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5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屋溪居士
屋溪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604
  • 关注人气:1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种孤独的吟唱
一种沉默的释放
一种寂静的张扬
 
 
太常引.中秋
巴山晓月照江舟,
暗影弄潮头。
醉赏月光游,
喜相见、
杯斟仲秋。
 
人间聚散,
寻常往事,
且付大江流。
不应有离愁,
须尽欢、
闲情正稠。
读书

余秋雨

读文化

周国平

读人生

于丹

读性情

易中天

读世事

博文
(2015-07-15 14:10)
标签:

杂谈

先生岂无嗔,终驾闲云野鹤去,巴蜀至今对不起

后辈何有幸,还期大雅雍容存,宕渠从来唤又回

雍老国泰先生驾鹤西归,后辈李冰雪敬挽

2015.7.16


《闲云集》、《野鹤集》为老师诗集。

‘对不起’指巴蜀怪才魏明伦出217字上联《春灯迷》,意写尽,数字用绝,‘占尽春光’,并公开征对下联。雍老2000年《华西都市报》撰文《对不起》,为魏明伦上了一堂楹联公开课。

宕渠为雍老故土,也是学生老家,雍老被尊为‘巴渠三大才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柴门虚掩,关不住犬吠

叠成翡翠状的鸟鸣,唤醒森林

“哪儿的天空,都飘着一朵故乡的云”

在安云,当我闪过这样的念头时

万籁俱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年,我被蔚州剪成了
最后一纸素描,然后
脱掉外衣,在另一个染缸浸泡
胴体在阳光下凉晒,其实
骨头里的水份够少了,如果可以
我宁愿架在老屋的碳火上烘烤

然后,被一管芦苇着色
其实眼圈就用不着,已经够红了
你就赶快拿起剪刀,剪吧
一年了,我等的就是你那一剪
要的就是你那一刀,你可不可以像我
痛就痛快一点,把我睫毛上
摇摆不定的目光,也一刀剪掉

要在年关贴上那纸窗花吗
贴就贴吧,反正你剪也剪了
我心动也动了,痛也痛了
反正他们说走也就走了
再也不回来,再也看不到
2014.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要花掉所有的积蓄
在屋溪湾,修建一间老屋

我要砌上严严实实的墙
堵住冬日里,渗透石缝的风霜
盖上密密层层的大青瓦
母亲手中的瓷盆,不再被一夜滴漏击打

我要给厨房,安一个烟囱
让火堂里的火,燃烧得更旺
让铁锅里的饭菜,煮得更香

我要给所有的房间,装上灯光
让母亲招待客人的笑脸,更加敞亮
更加敞亮的,还有母亲昏花的眼
日子缝缝补补,不再一针针扎在手上

我要给老屋,开一个小小的窗
母亲的头,足以伸出窗外
如果困了睡了,就把钥匙放在窗台
等待我和老婆孩子,年夜归来

我还要在屋前屋后
植草,栽树,种花
他们四季常青,就像一畦畦庄稼
替我陪着母亲,昼夜说话

我花掉了一生的积蓄
在屋溪湾,修建那间老屋
2014.7.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43)

山风剪翠薇,
犬吠掩柴扉。
恐把农时误,
雨斜唤不归。
2014.5.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40)

还未抽穗的水稻,假装坚强
高傲地挺起青涩的腰杆
走在前面的人,假装农民
抓着一把泥土说,还带有水份
至少可以再熬三天
我的目光,已不在意大地裂开的伤口
隔着一根田坎以远,褶皱着一张慈祥的脸
一个小男孩,假装大人
小心翼翼护在后面,并不善意地望着人群
有人上前告诉我,要注意看着镜头
我掉过头来,假装配合
却发现,镜头里的人们
比我更人模人样,一点儿也不像
从前
村庄一直都在假装
今晚,假装有雨
然后,若无其事,安然入眠
2014.8.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38)

星疏云淡,
正玉壶低转。
寂寞清风渡河汉。
桂花开、老树方吐虚怀,
箫声起、广袖长舒咏叹。

夜深深几许?
庭院悄然,
时听鸣蝉柳梢乱。
怎奈醉无眠,
滴漏三更,
惊醒了、一丝窃念。
但屈指、彩云几时归?
又恐那流年,
境迁人换。
2014.8.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33)

这个夏天,我不得不学会
试着在阳光的低处
小心翼翼地触摸,大地干裂的伤口
我和我的孩子,都是你的庄稼
那些庄稼,大地的孩子
有的生长,有的枯黄

云和天空,停止了呼吸
山梁那边的风,不会停止奔跑
我要赶羊群之前,回到那个村庄
与母亲相偎那块稻田
端座老井,守望一口月亮
2014.8.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31)

渭城,客栈,柳色
天地寂静,恰如你一管水墨
唯有酒,或者这场新雨
可以穿越曲巷,西出阳关
大漠孤烟,落日是唯一的故人
而我就是那只,瘦瘦的骆驼
黄沙漫卷,却又安之若素
鸣沙山,月光之下
谁又在反弹着琵琶?
屏息,微喘,禅定
一次心跳,足以弦断
这画外之音
2014.8.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2 16:30)

此时,我独坐于山阿之西
静若枯叶,藏于深的夜色
而你是那滴露,躲在阳光的后面
小心翼翼,栖身叶眉
那些奔跑的风,不得不屏住呼吸

此时,我只有仰望星空
或者挺直,卑微瘦弱之躯
以沉默的方式,承受这生命之轻

为什么总要,躲在阳光的后面?
夜色苍茫,谁又在浩瀚星空寻觅?
是不是每一次归来,都意味着离开?

今夜,我宁愿是那道闪电
燃烧在骤雨之前,然后
永不复返
2014.8.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