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溪笔谈
梦溪笔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99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梦溪笔谈如何

鲜活,跳跃,偶尔酸涩。媒体是正职,对文化交流的推动和促进,关乎责任感和使命感,于是身体力行,帮别人打开一扇窗,自己也可以得到更多光明。

 

为了奔赴心中的罗马,人生况味尽尝,也许永远不能企及,但是每一个脚印都扎扎实实在那里,每一次付出都留下翅膀飞过的痕迹。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工作之缘

庞伟

景观即观点

王林王

古典又愤怒

袁鸿

两岸三地戏剧制作人

绿色之春

关鸣大哥的花园

朱晔

城市记录者

何健翔

源计划建筑工作室

维他命

不用解释

曹诚渊

据说是现代舞之父

梦呓的丘

223

旧同事,私摄影

颜长江

亦摄亦文

盛宇宏

建筑师的旗帜

龙云娜

舞蹈筑梦

张小川

首饰即心灵

性情之缘

陈旭军

旅行成病

洁尘

说尽细腻感受

麦小麦

优雅轻熟女

李倩

末末的时尚画皮

黄礼孩

诗歌义工

木麻黄

美食皆有灵

博文
(2011-11-14 00:02)
标签:

杂谈

我已经好久没有到这里来了。我不断变化着舞台,空间,寻找属于我自己表达的方式和渠道,以前在这里常来往的朋友,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有了另外一种人生吧。突然间的感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7 01:02)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身体是累的,但是思维如滔滔大河遏制不住,我的行动跟不上我的思想,我的思想总是在为难我的行动。在思想和行为的断处,是焦灼。

    临近春节,赶着在放假前邀请朋友们来家里小坐,不同的朋友圈就分了不同的场次,我这里哪里是家,分明就是一个日日高朋满座的沙龙。温暖灯光下,一瓶红酒,几杯工夫茶,热烈的火锅,妙语连珠的讨论,我沉浸其中,又常常站在局外做个看客,我贪心的把这些“当下”紧紧拥在怀里,它们如白驹过隙,不舍昼夜。所有的时刻,其实都是你生命里的“唯一”,它们不可复制,也永不会重来。

    很多好友说,我是个理性思维高度发达的人,但实质是,高度的理性来自高度的感性,它们如联体婴,须臾不可分离。认识了建筑师何菁,她也是第一面就对我说:“你外表爽朗,内心却心思柔软细腻,和你的外表完全相反。”我得谢谢这种读懂。所以,我内心的纹理,让我选择了南方的生活。我把广州当成我自己来爱,没有一种爱,能比我爱自己更甚,如果有,那也仅仅是发现了另一个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2 00:41)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X事件簿》演出毕,回到家,心情不能平静,我给两位好友-广东现代舞团艺术总监潘少辉及行政总监karen致短信:“今天演出感觉很不一样,一个是舞台,空旷纵深,发挥容纳的空间很大,拉长了观众的视野,好似有多重的透视效果,层次感非常强;一个是音乐,基本是音乐在推着情绪走,多种音乐元素的融合,却提供了肢体表演充沛丰富的感情;一个是表演,冼练干净,平静中蕴涵着力度和欲望,70分钟的表演看下来,不一定要跳的气喘吁吁才能感动观众,那种压抑的情感下的波涛汹涌,其实更让人回味无穷!还记得演员的台词:爱,如果能够形容,那该有多好...... 潘,karen,谢谢你们的作品,谢谢你们对艺术和人的尊重!”

 

    今天演出的观众很少,我特别享受一个人观演的孤独,几乎所有的演出,音乐的,戏剧的,舞蹈的,我都是一个人去看。黑暗的剧场,走动的观众,都和你没有关系,你缩在宽大的座位里,神经完全放松下来,关上手机,把灵魂拿出来,奔跑,呼吸。今天的《X事件簿》,演的是一个作家在创作作品,他撕了写,写了又撕,他到底书写了什么,他又想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13:1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VISION杂志在广州的办公地点偏居于安静的华南农业大学,天可怜见,华南农业大学躲过了驱逐至大学城的命运,本硕博学生得以共存在这个风景如画的校区。举目可望CBD的高楼大厦,但是这里却已远离闹市的繁华喧扰,便利的交通到了这里,嘎然而止,让学校免于现代化的侵袭。

