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57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链接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法兰克福书展
 
 
故事驱动中国
 
 
豆瓣活动
新浪微博
关于我们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是法兰克福书展和德国外交部共同合作的项目。 
为了深入了解中国图书市场,更好地与中国出版业合作,在1998年,歌德学院北京分院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BIZ)。 
联邦德国外交部,德国书商出版商协会以及法兰克福书展公司都非常重视并支持这个专门致力于促进德中两国书业交流的平台。 
德国每年出版六万余种新书,每年有3000多种德文图书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中国出版界对德文图书的兴趣也与年俱增。然而,由于语言的障碍,许多优秀的德语图书还鲜为中国出版界所知。 
德国图书信息中心为希望了解引进德语图书的各界提供中文的咨询和帮助。 

--------------------------------------------------------------------------------------------------------------
联系方式
电    话:+86 1085276798 
传    真:+86 1085276806
邮    箱:info@biz-beijing.org
Q     Q:1529739489
地  址: 北京 朝阳区麦子店街37号盛福大厦1870 
博文
标签:

杂谈

 

8问8答:采访土耳其文学代理娜丝丽•顾卡思(Nazlı Gürkaş)

原创, 2016年5月23日


尊敬的顾卡思(Gürkas)女士,请问您最近在忙些什么?
我刚从伦敦书展回来。伦敦书展是世界最重要的出版市场展会之一。在此次书展期间,我十分忙碌,也很有成果。回到办公室以后,感到既开心又满足。 

您是如何从一位摄影师兼记者转为一名文学代理的?
我对文学一直都很感兴趣,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可以说,我从小就喜欢阅读。有一天,我在一份土耳其报纸上看到一期访谈,接受采访的是Kalem代理公司创始人内尔明•莫尔拉奥卢(Nermin Mollaoglu)。我当时就觉得要为文学作品的传播做点实际的事情。后来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这个理想,现在从事文学代理工作差不多已经三年。 

您引进到土耳其市场的最新作品是哪部?市场反响如何?
我们曾将一部重要的中文作品卖到土耳其,那就是麦家的《解密》(Decoded),是通过我们可爱的商业伙伴光磊国际版权代理有限公司的谭光磊引进的。这部作品是中国畅销书版权销售的一个范例。因为之前格雷•塔恩已将本书的版权销售到美国和其它主要国家,因此再将其引入其它语言就要轻松许多。还有一些作品,如吴明益创作的《复眼人》(The Man with the Compound Eyes),以及鲁敏的作品《此情无法投递》(This Love Could Not Be Delivered)也都是很好的例子。市场反响超乎我们的预期。在土耳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未知和遥远的文学作品”,这对于文学代理和出版社而言,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在您看来,是什么让一本书来到土耳其?又是什么让一本书走向世界?
显而易见,一些主题总是能让作品广受欢迎。如果一本书谈论的是两个国家都有的问题,那么它就创造了一条纽带。这使得这本书更加吸引人,更加容易翻译。而且,语言和叙述方式的力量,也就是作者的力量,使其富有感染力,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深深打动人心。 

土耳其出版市场的现状如何?有什么新趋势和新情况想和我们分享吗?
土耳其出版市场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填色书是2016年的潮流,就像其它国家一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填色书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这出人意料。 

Kalem代理的作家有多少,您能阐述一下其商业模式吗?
Kalem为120多位作家进行代理版权业务。Kalem成立于2006年,当时就怀揣着将土耳其文学介绍给世界的远大理想。起初这是一个很宏伟的目标,但是在Kalem代理公司创始人内尔明•莫尔拉奥卢的辛勤努力下,这个理想在短短十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了现实。之后她的团队开始将外国作品引进土耳其,又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签署了2000多份合同,这是巨大的成功。Kalem公司十分重视“门当户对”。一本书必须要和它的出版社契合,也就是门当户对。 

