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鲁一生
齐鲁一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705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8 10:37)

      随着网络日益发达,语言一直都在与时俱进。在群里,现如今流行用这个“亲”字,动不动地就“亲”那么一下子,听到那如糖似蜜麻酥酥的“亲”字,任谁的心里难免也会动那么一下。

      “亲”,表示“亲密的”,“亲爱的”,是形容词,也可用作名词,可是以前一般是不用作称呼用语的,即便是套近乎,当面称呼某人“亲”,也会让人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很受用。

      以前,人们用来表达亲近的词,相当于白话中的“亲爱的”,用的是“卿”字,与如今泛滥成灾的“亲”字,意思上好像差不太多。

      魏晋时有个叫王戎的,是“竹林七贤”之一。关于王戎,有一个段子,是他和他太太一起写的。王太太是那种说话很“嗲”的女人,称呼王戎,不说“他爹”,也不喊“老公”,而是用“卿”。王戎的脸皮儿比较地薄一点儿,受不了太太的嗲劲儿,就悄悄地跟太太商量:“咱不带这样的行不!你一口一个的‘卿’,喊得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子!拜托你换一个词好不好?”王太太听到王戎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年,班上来了个小女生,第一眼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太小了,不像高中生,甚至不像初中生,就像个小学生。因为个子不高,高中三年,她一直坐在第一排,入学时的年龄,只有14岁,应该是初中生的年纪。

      她的性格也是小女生的那种,说话就带笑,笑起来是甜甜的。她的话不多,上课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听老师讲,很少发言,下了课很少去操场活动,除了偶尔放学后和同学相约去打乒乓球,好像她只有这样一个爱好。

      她不是那种学习特别刻苦的学生。学习成绩不错,很稳定,平时考试在班里名次都是比较靠前的。同学都羡慕她会内功,轻轻松松就把习给学了。

      问她为什么学习这么轻松成绩还这么好,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直就是这样轻松玩儿似地学习,成绩也一直就是好。

      她说妈妈是小学教师。她有一个姐姐,大她两岁。姐姐上小学,妺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21:47)

      看见庄老师气哼哼地站在路边上等着,邓小川知道这顿打是跑不了啦,干脆,听天由命吧!老老实实地走过去,伸着脖子,等着庄老师的神掌呼过来。

      庄老师喜欢打学生,而且最喜欢打学生的脸。全村的人都知道,庄老师打哪个学生,那个学生肯定是该揍!那手巴掌印清清楚楚写在脸上的,就是给家长的一封信,回到家里,少不了还得让当爹的再打一回。村里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玉不琢,不成器;娃不打,不明理”。

      邓小川知道自己该挨这一顿。是胡豆子在一本书里看到的,说刺猬用泥糊住,放到火上烤熟了吃,味香肉美可好吃了。说好的今天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趁王老师不注意,跳墙头出去逮刺猬。费了不少的劲,扒开柴火垛子,逮住了俩小刺猬,多耽误了一会儿时间,回来的时候没赶上自习课,被庄老师抓了个现行。就这,认栽,老老实实挨揍吧。

      这回,结结实实的一顿揍是跑不了啦,庄老师生了真气,劈头盖脸照腚使劲儿地揍。上初二的时候,邓小川的学习一塌糊涂,小川的爹不想让他接着上了,想叫他跟着邻村的李木匠学手艺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一座38年前建造的筒子楼,又旧又破,年久失修,岌岌可危。住在这座楼里的800多人都是社会公认的贱民,无业者。许多人进过局子,穷困潦倒,吃了上顿没下顿,酗酒,打老婆,打孩子,打牌,混日子,吸毒,淫乱,充斥着整座大楼。最可怕的,是在孩子们身上也看不到希望,他们无所事事,破坏公共财物取乐,在楼顶上吸毒,做爱,乱来。

      对于住在这座楼上的人们来说,除了生存,诗显得太空,远方离他们太远。

      离他们最近的这座楼眼看就要倒塌了,但他们意识不到,他们也不愿意去正视现实。

      两条裂痕从楼顶延伸下来,楼的倾斜用肉眼已经能够看得很清楚,任何人只要认真看上一眼,就知道这座楼就要垮塌了。看着不断扩张的裂痕和脱落的砖块,维修班班长迪马断言这楼的寿命不会超过一天。

