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碧杨树
碧杨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449
  • 关注人气: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爱和诗歌是灵魂的

这个女人,到了

把我交给世界的时刻
同时,也把命交给了世界
我无法阻止,挽回一次使命的执行
我要为自己,和谐,团结这个女人
澄清她搬弄是非的身子

为爱的结果
为我,实现了 爱一个男人的诺言

    选自《子母结,母子同脉》

 

王啊……夜里你要在

女人的床上打猎
兽行与禽迹纵横的乐园内
醉酒后暴露杀机的贼
在哪一声鸟语里,找到黎明

……

我想……孩子,战争因为你的胜利
收复失地,结束平民百姓的苦

选自《母性的桃花床:桃花病》

 

女人,盘着婚后的发髻
会有一种疼冒出肌肤
在你的疲惫中,呈现英雄者的献艺
刀或枪,都是
从陌生的地方闪现,有备来犯
你决定,与其他的人
结束吵嘴,扭打,毁掉信物
停下门外的长跑

   选自《长霜夜,成孕在望》

 

三十年即将过尽,我还是你的
好心的毛头小子,过好这一寸光阴
不须任何人去打扰我善良嘴
我说到爱你
和这个春天一样,吐露芬芳

     选自《苍穹的画谱,霞》

 

黄海不远,却有几个
喂饱狼心的野狗,它们长着叛祖
叛宗教的舌头
让疆域外的唇冷齿寒
它们喜好给鼠辈们助威
它们惯用老鼠过街的名气

争地盘撒野

选自《长霜夜之七,关门打狗

 

这一次我要商量
分手还需要结束哪一场婚姻
带着赎回身体的贞操
我只能答应你,女人擅用骨肉
弹奏属于胎教的音乐
一语道破,这座唇上花园,圈养着
暴涨的思想和歉意者
前来听信我的戏中谎言
从此登上另一个男人,用软肋骨
处世的阶梯

            ——选自《撕破夜

 

你身上还有一处

让月光尖叫的悬崖和幽谷
你的那些风光前沿
承受羽毛一样的手温,一一引诱给 穿插音乐的目光
抚摸你揣在怀里的桃花朵

          ——选自《雌性雄起》

 

这是哪一段苦姻缘结下的青春征讨
口头戏,舌头音杂

姐的婚姻,遵行鸳鸯谱
是哪一段缠绵,使人身掘谷,围捕属于女人的清纯
是哪一场雪花隔衣温遍

有生机的灵魂牧场

               ——选自《雌善》

 

象强大,需要统一

需要收复失地
需要国庆盛典,世代延传下去

选自《用镜头解说生存的伟大》

 

小镇占有的弹丸之地
顷刻间纵横裂开
吞食树冠的绿荫、鸟语
和清晨的第一滴甘露
我的亲人,踩在哪一寸泥土
患上肉体毁灭的伤
这一次,一个遇难者
不是草药可以恢复善良的笑声
——选自《心近玉树:玉树》

 

这个春天,不该用花蕾埋葬蜜蜂
带着一群灵魂持有者的思想

匆匆收场
听,一根骨头敲响大地的颤音
不,失散的不只是同胞的躯体

选自《心近玉树:与大地同居》

 

看 我那些孕育婚龄的标识
转眼间,被人追捕
我常常告诉男人,我实在过惯了
这种 向身体不断补充液体的日子
我想在 喝酒后 诀别 淑女的防线
我喜欢属于 一个人的 堕落的天使
——选自《我预期的初婚效果》

 

我们护保着受惊的依恋
每逃一处,都在解放初吻后
属于你身体禁区的坦露
风一程,雨一程,在血肉内
完美雕塑,可以……

喊出乳名的生命
——选自《高寨村,私奔床》

 

我要求自已
做一个 忠实土地的农妇
丈量两腿间生育的距离
哪一端接近 胎动的喜悦
哪一端 为黑夜,拒绝你随意抢走
我 乳房边缘的贞操
——选自《高寨村,白衣嫁》

 

