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王
大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703
  • 关注人气: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所刊载内容

    均属博主原创

  如有喜欢,请联系博主。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8-26 22:18)
标签:

读书

文化

杂谈

分类: 读书

                     抵达苏州  

                                         ——读《吴门梦忆》

育邦

读完《吴门梦忆》之后,我突然觉得我的朋友小海、德武并不能称为地道的苏州人,而这本书的作者王啸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苏州人。啸峰身上正流淌着苏州的血脉和文脉,而且是老派的,是本色的。

马塞尔·普鲁斯特的文学方程式正成为越来越多作家的文学引擎。作为普鲁斯特的坚定读者,我欣喜地看到我的朋友啸峰正在接受普鲁斯特的感召,小规模地完成了属于他自己的《追忆似水年华》。也许,是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昭示了啸峰,他谈到前者的《记忆看着我》“像一颗子弹击中我”,“我的一生——想到这词句,我就看见一道光在我面前。靠近了去看……核心,最密集的部分,是最初的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9 20:10)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游历的礼物

    和人生际遇一样,游历过程中感受到的愉悦、激动、舒畅,或者惊恐、愤怒、压抑,都是生命中的礼物。然而,绝大多数人不懂或不屑领受,原因在于必须付出艰辛劳动。只有少数有心人,边走边思考边记录,摘取了这沉甸甸的礼物。贾平凹被誉为“孤独执著的记录者”,他新近作品《定西笔记》就是游历的成果。汪曾祺先生曾经说:“作家的特点应该是思考!现在我填履历表,在特长一栏里,写的是思考。”于是,《大淖记事》、《受戒》等“不可言说的温爱”的作品流传于世。欧文在其最著名的游记《惠斯敏斯大寺》中对作家的“永世长新”,有自己的见地:“他们的一生与其说为的自己,不如说为的他人……他们给人留下的一份丰厚遗产——智慧的宝库、思想的珠玑与语言的黄金脉络。”

    从华盛顿·欧文开始,美国才称得上有了著名作家;从《见闻札记》开始,美国才真正拥有了名著。这是200年前的事情,我想了一下,那时候鸦片战争还没有开始,与欧文同时代的应该是龚自珍、林则徐。他们的诗文虽然精彩,但是我热切捧读的心确实没有。可是,《见闻札记》却不一样,有点像小时候开着床头灯,缩在被窝里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浅识《尚书》中的成语

    有时候,小憩不一定刻意追求环境。特别是季春午后,看书累了,眼睛一闭,头一歪,靠住椅子、沙发或者车椅,意识总是时断时续。远处工地机器运转,楼下邻居闲言细语,在我耳朵里飞进飞出,就像时有时无的阵风。随着舒适的风,我似乎正在穿行,在一进又一进的古老宅邸。那该是盛夏的午休时分,蝉不遗余力地唱着催眠曲。大家都休息了,老人和孩子,我也困倦得头脑发胀,眼睛都渐渐挣不开。悄然飘来的穿堂风,带来竹榻上的鼾声。天井里的草木也随风点头。我也找个阴凉的地方,听着蝉声、风声、草木声,静静地入睡。

    自然和谐的典型,就是风与草的关系。几千年来,历代帝王都追求这样的统治:“君主为政之德若风,小民从化之德如草,加草以风,无不倒伏;仿佛化民以德,无不追随。”风与草的比喻,实则是“君与民”的隐喻。这个道理,出自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历史文献:《尚书》。尚书文字艰涩难懂,幸亏有喻中先生的读书笔记:《风与草》,我才得以进到先人伟大的思想体系中。孔子一生,就是拿着《尚书》作教材,培养三千弟子。时间上至传说中的尧帝,下至春秋时期的秦穆公,内容包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岛崎藤村眼中的千曲川

    我没有去过日本,虽然那里有我喜爱的作家:井上靖、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三岛由纪夫等,这些作家都已经作古。但是,村上春树无疑是影响我最大的当代作家。我不仅揣摩他的写作、思考,还按照他的生活习惯,开始马拉松训练,至今已参加了三次半程马拉松比赛。

    清明放假期间,我去书店找一本村上的小说,可是没有收获。闲逛的时候,偶尔看到岛崎藤村的名字,一瞬间竟然联想到的是永井荷风,他们应该是同年代的作家吧。都有唯美、浪漫的印记。拿起这本《千曲川风情》的散文集,一翻就放不下了。直接原因有两个:第一,我最迷恋时空,或者说对过去或者未来有强迫的求解需求,这本书初版正是在一百年前。一九一二年的日本有啥风情?与现在村上描述的异同在哪里?这是极大的诱惑。第二,书中第一篇文章有这样一句话:“不到四月二十日,花儿是不开的。梅、樱、李,几乎同时开放。”这个季节正是可以好好体会岛崎文章,苏州的梅花、樱花、桃花也将绽放,也可以稍许体会到作家的一些感触,也可想象此时东瀛花海盛况。

    仔细阅读后才知道,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东尼·博赞被称为“世界大脑先生”,他反对“左脑人”、“右脑人”之分,认为这样只会限制自身开发新战略的能力。如果我告诉东尼,自己数学运算水平很差,因此对自己很失望。那么东尼会告诉我,这不仅不符合实际,同时也是误解。正确的说法是:我得在数学运算这种思维技能上下功夫。大脑有一万亿个细胞,每个细胞之间都可能因为思维产生连接,如果将所有连接全部写下来的话,其长度将是“1”后面加上1050万公里长的“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春节过后,天一直下雨,我翻看日记,雨天出现的频率超过一半。北方朋友说盼望雨雪天气,我想他们在二月江南的春雨中肯定受不了。对付雨天的办法很多:睡觉、喝茶、看书、打牌。除了最后一种,我都喜欢。于是我看了几本书。