      接下来就是应该怎么处理这事。当然首先要向市领导汇报,抓紧时间组织人员疏散,安排后续事宜,只要是有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父亲1940年参加工作,先后在苏鲁边区干校、鲁南时报社、鲁南新华书店工作。报社没有固定的据点,常常跟着部队在外面游动,多数时间在平邑、费县等贫困山区,八路军的根据地活动。

      有一次,鲁南报社跟随部队领导机关驻扎在一处偏僻的山村里,在一天傍晚时分,日军有一支部队沿着山路开了过来,隐避在房顶的岗哨发现敌情后,赶紧向领导报告,部队首长马上组织队伍转移,带领队伍向后山撤退。这时,负责保卫机关的警卫连也跟着跑,跑到村口的时候被政委看见了,政委很生气,果断制止了他们,严厉地喊:“都给我站住!”政委批评了警卫连长,命令他们寻找有利地形对敌人展开阻击,要在机关全部撤退以后,最后再撤。警卫连按照政委命令,停下来布置安排阻击。当日军从山下跟上来的时候,警卫连朝着敌群扔了几颗手榴弹,日军停止了前进,因为对于周边情况不明,也不敢贸然进攻。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机关己经撤到了后山,警卫连也随后撤离了村庄。警卫连争取的这几分钟时间非常重要,避免了出现重大伤亡。但在事后,警卫连因遇到险情先撤而受到严肃批评,连长受到党内记过处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11:05)

      在那样一个全民都很无聊的时代,除了“抓革命,促生产”,就只有八个样板戏,翻来复过去地演,翻来复去地唱,唱到令人听见就反胃,就恶心的地步。

      我们在农场里的过的那日子,尤其无聊,单调、枯燥,没劲,真没劲,活得没劲,到了要死要活的地步。

      幸好,生活中还有八卦,还有流言,还有蜚语,还有那些令人捧腹拍案叫绝的外号,和带色的段子,生活才显得有点儿意思,人才不会因为生活枯燥而发狂。

      要说给人起外号这事儿呢,也是很讲究学问的。外号起得好的,耐人寻味,回味无穷,过耳不忘,就可以流传开来,成为万人传诵的经典。

      下一等的,像姓杨的就喊他“羊蛋”,长得高高大大的就叫他“大洋马”,过于直白,又粗鄙不堪,它就不登大雅之堂。

      给人起外号呢,也不用看脸,它也没有高低之分,什么团长、连长、战士,在外号面前一律平等。团长叫杨春秀,政委叫王春玉,名字听着都很秀气,于是就有了“大妮”“二妮”的外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滩上芦花水中游鱼

       兵团农场的布局,连队之间有笔直的道路相通,除了二连和三连是邻居,挨得近一些,其它连队之间路程的距离都是一千二百五十米,人称“二里半”。

      也不知道当初人是怎么想的,也没考虑凑个整数。这个“半”字,听着就让心烦,不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5 08:11)

      世界上最普通的一道菜,老少咸宜,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它是什么菜?

      答案是:咸菜。         

      别小看了这咸菜。看《舌尖上的某某》电视,看得津津有味。大师们把豆腐切成头发丝的神斧鬼工,三天三夜熬一锅高汤的真功夫,让人馋涎欲滴不能自持的奇珍异味,和那些百年老店,私房菜,感觉上很是高大上。虽然……然而……但是,在咱们百姓的心里,无论什么菜,总是无法取代“一口馒头,一口咸菜”的亲切,和酒酣耳热之际,头昏脑胀之时,那振聋发聵的一声招呼带来的震撼:老板!再给咱来盘老虎菜!

      百姓家里最常见的咸菜,要说还得是大疙瘩咸菜。大疙瘩切作细丝,用凉水冲洗一下,去掉腥气,再配上点小葱、青椒、芫荽,轻轻地这么一拌,熬上点花椒油,趁热使劲往上面这么着一浇,听见那“嗞啦”的声音响起,香气往鼻子里一冲,顿觉胃口大开,多吃个馒头饼子唔的,那就是“小菜一碟”!

      菜要好吃,切丝要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走进历史之亲闻
四十年来生活,八千里路云月!

      广播里传来恢复高考的消息时,我正在办公室里值班,是别人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本来没有我的什么事儿。当年上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根据“学制要缩短”的最高指示,小学五年级就毕业了,之后,去了“社会大学”。搬砖和泥盖房子,腌咸菜,砸石子,干各种零活,再后来,参加建设兵团,在农场种水稻。说到底,咱就是小学生的水平 ,考大学?笑话吧?

     幸好那一年情况特殊,是在仓促之间恢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