很多人在新婚之夜结束初恋
使今年春暖花开的田野,含着甘露
使这家人第一次 知道遗忘庄稼地
在私留地里造房子

适合在南风掠过果园的午夜
旧日子里的睡眠,那么容易

在痛快的失眠中失落

  ——选自《高寨村,听房》

 

我们是不是用一生的光阴
做一个离不开誓言的小人
在女人和种子面前

掩一半良心和灵魂
偷走春天才可以分娩的肖像
算计后来者需要沉默的心
空心人,你们掏空黑夜的颜色
我们活着少一份情债

《稻草人:一个时代的沉默者》

 

两个人,在糖衣里

裹着探索的雪
融化需要发芽的绿荫

花铺开灼体的线条
两个人,去的地方

太神密了
知情 知果 都在春晓前

吹灭花烛

——选自《高寨村,抢婚夜》

 

一个时代你代言谁的形象

你的所有呼吸

安静在自己凝固的血中

丢失一个人的睡眠

像突然毁掉一种标志

让人悲痛

——《芬芳大地和苍天的旗帜》

 

大地就缺少
我这颗姓氏
与肖像凝结的种子
种在何处
都会养活春天的颜色
 

     ——选自《最羞的感觉》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芬芳大地和苍天的旗帜组诗
——谨献给铁骨柔情的巴蜀王瑛

题记生前认定自己只是一个人民权力的保管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0 22:35)
标签:

碧杨树

诗人

向往的信仰

安徽/碧杨树

月光照着爬行的风
它躲在村口,摇晃着饱满的果食
躲过那个孤儿的瞳孔
风和果食交换翻转的影子
逼迫孤儿抱着树
看透果食腹内灿烂的欲望

风哦,果食啊
打算在月光下散开养育的味道
孤儿的目光,早已射穿
你们貌似陈年的
空旷的丰姿,和
缠绵的青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攀登向上的希望
安徽/碧杨树


一朵花在夜色里
灌满音乐的斑痕,这一点点
要向上攀行的黎明
与朝霞碰撞出闪电的时候
一条裙子在一个女人身上飘起香味
这是一花瓣回归巢穴的日子
美得疼和痛滚滚而来


所有落入浮尘的甘露
有一段日子需要躲避风
它抵达鸟语欢腾的树冠
把第一枚叶片的绿擦亮
或已经拜读过的童年时光
被下一代人的脚印运载
并舒放追忆的企盼,指望背后的手
顺从背后人的指引
在中国的沃野上丰硕起来


向上的目光
在每一天里伸长,或收回烙印
带给女孩第一次遮体的衣衫
瞧她渗透天籁气息的轮廓
起初延续成长,没有忽略一盏灯
照亮的角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09 15:05)
分类: 小说卷

第二章

 

一刀毛把北乡带到校东门一家高档饭店,选一个包间。

“不好意思让你破费。”北乡靠着窗口坐下,在灯光折射的玫瑰香的气氛下,他抽出面纸擦去似乎粘在嘴唇上的玫瑰花粉。北乡这才看清一刀毛头上确实留下一刀分岭毛,将头中分成两半,一条刀疤若隐若现地遮盖着。以他的衣着打扮象是富家子弟。

“别跟我客气,大叔,看你跟我爸的年龄差不多大,格外亲切,今晚我做东,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菜,我有的是钱。象我家的这样条件,好多女孩子托人到我家提亲,我推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09 14:55)
标签:

碧杨树博客

分类: 小说卷

第一章

 

在福建农林大学校园里的观音湖畔,红花绿柳掩映的拓荒广场上,正飘着绵绵的春雨。沈佳音背着蝴蝶包,肩头扛着粉红色的雨伞,怀里抱着几本书,在大学生活动中心门口走来走去,偶尔抬头向四周扫两眼,皱紧眉头,心想:这人怎么不守一点信用,不会放我鸽子吧?哼,等他来了,我一定不给他好脸色看!

