裕明”油矿,但观众无一不认为这是中国解放前唯一的大型油矿——玉门油矿,就像认定电影中的石油会战是大庆石油会战一样。影片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这个由官僚资本和洋人买办统治的,集三座大山为一体的旧中国企业的残忍与反动。

四十年人生天地,如白驹过隙,斗转星移,我已在石油工业做了十余年企业文化人。

一天,我突然收到远在长春伯父的来信,说在台的姑姑姑父要回大陆访问,访问团是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邀请的,让我去接。我立即给总公司外事局打电话询问,答复是确有此团,全名为“台湾玉门旧人访问团”,姑父是团长。

我惊住了!年少时只听过母亲告诉我,姑姑随姑父于解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3:25)
标签:

文化

分类: 报告文学
 

杨 柳 青 青

——一个女检察官和一个少年犯的故事

马 镇

 

她在街上走过,裙裾飞动,纸屑都会扬起来,不像在舞台上,她自编的唐舞,曼舞轻歌,美极了。她是那种一接触就让人喜欢的女孩儿,不仅是漂亮,是她清澈如天泉的眸子,让人联想到纯真和烂漫。

她走上北京西城检察院高高的台阶,气派的玻璃门上方悬挂着金光灿灿的国徽。这是一道人生的门,走进去,庄严、正义、冷竣、沉凝、勇气、智谋都将写到她的脸上。她走进去了,可她那像小鹿一样的心能停止欢跳吗?

她的嘴角透出一丝笑容,在这充满肃穆的大楼里这个笑是很特别的。她想到了童年那个舞蹈的梦,是她自己设想的梦。她抵制了爸爸的选择。爸爸的单位就在大楼的西面,中国京剧院,那个整天响着锣鼓琴板的地方。她喜欢轻柔的美,喜欢天鹅与王子用脚尖和手指舞出来的美。她做起了芭蕾梦,很苦,但梦中总是笑着。当小女孩长成修长漂亮的大姑娘的时候,她带着小天鹅的梦走进了这座大楼的门。

她时常笑那个旋转足尖的小女孩。

电话铃声响了。她拿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稚气的大男孩羸弱的声音,像乞儿企盼着天使一样瑟瑟的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让腐败者低下卑微的头

——红军长征纪念碑断想

 

马 镇

 

 

瞻仰松潘红军长征纪念碑是我们采风之行的终点。如果是平常的纪念活动,或许掀不起我心中的波澜,但这是沿着红军过雪山草地的行军路线在高山险谷、高原莽野中一路走来,亲身体味红军长征的艰辛,亲耳聆听红军长征的实录后走近纪念碑的,那种虔诚是油然而生的情感。采风团二十余人,由于高原反应几乎全军覆没。这倒让我们这些驱车走长征路的人多少有些安慰,不因享受现代化的厚赐而亵渎了红军的英灵。

纪念碑建在松潘古城北部川主寺镇的元宝山上,远远望去宛如一条出水的游龙,背负青天,凌空而起。碑身通体金黄,在高原的阳光下金光闪烁,辉煌无限。碑体呈三棱柱型,每面镶嵌着一颗巨大的五角红星,象征着三大主力红军。一座红军战士的铜像矗立碑顶。战士身披羊皮背心,高举双手,一手持步枪,一手持鲜花,成“V”字型,寓意长征的胜利。

据导游介绍,元宝山就是一座碑园,拾阶而上,依山势置有八景,直至山顶处的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留  住  美 

     ——红原印象

 

马 镇

 

走进红原就走进了梦的世界。海蓝色的天空是那样深远而宁静,碧绿色的草原是那样广阔而安祥,遍野的牦牛是那样肥硕而自得,马上的牧民是那样悠闲而飘逸。在这大自然笔下的牧歌风情画中,你甚至从远处帐房旁缓缓升起的炊烟中都能感受到悠扬的牧笛声。

雪山孕育的嘎曲河向北静静地穿过红原草原,在一个叫月亮湾的地方不经意地展现了一下天上人间的绝色姿容。湛蓝的河水像一条天梭织成的飘带,从海蓝色的天空飘落在碧绿的草原上,柔和地折成一道道漂亮的回弯,犹如无数个弯弯的月亮从天上坠落红原。

静静的河水,静静的草原,静静的蓝天。站在这空灵、圣洁的穹宇下,你的心都会停下来,唯恐心声惊醒了眼前的世界。这是一种令一切艺术家都感到绝望的美,因为他们无法攀登这美的高峰。

我相信宗教和哲学的灵感来自大自然的话。面对着红原的天空大地,一切凡尘会突然离你而去,思维变得清澈,精神变得崇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雪山草地纪行(四章)

                 马 镇

 

                    ·与雪山的对话

                    ·草地的故事

                    ·留住美丽

                    ·让腐败者低下卑微的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2:22)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金浦有了点儿钱便扔了挑子,夹上蓝布包打起“硬鼓儿”来。论资财,他打硬鼓儿不够格,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找莲子。只挑筐收破烂,永远也进不了有钱的人家。自从郭玉山告诉他莲子死心踏地要嫁给他后,他更想莲子了。他总觉得莲子不会出北京城,怕就怕让海正庭卖到窑子里去。他到前门天桥的大小妓馆找过,没有。他又到了西城口袋胡同,还是没有。凭莲子的长相,海正庭是不会把她卖到太下等的妓院去的。妓馆没有,那只有到官宦有钱人家去找了。北京城这么大,把她藏到深宅大院里的可能不是没有。他想好了,无论莲子失没失身,这辈子非娶她做老婆不可。莲子爱他,被逼失了身,只要心没变,这就够做他老婆的格。

他夹着包,专拣大户人家门前打鼓儿。这天串到刑部街,从一座大门楼里走出一个当兵的。他走到红漆大门前,朝里瞥了一眼,对着门洞是面镂花砖墙影壁,看上去像个带兵官长的寓馆。于是,金浦扬起鼓,对着门打起来。

站在那儿打了一会儿,真出来一个护兵,问他:“打鼓儿的,收什么?”

