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16
  • 关注人气:1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链接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法兰克福书展
 
 
故事驱动中国
 
 
豆瓣活动
新浪微博
关于我们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是法兰克福书展和德国外交部共同合作的项目。 
为了深入了解中国图书市场,更好地与中国出版业合作,在1998年,歌德学院北京分院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BIZ)。 
联邦德国外交部,德国书商出版商协会以及法兰克福书展公司都非常重视并支持这个专门致力于促进德中两国书业交流的平台。 
德国每年出版六万余种新书,每年有3000多种德文图书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中国出版界对德文图书的兴趣也与年俱增。然而,由于语言的障碍,许多优秀的德语图书还鲜为中国出版界所知。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为希望了解引进德语图书的各界提供中文的咨询和帮助。 

--------------------------------------------------------------------------------------------------------------
联系方式
电    话:+86 1085276798 
传    真:+86 1085276806
邮    箱:info@biz-beijing.org
Q     Q:1529739489
地  址: 北京 朝阳区麦子店街37号盛福大厦1870 
博文
标签:

杂谈

 

8问8答:采访土耳其文学代理娜丝丽•顾卡思(Nazlı Gürkaş)

原创, 2016年5月23日


尊敬的顾卡思(Gürkas)女士,请问您最近在忙些什么?
我刚从伦敦书展回来。伦敦书展是世界最重要的出版市场展会之一。在此次书展期间,我十分忙碌,也很有成果。回到办公室以后,感到既开心又满足。 

您是如何从一位摄影师兼记者转为一名文学代理的?
我对文学一直都很感兴趣,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可以说,我从小就喜欢阅读。有一天,我在一份土耳其报纸上看到一期访谈,接受采访的是Kalem代理公司创始人内尔明•莫尔拉奥卢(Nermin Mollaoglu)。我当时就觉得要为文学作品的传播做点实际的事情。后来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这个理想,现在从事文学代理工作差不多已经三年。 

您引进到土耳其市场的最新作品是哪部?市场反响如何?
我们曾将一部重要的中文作品卖到土耳其,那就是麦家的《解密》(Decoded),是通过我们可爱的商业伙伴光磊国际版权代理有限公司的谭光磊引进的。这部作品是中国畅销书版权销售的一个范例。因为之前格雷•塔恩已将本书的版权销售到美国和其它主要国家,因此再将其引入其它语言就要轻松许多。还有一些作品,如吴明益创作的《复眼人》(The Man with the Compound Eyes),以及鲁敏的作品《此情无法投递》(This Love Could Not Be Delivered)也都是很好的例子。市场反响超乎我们的预期。在土耳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未知和遥远的文学作品”,这对于文学代理和出版社而言,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在您看来,是什么让一本书来到土耳其?又是什么让一本书走向世界?
显而易见,一些主题总是能让作品广受欢迎。如果一本书谈论的是两个国家都有的问题,那么它就创造了一条纽带。这使得这本书更加吸引人,更加容易翻译。而且,语言和叙述方式的力量,也就是作者的力量,使其富有感染力,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深深打动人心。 

土耳其出版市场的现状如何?有什么新趋势和新情况想和我们分享吗?
土耳其出版市场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填色书是2016年的潮流,就像其它国家一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填色书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这出人意料。 

Kalem代理的作家有多少,您能阐述一下其商业模式吗?
Kalem为120多位作家进行代理版权业务。Kalem成立于2006年,当时就怀揣着将土耳其文学介绍给世界的远大理想。起初这是一个很宏伟的目标,但是在Kalem代理公司创始人内尔明•莫尔拉奥卢的辛勤努力下,这个理想在短短十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了现实。之后她的团队开始将外国作品引进土耳其,又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签署了2000多份合同,这是巨大的成功。Kalem公司十分重视“门当户对”。一本书必须要和它的出版社契合,也就是门当户对。 

您参加了今年二月法兰克福书展举办的“柏林电影节中的图书(Books at Berlinale)”活动。那次活动怎么样?
活动非常好。我当时是为梅尔泰姆•伊尔马兹(Meltem Yilmaz)创作的一部名为《索拉雅》(Soraya)的小说做代理。小说开篇以叙利亚的城市胡姆斯为背景,一名20岁的少女索拉雅和她的父母扔下一切,从战火中逃离。他们来到土耳其的一个难民营,黑暗曲折的故事就此展开。 这部书阐述的是叙利亚和土耳其共同面临的问题,为这样一部小说做代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事实上,这不仅仅是这两个国家的问题,这是全世界所面临的公开的伤痛。在这种国际背景之下,你会愈加感受到“跨境文学”的重要性。 

贵公司与中国作家和出版人合作吗?您如何看待土耳其和中国的合作?
我们通过光磊国际与中国出版人进行合作,对此感到非常高兴。土耳其和中国的关系正在不断进步,两国间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交流。 

这是您第一次来中国吗?您对本次故事驱动大会和中国之旅有什么期待?
是的,这将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希望加深对中国出版市场以及参会人士国家市场的了解。我相信,这次中国之旅将会拓宽我的视野。 

娜丝丽•顾卡思 (Nazlı Gürkaş) 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翻译:汤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8问8答:采访著名编剧、制片人梁振华(LIANG ZHENHUA)

原创, 2016年5月17日

 
振华,你最近在忙什么? 
写作、教书,思考。偶尔偷闲吃一顿火锅。 

你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哪些课程?
当代文学、影视文学、创意写作。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这是一个以文学教育和文学国际传播为主要职能的公益机构。职能包括邀请世界级作家或诗人来中心交流、创作和讲学;请国内知名作家或诗人担任驻校作家;组织开展各种中外文学交流活动,等等。 