    《下面,我该干些什么》  阿乙著。

    这是一本小说,说一个简单谋杀事件。简单到凶手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要杀人。这是一个真实案件:一个学生杀死同学,却找不到杀人动机。2006年,阿乙看到报道,没怎么注意。后来这个事件在他脑子里发酵。与我看完小说后的感觉一样,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没有动机杀人,换句话说,人可以一无聊就杀人。这是直指人心的大问题。正如检察官咆哮公堂那样:这种仅仅因为无聊而杀人的行为,它不可预测,使人胆寒,性质早已超越杀人放火、强奸拐卖,攻击的是我们整个制度、传统,以及赖以活下去的信仰。警察、检察官、法官,甚至普通百姓,都希望他坦白出一个能构成他杀人的理由,但是,没有。非但没有,他还走向极端。特意挑选了花季少女,单亲家庭、成绩优秀、天真纯洁,他杀死她,能引起足够轰动,这又是令人震惊的另一方面。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读书

分类: 读书

人性的污秽

    据说,从2010年11月6日晚上开始,菲利普·罗斯就整晚失眠,他在等待大西洋东岸的一个越洋电话,祝贺他荣获当年诺贝尔文学奖。但是,7号清晨瑞典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把电话打给了秘鲁作家巴尔加斯·略萨。罗斯也是80岁的老人了,自从1993年托妮·莫里森获奖后,以罗斯为代表的美国作家们一直在等候。诺贝尔文学奖发言人恩道尔曾经声称:“欧洲仍是文学世界中心,不是美国,美国太孤立了,太与外界脱节。他们翻译得不够,他们也不参与文学上的对话。这种愚昧无知约束了文学的发展。”这样的言论发出后,美国作家只能在无奈与愤懑之中继续等待诺贝尔文学奖的降临。

    春节前往四川旅行,我带两本书,一是许倬云《观世变》,二是罗斯《人性的污秽》。万米高空,我不得其解地将《人性的污秽》翻来翻去,担心自己粗心漏掉一些重要细节,导致后面的情节无法理解。飞机落地后,这个悬念一直挂在心头。晚上一回宾馆,我就继续蚕食小说。后来就豁然开朗了,原来我的质疑,正是小说着力表现的焦点。

    小说一开始,介绍大学教授科尔曼是位犹太人,他因为卷入“幽灵丑闻”,被戴上种族主义歧视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随笔/感悟

分类: 散文

今天是外婆九十大寿,中午我们在松鹤楼举办寿宴,感谢前来为她祝寿的亲戚。前几天我写了一篇随笔,承蒙@-简雄- @安琪的秋天 关照,今天文章刊登在苏州日报沧浪副刊上,作为我献给老人的寿礼。

 

手套

    下班后去了趟松鹤楼,我去订下外婆九十大寿的菜单。做寿就要选这里,松鹤延年,吉祥如意,这是我的主意。

    家族中,目前还没有人达到这个岁数,外婆成了一座高峰。很少有人料到从小羸弱的外婆长寿,只有上世纪初苏州城里的一位算命先生。他指着外婆说这个小姑娘必定长命百岁,大家笑笑而已。外婆年纪往上长,人却一直病怏怏的,特别与外公健壮体魄形成强烈对比后,大家越发觉得算命先生的“豁边”。然而时间最有说服力。她脾气温和,少食多动,饮食清淡,进入老年后,这些好习惯更显出好来,除了耳聋点,其他都好。九十岁的她,头发还是花白。

    我从小生活在老宅,在她身边慢慢长大。一天,我从厢房里拿出两根带绳木棍,不断挥舞。她连忙抢过来,说这是“绷子”,吃饭的工具。其实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
116年前,乔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分类: 读书

    我没有读到《一生中的一天》,既然得不到原书,我也就不去阅览书籍简介和读书随笔,而是任由我的思绪飘荡,从“巨流河”到“哑口海”,揣摩治学严肃、文字严谨的齐邦媛先生用怎样的笔墨描写普通一天。我喜欢普通。熙熙攘攘的人群,杂乱嘈杂的街巷。每个普通人背后都有难以言说的隐情;每个普通的一天,都会发生不普通的事情。这一天,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今年初,看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就感觉动荡岁月里,人确实不如一草芥。近日再读齐先生的《巨流河》,已不再将人比物了,而是巨大的悲哀。

    空军上尉张大飞抗战期间写给高中生齐邦媛的信里写了一件事。“前天升空作战搜索敌迹,正前方云缝中,突然出现一架漆了红太阳的飞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驾驶舱里那人的脸,一脸的惊恐。他来不及多想,只知若不先开枪,自己就死定了!回防至今,他忘不了那坠下飞机中飞行员的脸。——我没有看见,但是我也忘不了那在火焰中的脸。”我相信,读完这段文字后,每个人都会留存生死一瞬定格的镜头。坠落的年轻生命,海的东面也有期盼他回家的母亲。

    大家都想过普通的日子,平平淡淡过了一天又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