又过去了半个时,沈佳音抖落伞上的雨水,等得她心烦,哼,拿什么诗人的架子,再不来,本姑娘以后再也不会见你了!正在她转身想择路回教室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

“你还知道来啊?你看看现在几点啦?是不是要一带着黑夜来见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江水长咆(组诗待续)
安徽/碧杨树


头七


这个日子断了
那一条寻亲的血脉
我在这头七,等着黎明中你的
去向和归宿
我怎么也不想进入
缺少你的第二天
六天结束后的一天

 

我大声哭这头七 这花瓣撕裂的吻
终久给了咆哮的长江
我要分清水和泥土
婚前和婚后的间距
有多少里程,没有标出
大国中少有的劝慰


我点亮这头七的烛火
这一天所有的白 都是空的
只能放下一个个漂流的祭礼
这么爱缠绵的新婚头一夜
我就开始站在你过完的夏天
你还没有给我玲珑衣外的美
植下根
植下家的一部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的善曲高唱

安徽/碧杨树


我的春天
在一场雨里膨胀出喷香的山梁
山梁下,我的村庄在风口
怎能不陷落青春气息的棉衣
不再受它包裹的婆娘身体
哪一片羞出眼睛的丰满
是风撕裂的花瓣
今夜就要闲置在镜子里


今夜所有的村庄
因缺少灯火,停止养活我的粮食
我的亲人们
我又回来了,在别处丢失的乡音
需要重续它流经净土的黎明光芒
需要我直起腰,喊父亲的同时
认领一个闯入春天的血亲


哦,这不是一般的
受困于本命年的饥饿
四处张望,月亮里的祖国
月亮下的围墙,都为一座空城
寻找自疗刀伤的豪杰
人民过早地
紧握春天的颜色,和滑过云层的闪电
跪拜了这位豪杰


裙子守住了哪些
流血的日子,并非一次
结束这种分裂的荣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3-09 20:49)



岁末遗嘱
————给西安抗癌女孩李娜

安徽/碧杨树


这是雪的白色,风吹平的山脉
在延续沉默的期待
过往的年,在身外不舍忘掉回眸时的笑
遥远的纪念台
和衣裳藏起来的青春
你都不会把争回来的宠爱
私自挥霍
已经不再把奔跑的奢望
恢复到新呼吸的一天


这拉倒黑夜的雨,睡眠,还有门庭的灯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05 20:54)

工地锈色
安徽/碧杨树


多少次想结束
擦拭工地的锈色
可雨水没有在黎明前落尽夜色
我和同伴们一道,不远千里
寻找挣钱的时间,把2014年过完


等一群雪卷来荒地的肃穆
工地锈色,可以重描我们左右手上的青春
更换昨夜睡眠不足的眼神


我需要那么多的时间
将高出目光的外墙粉刷
它们帮着阳光走过的拐角
铺开耀眼的温暖


我需要那么多的外衣
将厚出雨水的锈斑包裹
工地上,我们的衣领,袖口
绣满了春夏秋冬的汗花
它们簇拥一起,它们知道爬兽的足迹
不受目光训斥


在工地的危险缺口,从不缺少灯光的涌动
从不隐瞒亏空的时间
换来知情不多的夕阳


这一天
终于结束奋战岗位的忙碌
有所为和无所为的手艺
呈现了苦涩的回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02 21:12)

镜中情妇
安徽/碧杨树


就在这个位置,春雨最浓的窗口
你脱下蓝罩衫,那些喧闹的花萼,静止风中
那些能挺起来的阳光之巢
我相信,我还能多出一个人的感情
慰藉你需要的孔雀翅膀


有时我掀起衣襟,抵达你那羞涩的一角
一场雪填平了我发狂的喉结
这该死的蝴蝶灵魂,时时捕捉,不适合呼吸的逃窜
你分派母性的忧郁和奢望的半边天
丛生着囚禁我醺香体魄的艾草
胀疼的心哦,追着你回荡胸衣里的音乐
有时不得不为水火交界的刑罚
我为你备好了赴死的尖叫


深夜需要我终止睡眠,象困兽一样
冲向新生的黎明,我的皮肉
缺少韧性穿梭苹果的光斑,一道道肉色的幽谷
我柔软时,勾引你悲愤的十指
将我就地掩埋
才能激起你这个女人的胜利


你坐在镜中
目睹你在我身上缓急交错的芭蕾
你一直在枯萎我婚姻的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1-27 20:45)

