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鲁一生
齐鲁一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11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济宁县文化馆金云谋,夏忠润,武健三同志于一九八三年六月二十日至三十日对戴庄天主堂遗址作了实地调查,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

      戴庄天主堂位于济宁市北约八华里,座落在济宁市精神病防治院和济宁疗养院内。该教堂历史之早,规模之大,影响之广,罪恶之深,早已中外驰名。

      早在十八世纪末,帝国主义势力为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瓜分中国,以传教为名,进行间谍活动为先导。德国帝国主义派安治泰分理山东迤南一带教务,建立了滋阳、济宁、泗水、曲阜、嘉祥、宁阳等十几个教区。戴庄教堂就是其中较早的一个。

      戴庄教堂地址,原是明末清初画家戴鑑(戴石坪)家里别墅,故称戴庄。1870年戴卖给了官僚李澍,李荩园名下。后经李修葺改建,成为一所怪石多姿,假山突兀,荷池石桥曲径通幽,凉亭水榭,画栋雕梁,名花异草,古木参差,名人题记,琳琅满目的济宁著名八大名园之一。

      197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0 08:24)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宁

       19381月,侵华日军占领济宁,到今天已经80年了。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侵华日军实施“南下”计划。914日,日军第一军3个师团向涿县、保定地区发起进攻。负责平汉线的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二集团军司令长官刘峙弃守保定,致使军心不稳,形成溃败局面,刘峙坐实了“逃跑将军”的骂名,也影响到第三集团军司令长官韩复榘,动摇了抗日的斗志。在与日军的几次战斗溃败以后,韩复榘身为山东省地方最高长官,产生了“畏战、避战、保存实力”的念头,竟然违抗命令,放弃济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82年春,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下过一场很大的雪。当我到了济宁一中报过到以后,直接去了外语组的办公室,见到组长李国亨老师,听他介绍学校的情况和今后教学工作的安排,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说话之间,忽然有一位女老师推门进来,上下打量我一番,一张嘴说话就把我吓了一跳,那大嗓门,把窗户都震得嗡嗡作响:“刚才在院子里就听他们说咱们组来了个大个子,还真是的!”

      李老师连忙跟我介绍说:“这是郑育芝老师,也是咱们组的。”

      郑老师跟我说欢迎欢迎,你就好好干吧,咱们组现在就缺干活的!

      这是郑老师留给我的第一印象,直爽,明亮,口无遮拦,是个心直口快的爽利人。

      后来发现,郑老师不是一般的心直口快,她对人很热情,坦诚,担心你不理解她的意思,就恨不得把心窝子掏给你看的那种。

      在当时学校的环境里,这是样的性格是很稀罕的。虽然已经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套路:本文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尽管看着跟真的一样,可它其实就是假的,瞎胡编,纯属虚构,fictional

*******************************************************************************

      有哲人说,假如没有上帝,人一定要造出一个上帝来,为的是安放心中那不安分守己的思想,情感,和那点儿小念想。

      可是哲人尼采说了:上帝已死。这可该怎么办呢?

      还好,没有了上帝,伊甸园还在,山楂树还在,还有那棵苹果树,吃了树上的苹果就能开眼看世界的那棵苹果树。

      用五彩缤纷的历史的碎片拼成一个图,红色的那一块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在这一块当中,有一块是粉红色的,那是“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简称“宣传队”。二马虎曾经参加的这个“宣传队”,用全称,是“中国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影《芳华》所表现的内容,是20世纪七十年代到90年代的所发生的事情。到如今三、四十年过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电影中所表现的生活内容,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显得陌生,难以理解。

      电影是以刘峰把何小萍接到部队文工团开始,围绕在部队所发生的事情展开的。我们是过来人,对于那个年代还没有忘却,对于一些问题可以聊聊我们的理解,或许与青年朋友们的感受不一样。

      第一个问题是:穿上军装照相,对于何小萍来说,为什么这么重要?

     不仅仅是对于何小萍来说很重要,对于所有的人来说,参军,都是当时最光荣,最令人骄傲,最让人向往的事情之一。几乎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毛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江青同志,党和国家领导人穿着军装出现在公众面前,留给大家的印象就是,穿军装光荣!当时有本事的都是把子女送到部队,能进部队文工团的男女青年们,更是高出常人一等,除了背景更高深以后,还都是公认的俊男靓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21:04)