您参加了今年二月法兰克福书展举办的“柏林电影节中的图书(Books at Berlinale)”活动。那次活动怎么样?
活动非常好。我当时是为梅尔泰姆•伊尔马兹(Meltem Yilmaz)创作的一部名为《索拉雅》(Soraya)的小说做代理。小说开篇以叙利亚的城市胡姆斯为背景,一名20岁的少女索拉雅和她的父母扔下一切,从战火中逃离。他们来到土耳其的一个难民营,黑暗曲折的故事就此展开。 这部书阐述的是叙利亚和土耳其共同面临的问题,为这样一部小说做代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事实上,这不仅仅是这两个国家的问题,这是全世界所面临的公开的伤痛。在这种国际背景之下,你会愈加感受到“跨境文学”的重要性。 

贵公司与中国作家和出版人合作吗?您如何看待土耳其和中国的合作?
我们通过光磊国际与中国出版人进行合作,对此感到非常高兴。土耳其和中国的关系正在不断进步,两国间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交流。 

这是您第一次来中国吗?您对本次故事驱动大会和中国之旅有什么期待?
是的,这将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希望加深对中国出版市场以及参会人士国家市场的了解。我相信,这次中国之旅将会拓宽我的视野。 

娜丝丽•顾卡思 (Nazlı Gürkaş) 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翻译:汤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转载)2016故事驱动大会:关注“一带一路”政策

 央广网, 2016年5月18日  (2016-05-13 10:51 央广网 编辑:马婧婧) 


央广网北京5月13日消息 “京交会是我们在中国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今年的故事驱动大会将重点关注中国的网络文学、IP热现象以及政府大力促进的“一带一路”政策对出版融合和版权贸易的影响。”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说。 由法兰克福书展及德国图书信息中心主办的“2016故事驱动大会”将在5月28日开幕的第四届京交会上举行。 

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接受媒体采访。 

记者:目前全球出版业有哪些新的发展趋势? 
岳根·博思:出版业全球化、数字化、全媒体化的趋势显然是不可逆的。近几年,大型国际出版集团的并购、重组、业务剥离依然紧锣密鼓,而东亚、东南亚、南美等新兴市场日益活跃、潜力巨大,也因此备受关注。毫无疑问,图书、内容的创作绝不只限于纸质。从几年前的“元数据”,到这两年热烈讨论的“自出版”,再到现在涌现出来的“协同写作”等,我们观察到不同的新型出版形式。 

我认为,现在出版商们正面临开发版权价值链的好机会,视频、游戏制作和APP开发的成功案例层出不穷。因此,拥有优质内容资源的出版商在经营跨媒体的版权时需要将目光投放到更远的国际市场,不再局限于服务本土市场,而是在创意、概念及营销方面都做到国际化思维。 

记者:随着电子书和手机阅读用户的增加,对书展是否存在冲击和挑战?您如何看待数字阅读和数字出版未来的发展和市场地位? 
岳根·博思:刚刚在柏林举办的出版商论坛公布了最新的出版数据。以英国为例,86%的移动终端使用者会花费时间在App上,尤其热衷于脸书和游戏,电子书阅读的增速反而放缓,而纸质书的销售又开始趋于稳定。2016年第一季度英国纸质书的销量增加了11.4%,这其实是一个信号,纸质与数字还将并行很长一段时间。 

其实提到数字阅读和数字出版,归根结底,还是讲故事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故事和内容可以多向、多维度,甚至360度进行转化。因此读者的阅读方式也更加多元,需要更多的互动。而读者的互动也可能被纳入到创作过程中来,变成网上协同创作的作者。毫无疑问,出版业未来将呈现更复杂的转型趋势,出版的价值链以及由此产生的文化、经济现象也会发生衍变。 

