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简大叔
一简大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14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1-10 23:24)
标签:

父亲

2018

职场

分类: 闲言碎语
翻了一下,上一次写点儿自己想写的东西,还要追溯到2017年7月。彼时参加工作十周年,志气满满地想搞个小系列,也起了个挺隽永的名字——《三“拾”而“立”》——试图分别从立志、立身和立业的角度谈谈十年职场生涯的得与失。结果又是虎头蛇尾,刚搞了个“之一”就半途而废。甚至从那之后,再无只言片语,博客荒芜至今,连年度总结小文都在2017年爽了约。
其实这一年半倒不是没写东西,恰恰相反,写的比哪年都多,直接为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做了一点文字工作。且一发不可收拾,渐渐使我身不由己,在今天离开了工作3464天的小麦团队,调往公司党群工作部任职。
站在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再联想起2018年自己生活中的种种变化,不在这岁末年初写点儿什么,约等于这一年白活。而过去将近三年时间——准确地说是1009天以来——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先说说我自己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1:30)

       1997年7月20日,爸爸第一次带我去工体看国安比赛,对手是上海申花,比分9比1。那一年,我12岁,爸爸44岁。

       几天前,带着2比1的结果,国安夺取第47次京沪大战的胜利。这场比赛适逢2017年清明节,也恰恰是爸爸的周年祭,勾起我对他无限思念的同时,也让我忍不住想讲讲他这位普通国安球迷的故事。

       爸爸是很多体育项目的粉丝——从足、篮、排这些大球到乒乓球、羽毛球、棒球这些小球;从中超、CBA到奥运会、世界杯他都爱看,也看得懂。这其中,他最喜欢的球星首推乔丹,最喜欢的球队则非国安莫属。

       坦白讲,在1997年7月20日之前,我几乎没有认真看过什么足球比赛,谈不上有兴趣,更不敢枉称球迷。二十年后,我已经无法回忆起有关那场比赛的太多内容,倒是有几个细节印象深刻:之前一周国安刚刚客场1比5大败于大连万达;这场比赛上半场的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9 23:06)
标签:

2016

父亲

悼念

分类: 闲言碎语

昨天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玩玩儿滚铁环。

一时兴起,拿起挂在墙上的家伙事儿就蹿到小区,“叮叮当当”滚得不亦乐乎。直到满身大汗,呼哧带喘。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爸爸的影子——就像一年前一样,他和我各耍着一个铁环在这个园子里追逐。嗔笑声中,我才反应过来此刻只有我自己的茕茕身影,而他已经远在天国。

在这篇年度小文动笔前几天,我那位挂名的徒弟转发了一个“分答”到朋友圈:“2016年你最悲伤的时刻是什么?”如果让我说,我的答案会是“爸爸去世之后的每时每刻”。关于爸爸的溘然长逝,我已经用一篇7000字长文抒发尽了所有的悲怮,亦不必在这篇惯例的年终文章中赘述。可这件事儿又绕不过去,它让我的2016年几乎成为了一生的分水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惭愧得紧,2016年快过去四分之一,这才是第一篇习作……原因略复杂,可就像跑步犯懒一样,一天天拖着,也就到了今天。直到上周看见我那常年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师父陡然开了公众号,高调地“炫耀”起自己的万年少女心,我这早已下山的徒儿危机感倍增,想着若再不拾起文字,怕是快被逐出师门了。

 

一如既往,这篇小文倒也不是无病呻吟,想聊聊那个前不久刚刚尘埃落定、一周内几乎让全世界增加了“一亿棋迷”的“人机大战”。用一句话来评论的话,这次五番棋弈得可谓“荡气回肠”。尽管三局过后胜负已分,可李世乭第四盘“神之一手”让颇为不甘心的人类于黑暗中再次觅得一线光明,第五天的最终局则让围棋心服口服——即便是世界第一的柯洁也收敛起锋芒,言谈话语变得颇为谨慎。

 

关于“人机大战”本身我不想亦无法谈出个子丑寅卯:围棋是我短板,停留在入门级的水平,下得极一般,只能看个大概。并且当今围棋界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也都从专业角度做了不少复盘和解读——归根结底,李世乭输是必然,赢了才是奇迹:一方面,他确实是在以一己之力对抗几千年的围棋历史及当今最顶尖的科技成果,这叫蚍蜉撼树;另一方面,他进行的是纯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9 07:32)
分类: 闲言碎语

往年我是比较稀罕圣诞节的,倒不是觉得多浪漫。因为一些原因,我的劳动合同在八年前的1225日生效,若干年后的1224日终止(两次续签自然也是伴随着“铃儿响叮当”的背景声的);第一次被提拔则是在两年前的1224日——我觉得冥冥之中这两个日子和我的职业生涯建立了某种联系。可2015年的平安夜不太平安,就在那一晚,我听说宁董要调走了。

网络时代什么都快。这个消息乍一听,我半信半疑,毕竟类似的事儿传了不是一天两天。可看到朋友圈不少有些头脸儿的领导同事纷纷隐晦地表达着对他的不舍,我感觉,也许这次“狼”真的来了。

本来那一周情绪就不太好,那一刻心情更是跌倒谷底……几乎就是在被他的头像做题图的帖子刷屏的同时,刘忠诚跳了出来,我俩聊了挺长时间,不能说长吁短叹,唏嘘不已总是有的。这也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