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美月
北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7,593
  • 关注人气:41,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感谢Michael总裁的来访,他说:你必须去创造工作。我们希望整合资源,为有志的人们搭桥牵线出好主意。在此宣布:“北美月教育技术和文化工作室”正式成立: US-China: Learning Technology and Culture Studio.(原名儿:月行万里:文化学习技术与设计工作室”)。
联系方式:belleminjuan@gmail.com, mwang@mail.sdsu.edu  619-5943878, 619-800-1878
主要成员:王敏娟(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教育技术与传媒系教授);周玉霞(香港中文大,云南师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孙红和她的上海团队(资深E-learning课程制作总监),李君茹(管家)
顾问: 李明总裁(广州月亮岛); Vic Callaghan教授(英国资深)
国外地址:San Diego; 国内地址:广州,月亮岛
业务范畴:提供多项工作学习文化方面的咨询,聚焦国际业务。
比如:培训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父亲去世后,我们万分珍惜妈。父母在人生还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有归途,此时不写更待何时。我对我妈的记忆,是从灵宝山村开始的。那时候,山花烂漫,她是个高挑爱唱歌的青年。第一记忆是在巷子里,她背着一把锄头上地干活去,我在后面跟着。农田里,她一边干活一边哼着歌。她的文艺细胞及其发达,可惜生不逢时。她教会我的第一首歌是: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学前班老师觉得好听,让我教全班。那年我5岁,第一次当老师。

《行走在美丽人间》里这么写:歌声里藏着一段一段的岁月,《一条大河》里流动着故乡灵宝的春天。“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最先教我的是那时年轻美丽的妈, 她在田间劳动, 在休息时唱歌。《妈妈教我一首歌》因此对她有种特殊寓意。少年儿童时代——“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今天今天我的歌,飞遍海角天涯,飞遍海角天涯啊... 今天今天我的歌,像是遍地春花,像是遍地春花...”

​我妈会做衣服会绣花。在老家的那间老屋的里,有个狭小的储藏间,她很多时候,就是在那儿忙碌着踩着缝纫机。在那个大部分人还穿着补丁衣服的年代里,我却能穿上花裙子。5岁那年,方圆十里在张村开大型社戏,我们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父亲去世后,我们万分珍惜妈。父母在人生还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有归途,此时不写更待何时。我对我妈的记忆,是从灵宝山村开始的。那时候,山花烂漫,她是个高挑爱唱歌的青年。第一记忆是在巷子里,她背着一把锄头上地干活去,我在后面跟着。农田里,她一边干活一边哼着歌。她的文艺细胞及其发达,可惜生不逢时。她教会我的第一首歌是: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学前班老师觉得好听,让我教全班。那年我5岁,第一次当老师。

《行走在美丽人间》里这么写:歌声里藏着一段一段的岁月,《一条大河》里流动着故乡灵宝的春天。“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最先教我的是那时年轻美丽的妈, 她在田间劳动, 在休息时唱歌。《妈妈教我一首歌》因此对她有种特殊寓意。少年儿童时代——“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今天今天我的歌,飞遍海角天涯,飞遍海角天涯啊... 今天今天我的歌,像是遍地春花,像是遍地春花...”

​我妈会做衣服会绣花。在老家的那间老屋的里,有个狭小的储藏间,她很多时候,就是在那儿忙碌着踩着缝纫机。在那个大部分人还穿着补丁衣服的年代里,我却能穿上花裙子。5岁那年,方圆十里在张村开大型社戏,我们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的父亲王小平,1949年出生于灵宝县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是新中国的同龄人。和共和国一样,他一生经历坎坷却积极上进,靠自己的才智和勤奋,从贫穷落后的山村来到了洛阳,先在农行培训学校工作,后调到市农行任职。
父亲的一生正直善良,吃苦耐劳。年轻时候,他立志要为祖国的革命事业奋斗一生,并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奉献了30多年。同时,他也是个无私奉献的好父亲,为我们三姐妹的求学之路和健康成长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他一生中,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其他人,包括老家很多我们的同龄人,影响并改变了他们人生的轨迹。父亲工作过的每一个地方,不光留下一串坚实的脚印,更留下正直淳朴的美德,许多他的同事朋友,分别多年后还念念不忘他的好。
在父亲的身上,从来看不到自我享乐的影子。为工作兢兢业业,他做到了;为家庭勤勤恳恳,他做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微博

分类: 北美生活
请上我的微博,看最近的帖子,都以头条文章的形式发出,最近几篇《灵宝才子的流浪日记》,《90年代的北大闺蜜书信》下面会写到我妈给我的一些信,和一些几乎都不记得了的人的书信往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了外爷的日记,我决定写篇长文,《灵宝的生与死》。写过了香格里拉的上海的, 怎么就没想起来写灵宝呢?她才是跟随我们走过万水千山的故乡。《行走》的英语版暂停,先写祖辈的生活,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是从他们开始的。外爷姓刘,生于1922年,生前是人民胜利渠的高级工程师,高大英俊的灵宝才子,为中国的水利事业奉献了一生。