乳癌
安徽/碧杨树


就让她诞生岩浆
挺出家族没有的光明
普照大地,和生日的嘴唇
什么天下,或这幽静之所
有多远,封存在衣着夹缝
或再一次放进
背着灯盏的浴场


废掉冷湿的夜风
不允许偷来的春天
着色这深秋的禁地
令她痛楚的呵护,象囚禁胎儿
那样熬过那些穷日子


无风骨,却在劫劫难中争夺幸福的
绝地逃亡
飞上衣端的三重音交响乐
迫使她收回原有的圈地


女人唯一傲立
雪谷的钥匙,找不到粗粮
喂养的乡村
她生来只为认证一场婚姻的
可信尺寸,刀要开辟高处的禁地之美


大距离的隔阂
这是属于自己开创好运的愿望
避开男人
向往山川中
收获春秋的秀色


她的青春,被抚摸遗忘
纵横交织的布丝,缠出东方死神的唇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印象湖里(组诗)

印象湖里(组诗)
【特等奖作品


【湖里公园是我半个家


绵软如烟的垂柳
梳理清晨的甘露、鸟语、微波
藏在树冠的黄鹂
跃起妩媚娇柔的身段
我与它们独处的时候
临水而坐,读自己的家书
汲取我热泪的母语
散发沁人肺腑的乡土气息
吹入湖里一池出水芙蓉


这些年我打工在这座城
为青春留下的脚印,储满汗珠
为爱情经过的岁月,苦尽甘来
离开工地,我畅游公园
寻找童年的记忆,与我质朴的人品
那个养蜂的女人
单身多年,胸前挂满了圣女果
我等昨夜应验预测的一场雨
洗净她衣衫内陈旧的伤痕
向阳光打开花瓣似的身体

撞伤了我的目光
她领养一群蜜蜂,离开繁华的街道
在这里教它们聆听手语


后来,我们交换家书
我们四目相对无语
我们一起找回流浪的蝶和离群的蜂
后来,我们成为合法夫妻
择湖里公园一隅
过着平民生活
下定决心,在这里养儿育女
活出打工生涯和过客身份
以后,谁都不会鄙视我创业
为了纪念故里

 

 乌石浦油画街

 

在这里,我停止游子的步伐
用五指上的美术和诗意
在阳光着色的纸上
排彩今日的生活
从玻璃底端、橱窗、画框
凸出红裙子的淑女线条
在街头飘散着石榴的香甜
一街油画,在我的视线内组合
红、橙、黄、绿、蓝、靛、紫
象鲜艳在国旗、国徽的思想里
照亮这里的艺术的殿堂


乌石浦油画街
等我这个樵夫,带着一喉渔歌
“湖在天上洗净繁星的浮尘
天在湖里飘荡虹和霞光的绚丽”
纸上的农家妹子

早从画堂抛出水袖
在她的红唇上,我种下一粒花籽
不久,我抱着喷香的春色


从古至今,那些
在镜子着妆的玉器
沐浴一夜月光,在石榴开花的黎明
一树鸟语在绿叶上跳跃
关在鸟巢的星光,送给萤火虫
是谁的目光,在这里研读
一个时代的史记
一代画师,在这里
采集稻穗、麦粒、苞谷的色泽
描绘“一环四横五纵”的繁荣

为你化蝶与镜子飞

挽你入怀,在灯光边缘

我们游进镜子
缩短睡衣与肌肤的距离

我们无视别人来访
在床畔接吻
依着你,我关闭周身的声音和气管
在三更钟声的尾音里
我想起放一段如水的音乐
让你想到大海的深蓝
从镜子的对面涌出
在夜晚的源头惊起你的呼吸
此刻我已化蝶
栖在你的呼吸的边缘

