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学

文化

分类: 经学与文学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的政教合一传统的国度,《礼记·经解》篇说:“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絜(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故《诗》之失愚,《书》之失诬,《乐》之失奢,《易》之失贼,《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关于《诗》教,孔子讲了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说,国民表现出“温柔敦厚”的精神风貌,是《诗》教成功的标志;另一层意思是说,真正深通《诗》教的,是那些“温柔敦厚而不愚”的人。“温柔敦厚而不愚”,点出了避免《诗》教产生偏弊的关键之点是“不愚”,这层意思,无疑是孔子《诗》教观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遗憾的是,古今学人对此非但重视不够,而且在对“不愚”的理解上与《礼记·经解》文本存在不小的偏差,因而有必要加以辨析。
  古人对“温柔敦厚而不愚”较早的权威性阐释,见于唐代孔颖达的《礼记正义》:“……欲使民虽敦厚,不至于愚,则是在上深达于《诗》之义理,能以《诗》教民也,故云‘深于《诗》者也’。”孔颖达强调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经

文化

分类: 经学与文学
文木山房《诗》说  

  孔子删诗 
  太史公曰:“古者《诗》三千馀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于幽、厉之缺……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以备王道,成六艺。”孔颖达曰:“书、传所引之诗,见在者多,亡逸者少,则孔子所录,不容十分去九。迁言未可信也。”欧阳修曰:“迁说然也。今书、传所载逸诗,何可数也。以《诗谱》推之,有更十君而取一篇者,有二十馀君而取一篇者。由是言之,何啻三千。” 

   四始六义之说 
  “四始”、“六义”之说,始于《大序》。大序或云作于孔子,或云作于子夏,或云汉儒。古列国之诗,劳人怨女所作,太史采而达之天子。孔子论次,删存三百馀篇,自《关雎》至《殷武》,皆可佩以弦歌,见美刺,以裨政教。如谓“四始”独明兴衰之由,将其馀遂无关政教而工歌所不及者乎?《吕氏春秋》曰:孔甲作《破斧》之歌,实始为东音;禹娶于涂山,涂山女作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为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教育

分类: 诸子
       先秦诸子的文章习惯上被称为“诸子散文”,主要是说理。那个时代文学还没有独立出来,也就是处于文史哲不分家的状态,不纯粹,可以说亦文亦史亦哲。当然,具体到不同的作家作品,文、史、哲三者所占的比重是不一样的。相比较而言,《老子》、《论语》、《孟子》、《庄子》文学性都很强。《老子》是韵文,像哲理诗。《论语》文风迂徐含蓄,意味深长。《孟子》、《庄子》不仅饱含着作者丰富的情感,而且多用寓言故事说理,个别地方甚至带有小说的意味。熟悉诸子经典名篇,能够增加文学修养,提高文学艺术的阅读鉴赏能力,这是毫无疑问的。比如说读了《庄子》里的“庄周梦蝶”,理解了“梦蝶”意象的文化内涵,那么再读晚唐李商隐《无题》诗“庄生晓梦迷蝴蝶”,就比较容易理解诗人要表达什么了。

       诸子文章产生在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期,当时社会动荡不安,思想活跃多元。诸子对政治经济、社会人生等问题都非常关注,他们大都希望社会能进入某种理想的状态,希望人们具有理想的品德。我们现在所说的不少表达传统美德的概念,与他们的言说都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如《老子》里说的“吾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礼学家关于尚让的思想深刻地影响到《史记》的体例。《史记》的本纪、世家、列传、表——都以礼让的人物开篇,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寓有作者的深意。

       人类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往往一辈子只会考虑自身的衣食住行这些生存问题,只有极少数人——他们通常是人类的精英人物——不仅考虑自身的生存,还要进一步思考什么才是合理的社会制度和伦理道德,他们的思考成果往往对人类的历史及行为起着导向作用。《礼记•礼运》就是儒家一篇洋溢着崇高社会理想的文章。文中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划分为“大同”和“小康”两个阶段。“大同”是“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的时代,生活在“大同”社会中的人们奉行利他道德,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而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礼运》没有具体说明什么时代是“大同”,但联系上下文和相关典籍推测,尧舜时代应该主是典型的“大同”社会,尧禅舜、舜禅禹就是“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生动注释。而“小康”则是“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的时代,社会道德由利他一变而为利己。极有意味的是,《礼运》列举的夏禹、商汤、周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史传文学

      对于《左传》所载历史人物的评论,一直是历代文史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自《左传》书中以及《论语》所记孔子对子产与齐桓、晋文等人物的评论,至汉司马迁、晋杜预、唐孔颖达与刘知几、宋苏轼与吕祖谦等史家学者对《左传》人物的评论,都在后世产生过较大影响。但纵观整个中国古代的《左传》人物评论史,元明清三代,尤其是清代学人所取得的研究成果显得更加突出。清代的《左传》人物评论,不仅在当时呈现出繁荣态势,而且对于今天的《春秋》、《左传》人物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本文拟分四个阶段,对元明清三代的《左传》人物评论及其特点,作一概括性的论述。

 

      一、元明两代的《左传》人物评论

      元、明两代,经学衰落,《春秋》经传学方面的著述虽然不少,如《四库全书》就收录有37种之多,但却少有创获者。这两代《春秋》学以胡国安为宗师,甚至将胡氏《春秋传》与“春秋三《传》”并称为“四传”。关于《左传》人物评论的著述,可以提到的当有元人吴澄《春秋纂言》中的《人纪》,明人陈懿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经

