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猫脸狐狸
猫脸狐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06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85年/巨蟹座/媒体边缘/唱歌/拍照/旅行/美食/购物/非文艺女青年/不貌美但如花
行走

2006

香港>美国(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

2008

香港>仙居>北京>苏州>香港

2009

西塘>厦门>婺源>北京>宏村>香港

2010

澳门>柬埔寨(暹粒)>马来西亚(吉隆坡)>井冈山>内蒙古(坝上)

2011

厦门>欧洲(德国、卢森堡、法国、瑞士、意大利、梵蒂冈)>西塘>厦门>越南(河内、西贡、美奈、大叻)

2012

丽江>广州>重庆>西安>平遥>太原>青岛>香港>马来西亚(兰卡威、吉隆坡)>苏州

2013

南京>绍兴>成都>武汉>南京>泰国(清迈)>香港>台北>安昌>天台>云和>桂林

2014

上海>北京>韩国(首尔)>南浔>印尼(巴厘岛)>甘南

2015

西班牙(巴塞罗那、塞维利亚、马德里)>葡萄牙(里斯本)>美国(黄石、盐湖城、旧金山、一号公路、洛杉矶)>长沙>同里

2016

日本(奈良、京都、大阪)>香港>泉州>斯里兰卡(康提、努沃勒埃里耶、乌达瓦拉维、美蕊莎、加勒、科伦坡))

2017

顺德>英国(伦敦>温莎>巴斯>剑桥>爱丁堡)

博文
舟山东路的每一次新闻都会带起一股杭儿风
蜂拥而至的不只是媒体
更多是对舟东有着特殊情愫的人们


昏黄的灯光,三五结伴的学生党,是最普通的舟东夜晚。



一个月前,朋友圈又被舟山东路狂刷了一阵,起因很简单——这条街即将拆迁的消息,就好像“狼来了”一样,再度袭来。
但这一次是真的,各方都确认了。
“年中就要搬了吧。还在找地方,做肯定还是会做的。”肉夹馍老板说,用他一如既往低沉的语调。
“年租金都已经付了,但要拆也没办法。租金也不可能要回来。”这是一位学生店主,来自树人大学。

回到舟东的那个晚上,眼前攒动的人头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这几年,舟山东路的每一次新闻都会带起一股杭儿风。
我与老友第一次在毕业以后,好好地把这方地界再次走了个遍——今年6月,我们即将迎来毕业十年的日子,在这之前,我们总是为了满足味蕾匆匆而来,匆匆离去;我们流连于阿浩、肉夹馍、鸡蛋灌饼、奶酸菜鱼之间,但忽视了整条街的改变。

“辰记好多年前就没了,我当时只吃他家的‘墨西哥’。”
“红豆粥铺没了。啊,永康麦饼也没了?”
“这家门口以前是卖打口碟的。”
“烤玉米还在啊!”
“新龙门客栈也还在哈哈哈!”
烧烤的味道弥漫了整条街道,男生们顶着锅盖刘海,女生们一水儿的韩式平眉,他们的夜生活从外出觅食开始,以为爱鼓掌结束。

挺好。


城市学院南门,多少学子的这一步跨越,都是为了一次味蕾上的满足。



舟东在杭州人民的美食地图中是具有传奇性的。这样的社会地位得益于两类人的存在。

一类人,他们以“舟东人”自居,从舟东开始走向社会,顺便向青涩且兴奋的学生时代告别。他们分别主要来自浙大城市学院、树人大学,以及曾经的浙江传媒学院等,换句话说,堪称这条街的“地主”,至少是曾经的地主,如今则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另一类人,他们对一切好吃的欲罢不能,每每在舟山东路大快朵颐还不够,非得在朋友圈晒满九张才满足。他们混迹于社会,相忘于江湖,在油腻的舟东小饭馆里碰一碰塑料杯,假装找一找心灵相通的方式。

致敬逝去青春也好,彰显吃货地位也罢,两强相遇,势必将舟东神话推向顶端。

平心而论,舟东是脏乱的,是落后的,是城市中典型的犄角旮旯。但是比起假装高级的网红做派,接地气才是当下的新潮流不是么。


奶酸菜鱼老板。在经历了火灾、拆迁传闻后,新安江奶酸菜鱼招牌越来越响,队伍也越来越长。



城市学院南门边上的阿浩盖浇王,因为能够无限量添加白饭,足以满足青春肉体的发育需求,而在男生中间声明远扬。小店只卖盖浇,十五年屹立不倒;而关于老板阿浩的故事,网上更是传得很邪乎。
有说,某次毕业晚会上,一位城市学院的男生向心仪的女生表白:“我爱你,就像浩哥做的盖浇饭,味道一万年都不会变!”
有说,有一次临近期末考试,一位学生怕考不出,赖在阿浩店里不去考试,最后还是阿浩连哄带骗把他送去了考场。
也有说,阿浩年收入几十万,如今已经买了两辆高级车,但依然闷头卖盖浇。

我与阿浩唯一的正面过招发生在去年。
我带同事,一位高大的东北汉子来吃盖浇,同事那几日好清淡,遂下单:“一个虾仁豆腐盖浇。”
阿浩不紧不慢地回:“小伙子,换一个吧,这是女孩子吃的。”

和阿浩一样,舟东的另几张金名片——鸡蛋灌饼的夫妻档,肉夹馍小哥的低音炮,花哥的光亮脑袋,以及新安江奶酸菜鱼的黑框眼镜老板,也都是老司机。

很多人说,这些年,老板们都变“坏”了。
“哟,今天回学校啊,吃个灌肉的?”鸡蛋灌饼老板笑眯眯。
“姑娘,很久没来了,要全精的还是带点肉皮?”是肉夹馍老板的声音。
“其实他们又不记得你是谁,最多看个脸熟,套个近乎而已。”
精明的商人是被锻炼出来的。但就是这一声声招呼,让许多人欲罢不能。

“不过,他们怎么一点都没老。” 
但一个人开始频繁怀旧,说明他开始老了。


在笔记本电脑还不够普及的年代,我也曾随寝室姐妹们到网吧厮杀。游戏的名字叫做泡泡堂...



橘色灯光下的舟东已经完全入夜。我和老友漫无目的地挪动脚步,脑海中无限放空。

动力火车有一首《忠孝东路走九遍》,原本简单的歌曲,在舟东人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因为对他们来说,这首歌早已成为了《舟山东路走九遍》,且口口相传。
事实证明,台北的忠孝东路很长,来回走九遍,也许要一直走到天明;而杭州的舟山东路很短,现在再去走九遍,还来得及。

3月31日,肉夹馍老板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再见舟东!再见青春!所有的故事都在馍里。在此祝福和感谢这生能够相遇相识的所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