    这里是中山大学的旧址,学校里残留了一些民国时期的老建筑,勾心斗角,飞梁画栋,民国的雅韵和古典提醒我们,时代不断在退步,而我们却并不自知。我们的办公楼前面,有一栋从不开放的校史馆,我曾向华农的学生打听,他们说,校史馆只在领导来访和毕业拍照时开放,可惜了这栋恢弘的民国建筑,空有威仪,而再无内涵。

    人绝对是环境的动物,对于我们这些心灵坚硬神经麻木的上班族来说,脱离写字楼的紧张和拥挤,乍来到校园,欣欣然如脱笼之鹄,学校山坡蜿蜒起伏,阡陌纵横错落有致,所谓“鸢飞唳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这里简直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午饭后,我会随便在学校里走走,巨大的幌伞枫、台湾相思、猫尾木、木麻黄等等,都是我羡慕的对象,学校里还有一个植物园,是作为教学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1 23:50)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今天晚上在广州大剧院看了一场《天鹅湖》的芭蕾舞剧,以前可能更多的看上半身,现在则专注看下半身。轻盈灵巧的双脚在交叉跳跃间,仿佛在琴键上敲击出摄人心魄的节奏。你看,有节奏的事情就是这么美。

    周日在家里看北岛的书,邻居家传来剁肉的声音,起初没在意,后来注意到了,原来他剁肉剁的有节奏!这节奏不断在变化,似乎是一个连续的乐章,再细听,又仿佛在铿锵有力的朗诵台词,连这剁肉声都有些拟人声化了。我放下书本,细心聆听,他哪里是在剁肉啊?他是在指挥千军万马。我边听边笑,想,连这家务事怎么也能搞得象演话剧一样?

    上班坐地铁,对面座位的阿姨拿着一张残破的纸念念有词,我以为她在念,谁知道她在唱,喃喃自语,心无旁骛,仿佛老僧入定,似乎把车厢当成了修行的佛堂。她旁边坐着的姑娘好奇,侧着身子凑过来看阿姨的谱子,她抿嘴轻轻一笑,竟也摇头晃脑起来,和阿姨一起轻轻的打着拍子。我实在忍不住,偷偷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老一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0 00:12)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上了微博才发现世界是这么小,关注你的粉丝的粉丝的粉丝的粉丝,最后都能链接到你这里,现实里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通过网络上庞大的人际关系网,进出你的空间就象邻居来家里串个门,而且连敲门都免了,而且你还不能说什么。

    在微博上据说是认识三个人就能连接全世界,可见人与人之间也就隔着三个人的距离,看起来世界很大,其实就是人际关系的排列组合。可是在现实里来讲,我翻了翻我的名片盒,大概有上千张名片,但是不想联系的还是不联系,该忘记的早就忘记,我并没有因此而认识全世界,全世界认识我的也还是寥寥可数的那么几个。

    因为工作关系,常常要出席各种酒会、开幕等,去的多了便很厌倦,心想,反正这些场合认识的人也都会变成静静躺在抽屉里的名片,去不去参加也没什么损失。但是是媒体便躲不过活动,说的好听点是看得起你才邀请你,勉为其难,还是要硬着头皮去。每次去奔赴一个活动,打扮的光鲜亮丽,在路上我却盼望收到各种临时取消的电话,比如因为台风而活动取消了,比如原定的新闻发布会因艺术家临时改变行程而推迟时间了,但是这种机会一次也没有出现,我这个心怀鬼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最近晓静邀请我加入一个反对针对女性暴力和歧视的展览,展览名字暂时定为“十位女性的声鸣”,和其他展览不同的是,参与这个展览都是非艺术家,而且是十位女性。

    昨天讨论参展计划的第二次会议,我才正式参加,除了我以外,几乎都是来自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从事性别研究和人文教育的女性学者,大家对于女性的性别角色都有着各自或感性或理性的认识。太深的宏旨大义我谈不出,身为女性,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用这一角色碰触社会的种种樊篱,感性的认识,日积月累的观察,心中已经藏了一堆话,参加这样一个展览,实是不吐不快!