你从2000年开始举办剧本创作,一共写了多少部?都拍成电视剧了吗?
2000年开始“触电”,开始主要创作纪录片,播出的大概有二十来部。2006年以后主要从事影视剧剧本创作,写了多少记不清楚了,至今有很多躺在电脑硬盘里。每一个编剧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抽屉”作品,里面有很多是不忍卒读的习作,也一定会有宝贝。迄今完成拍摄的电视剧一共有10部,电影有5部。 

你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部?为什么?
每一部都很特别,都对自己独一无二。但倾注感情最多的是刚刚杀青的《思美人》,因为写的是屈原,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图腾,是中国知识分子千百年来的精神标高。 

你最欣赏哪些剧作家?
所有杰作背后站立着的剧作家,都是我膜拜和学习的对象。如果一定要选,国内的刘和平老师、刘恒老师,英国的伊恩•麦克尤恩,《纸牌屋》的编剧鲍尔•威利蒙,是特别钦佩的。 

IP都热成这个样子啦,你怎么还有时间和心思去教书?
正因为IP都热成了这个样子,所以更有必要去好好思考和读书,来识读这里面的奥秘或者“阴谋”。 

目前中国的IP热还能持续多久?有什么风险吗?
IP热是一个资本概念,与创作行为关系不大。IP作为一种现象或者文本类型,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现在的趋势是唯IP论、IP独尊,甚至完全要挤占原创的生存空间,这是对影视行业生态的一种颠覆,正在把许多经典的价值标准摧毁,一切都指向可供资本和“大数据”所能操控和兑现的市场行为。文化艺术有不可僭越的边界,艺术创作和创作者不能沦为资本竞逐舞台上的傀儡,这是很多创作者不平则鸣、坚拒IP风潮的根本原因。任何貌似强大的潮流,都会成为过眼云烟。 

梁振华(LIANG ZHENHUA) 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8问8答:采访德国文学代理米夏埃拉•罗尔(MICHAELA RöLL)

原创, 2016年5月16日

 
亲爱的米夏埃拉,请问您最近在忙些什么?
我最近在读稿子,给几位作者反馈他们还未完成的作品的情况,并向他们提出修改建议。我也就国外版权和媒体活动向一些作家提供建议。此外,我还和一些有兴趣将我所代理的图书改编成电影的影视制作公司举行了会谈。

能介绍一下您的公司Petra Eggers的主要业务吗?
我们是一家文学代理公司,帮助作家寻找合适的出版社、进行合同洽谈并在所有重要问题上为他们提供咨询服务。我们常常是第一个读到某部新作品并帮助作者对其进行改进的人。

为什么作家们需要贵公司这样的文学代理机构?
作家们常常喜欢专注于自己的文字,而非合同和数字。如果他们知道有人会帮他们处理合同业务,那他们就可以对他们的编辑和出版人畅所欲言。编辑看稿件的时间总是很有限的。因此,代理们有时甚至在编辑看到稿子前就能读到一部作品的七个版本,甚至更多。

数字化让媒体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会影响你们的商业模式吗?
数字出版为作家提供了更多的发行渠道,数字化也在作者和读者之间搭建起了新的沟通渠道。有些作家会根据读者的反馈意见对其作品进行修改。但是数字出版依然然是个新鲜事物,而且它也产生了一些有待解决的版权问题。因此,数字化是一个需要我们加以关注的新领域。

作为文学代理,您能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经历吗?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很多年以前,我遇到一位作家,当时他刚完成第一部作品,他在出版行业默默无闻。后来我帮他找到了一家出版社,如今他已是国际畅销书作家。从一开始到功成名就,我一直未曾离开他。这件事想起来就令人欢欣鼓舞。第二个例子是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一个片段描述一位青年女性阐述她的博士论文,片中的情节让我激动不已。后来我给这位主人公打电话,并向她提议写书。这本书后来是我代理的,它已成为一部国际顶级的畅销书。不过,即使有时候我认为是很重要的作品最后并没有成为畅销书,我也会同样为它感到骄傲。

一名优秀的代理主要应具备哪些品质?
一名好的代理必须热爱文学,并且能够区分好作品和坏作品。他也需要有预见性,并且能够与特立独行的作家紧密合作,不能对谈判有畏难情绪。

您能列举出中国读者不能错过的三部近年来在德国市场畅销的作品吗?
茱莉亚•恩德斯(Giulia Enders)的作品《肠子的小心思》(Darm mit Charme)。这是一部非常益智又充满乐趣的作品,它改变了世界各地人们看待自己身体的方式。这本书刚刚在中国出版,我希望它能像在其他国家那样取得成功,在很多地方这本书已经是超级畅销书了。

罗伯特•西塞莱(Robert Seethaler)的畅销小说《一生》(A Whole Life)。这部作品已进入布克国际文学奖的入围短名单,该奖项获得者将于今天揭晓。这是一部感人至深、触动人心的小说,已在台湾地区出版,或将明年进入中国市场。

罗伯特•西塞莱的另一部作品《香烟店员》(The Tobacconist)。这是一本引人入胜的书,书中故事的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讲述了一名小店员遇到著名精神病学家弗洛伊德的故事。中国已引入了这部作品的版权。

在德国图书市场,一本书的销量要达到多少才能称之为畅销书、甚至是超级畅销书呢?
这很难说,因为市场是瞬息万变的,这取决于时间。总的来说,一本书销量如果达到3万册,就可以说是畅销书了。当然,中国的畅销书标准要高得多。但是在德国,单价在200元人民币(约30欧元)左右的精装书仍然非常受欢迎。一部超级畅销书的销量可能会达到30万至100万册。 

米夏埃拉•罗尔(MICHAELA RöLL) 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翻译: 汤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