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经常告诉孩子

如果有人和你说

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

那他一定是坏人


也会告诉女朋友

如果有人说

女人如何如何就对不起孩子

或者如何如何如何

就会愧对爱人

那他一定是要卖东西给你



这是一篇旧文,但观点不旧,就是谈一谈在“照顾家庭和孩子”与“追求事业努力工作”,这些事情存在的冲突,但其中最激烈冲突的并不是在时间上的分配,而是在内心的挣扎。生活并不会静置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情感也不会在一日之内坍塌,我们需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数量,而是生活的智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经常告诉孩子

如果有人和你说

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

那他一定是坏人


也会告诉女朋友

如果有人说

女人如何如何就对不起孩子

或者如何如何如何

就会愧对爱人

那他一定是要卖东西给你



这是一篇旧文,但观点不旧,就是谈一谈在“照顾家庭和孩子”与“追求事业努力工作”,这些事情存在的冲突,但其中最激烈冲突的并不是在时间上的分配,而是在内心的挣扎。生活并不会静置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情感也不会在一日之内坍塌,我们需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数量,而是生活的智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个周日,我们置爱创办人曾焱冰参加了听道讲坛2017年第一场演讲,与人文歌手子曰秋野、诗人、学者余世存老师、文化批评家王晓渔和作家解玺璋先生一起探索了”时间及其敌人“这个大的命题。曾焱冰做了《对想要的生活说,可以有》主题演讲,以下就是演讲的内容。


● ● 




大家好,我是曾焱冰,今天来听道2017年的第一次讲坛,所以给大家带来的话题是《2017,对想要的生活说可以有》。


在 职 业 与 生 活 之 间


我想先从我的女儿谈起。我有个五岁的女儿,她经常会和我探讨一些“人生大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生的改变也只是自己的改变

而并非寄望于爱情、婚姻或某个人




La La Land昨天差点获奖,这片子真不该翻译成《爱乐之城》啊,本来直译就是梦想之地,洛杉矶就是这么个造梦的地方,整个片子一言不合就又唱又跳的,也跟做梦是的。


说这个故事是爱情片还不如说它是美国梦。一个接着一个的追梦故事,唯一让我落泪的也是米娅在演出受挫后的痛苦和她在最后一次视镜时的动情。如果说爱情的动人,倒觉得在于它自始至终的正常和不矫情。


本能的吸引,互相真心的支持欣赏对方,这对于恋人已是很难得的高度。没有牺牲和纠缠,没有夸张的苦痛,一切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鱼肉和粉丝按一个人一个人的量摆放好



过年要有鱼,年年有鱼嘛!但吃够了蒸全鱼后,也可以试试这个蒜香金针菇粉丝蒸鱼件。这个菜是曾经供职于王府饭店的大厨高师傅手把手教过好几遍的,自认为掌握了其中的精髓。它让金针菇、粉丝、拥有鱼的味道,并与蒜香融为一体,特别清淡又有滋味,而且没有鱼刺,老人孩子会非常喜欢。

材  

鲜鲈鱼(一斤半左右一条的鱼最佳,一条能出10块鱼肉,图片中是6条鱼,供14人分享),粉丝、金针菇、大蒜、连根儿香菜

生粉、冰糖、盐、生抽、香葱、小红椒


做  

●  将鲈鱼肉脱骨片下,切成段,无皮无刺;

●  金针菇和粉丝飞水。锅里放水,并放一点油,这样可保证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曾焱冰

摄影 | 袁小涵



让 我 们 跃 入 长 夜

捡 拾 星 星 的 碎 片



落地阿兰达机场的时候下午四点多,玻璃窗外一片漆黑,北欧的冬日以最本色的一面迎接我们。走到门外,寒气扑来。把地址递给管理出租车的大叔,他认真地看后说,你们要去瑞典,可这里是哥本哈根啊!


啊?!本能的惊悚在大脑反应出这是个玩笑之前就浮现在脸上了,大叔的笑声随即爆发出来。下午四点半,人的智商也随着天一起黑了。


出租车满载着行李和我们在路上飞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10:57)
标签:

杂谈



文 | 曾焱冰

摄影 | 袁小涵



海面从蓝色渐渐变成了深灰色。走出那栋房子时,岛上的风从各个方向吹来,海浪拍打着海岸,发出巨大的声响。空无一人。一条废弃的栈桥倾斜地探入海面,像矛盾空间中循环反复没有终点的路。暮色中,天海相接的地方,是树木和岛屿深黑色的轮廓,一抹亮色的夕阳,正隐约浮现。


忽然好怕那唯一一班船不会出现。前面是不断拍来的海浪,背后是枝蔓横生古老的丛林。人微不足道。像故事里随时被命运编排的角色——沉浸在一段没有结果又不会结束的情感之中,或等待一个永不属于自己的人。这种境遇中,也就很容易理解北欧人对家的眷恋和狂热,在决绝的自然面前,至少还有一盏温暖的灯,等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曾焱冰  摄影 | 袁小涵



我们一直在以或轻浮或深沉的方式,来对抗日常生活中那无法消失的乏味成分。 —— 杜鲁门·卡波特


此刻,Catharina正载着我们驾车飞驰。车窗外急急后退的是低入尘埃的云朵,和透过云层倾泻而下明亮的光线。那些宽阔的绿野、红的房子、白色转动的风车和不远处的海,在太阳光下闪着亮光,无忧无虑,好像从来不曾体会过冬的残酷。北欧的季节,那么决绝地更替着,夏天漫长的白夜似乎暗含着挥霍不尽的生命,而冬日黯淡无望的黑暗,又让人怀疑活着的意义。所有这一切,于我,是一种深刻的吸引,让我好奇这样境遇下的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用什么方式,去抵抗自然的力量,又以怎样的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08-10曾焱冰曾焱冰

肖全的摄影展在上海K11还有最后几天


这是十月。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过了
甚至夜夜来吊唁的蝶梦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还有虚无留存
你说。至少你已懂得什么是什么了
是的,没有一种笑是铁打的
甚至眼泪也不是

……


——周梦蝶《十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曾焱冰
曾焱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5,057
  • 关注人气:1,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玩儿


感谢给我留言的每个人

但我不会给“新浪网友”匿名留言者回复。望谅解。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