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齐鲁一生
齐鲁一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859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记录口述历史,常常由于收集到的各种说法不一,甚至互相矛盾而苦恼。此种情况下,往往需要多方材料相互验证,去伪存真,最后得出比较可靠的内容来。当然,若有机会能查到原始材料记载,有些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例如抗战期间日军进占济宁城的具体日期,包括官方正式发布的,包括李宗仁回忆录中记载的,有多种说法,不尽一致,多年争论没有结果,直到发现了当年日本占领时期由汉奸李圣渠等所立的“大日本军入城抚民纪念碑”,落款日期是“民国二十八年一月十一日岁皇周记”,才坐实了日军是1938110日攻陷济宁城,11日进入城内的史实。

      再举一例:李效先先生曾在其回忆中提到:(日军进城时)东门大街住户何国华,字佩文,是日本士官学校出身。他把当年的毕业证书悬挂在正房,日本兵见证书上盖有明治天皇御玺,立即下跪致敬。回去报告沼田联队长,沼田即来拜会,交谈后知道何是中将,而在士官的期数比他的上司师团长渡边少将还早六期,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16:58)

      胡同口的槐树下,几位上了些许年纪的女人开始扯闲篇。

      他婶子,说是邢老头昨儿夜里走啦?

      哦,就是哩,平时看着没病没灾的,咋着说走就走哩?

      那个谁,他们老大家的媳妇,成天嘟噜着个脸,净捡难听的说,那话说的,街坊邻居都听不下去。那老头子活着也没什么熊意思。

      不是上吊死的吧?就狗蛋的娘那张嘴,什么难听的话都敢说,老头儿这就不穰,撑了这么些年。家里穷光溜蛋,连个稀汤寡水都喝不上。走了省心,早死早托生。

      别胡说八道啊!人命关天,这可是大事,说不好再说出事儿来!

      哪天发丧?到时候去看看,看看老大媳妇怎么着就知道了。

      三天以后。

      哎哟!哭天抢地,跟真的一样。儿媳妇哭老公公,哪有这样蹦着高哭的?也不怕人家笑话!就跟老公公对她多好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到一篇文章,《柜子里有一个骷髅》。讲的是一位丈夫逝去以后,妻子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在自家柜子里发现了一个人头骷髅。

      麻烦来了。她该如何处理这个骷髅呢?最初,她是想把它埋在花园里来着,人的头骨,应该是入土为安嘛。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有一天花园的新主人在挖地的时候,把它挖了出来,那会怎么样?

      那还用说,报警以后,警察就会刨根追底,追问尸体的其余部分被藏到哪里去了。说不清楚?那好,那就局子里走一趟吧,什么时候说清楚了再回来,或者永远回不来了!

      于是想到了曾经历过的一件事情。

      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年,我加入到学校校史的编写团队中,负责与学校历史有关的资料收集、整理工作,因此接触到大量以前并不太熟悉的东西。

      时间到了2013年,校史已经修订完毕,最终付印,繁忙的工作告一段落,终于有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把手头积攒的资料重新梳理一下了。我每天埋头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82年春,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下过一场很大的雪。当我到了济宁一中报过到以后,直接去了外语组的办公室,见到组长李国亨老师,听他介绍学校的情况和今后教学工作的安排,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说话之间,忽然有一位女老师推门进来,上下打量我一番,一张嘴说话就把我吓了一跳,那大嗓门,把窗户都震得嗡嗡作响:“刚才在院子里就听他们说咱们组来了个大个子,还真是的!”

      李老师连忙跟我介绍说:“这是郑育芝老师,也是咱们组的。”

      郑老师跟我说欢迎欢迎,你就好好干吧,咱们组现在就缺干活的!

      这是郑老师留给我的第一印象,直爽,明亮,口无遮拦,是个心直口快的爽利人。

      后来发现,郑老师不是一般的心直口快,她对人很热情,坦诚,担心你不理解她的意思,就恨不得把心窝子掏给你看的那种。

      在当时学校的环境里,这是样的性格是很稀罕的。虽然已经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套路:本文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尽管看着跟真的一样,可它其实就是假的,瞎胡编,纯属虚构,fictional

*******************************************************************************

      有哲人说,假如没有上帝,人一定要造出一个上帝来,为的是安放心中那不安分守己的思想,情感,和那点儿小念想。

      可是哲人尼采说了:上帝已死。这可该怎么办呢?