文化

分类: 经学与文学

        诗体研究近年来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语言学的兴起为诗体的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武器,近年来从语言学的角度研究诗体也取得了突出的进展。本人认为,诗的产生虽然离不开语言,但是诗的语言既不同于人们一般说话的语言,也不同于散文的语言,而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诗是什么?就文体特征而言,诗是有节奏有韵律的语言的加强形式,与歌唱有着紧密的联系,《尚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可见,在中国早期,诗与歌是密不可分的。因此,从唱歌的角度研究中国早期诗体的形成,并充分认识歌唱对中国早期诗歌的影响,也就具有特殊的意义。
 
一、  歌唱与中国诗歌体式的生成


        诗歌究竟产生于何时?这个问题也许很难做出准确的回答。但是按照通常的认识,早在文字产生之前,诗歌就已经存在。许多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是却有诗歌在流传。《毛诗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8 16:37)
分类: 经学与文学

       夫事有违而得道,有顺而失义;有爱而为害,有恶(wù)而为美。其故何乎?盖明智之所得,暗伪之所失也。是以君子之于事也,无适无莫,必考之以义焉。得由和兴,失由同起。故以可济否谓之和,好恶不殊谓之同。《春秋传》曰:“和如羹焉,酸苦以剂其味,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同如水焉,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是以君子之行,周而不比,和而不同,以救过为正,以匡恶为忠。经曰:“将顺其美,匡救其恶,则上下和睦,能相亲也。”

       昔楚恭王有疾,召其大夫曰:“不谷不德,少主社稷。失先君之绪,覆楚国之师,不谷之罪也。若以宗庙之灵,得保首领以殁,请为灵若厉。”大夫许诸。及其卒也,子囊曰:“不然,夫事君者,从其善,不从其过。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正南海,训及诸夏,其宠大矣。有是宠也,而知其过,可不谓恭乎!”大夫从之。此违而得道者也。及灵王骄淫,暴虐无度,芋尹申亥从王之欲,以殡于乾溪,殉之二女。此顺而失义者也。鄢陵之役,晋、楚对战,阳谷献酒,子反以毙。此爱而害之者也。臧武仲曰:“孟孙之恶(wù)我,药石也;季孙之爱我,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元典

文学

教育

分类: 新书评介

       旭东撰《古文<尚书>文系年注析》成,索序于我,不便推辞,故略谈读后的体会、感想如下。
       该书属于先秦散文综合整理研究的范畴,涉及古文《尚书》的文献辨伪、文章产生年代的确认、历史文化背景的考察、思想艺术分析等,其难度自不待言。在篇幅不短的《前言》部分里,旭东对古文《尚书》的传播情况,版本渊源,尤其是对古文《尚书》二十五篇以及“清华简”相关文献的真伪问题,予以详细考辨、论析,深化了对相关学术问题的认识,亦成为全书立论的理论基础。
       古文《尚书》多政令之文,其中包含有不少富于思想性的议论文字,说理较为透彻,又多引格言,精警动人,实乃哲理散文之滥觞。从该书所选数十篇古文《尚书》文章的注析来看,旭东能深入上古文献,多方面、多角度地予以研讨,既深入浅出,又常能提出不同于前人的学术见解。例如《大禹谟》中帝舜命皋陶之辞与上文的错乱不通的问题,看似很容易发现,但从未有学者指出来,这说明旭东对文本的阅读、研究是很用心的。《汤诰》序和弁言与正文不符的问题,前贤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经

孔子

周文化

分类: 经学与文学

      摘要:“温柔敦厚”诗教观,与周代礼乐教化为核心的主流意识形态密切相关。周代的贵族教育着力培养君子之德,是“温柔敦厚”诗教观念产生的重要文化基础。此一诗教观既是周代社会礼乐文明的客观反映,也与周人的诵谏传统有内在联系,而并非汉人有意改造的结果。《礼记·经解》所说的“《诗》之失愚……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是“温柔敦厚”诗教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前贤对此重视不够,而且存在理解上的偏差,不可不明辨之。

    

 

     “温柔敦厚”诗教观出自《礼记·经解》[①]。孔子曰:

     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道德经

分类: 诸子

       

  文景曹參之學。豈深於嵇阮王何乎。而西漢西晉。燕越焉。則晉人以莊為老而漢人以老為老也。豈獨莊然。解老自韓非下千百家。老子不復生。誰定之。彼皆執其一言而閡諸五千言者也。取予翕闢。何與無為清靜。芻狗萬物。何與慈救慈衞。玄牝久視。何與後身外身。泥其一而誣其全。則五千言如耳目口鼻之不能相通。夫不得言之宗。事之君。而徒尋聲逐景於其末。豈易知易行。而卒莫之知且行。以至於今泯泯也。老子曰。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非不知有無之不可離。然以有之為利。天下知之。而無之為用。天下不知。故恒託指於無名。藏用於不見。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之道。必自無欲始也。諸子不能無欲。而第慕其無為。於是陰靜堅忍。適以深其機而濟其欲。莊周無欲矣。而不知其用之柔也。列子致柔矣。而不知無之不離乎有也。故莊列離用以為體。而體非其體。申韓鬼谷范蠡離體以為用。而用非其用。則盍返其本矣。本何也。卽所謂宗與君也。於萬物為母。於人為婴兒。於天下為百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