    展览必定有作品,但大家都不是有专业技能的艺术家,怎么办?我们先讨论出表达思想和形式,然后找美术学院的学生去做,画也好,装置也好,总可以找到有专业技能的学艺术的人来完成。晓静对大家提出的女性角色的看法连呼吃惊,她说这正是邀请非艺术家组成展览的目的——让艺术从自娱自乐的小圈子里走出来,真正让普通人在这里发声。

    我觉得很有意思,其实“艺术”无非是一种思想、观点的表达和呈现,有思想和观点的并不只是画家、雕塑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4 17:10)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我记得读医学院实习的时候,我们在科室昏天黑地的上手术、跟门诊,我从未想要当一个医生,但是我实习的时候是最拼命的,因酷爱上手术,得了个绰号叫“杨一刀”。有一次从科室里出来,一位高年纪的学长说:“我觉得你不是来实习的。”“那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扭脸问他。“你是来体验生活的。”学长说的意味深长。

    这一句话,跟了我这么多年,始终是心里的一个疑惑。体验,意味着你始终是个局外人,你更愿意远远的看着,而你貌似投入的一切,都无非是你佐餐的调料,而不是你那道主菜。无关痛痒,更不会触及内心。

    后来,我在复旦遇到了邱兄,他又说,你是用身体来遍扎遍尝的。用身体,意味着不是用大脑,是用感官来感知一切,是非理性的。

    这些年来,发生了很多事,以至于朱朱要亲自跑来广州问问我:“杨青,你到底有没有大脑的?”

    于是跟了我那么多年的疑问终于被证明,原来我是靠感官而活的。

    靠感官而活,一切的经验和记忆都来自于感觉,而偏又迟钝,又容易遗忘。别人告诉那是苦的东西,我脑子里没有概念,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1 12:55)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触觉

    还没来得及招呼朱朱,她就已经回杭州了。她来的这几天,是我为了林奕华活动最忙碌的几天,她走的当天,我的活动也做完了。回家看看空落落的屋子,还有点恍恍惚惚。

    她来的时候,我去机场接机,站在出机口,心情又期待又担心。期待久别重逢,可是又担心物是人非。在我心里,朱朱永远都应该是那个灵秀小巧的江南女子,说话清脆婉转,感觉细腻敏捷,冰雪聪明。但是,她会永远是这样吗?

    谢天谢地,她还是这样。和当年的她几乎不差分毫,要知道,杭州一别,已经七年。

    我以为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你看,我早已不复在上海和杭州的痛楚和狼狈,从互联网公司到青岛啤酒集团,再到媒体,我每一次转型都能后来居上,是的,在一切可以示人的强大背后,我其实不堪一击。朱朱刚从出口出来,我就抱住她,嚎啕大哭,是嚎啕大哭!那些心底里最深处的悲伤,毫无防备的涌出来,止不住的涌出来,一个心灵漂泊无依的人,好歹找到了一个放松的理由。

    我曾经和一个朋友无意中说起,朱朱承担了我生命中三分之二的份量,说完就愣住了。以我的经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0 17:33)

    准备了半个月的“等待林奕华-游牧城市”的活动,终于过去了。象所有的活动一样,前期大量的案头阅读、与不同人沟通交流、绞尽脑汁让艺术家谈出更有意思的想法,都在那几个小时之后,悄然结束。大家看到的我,无论胆怯与否,总是要站在那个前台,接受批评也好,鼓励也好,要立定沉稳的和艺术家做完那场访谈。其实我只是幕后的全程策划人,走到前台,有点逼不得已。但无论如何,这对我都是巨大的成长。

    和林奕华老师的这场交流,从主题,到内容,到邀请嘉宾,到采访提纲,我有点殚精竭虑。这么多天来,我声声念念都是林奕华。但他是个精灵一般的人物,不可能三言两语描述他,也不可能通过速成去把握他。现场准备了几个问题,林老师思维跳跃和天马行空的交谈,却让这些问题变得大珠小珠落玉盘——散了满满一地,我接哪个呢?我的大脑经常是一片空白。

    谢谢接受我的邀请如约而来的三位嘉宾:景观设计师庞伟大哥;环境舞蹈艺术家潘少辉;摄影师丘。庞伟兄气场强大,他的发言掷地有声,潘在之前就和我打了招呼,说他的提问可能会和林奕华有一些争论,在台上果不其然,两个人不同的艺术观点引发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