北京的旅行

      列车跨着有节奏的步伐,向前飞驰。伴着列车播送的进行曲,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虽然看得见窗外的树木拔步向后飞跑,但我总觉得列车驶得太慢了。怎么还不快些到达那日思夜想的北京呢?快一些吧,列车,如果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话。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列车员用标准的普通话亲切地告诉大家:“同志们,北京车站到了。北京是我们祖国的首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居住的地方,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这时候,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站起来向车门走去。我要尽快地踏上北京的土地,踏上这梦里也念着的神圣的地方。等到列车最后轻轻地一震,终于在月台上停稳的时候,我第一个跳了下去。怀着渴望的心情,仔细地端详北京的车站。从列车中吐出成群的旅客,汇成望不到头的人流,就像真正的河流一样的人流,顺着月台,沿着阶梯流出车站,在街上向四面八方流去。我们随着人流走出车站,我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就是梦中渴望的北京,而这并不是在做梦。

      当我们坐在公共汽车上,在天安门前疾驶而过的时候,我尽力地从车窗望去,要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2日,湖南省沅江市第三中学一位姓罗的学生,用随身携带的刀子将自己的班主任老师刺杀。

      由于事发突然,且血腥,令人震惊,网上在播发此新闻时,用了多种说法,综合起来有这样几点:

       最早的比较正式的说法:

      “沅江市三中某班学生罗某杰与班主任鲍某发生争执,罗某杰拿出随身携带的弹簧跳刀刺伤鲍某,鲍某随即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犯罪嫌疑人罗某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对于引发血案的起因,给出的是“发生争执”,是一个中性词汇,对于导致事情发生的why,没有作任何解释。

     12日下午4时,沅江三中放假,班主任鲍某要留高三二班在教室写东西,罗某杰不想写,就去办公室找鲍某说他不写,鲍某称不写就要他转班,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8 15:38)

       读《史记》之“项羽本纪”,喜欢其中的几段描写。

        一是开篇写项羽学习的情况,“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被其叔父项梁狠批一顿,乃从其学兵法。虽然有一点儿学习的兴趣,却“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活脱脱一个顽劣不听老师讲课,不肯做作业,放学后便泡在网吧里面玩游戏的中学生。

        其次是当其第一眼见到秦始皇时,便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也!”,口无遮拦,是一爽快人,心直口快。即便把我的头拿掉,该说的我还是要说!

        及其大败之后,身陷绝境。乌江亭长劝其坐船渡江,以图东山再起。项王笑曰(亏他还笑得出来):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弟子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

       此处项羽表现得非常光明磊落,知道已经无颜见江东父老,则“生命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6 09:12)

      在大学的时候,有一天与几位同学相约去中文系听课,听张元勋先生讲辛弃疾的一首词,《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张元勋先生在北大学习期间被打成“右派”,而且是全国知名度很高的右派,此后大半生都在坎坷颠沛之中度过。他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解辛弃疾写此词时的内心世界,讲得也是慷慨激昂,时不时地还把某某无耻文人拉出来作为对比,说此人如何妩媚苟喘,丧尽人性,等等。

      对于张先生的点评,当时的感觉好像是有点情绪化倾向,或以为可能有恩怨在里面吧。我是专门去听张先生讲文学的,不是去听他批判当代文人的,所以,对于这些嘲笑怒骂的内容,只管略去就是。但是同去的一位同学却愤然不平,以为讲课就讲课,扯别人的事情干什么,于是在听过一节课后,即拂袖而去了。而我是一直坚持到最后,以为张先生讲文学有水平,讲课讲得好,有收获。回来以后,背诵,复习,吟咏,因此对于辛词有了更多的喜爱。

      对于张先生痛批的这位“才子加流氓(鲁迅语)”,说实话,我还是有些同情心的。即便是不耻此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8 10:37)

      随着网络日益发达,语言一直都在与时俱进。在群里,现如今流行用这个“亲”字,动不动地就“亲”那么一下子,听到那如糖似蜜麻酥酥的“亲”字,任谁的心里难免也会动那么一下。

      “亲”,表示“亲密的”,“亲爱的”,是形容词,也可用作名词,可是以前一般是不用作称呼用语的,即便是套近乎,当面称呼某人“亲”,也会让人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很受用。

      以前,人们用来表达亲近的词,相当于白话中的“亲爱的”,用的是“卿”字,与如今泛滥成灾的“亲”字,意思上好像差不太多。

      魏晋时有个叫王戎的,是“竹林七贤”之一。关于王戎,有一个段子,是他和他太太一起写的。王太太是那种说话很“嗲”的女人,称呼王戎,不说“他爹”,也不喊“老公”,而是用“卿”。王戎的脸皮儿比较地薄一点儿,受不了太太的嗲劲儿,就悄悄地跟太太商量:“咱不带这样的行不!你一口一个的‘卿’,喊得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子!拜托你换一个词好不好?”王太太听到王戎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