金浦道:“金银首饰,古玩玉器,都要。”

护兵扬扬手:“进来吧。”

金浦进到门里,靠门洞左边有一挎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2:20)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金浦夹着包袱回到铺子。门刚敲开,突然从暗处蹿出几个警察,用枪顶住了他;没等他出声,警察闯进去又将开门的兰猛逼住。兰海山闻声起来,也被逼在屋里。兰猛在夏天考上了燕大,今儿晚上是回来过八月节的,上了两天学,长了不少的见识,胆很壮,见警察半夜无理抓人,便喊起来:“深更半夜的,你们凭什么抓人?”

为首的警察厉声道:“有人告你们勾结不法之徒窝赃销赃!”

“有什么证据?”

警官挥手让巡警搜金浦的身子。警察将金浦夹的包袱拿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只高不过四寸、玲珑奇巧的石料梅花鹿。

金浦说:“这是我在小市买的。”

“有谁作证?”

“小市上只看货,不看人。”

警官冷笑一声:“实话告诉你,你一出铺子我们就跟着你。到了小市你一晃身子不见了,准没干好事。这玩艺儿你不认识,有认识的。走,上局子。”警官喊叫着将三人押出了门。

进了警察局,三人被关进牢里。兰猛接连不休地喊“抗议”,被拉出去打了一顿。兰海山又急又怕,身子软得起不来了。

开过早饭,金浦被押到堂上。局长是个骠悍的大汉,问过几句套子式的话后,便瞪起牛眼道:“金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宣统皇帝囚进紫禁城后,御前太监金升便被放出了宫。

金升在宫里干了三十年,腰里好赖缠了点儿银子,回到老家青县,也算是衣锦还乡了。住在弟弟家,让村里热闹了好几天。

金升的弟弟有一儿子叫金浦,这年八岁,很聪明。金升想到自己年老无人照顾,便求弟弟将金浦过继给他当儿子。弟弟见自个儿的儿子能进京城享福,哪有不答应的?按倒了金浦便让他给亲大爷磕头。

过了几天,金升带着金浦回到了北京。

金升没出宫前就和外边人开了个丰汇堂药店,从青县回来后,一边张罗药店里的事务,一边给金浦找先生上学。正巧,珠市口古玩店紫玉堂掌柜的兰海山也在给他的儿子兰猛找先生。兰海山和金升在宫里时便拜了把兄弟,早金升几年出的宫,儿子也是认的。于是,哥儿俩核计,又找来几个出宫后认了干儿子的宫内熟人,一块儿凑钱给孩子们请了个先生,学堂就设在药铺后面。俩人又撮合着让金浦和兰猛拜了把子。金浦比兰猛大一岁,做了哥哥。

光阴荏苒,十年而过。不想一场大祸从天飞来。与金升同开药房的搭档从外地进了批假药,让病人抓去误吃死了。金升吃了官司,药房也给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秋雨濛濛,打湿了苍老的草,打湿了正欲含苞的菊,北京城浸在了朦胧的水雾中。只有这时,我才觉到古城的美,因为喧闹不再成为主旋律。

我拎着水果到了医院。自从结识了肖英,她便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会这样留恋这个孩子?是因为她像娜塔莎?是因为她的妈妈与我有着共同的童年?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我只感到自己是在寻找着什么,可失落的太多了,使自己也说不清这种行为的目的。

“李叔叔!”我刚在病房露面,肖英就看见了我。她的腿还没有拆线,下身缠满了沙布,只好垫高了枕头躺着。她的头发因伤被剪掉了,苗苏菲给她做了个白布帽套,戴在头上很像个英俊的男孩子。

苗苏菲坐在肖英的身边,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起身,我们已经很熟了。几天前我才知道她就是本市有名气的青年舞蹈家苗玲。

“你有了很红的艺名,为什么还要叫苏菲呢?”那次我问她。

她仰起很美的脸,看着天上流动的云朵,说:“为什么要改?那个时代的东西用笔是改不掉的;再说,又有什么快乐的事能代替童年的回忆?即使回忆是痛苦的,但也是无价的,何况痛苦中也有欢乐。”

我们都没有谈过各自的过去,不过,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娜塔莎,你在哪儿?

 

                                                 马 

 

 

 

秋雨濛濛,打湿了苍老的草,打湿了正欲含苞的菊,北京城浸在了朦胧的水雾中。只有这时,我才觉到古城的美,因为喧闹不再成为主旋律。

我拎着水果到了医院。自从结识了肖英,她便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会这样留恋这个孩子?是因为她像娜塔莎?是因为她的妈妈与我有着共同的童年?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我只感到自己是在寻找着什么,可失落的太多了,使自己也说不清这种行为的目的。

“李叔叔!”我刚在病房露面,肖英就看见了我。她的腿还没有拆线,下身缠满了沙布,只好垫高了枕头躺着。她的头发因伤被剪掉了,苗苏菲给她做了个白布帽套,戴在头上很像个英俊的男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