记者:书籍是文化的重要载体。请问跟其他行业的展会相比,举办书展是否有独特挑战?法兰克福书展如何成功实现促进贸易和文化交流的双重目的? 
岳根·博思:法兰克福书展早已超出“书展”这一单一概念,不仅只是推动版权贸易,而是发展成为内容交易、项目交易的平台。多年来,书展也是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吸引全球近万名媒体、新媒体人士关注和报道的媒体盛会,每年书展期间举办的活动超过4000场。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展会能比法兰克福书展在文化的交流、思想的碰撞上更具开放性。我们一直乐于迎接这种压力和动力并行的挑战。 

法兰克福书展的业务和影响力也并不仅局限于10月的那5天,贯穿全年世界各地都有书展组织的各种活动、培训、展览等文化活动。在商业上我们也一直在做积极探索,比如投资有潜力的网络交易平台IPR Licence,与新加坡MP会展公司和新加坡出版商协会合作创办新的展会一体的大型活动“故事驱动亚洲”(StoryDrive Asia)。我们一直致力于文化加商业两条腿走路,追求二者的平衡,而不单单只追逐单向的发展。 

记者:今年书展有哪些亮点?是否针对中国参展者有特别的设计环节? 
岳根·博思:今年书展将会推出一种全新的展览及商务形式“艺术 ”(ARTS Plus),目的是为艺术品牌、艺术图书出版人以及创意人群打造一个独特且合适的贸易体系。届时不仅有博物馆、画廊、文化机构、艺术高校、服务提供商及新兴企业在此展览,也会有建筑师、设计师、图片社、IP代理机构来此进行商务洽谈,展区内还设有概念商店可销售艺术产品。除此之外,各种形式的工作坊和活动也会讨论文化IP的新现象、新趋势。 

另外,书展一直关注并培养少年儿童在数字时代的教育问题。在“未来教室”这一框架之下,孩子们将参与各种技能探险,学习具有创造力的工作方法,展示个人或团队合作的工作结果。2016年的未来课堂将聚焦儿童初期的个人能力培养。只有孩子们从小就积极探索创造性,培养行动力,未来才有希望。 

法兰克福书展今年还将与国际信息内容产业协会(ICIA)首度联手,共同创设年度插画赛事——全球插画奖,并由中国最大的全球插画资源平台——助画方略全流程运维。这是我们与中国伙伴深度合作的首个国际插画赛事。大赛组委会邀请了6名国际知名评委,分别是来自于插画,艺术,出版,传媒等领域的资深专家。大奖届时将会有5大单元评出共15位候选人入围短名单,全场大奖得主还将最终获得1万欧元的奖金。这个奖项拥有最强的专业度和国际性,虽然并不是只针对中国的参赛者,但是我们非常看好中国插画师的设计能力与潜力。 

记者:近几年,法兰克福书展对中国这样的图书出版国的参展如何进行专业化服务?对中国参展机构未来的参展有哪些建议? 
岳根·博思:我们跟中国参展商已经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为他们进行专业化的服务也不只是这几年的事情。我们一直跟他们保持最直接的交流,设在北京的德国图书信息中心能够直接为参展商答疑解惑。我们不仅定期邀请中国出版人代表在法兰克福书展的论坛中进行自我展示、发表观点,另外还在展台设计、形象展示、活动安排方面提出我们的看法和建议。 

2009年,中国作为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的那一年,在双方共同努力之下,中国展团的亮相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展团的参展规模也一直保持在前十名的位置。法兰克福书展是一个国际性的超级大舞台,在成功的展览背后是长期的、细致而专业的准备工作。国际参展人士希望能在书展上看见更多符合他们期望的中国现当代作品,也希望能和更多的中国出版人和作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洽谈。创意是没有止境的。 