第一章 石塘湾和前洲的故事 (1949)
石塘湾是外爷从教的地方,无锡市的一个村镇,前洲也是无锡附近的一个小镇。1949年外爷旅居在这些地方,等待解放。他在信阳的单位被遣散,不得已背井离乡。那是灰白清苦的一年,是颠沛流离的一年,有一个上海女子成了他的红颜知己,照亮了他无望的生活。
1949年农历元月29: 夜来微醉。今早起床时,爆炮声已在响,一声声振得流浪者心弦痛动。从床上起来想起去年有几篇日记尚未记,便一起补齐了。一年的事儿一年毕,今年还有今年的工作呢。早饭后邀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1 20:38)

去了趟香港,在教育大学当评委;评委会只有两个人,一个主席一个兵。主席是谁呢?资深总编陈年兴教授。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一见如故。那天的工作真忙,从早上10点到下午5点,见了一批一批的人,从老师到学生。香港的学生们很纯真,他们从事教师职业是为了让社会更美好。离开时跟着陈教授上机场,聊了一路。我们都是农家出身的,都喜欢田园;又都是从事在线教育的,他每年有半年时间在澳洲。说起了我去年的台湾行,在一个独特的小镇埔里过新年,在一家小店里吃粉吃面。感觉像是回到了80年代的中国大陆,有种朴实和亲切,非常接地气的生活。

第二天,在澳大读书的杨杨坐船过来了,一起游香港。他是我在温州时候的摄影师,一个像《山楂树》主人公般清纯阳光的小伙子。我们从香港理工一直步行到尖沙咀,走到了维多利亚港,在夕阳里流连忘返。这里我来过好多次了,多数时候是一个人背着相机游荡。有人陪伴就是不同啊,给一个地方增加了意义和亲和感。我们一路走一路拍,自拍还请路人拍,像两个大学生,好不痛快。
香港之后,飞一个小时就到了海南岛,入关时候被盘问了半天。出入境大哥看不懂我护照上的萍踪侠影,怎么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阿联酋葡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5 23:09)
标签:

在路上

加州

分类: 北美生活

不用出门上班的人,一般不用起早,很多时候睡到太阳照在床上。早起的原因,或者是上午有会,或者是出门远行。如果第二天航班是7点多的,那我5点就得出发去机场,头天晚上干脆就不睡了。早起最多的一年是2015-20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归

美国教授

学术圈

分类: 学术
在北大和清华两位杰出青年教授先后返回美国高校任职的时候,华人教授的海归和归海也成为热门话题。看到一位海归教授写的详细笔记,我写写读后感。首先,一位理工科学者能写出这么声情并茂的文章,值得称赞。事业与家庭,前途与发展,环境和空气,到底是留在海外按部就班,还是返回祖国飞跃发展?
作者说--学术如江湖:学术圈跟江湖有很多共同之处,师徒关系,多年的修炼,女弟子的吃香,和英雄会。学术圈跟江湖都讲究出身,门派,辈分,名号和地位。
我说:这不完全对,理工科或许是这样的局面,人文学科却不是的 。人文学科,女弟子本来就多。在美国,学术圈的性别问题不是很大,甚至性取向都不是个问题。有的大学,很多管理层高职,都是女性或者同性恋。美国大学讲究多元化,校长办公室里绝对不会只有一个人种。找工作时候,你是谁的弟子或许只重要那几天,后面的发展还是得靠自己。可能我们系的人本来就不随大众思维吧,当年竞聘的时候,他们拒了几个名家,要了我们两个小辈,因为--可以塑造和培养。
作者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学者必须的,就像古时人们三分行走江湖拜访各路神仙。所以学者应该有三分之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大家一直在关注留学的
--投资回报率,就是留学生归国之后,每个月的工资跟留学所花费的费用的比例。似乎有很多学生,月薪也只是在2000-7000人民币之间;缺乏工作经验的,甚至找不到好的工作。我们大学最近也在讨论设立一个辅导员,专门指导中国留学生学习。

首先,看看来自中国青年报的数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贺涵,顾名思义是一个有着贺涵的气度和智慧但没有了青春年华的 人。最近他看了关于张学良的书,称赞张的英勇。

我不懈: 他风流成性,结发妻子不要了,对陪伴他一生的赵四小姐也不是很用心。

老贺涵深明大义地说:当然了,男人不能只靠面包生活 (Of course, men can't live on bread
alone)。
我:但你是可以的。
他:是的,不仅只靠面包,靠的还是陈面包 (not only on Bread, Stale Bread).
后来我看书看到一个生僻的字,promis,导师的太太曾经用这个词来形容一只猫,我觉得这个词发音独特就记住了。老贺涵听了大惊,Not
good word, 你还是记住Prescient (有预知性的).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段话:
Lao Hehan (LHH) is prescient but not promis, he lives on Stale
Bread (老贺涵可以预见未来但不风流,他吃过期面包就可以生活).
上周开始过犹太新年,LHH说他吃多了。我:你需要偶尔放纵一下,不能总是吃老面包 (Once a while, you
should indulge and go beyond Stale Bread).
跟“老贺涵”的风趣对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