      还好,没有了上帝,伊甸园还在,山楂树还在,还有那棵苹果树,吃了树上的苹果就能开眼看世界的那棵苹果树。

      用五彩缤纷的历史的碎片拼成一个图,红色的那一块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在这一块当中,有一块是粉红色的,那是“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简称“宣传队”。二马虎曾经参加的这个“宣传队”,用全称,是“中国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21:04)

北京的旅行

      列车跨着有节奏的步伐,向前飞驰。伴着列车播送的进行曲,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虽然看得见窗外的树木拔步向后飞跑,但我总觉得列车驶得太慢了。怎么还不快些到达那日思夜想的北京呢?快一些吧,列车,如果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话。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列车员用标准的普通话亲切地告诉大家:“同志们,北京车站到了。北京是我们祖国的首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居住的地方,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这时候,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站起来向车门走去。我要尽快地踏上北京的土地,踏上这梦里也念着的神圣的地方。等到列车最后轻轻地一震,终于在月台上停稳的时候,我第一个跳了下去。怀着渴望的心情,仔细地端详北京的车站。从列车中吐出成群的旅客,汇成望不到头的人流,就像真正的河流一样的人流,顺着月台,沿着阶梯流出车站,在街上向四面八方流去。我们随着人流走出车站,我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就是梦中渴望的北京,而这并不是在做梦。

      当我们坐在公共汽车上,在天安门前疾驶而过的时候,我尽力地从车窗望去,要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2日,湖南省沅江市第三中学一位姓罗的学生,用随身携带的刀子将自己的班主任老师刺杀。

      由于事发突然,且血腥,令人震惊,网上在播发此新闻时,用了多种说法,综合起来有这样几点:

       最早的比较正式的说法:

      “沅江市三中某班学生罗某杰与班主任鲍某发生争执,罗某杰拿出随身携带的弹簧跳刀刺伤鲍某,鲍某随即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犯罪嫌疑人罗某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对于引发血案的起因,给出的是“发生争执”,是一个中性词汇,对于导致事情发生的why,没有作任何解释。

     12日下午4时,沅江三中放假,班主任鲍某要留高三二班在教室写东西,罗某杰不想写,就去办公室找鲍某说他不写,鲍某称不写就要他转班,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8 15:38)

       读《史记》之“项羽本纪”,喜欢其中的几段描写。

        一是开篇写项羽学习的情况,“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被其叔父项梁狠批一顿,乃从其学兵法。虽然有一点儿学习的兴趣,却“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活脱脱一个顽劣不听老师讲课,不肯做作业,放学后便泡在网吧里面玩游戏的中学生。

        其次是当其第一眼见到秦始皇时,便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也!”,口无遮拦,是一爽快人,心直口快。即便把我的头拿掉,该说的我还是要说!

        及其大败之后,身陷绝境。乌江亭长劝其坐船渡江,以图东山再起。项王笑曰(亏他还笑得出来):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弟子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

       此处项羽表现得非常光明磊落,知道已经无颜见江东父老,则“生命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8 10:37)

      随着网络日益发达,语言一直都在与时俱进。在群里,现如今流行用这个“亲”字,动不动地就“亲”那么一下子,听到那如糖似蜜麻酥酥的“亲”字,任谁的心里难免也会动那么一下。

      “亲”,表示“亲密的”,“亲爱的”,是形容词,也可用作名词,可是以前一般是不用作称呼用语的,即便是套近乎,当面称呼某人“亲”,也会让人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很受用。

      以前,人们用来表达亲近的词,相当于白话中的“亲爱的”,用的是“卿”字,与如今泛滥成灾的“亲”字,意思上好像差不太多。

      魏晋时有个叫王戎的,是“竹林七贤”之一。关于王戎,有一个段子,是他和他太太一起写的。王太太是那种说话很“嗲”的女人,称呼王戎,不说“他爹”,也不喊“老公”,而是用“卿”。王戎的脸皮儿比较地薄一点儿,受不了太太的嗲劲儿,就悄悄地跟太太商量:“咱不带这样的行不!你一口一个的‘卿’,喊得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子!拜托你换一个词好不好?”王太太听到王戎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年,班上来了个小女生,第一眼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太小了,不像高中生,甚至不像初中生,就像个小学生。因为个子不高,高中三年,她一直坐在第一排,入学时的年龄,只有14岁,应该是初中生的年纪。

      她的性格也是小女生的那种,说话就带笑,笑起来是甜甜的。她的话不多,上课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听老师讲,很少发言,下了课很少去操场活动,除了偶尔放学后和同学相约去打乒乓球,好像她只有这样一个爱好。

      她不是那种学习特别刻苦的学生。学习成绩不错,很稳定,平时考试在班里名次都是比较靠前的。同学都羡慕她会内功,轻轻松松就把习给学了。

      问她为什么学习这么轻松成绩还这么好,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直就是这样轻松玩儿似地学习,成绩也一直就是好。

      她说妈妈是小学教师。她有一个姐姐,大她两岁。姐姐上小学,妺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