记者:从往年交易情况来看,中国图书整体是否受欢迎,哪些类别图书关注度更高? 作为老牌书展,法兰克福书展能够为中国出版机构提供一个怎样的发展平台? 
岳根·博思:外国读者对于中国的文学、历史、哲学、政治、当代社会等诸多领域都很感兴趣,但是中国图书在海外市场的接受程度还没有达到火爆的程度。欧洲的读者,尤其是德国读者有重视文学的传统,而且很早就对东方文化感兴趣。莫言早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就拥有很高的知名度,获奖以后就更受欢迎了。一般来说,除了获得国际文学奖项,汉学家的意见也会对出版社选择引进哪些中国图书产生很大影响。此外,翻译的质量直接影响到中国作品的海外推广,比如去年获得雨果奖的《三体》和刚刚获得雨果奖提名的《北京折叠》就得益于优秀的译本。据我所知,德语版的《三体》也在紧锣密鼓的翻译过程当中,希望它的出版能赶上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我也希望能成为它的首批读者之一。 

法兰克福书展作为一个中立、开放的平台,能够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出版人、作者、译者、插画师、行业先锋来参加,能为年轻的后备力量提供迈入出版生涯的机会,能够吸引最忠实的读者,甚至连小读者们都能感受到图书的氛围和魅力,这些都是我们最珍视的书展的特色。欢迎中国出版机构,当然还有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出版机构,利用书展这个大平台,展示自己的最佳优势,在版权贸易和文化交流上都有所突破。 

岳根·博思还表示:“我很好奇大会的主题“新丝路,新思路”将会带给观众什么样的共识,又能激发出什么样的火花。我对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先生的报告“十年网络文学发展启示录”充满期待,也对来自中国、印度、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西、德国的同行带给中国观众的案例分析和经验分享拭目以待。我相信,参加故事驱动大会的听众一定能获得思想的碰撞和视野的拓宽。” 


岳根 • 博思(JUERGEN BOOS)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8问8答:采访著名编剧、制片人梁振华(LIANG ZHENHUA)

原创, 2016年5月17日

 
振华,你最近在忙什么? 
写作、教书,思考。偶尔偷闲吃一顿火锅。 

你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哪些课程?
当代文学、影视文学、创意写作。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这是一个以文学教育和文学国际传播为主要职能的公益机构。职能包括邀请世界级作家或诗人来中心交流、创作和讲学;请国内知名作家或诗人担任驻校作家;组织开展各种中外文学交流活动,等等。 

你从2000年开始举办剧本创作,一共写了多少部?都拍成电视剧了吗?
2000年开始“触电”,开始主要创作纪录片,播出的大概有二十来部。2006年以后主要从事影视剧剧本创作,写了多少记不清楚了,至今有很多躺在电脑硬盘里。每一个编剧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抽屉”作品,里面有很多是不忍卒读的习作,也一定会有宝贝。迄今完成拍摄的电视剧一共有10部,电影有5部。 

你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部?为什么?
每一部都很特别,都对自己独一无二。但倾注感情最多的是刚刚杀青的《思美人》,因为写的是屈原,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图腾,是中国知识分子千百年来的精神标高。 

你最欣赏哪些剧作家?
所有杰作背后站立着的剧作家,都是我膜拜和学习的对象。如果一定要选,国内的刘和平老师、刘恒老师,英国的伊恩•麦克尤恩,《纸牌屋》的编剧鲍尔•威利蒙,是特别钦佩的。 

IP都热成这个样子啦,你怎么还有时间和心思去教书?
正因为IP都热成了这个样子,所以更有必要去好好思考和读书,来识读这里面的奥秘或者“阴谋”。 

目前中国的IP热还能持续多久?有什么风险吗?
IP热是一个资本概念,与创作行为关系不大。IP作为一种现象或者文本类型,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现在的趋势是唯IP论、IP独尊,甚至完全要挤占原创的生存空间,这是对影视行业生态的一种颠覆,正在把许多经典的价值标准摧毁,一切都指向可供资本和“大数据”所能操控和兑现的市场行为。文化艺术有不可僭越的边界,艺术创作和创作者不能沦为资本竞逐舞台上的傀儡,这是很多创作者不平则鸣、坚拒IP风潮的根本原因。任何貌似强大的潮流,都会成为过眼云烟。 

梁振华(LIANG ZHENHUA) 将作为演讲嘉宾参加5月29-3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故事驱动大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