吸到花粉的香味
在你身体飘散花粉的夜晚
我立在镜子对面

受伤在一场春雨里
丢失颜色和飞翔
同时让你丢失目光
一整夜 我就在追寻目光的轨迹上
迎合你张开手臂
让我接近你的温柔
顺着你的脸面北的位置

我垂下身子
坐在如井的床上
守候你汲水的舌头曾多次在衣裳里
划伤我的欲望和裂口重生的身子
这一夜你吸干我瞳孔里的酸楚
骨头作别干柴

支起一张皮肤焚烧镜子
在陌生的房间

我们不担心镜子会登记姓氏
这里谁住谁就成为一夜

或多夜的主人
镜子今夜只为我们的光顾

流动腹内的光芒
追随我的裸露,追随你的轻盈飞翔

我的果园

我怀里躺着柔软的月色
穿透露珠的光芒
传递小鸟的睡眠声
我的果园,长到树上的美
感知鸟羽,蝶翅的温暖
我的羊群
在门外咀嚼春风,把木栏的横影
驮到背上,静听草芽撞碎尘土
 
这些透明的花瓣
它们将在下一个黎明
与阳光同行
它们是佛经里的活物
从一幅画里出来
承接一家染坊的布料
按人体的布局遮掩辛酸
一个人遇到这个春天
一把嶙峋的骨头
装进镜子
闪烁着一种劈开阴冷的火花
 
这些透明的花瓣
和这个黄昏一道
擎起面孔上的水滴和炊烟
舒展一张喂养鲜血的皮毛
我的果园
象藏在镜中发育良好的女子
渐渐丰盈起来
露给目光的幸福事
一群蜜蜂住进这里

把夕阳引进葡萄园

真不想看到让我驮着睡眠的光泽
从湖面迎来几只白色的陌生鸟
葡萄园
打开门就闻到酒味的果汁
沾染十个弹奏音符的手指头
留一些温暖等自己的女人分享

 

我看见灯光
已经占用绿叶褪色的影子
一个角落放到镜子里
让女人走不到尽头
该放弃美,接住一滴水落进眼里
把夕阳引进葡萄园
我的女人寻找我坐过的位置
宽衣解带,立着或躺着
不知从何处关闭桃花劫
收复失地的号角

 

悲伤者在葡萄园里
丢失一些目光
与想重婚的醉一场
不用同居
床都是两个人的
把夕阳引进葡萄园
没有可疑的盯梢者
演说小镇上深夜发生的风流事
等两只乌鸦碰撞
撕开叶丛上爬行的闪电
水分没有来源
水的根就断在女人桃色内裤里

 

把夕阳引进葡萄园
我有机会看到墓地
骨头上散发着柔软的黑
和柔软的盐味
远去,一个没有里程的门
等着集中吃药草不养命的人
我的视膜网还要破裂几百次
把夕阳引进葡萄园
谁为我唱出哀歌
把姓氏刻入石碑

石榴离开眼睛之前

谁逼疯石榴,到了它吐血年龄
看到潜入它腹部的火焰
经过谁的眼睛
在白色院子里,天丢下的水
扯断许多爬上叶脉的阳光


不相信坠落
在黄昏,爆破蝉嗓音的宁静
向灯光寻找音符

石榴沉睡
为明天分娩光辉的头颅
而挺出姑娘的胸脯

提出陶罐,一个瘦孩子面对南风
风可以在石阶上拾取影子
让他健康

 

石榴不烂在你嘴边
比你的牙齿多一份颜色和汁液
多一面镜子探索身上的凹与凸
多一道门,关上水
有时你必须为暴雨哀悼一颗石榴
这个母氏家族的年幼的孩子
在何处被鸟语养活

 

所以你的手势,是掘墓的刀
在砍破头皮的一刹那
那么多张脸,落在月光下面
分泌甜酸

碧杨树《石榴》
破身……
……流红
一百粒水晶
裸出……
圣女的羞容
请不要……
用目光灼伤
她们挺出的线条

有机会
参与……
她们一百次初恋
在圆圆的婚床上
取走……
她们体内
每一滴……
水的红

她们的……
珊瑚色
是疼的……
藏入大海……
让黎明……
……去发现
贞洁的巢
碧杨树《香蕉》

剥去
感情的一层
剥去
生存的一层
剥去
虚度光阴的一层
进入身体
不是我疼,是她喊疼
 
收拢
线条的一层
放开
肉体的一层
找到
水源的一层
进里面,出不来
忘记
你存在的一刻
不是我痛,是她喊疼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